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四十四章,表妹有光环第44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四十四章


  一晃三天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诗会的日子。
  
  霍云岚早早就醒了,瞧了瞧自家相公依然闭着的眼睛,霍云岚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退出来,准备起身。
  
  不过魏临本就比常人警醒些,霍云岚刚一坐起来,他就伸出手,直接把自家表妹揽到怀里,又躺了下去。
  
  抱得比刚才还紧。
  
  这让霍云岚有些哭笑不得,也不挣扎,只管伸手在他的腰上轻轻捏了下:“相公,我要起了。”
  
  魏临却收紧手臂,下巴放在女人的颈窝,呼吸都带着热气,声音有着初醒时候的慵懒:“不就是诗会?还早呢,再睡会儿,等下我们一起,你去作诗,我去上朝。”
  
  “那相公再躺躺,我先起。”
  
  “不成,娘子昨天累到了,要多休息。”
  
  霍云岚闻言脸上一红,下意识的低头瞧了瞧身上,确定没有任何痕迹后便松了口气,随后伸脚踹他的腿:“松开。”
  
  魏临寻常是喜欢和自家娘子玩闹在一处的,夫妻之间闺房之乐,怎么都不觉得腻。
  
  不过魏将军很懂得适可而止,一听到霍云岚这会儿声音微厉,他便立刻松开手,立刻坐起身来,还帮着霍云岚拿过了衣裙,与她一同去洗漱,样样都细致精心,只是眉宇间有些不易发觉的委屈。
  
  哪怕魏临表情一如往常,哪怕他安静的不发一言,但是霍云岚看得出来自家相公那些细碎的小情绪。
  
  尤其是那双眼睛,跟福团闹别扭的时候一模一样。
  
  心立刻软了下来,霍云岚撂下了口脂盒子,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亲,温声道:“这是我来都城以后头遭出门,务必处处精心,要好好准备的。”
  
  魏临看了看霍云岚,道:“表妹哪怕不准备,都是好看的。”
  
  这话说的霍云岚耳尖一红,低声道:“表哥大早晨就往嘴上抹了蜜?”
  
  下一刻,她便觉得唇上一热。
  
  而后就听男人的声音坦然响起:“没有,不信你尝。”
  
  霍云岚:……
  
  到底没忍住,霍云岚拦住了他的脖颈亲了回去,这让将军夫人刚刚涂好的口脂又晕了,不得不去重新上了一遍。
  
  而魏临就坐在一旁,看着她梳妆。
  
  经过上次画眉画成柴火棍儿后,魏临就从不在霍云岚上妆时候打扰她,有空了就在一旁陪着,每次瞧都会有着由衷的感慨。
  
  都说男子舞枪弄剑不容易,可是女子能搞清楚那些瓶瓶罐罐也很难得。
  
  光是胭脂盒,霍云岚就有一抽屉,个个都不同,但是在魏临看来,那些胭脂的颜色分明都是差不多的,掀开盖子放一起他根本分不出来。
  
  不过魏将军总是会在霍云岚上完妆回头看他时由衷地感慨一声:“娘子真好看。”
  
  这句话,他说的真心实意。
  
  霍云岚便笑着起身,去架子上将魏临的朝服拿过来,帮他穿上。
  
  楚国的文臣武将上朝时都要穿符合品阶的朝服,入宫便要下马落剑,除非是接受封赏,不然即使是有将军之名,也是不能穿铠甲上朝的。
  
  而魏临的朝服做工精细,和之前那个被福团画过地图的常服料子相似,不过胸前刺绣要精致很多。
  
  这件衣裳不穿的时候就要挂起来,不能折叠,免得弄出了折痕。
  
  霍云岚帮他系上带子,而后伸手拿过玉带,一面给魏临围到腰上一面道:“这几天我在都城里走了走,确实是繁华非常,街巷也多,就是租金不甚便宜。”
  
  魏临平举双手方便霍云岚动作,闻言道:“表妹是去相看铺子吗?”
  
  “嗯,看了几间,都不太满意。”说着,霍云岚拿过了掸子帮他抚平衣衫上的细小褶皱,“都城与寻常地方不同,如今朝廷也不禁止官员亲眷经商,故而好一些的店面都是早早有人占下的。”
  
  “娘子准备如何?”
  
  “等等看,我不急。”
  
  霍云岚对着魏临笑笑,神色悠闲得很。
  
  算起来,她进入都城不过数日光景,该多多了解一番才是,若是漫无目的下手反倒容易赔钱。
  
  她略微探听一番后便知道在这里不能用以前的法子。
  
  在老家时,霍云岚通过左手买右手卖的方式赚了不少银钱,她的眼光不错,心思也沉稳,不会因为买错了而懊悔,也不会因为卖亏了而恼怒,这铺子转让的生意自然是好做的。
  
  可是都城不同,这里的条条框框已经被划分清楚,无论是大铺子还是小摊贩,都是有些倚仗的,再想从里面找到疏漏不太容易。
  
  好在霍云岚心思清楚,看的也通透:“待过些时日我打探清楚了再说,都城临近河道,四周围也有不少山林,相公你又买了两处庄子,这些都是能用起来的。”
  
  至于开铺子,不单单要有本钱,还要有势力。
  
  霍云岚自然要多做些盘算。
  
  就在这时,霍云岚便觉得原本是双臂平举的男人突然手臂收拢,把自己扣到了怀里。
  
  霍云岚以为他是举胳膊时间太久累到了,随后就听到魏临在她耳边道:“娘子若是想要倚仗,我就当你的倚仗。”
  
  这话说完,霍云岚便是一愣。
  
  而魏临的声音不停:“之前我不在娘子身边,娘子把日子过的风生水起我也是欢喜的,不过如今你我在一处,娘子便再也不用自己个儿撑着,还有我呢。”
  
  霍云岚微微抬头瞧他,眉眼带笑。
  
  魏临以为霍云岚这样是不信他,便接着道:“我努力升官,自然不愿让人亏待了你。”
  
  霍云岚听得出这话的真诚,她也从未怀疑过郎君的心意。
  
  只是这一刻,心里感觉到了些微酸微涩,接着便是蜜糖一般的甜。
  
  就连霍云岚自己都没注意到,她一直是自己撑着,竟是从未想过魏临能帮她多少。
  
  之前刚刚成亲便要独自一人,就连孩子都是自己个儿生下的,霍云岚却从不埋怨魏临,因为她知道自家相公面对的是远比她更凶险的九死一生。
  
  可也因为只有自己,霍云岚便下意识的不借魏临的势。
  
  唯一的一次“仗势欺人”,还是为了救下宋家郎君。
  
  现在听到魏临这番话,从来都是口齿伶俐的霍云岚突然词穷,最终也只是垫着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亲,轻轻的回了声:“好,我听相公的。”
  
  就这句话,让魏临带着笑出门,一直到翻身上马走出街巷都没有停下。
  
  而霍云岚则是去选了一件新制的宝蓝色披风,准备出门。
  
  上马车前,她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平安结,挂在了马车上。
  
  徐环儿看了一眼,有些惊讶:“夫人,我记得踏雪的马鞍上也挂着这么一个。”
  
  霍云岚没有回头,温声道:“那也是我挂上去的。”
  
  徐环儿眨眨眼:“夫人是要求什么吗?”
  
  霍云岚托着下巴看着车舆窗子上来回摇晃的红色平安结,声音轻缓:“求个天下安定太平。”
  
  这让徐环儿有些惊讶,在她看来,天下安定,那就是没仗打了,也就堵住了魏临靠着功劳晋升的路。
  
  不过很快,徐环儿就跟着点头:“对,安定些好。”她的哥哥还在魏家军当军师呢,要是不打仗,哥哥就能回家了。
  
  霍云岚则是笑着摸了摸她的额发,微微低垂眼帘。
  
  如何能在都城立足,这件事霍云岚想了好一阵。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鼓舞郎君上进,攒个高官厚禄,作为正头娘子,霍云岚自然水涨船高,许多人家都是如此的。
  
  可是霍云岚却舍不得这么做,因为她的郎君与旁人不同,魏临的荣光都是靠着真刀真枪换来的,她不愿让魏临冒险。
  
  只是霍云岚自己也知道,她的相公心大的很,装着家国天下,就该是个英雄人物。
  
  霍云岚不由得伸手碰了碰平安结,轻声道:“以后除了求天下安,还要求人平安康泰才好。”
  
  徐环儿来了精神:“我听人说,京郊有个寺庙可灵了,夫人不如找个日子去拜一拜?”
  
  霍云岚闻言好奇:“你听谁说的?”
  
  “就是隔壁宝文直学士府里面的婆子说的啊。”
  
  “你与她们相熟?”
  
  “多聊聊,自然就熟了。”
  
  霍云岚不由得笑:“环儿你当真是个宝贝。”寻常大户人家不好登门,到现在她递过去的拜帖都没有回应,反倒是徐环儿这个小姑娘和那边有了联系。
  
  而后霍云岚便挑开帘子,往外面看。
  
  都城的布置很有讲究,内城南边临着漕运,故而商贾之人众多,西边深宅大院居多,均是高门大户或是皇亲国戚。
  
  而官员府邸多在东边,归德将军府便在东城,想要去往西城的安顺县主府,只要跨越半个都城的。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马车缓缓停下,外面有小厮道:“夫人,安顺县主府到了。”
  
  霍云岚扶着苏婆子的手下马车,抬眼看了看周围。
  
  大抵是因为今日两位县主请的人多,并不算宽敞的巷子里有不少马车来去,霍云岚便对着赶车的小厮道:“另找地方等便是。”
  
  “是,夫人。”
  
  而门内走出了一名侍女,脸上带着笑,恭顺行礼道:“夫人,请随我来。”
  
  霍云岚笑了笑,跟上前去。
  
  不过在经过一驾马车时,她微微顿了顿脚步。
  
  领路的侍女没有回头,徐环儿便上前一步,轻声问道:“夫人,怎么了?”
  
  霍云岚又看了那马车两眼,她清楚的记得,之前自己随魏临初到归德将军府时,门口停着的就是这驾车。
  
  不过霍云岚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着摇摇头,便又抬了步子往里走去。
  
  此时,安顺县主府上已经来了不少人。
  
  因着安顺县主萧成君声名在外,再加上楚王喜欢她性子爽直,故而她办的诗会自然是宾客盈门。
  
  这次安顺县主不单单邀请了女客,还请了不少男宾,只是这些受邀前来的男子甚少是高门大户中的,大部分都是最近几年得了功名的学子,有些已经做了官,还有些只得了闲职,择日另行安置。
  
  而萧成君有才名,请他们也不扎眼,没有人觉得意外。
  
  不过她自己却知道,这次诗会另有深意。
  
  萧成君坐在亭子里,手里抓着一把瓜子磕得咔咔响,眼睛瞧着身边的少年郎道:“寻常你都是不来的,怎么,这次转了性?”
  
  一身长衫的萧明远闻言回道:“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而后萧明远有些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坐没坐相,把背挺直了。”
  
  萧成君眨眨眼,乖乖的坐直了身子,但是手上的瓜子还是没撂下,只管扭头往外瞧:“那总该告诉我,你让我请了这么多不得志的读书人,又是为了什么?”
  
  五殿下低垂眼帘,给自己斟了一盏茶后才道:“我身边还缺个长史,想挑个合眼缘的。”
  
  萧成君有些意外:“这不是你给朱家郎留的位置吗?”
  
  而后,萧成君就发觉萧明远神色略有凉薄,她便闭上嘴巴,不再问了。
  
  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活到现在,萧成君凭借着的就是这份知情知趣。
  
  作为穿书的,萧成君觉得自己不算太倒霉,穿来的时候《荣华一生》这部小说就自动出现在了她的脑袋里,又得了个高贵的身份,不用为了生活发愁。
  
  但是也有不方便的,天天周围的不是王子就是公主,萧成君的压力很大。
  
  县主名字听着好听,但是萧成君来到这里两年,郡主都死过两个了,她觉得自己这个县主也不靠谱,还是里主角光环近点才牢靠。
  
  原本她的计划是紧紧抱住女主霍云岚的大腿,指望着让书中运气满点的大佬带飞,享受跟着女主躺赢的生活,怎奈她穿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国混战,处处透着男频文升级流的感觉,半点不像安逸美好的种田文。
  
  于是萧成君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不小心穿错了,又或者是女主还没发迹,她又想不到理由去找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于是萧成君只能先靠自己活下去。
  
  幸而楚王还算和善,对待郡王之女们也不苛刻,萧成君很好地融入了新生活。
  
  跟她最好的毫无疑问就是萧明远。
  
  大概是因为萧成君是唯一一个听说萧明远喜欢经商后不惊讶的,五殿下对她颇为亲近,而萧成君也需要五殿下帮自己站稳脚跟。
  
  虽然喜怒不定,却是个心思纯良的好孩子,加上楚王偏疼他,萧成君想着,这位五殿下怎么也能混个亲王当当,自己到时候跟着他躺赢也是可以的。
  
  不过这会儿萧成君看着萧明远脸上那有些陌生的神色,突然对自己的判断有些不确定。
  
  萧明远并不知道正咔咔嗑瓜子的萧成君脑袋里想了那么多,他端起茶盏,瞧了一眼远处正在同贵女们说话的武安县主,开口道:“你也该学学人家,温文尔雅亭亭玉立,再瞧瞧你,坐没坐样站没站样的。”
  
  萧成君拍了拍袖口上不小心沾到的瓜子皮,嘟囔道:“我刚才想分你一把,是你自己不吃的。”
  
  萧明远越发嫌弃:“休想。”
  
  “你不爱吃瓜子?”
  
  “你给我磕出来我就吃。”
  
  萧成君:……破孩子。
  
  不过吐槽的话只能放在心里,萧成君不会当面挑战凤子龙孙的脸面的。
  
  她让人把桌上的瓜子收走,而后站起身来,扶了扶头上的金钗,她便又是仪态万千的安顺县主。
  
  瞧了瞧萧明远,端起架子的萧成君连声音都变得娓娓动听:“等会儿你要留下吗?”
  
  萧明远也站起身来,年轻的五殿下昂头看了一眼比他高一头的萧成君,便又坐下了,慢悠悠道:“我就不留了,你替我相看一番,若是有好人才就记下名姓,告诉我便是了。”
  
  萧成君点点头,答应下来。
  
  就在这时,武安县主莲步轻摇进了亭子。
  
  这次虽然是两位县主共同发出的帖子,但是安顺县主的名声响亮,也更得宠,还未成亲就开了府,诗会就安排在了安顺县主府邸内,武安县主今日算是客人。
  
  不过她的打扮格外郑重,尤其是头上的一支金步摇很是亮眼,倒是比萧成君这个主人家更出挑些。
  
  萧成君却是个心宽的,没觉察出什么不对,只是在心里想着,武安县主生了一张我见犹怜的脸,却非要往头上簪金钗,着实是有些不搭配。
  
  不过她并没说出口,而是矜持的点点头:“武安。”
  
  武安县主虽也叫县主,但是无论是封号还是封邑都比不上萧成君,便回了一礼:“姐姐且坐,”而后她的眼睛就转向了萧明远,“五殿下也在啊,我带了今年新茶来,殿下尝尝看味道可好?”
  
  萧明远抿了一口,道:“尚可。”
  
  武安县主不再说话,只是眉宇间有些怯怯的。
  
  萧明远就见不得她这副模样,可有不好指摘什么,便道:“你刚才在外面说什么呢?”
  
  武安县主闻言,露出一抹笑,柔声道:“我听她们说起了魏将军打仗的事儿,就想要多听听。”
  
  萧成君穿来不过两年光景,魏临不是在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她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自是不知。
  
  倒是萧明远多留了个心眼,抬头看向了武安县主,问道:“人人都说他凶神恶煞,怎么,你不怕吗?”
  
  武安县主摇摇头,脸上微红:“不怕的。”
  
  随后她便与萧成君说起诗文,一旁的萧明远也不好起身告辞,便跟着听。
  
  不久后,就听武安县主声音响起:“我听人说,归德将军的夫人是个出挑的女子,等下姐姐正好与她切磋一二。”
  
  此话一出,萧明远就皱起眉头。
  
  寻常听这话没什么奇怪的,诗会本来就是切磋诗句文章的地方,遇到了有才情的多说两句也属平常。
  
  可是萧明远知道人家霍云岚刚刚入都,处处都是陌生的,也不见她主动出门结识什么人,武安却要撺掇萧成君与她对诗是何居心?
  
  萧明远突然开口道:“魏临的娘子,你可见过?”
  
  武安眼神微动,声音柔软:“没见过,不过魏将军那样的翘楚人物,想来夫人也是顶好的。”
  
  不过随后三人就都不再提此事,而是说起了杯中新茶。
  
  都是擅长于客套话的人,对着茶水都能聊的开心,就是有点累心。
  
  而萧成君也看出了些门道,尤其是萧明远最后那句话,几乎是摆明了武安的心思。
  
  她瞧上了那个魏将军,却不自己主动争取,反倒要让自己去怼人家正头娘子?
  
  想得倒美。
  
  算着时候差不多了,萧成君终于开口:“武安,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你去瞧瞧吧。”
  
  武安县主眼眶微红,似是受了委屈一般,抿着嘴唇离开了。
  
  但是萧明远懒得瞧她,萧成君也在心里气恼武安县主拿自己做筏子,自然不会劝什么的。
  
  等她走后,萧明远叫了一个侍女过来,吩咐道:“归德将军府的人到了以后过来通禀一声。”而后他坐回去,用折扇敲敲掌心,对着萧成君道,“我不走了。”
  
  萧成君一愣:“你要留下来……做甚?”
  
  萧明远神色微沉,没言语,不过萧成君能猜到他大概是要给那位将军夫人撑腰。
  
  这倒是让萧成君有些好奇,这位五殿下的脾气没人比她更清楚,心软不假,但那也是对着亲近人才心软,魏临凶名在外,他的亲眷也是近几日才抵达都城,萧成君实在想不通萧明远会和他们有什么交集。
  
  于是萧成君问了句:“不知这位夫人姓什么?”没准儿是什么隐藏的世家大族但自己不知道呢。
  
  萧明远拿着扇子摇了摇,又折上,才道:“姓霍,霍氏。”
  
  哦,霍。
  
  等等,霍?
  
  大概是天天想着躺赢,萧成君对这个姓氏格外敏感,忙问道:“那她的名字,你可知道?”
  
  萧明远有些不解的瞧了她一眼:“你问这个做甚?”
  
  萧成君故作镇定:“既然是得了你的眼,那我等下也要去认识一番才好。”
  
  于是萧明远便道:“霍氏云岚,字什么就不知道了。”
  
  说完,五殿下就发觉面前总是懒洋洋的女子突然瞪大眼睛,然后便见她笑出声,那笑声听得萧明远头皮发麻。
  
  他皱起眉头瞧着对方:“你做什么?”
  
  萧成君却说不出话来,她现在满心都是雀跃,一脸的欢腾,似乎能看到未来躺赢并且不用担惊受怕的日子对着自己招手。
  
  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霍云岚没嫁给姓陈的,反倒成了将军夫人,不过萧成君很快就把这点小问题抛诸脑后。
  
  她利落起身,招呼着一旁的侍女捧着镜子上前,她对着铜镜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妆容发髻,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丝毫褪色。
  
  萧明远下意识的倒退两步,眉尖微皱:“安顺,你别这么笑。”看的人心里瘆得慌。
  
  萧成君则是回过头,看了看萧明远,突然觉得眼前这人坐贾行商的梦想也不是太难实现。
  
  经商算什么?富甲天下了解一下。
  
  就在这时,外面有侍女来报:“殿下,归德将军夫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魏将军:日常夸娘子1/1
  
  霍云岚:日常夸相公1/1
  
  安顺县主:我的梦想是什么?就是跟着主角躺赢!
  
  =w=
  
  大章送上,可把我厉害坏了哒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