表妹有光环第三十三章,表妹有光环第33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三十三章


  四郎,种葡萄?
  
  自家那个恨不得天天上房揭瓦的老四,寻常拎桶水都嫌累,皮肤白的跟小姑娘似的,居然还会种东西?
  
  其实之前沈山过去报信儿时说起来过,但当时魏将军满脑子都是自己当爹了,卸了门板就跑的人自然会把旁的话都当成了耳边风。
  
  现在自然格外惊讶。
  
  魏临愣了一下,不自觉的就松开了自家表妹。
  
  霍云岚则是趁机伸手抱起了小福团,凑过去在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亲,见魏临一直不说话,她便略略抬高了声音,道:“就说我们这便去,苏妈等下你去叫上环儿一起。”自从知道魏四郎搭了葡萄架,徐环儿就盯上了,这会儿出了果子也该带她去瞧瞧。
  
  苏婆子应了一声后离开了,魏临还没有回过神儿。
  
  一直到小福团又开始哼哼唧唧,魏临才想起来问:“什么葡萄?”
  
  霍云岚笑着回道:“一开始是娘说在园子里搭个葡萄架,好乘凉去暑,后来二哥让四郎在园子里开了一小片地学农耕,葡萄架也就交给四郎侍弄。”
  
  魏临:……
  
  霍云岚哄了哄怀里的奶娃,接着道:“二嫂嫂还说四郎锄地锄的可好了,这次正好我们一起去看看。”
  
  魏临:……
  
  其实自他回来,并没有和魏宁面对面说过话。
  
  一开始是因为正好赶上福团满月宴,家里都是一片忙叨,魏临这个正经孩子他爹更是被团团围住,着实是找不到机会说一说兄弟情义,今天他又是陪霍云岚进城,一大早便出发,也没有事情要专门去找魏四郎。
  
  在魏临心里,自家四弟还是那个皮肤苍白身体纤细的少年郎。
  
  脑袋里想了想那个瘦成麻杆的魏四郎扛起锄头虎虎生风的模样……魏临实在想不出来。
  
  不过他并没有对这件事情的真假表示怀疑,让四弟去做农事的主意必然是魏诚出的,有二哥坐镇,魏宁会有些变化也正常。
  
  魏临想了不少,但是面上半点不露,只有在走出院子时才能隐约从眉眼间看出一些轻快和好奇。
  
  徐环儿就在院门口守着,见他们出来,便乐颠颠的跟上去。
  
  霍云岚笑着道:“徐先生身子可好?我之前收了两根野山参,回头你拿去给徐先生。”
  
  徐环儿欢快的点点头,走起路来时头上的小绒花一抖一抖的:“谢谢夫人体恤,我哥哥说他一直呆在帐子里,只动嘴皮子,除了受过一场风寒外就没伤了,我瞧着比之前还胖了些,野山参还是给将军留着的好。”
  
  霍云岚帮她正了正头上的绒花,温声道:“我这儿还有,这两根给你哥哥补补身子。”
  
  徐环儿不再推辞,笑盈盈的应了。
  
  霍云岚没少听魏临说起徐承平的本事,只是她也见过那人发热病重的模样,哪怕找回了徐环儿后病好了些,却依然要围着披风抱着暖炉,霍云岚很怕他伤了根基。
  
  徐承平是魏临看重的,霍云岚虽然嘴上从来不问,心里却也记挂。
  
  这会儿听徐环儿说他一切都好,霍云岚便松了口气,也不再多提,只和徐环儿一起逗小福团。
  
  另一边,魏临看到默默跟上来的郑四安,他微挑眉尖,问道:“有何事?”
  
  郑四安在魏临面前素来是诚恳的,可这次他没有直接回答。
  
  毕竟,想要围观四少爷锄地的这种心思还是不要拿出来说的好。
  
  好在郑四安也有正事,他走在魏临斜后方,轻声道:“都城里传信,府邸已经修好,想问问将军是不是现在就置办下人。”
  
  魏临看了看正在和徐环儿说说笑笑的自家表妹,而后微微偏头对着郑四安道:“不急,回去了再选。”
  
  郑四安似乎早就料到魏临会这么说,不再说话,只管在后头跟着。
  
  而魏将军心里也有计较。
  
  都城里面的宅子是楚王恩赏,若是想要下人,只要魏临开口,自然会有人置办妥帖。
  
  但是都城毕竟不同与寻常地方,豪门大户林立,个顶个的有门户。
  
  魏临如今是一身荣光不假,可他也知道自己没甚根基,有些世家大族能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在魏临这里会变得格外艰难。
  
  光靠着楚王青眼是不足以支撑他走到这一步的。
  
  魏临虽然不能熟练地玩转朝堂上的弯弯绕绕,可他懂得谨慎和审时度势,对楚王忠诚,对同僚不疏远也不亲近,魏临常常说自己是武夫,但是他却比文臣还小心。
  
  不少寻常人会忽略过去的细节,魏临都会细细思量。
  
  他背后还有家人,如今有妻有儿,魏大人自要护着他们。
  
  选下人看上去是小事,但是里面也有门道。
  
  选什么人,这个人背后会不会另有主子,买进来了以后用的顺不顺手,这都是要考量的。
  
  倒不如等自己带着表妹去了都城以后再选。
  
  魏三郎对霍云岚一直有种盲目信任,每次霍云岚都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出色。
  
  魏临不由得感慨了句:“成亲真好。”
  
  郑四安:……哦。
  
  穿过了月拱门,就瞧见了前面的园子。
  
  魏家一直没有搬进城镇里,而是就在老宅住着,这里或许没有城中繁华,可是地方大,周围也都是魏家的地,想怎么折腾都可以。
  
  眼前这个园子便是新开出来的。
  
  和其他那些弄了景观花卉的园子不同,此处一看便觉得不够精致,处处都透着朴素和农趣。
  
  东边开了片田,引了活水,走廊就沿着水流方向建造,房氏和魏父正在里头品茶。
  
  西边搭了个葡萄架,遮出了一片看起来就很清爽的阴凉,下面放着竹制躺椅,这会儿魏二郎正拿着个蒲扇坐在椅子上来回摇晃,懒洋洋的,虽然穿着青衫,可是看上去半点不像书生,倒成了个自在闲人。
  
  不过瞧见魏临和霍云岚来了后,魏诚就从躺椅上起身,把蒲扇撂到一旁,略略整理了一下衣袖,便又成了寻常那个温润儒雅的魏二郎:“三郎先带着弟妹和福团去廊子里坐坐,这会儿太阳大,莫要晒着。”
  
  魏临左右看了看:“大哥和老四呢?”
  
  魏诚笑着回道:“大哥去送朋友,大嫂和我娘子去了镇子上,等下就回来了,至于四郎,我让他去和人学学怎么用耧车,等他学会了就让他去书院。”
  
  霍云岚在心里算了算,发觉这次四郎请葡萄竟然是全家都来。
  
  与其说是请客,倒不如说围观更恰当。
  
  霍云岚没说话,毕竟她也很好奇魏宁如今的劳动成果。
  
  魏临则是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小弟如今竟然乐意读书了?”
  
  魏二郎神色如常,慢悠悠道:“我瞧着四郎在农事上颇有天赋,不过他现在巴不得能读书,农桑之乐怕也是体会不久。”
  
  毛笔和爬犁,都试试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成天搞天搞地的多半是还没吃过生活的苦。
  
  因着正午时候太阳大,他们没多说话,魏诚继续坐到葡萄架下的躺椅上晃悠,魏临则是和霍云岚一起走向长廊。
  
  房氏和魏父早早就来了。
  
  魏宁被魏诚摁着学种地的事情,房氏早就知道,只不过一向宠他的房氏这次并没有拯救小儿子于水火。
  
  毕竟如今家里的情况不同了,若是魏家还只是个小富即安的寻常富户,靠着家中田庄过日子,那不管四郎怎么折腾怎么玩闹,只要不出大事儿,房氏都能耐着性子让他慢慢来。
  
  可随着魏二郎准备重考科举,魏三郎得了楚王青眼还升了官,家里就没有那么多时间让魏宁挥霍。
  
  寻常人家的纨绔子弟惹了祸,牵连的也就是自己个儿。
  
  可现在魏宁要是再出点事,魏临的日子不会好过。
  
  纵然房氏是个没出过城的妇人,可她明理,也懂得身居高位后会有的麻烦,最难得的就是家宅平安,房氏自然不会再放纵小儿子,这才把他交给了魏诚。
  
  如今听闻魏宁种出了葡萄,房氏自然欢喜,早早就来了。
  
  见三郎夫妇进来,房氏头一件事就是对着福团伸出手:“乖孙,来让奶奶抱抱。”
  
  霍云岚把小家伙递给了房氏,福团也很给面子,笑个不停,引得房氏跟着笑弯了眉眼。
  
  等哄着小娃娃笑闹过一阵后,魏临便一脸郑重的对着他们道:“爹,娘,你们可愿跟我进都城?”
  
  此话一出,房氏和魏父对视一眼,并没立刻开口。
  
  其实二老早就料到要有这么一遭,之前郑四安回来后就和他们通过气,说魏临在都城有了新府邸,这次回来就是想要接亲眷的。
  
  这是好事,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家中儿女出息了,想要接爹娘去享福,自然是好的。
  
  他们也了解魏临,三郎自小虽不爱读书,可他是个沉稳妥帖的性子,如今能问出口定然是已经有了成算,也做好了准备。
  
  但房氏并不着急,她把小福团交给了苏婆子,又端起茶盏喝了口,这才对着魏临道:“我和你爹知道你孝顺,不过这事儿不急于一时,家里还有庄子在,总要好好安排,我和你爹年纪大了,也不想总是折腾,回头等家里事情料理干净,自然会去寻你。”
  
  魏父也跟着点头,显然二老早就有了打算。
  
  房氏又道:“你兄嫂那边也各有打算,到时候让他们自己个儿定也就是了。”房氏看了看霍云岚,声音温和,“不过三郎,从魏家去都城坐马车要不少天,一直待在车舆里也是累人,云岚和福团定然是要跟你走的,不过能否在家多等几日,让云岚再养养身子才好。”
  
  魏临知道房氏是为了霍云岚打算,自然无有不应。
  
  纵然心里想接爹娘同去都城,可魏临没再多劝,他本就不是个擅长言谈的,一时间竟是没了话说。
  
  倒是坐在他身边的霍云岚笑盈盈的开口道:“娘,想来相公也没见过新宅子呢,正好这次先去瞧瞧,让他挑出最大最敞亮的给爹娘留着,再种些娘喜欢的花草,以后爹娘何时想住就能住。”
  
  房氏笑起来,瞧着霍云岚道:“就知道你孝顺,三郎要是有你一半嘴甜就行了。”
  
  这是个打趣的话,魏临却扣住了霍云岚的手,一本正经的回道:“娘子确实是顶好的。”
  
  霍云岚耳尖一红,碍于公婆在,不好对他做什么,只能偏头瞪了他一眼。
  
  可魏临心里装着她,无论霍云岚做什么,在魏将军的眼里都是极为好看的。
  
  这一眼弄得他心痒。
  
  感觉到这人猛地收拢了扣着自己的指尖,霍云岚到底没忍住,在桌子底下踹了他小腿一脚。
  
  就在这时,苏婆子道:“四少爷来了。”
  
  房氏一听,立刻站起身来,想要走出去,可是只看了一眼她就顿住步子,扭过头急声道:“快点,准备好凉茶,还有布巾和扇子,刚才不是带了蛋羹来么?快点拿出来晾凉。”
  
  魏临先是被蛋羹上面的麻油味道引得多看了两眼,而后才抬头去寻找自家四弟。
  
  接着,就看到了个人,脸面黝黑,穿着短褐,脖子上搭着布巾,肩上扛着锄头,正对着自己这边笑。
  
  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魏临下意识的对着霍云岚问了句:“这谁?”他们府上何时有了这么……独特的小厮?
  
  不等霍云岚说话,就见那人的嘴巴动了动,声音清亮的道:“三哥,吃葡萄吗?我种出来的,可甜了。”
  
  魏临微愣,犹豫了一下才喊道:“四郎?”
  
  曾经肤白纤瘦如今黝黑结实的魏宁中气十足地应了声:“诶!”
  
  魏临:……
  
  作者有话要说:魏三:你谁?
  
  魏四:委屈了.jpg
  
  =w=
  
  更新送上~
  
  发个红包,一百个先到先得,让魏小四包,一个红包一颗葡萄帮他分了吃嗯(魏宁:???)
  
  下面是可以跳过的小科普——
  
  耧车:古代的播种用的农具,由牲畜牵引,后面有人扶着,可以同时完成开沟和下种两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