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五十四章,表妹有光环第54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五十四章


  魏临回来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他先合上了门,而后在外间屋暖热了身子,这才进了内室,一眼便瞧见正坐在软榻上的霍云岚。
  
  自家表妹侧坐在榻上,眼睛正瞧着摊在榻几上的账册,还有被平铺开的银票,手时不时的轻轻拍拍正躺在她腿上咿咿呀呀的小福团。
  
  榻几上点着一盏烛光,温暖的光亮在霍云岚脸上打了一层暖色,平淡温和。
  
  开门时因着有风透进来,烛光轻轻摇曳,她回过头,在看到魏临后,嘴角不自觉地上翘。
  
  魏临便问道:“娘子做什么呢?”
  
  霍云岚声音温柔:“看账,数钱。”
  
  看账册是为了赚钱,数银票则是她的爱好。
  
  每一个喜欢赚钱的人都会喜欢数银子的。
  
  而原本趴在霍云岚腿上的小福团也跟着昂起脑袋,待看到自家爹爹,福团便笑起来,嘴里嘟囔着听不懂的话,胳膊撑着霍云岚的腿,肉墩墩的小身子坐好,而后对着魏临伸出胳膊。
  
  魏临赶忙上前把胖儿子抱起来,在怀里颠了颠,有些高兴:“总觉得他比昨天又沉了些。”
  
  霍云岚一听这话,一时间哭笑不得。
  
  说实在的,自家福团确实是吃的好睡得好,吸收也不错,之前窦氏来瞧时,便说福团比同龄的奶娃娃重了不少。
  
  霍云岚怕喂的太过,还专门请郎中来瞧,郎中只说不碍事,加上小家伙活泼好动,有劲儿的很,只是骨头沉,等长开了就好了。
  
  不过瞧着自家儿子藕节一样的小胳膊,霍云岚觉得距离福团长开怕是还要好一阵子。
  
  小福团则是乖乖地靠在魏临的肩头,嘴巴吧唧了几下,小手就伸出去想要抓他的嘴唇。
  
  霍云岚适时伸手攥住了福团的小爪子,放在嘴边亲了亲。
  
  魏临见状,也凑了过去。
  
  霍云岚便看他,有些不解,魏临看回去,一脸坦然,而后霍云岚就明白了这人的意思,无奈的在他脸上也啄了下。
  
  虽然地方不太对,不过魏将军不贪心,笑着用另一边的胳膊把霍云岚拢进怀里。
  
  一时间,妻儿在怀,魏临觉得人生满足。
  
  就像是心里缺了的东西突然被填满了似的。
  
  霍云岚则是拍了拍他的胳膊,等魏临把手松开后,她并没有接过福团,而是捏了一把自家儿子手感极好的小脸蛋,就走向了柜子。
  
  打开后,霍云岚从里面拿了个毛茸茸的东西出来,递给了自家相公。
  
  魏临腾不出手,就只是探头瞧了眼,一直到霍云岚把这个扣在他耳朵上才反应过来:“暖耳?”
  
  “嗯,你戴上试试。”说着,霍云岚帮他摆弄了下,笑着道,“这不是我做的,是我让给我制衣的孙氏做的。之前我听郑千户说,你出征打仗时冻伤过耳朵,这个好歹有用。”
  
  魏临有些别扭:“可我一个大男人,戴这么个毛茸茸的出去……”
  
  霍云岚瞪他一眼,魏临就不说话了,霍云岚这才慢悠悠道:“我是让孙氏仔细查看过的,你戴上以后,头盔一罩,也就瞧不见了,而且不妨碍你听声音。”
  
  魏临闻言立刻露出笑容:“还是娘子心疼我。”
  
  霍云岚又想瞪他,可是看着看着就跟着笑出来。
  
  福团见爹娘两个人说话不带他,便有些不乐意,伸手要去抓暖耳。
  
  魏临可舍不得让他坏掉了自家娘子的心意,忙抱着福团去了软榻,父子两个闹成一团。
  
  霍云岚也不去管,伸手收起了自己刚才正在看的账册,并把烛台拿远了些,而后道:“家里的钱我都放在这匣子里,匣子放在衣柜里,你想要用的时候就拿。”
  
  魏临闻言,便看向了她道:“直接放在柜子里会不会不够稳妥?”
  
  他们如今不比当初,在魏家时,虽然没有那么大的庭院,但好在人口简单,出来进去都是认识的,能进他们院子的人不多。
  
  现在到了归德将军府,哪怕下人都是霍云岚亲自挑选的,但总不能保证每个人心里都没有歪心思。
  
  东西直接摆在柜子里到底不踏实。
  
  霍云岚觉得也对,要只是些碎银子就罢了,这匣子里除了银票,还有房契地契呢。
  
  多谨慎些没坏处。
  
  于是霍云岚便把匣子拿出来,拨弄了一下上面的锁,而后道:“抽空,相公你帮我在床头弄个暗格。”
  
  魏临点头应下,若说别的他没经验,可这怎么藏东西,他经验丰富得很。
  
  当初能带着无数兵卒悄无声息的藏匿在敌人身后,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如今藏个匣子还是很容易的。
  
  霍云岚又看了看账册,不由得长出一口气。
  
  如今她要看的除了老家的铺子,将来还要添上都城里面的,而这家中的大事小情种种开支也是一大笔账。
  
  不过霍云岚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便道:“等过完年,我得找个能管账的分担些。”
  
  魏临不由得拉住了霍云岚的手:“表妹辛苦。”
  
  霍云岚反握住他的手,笑着道:“表哥也辛苦了,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
  
  “怎么?”
  
  “要不是你,我没这么容易就拿到谢家铺子,也没机会把铺子并大了。”
  
  魏临细想了想,确是这么回事。
  
  他们这互相成就的倒是利索。
  
  这时候,苏婆子进来道:“将军,夫人,晚饭准备好了。”
  
  “摆桌吧。”
  
  今天吃饭时,霍云岚并没有让人把福团抱走,而是让福团坐在自己怀里,她拿着一个小勺子喂他米糊。
  
  见魏临奇怪,霍云岚便道:“福团已经能吃些别的东西了,先吃米糊,说是对孩子身体好。”
  
  “怎么不让苏妈喂?”
  
  “苏妈说,头几次还是要让我们来,孩子才亲近。”
  
  第一次当爹的魏临不由得好奇:“这是什么米糊?”
  
  “把菜剁碎弄成酱熬成的米糊,”同样头一次当娘的霍云岚又往小家伙嘴里塞了一勺,“我原本也不知道,都是苏妈告诉我的。”
  
  魏临多看了两眼:“好吃吗?”
  
  下一刻,霍云岚就把勺子拐了个弯,将米糊抹到了男人嘴里。
  
  魏临抿了一下,只觉得半点味道没有,还黏糊糊的,弄得他脸都皱起来。
  
  偏偏福团很喜欢,小手啪叽啪叽的拍着桌子,张着小嘴等着。
  
  霍云岚继续喂他,脸上笑道:“孩子的吃食一开始都是要没味道的。”
  
  魏临则是夹了几筷子菜塞进嘴里,声音都有些模糊:“这个不好吃,比他平时吃的差多了。”
  
  这话让霍云岚一愣,而后就耳朵红成一片。
  
  赶忙往旁边瞧瞧,见屋子里没有旁人在这才松了口气,而后将军夫人毫不留情的一脚踹在了将军大人的腿上,声音压低:“你,你少浑说。”
  
  魏临觉得自己实话实说,可是这会儿他很识趣的闭上嘴巴,又夹了几筷子菜放嘴里。
  
  福团虽然能吃米糊了,但是吃的很慢,每一口他都要咂摸好一阵才会咽下去,许久还没吃完小银碗里的一半。
  
  但是魏临吃的却很快,腮帮子鼓鼓囊囊的,到最后索性直接端起碗把饭吃光,而后撂了碗,用香茶漱了漱口,便伸手把福团接了过去:“我喂他,你赶紧吃饭。”
  
  霍云岚知道他的心思,笑了笑,把福团交给他,又将银勺银碗递过去,见福团依然乖乖张嘴等着,霍云岚便放了心,拿起筷子。
  
  今天苏婆子专门做了一道黄芽菜煨火腿,用的就是上次安顺县主送来的菜谱。
  
  只是刚才魏临吃的急,并没有细看,这道菜动都没动过。
  
  霍云岚便夹了一块火腿喂到了魏临嘴边,等他张嘴就给他塞到了进去。
  
  和刚才喂福团一样,干脆利落。
  
  魏临心里高兴,其实他对吃食的要求并不高,但是表妹能喂他,他就乐意。
  
  手下不停的用勺子舀米糊,魏临嘴里道:“就快要到除夕夜宴了,娘子多做准备。”
  
  霍云岚应了一声,温声道:“表哥放心,我有分寸的。”
  
  魏临点点头,犹豫了一下,道:“这次宴席,朱家定然是要有人去的,到时候能避则避。”
  
  霍云岚同样点头。
  
  或许旁人不知道严家如何倒台的,可是朱家定然有办法知道。
  
  心里有记恨是难免的。
  
  霍云岚倒也想得开:“到时候我会和巧娘成君一道去,不碍的。”
  
  就在这时,魏临手不小心歪了歪,一勺米糊大半都落在了福团下巴上。
  
  他迅速抬头看了一眼霍云岚,发觉娘子没有往这边看,便偷偷的用拇指擦了擦小东西的肉下巴,装作无事发生。
  
  而实际上已经看了个全乎的霍云岚并没有说什么,反倒在魏临喂完了福团后塞给了他一颗软糯糯的汤圆吃。
  
  相公愿意做事,自然是要给予奖励。
  
  这样才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以及未来的无数次。
  
  这时候苏婆子捧了一个汤碗进来。
  
  霍云岚也吃罢了饭,便撂下了筷子,笑着对着魏临道:“相公,我专门让苏妈去炖了汤,给你补身子的。”
  
  魏临回道:“等下喝吧,我腾不开手。”
  
  霍云岚笑盈盈道:“我喂你。”
  
  魏临嘴角微翘,欣然应允。
  
  可等一勺汤进了嘴,魏临的眉头就拧在了一起。
  
  虽然苏婆子寻常炖的那些有滋补效果的汤算不得好喝,但这还是头一次弄的这般苦涩。
  
  魏临不由得问道:“这什么做的?”
  
  苏婆子笑着道:“回将军的话,这是苦瓜荷叶炖鸡汤。”
  
  怪不得苦成这样,合着两样苦的东西混一起了。
  
  魏临又问:“做什么用?”
  
  苏婆子想说这个能降火气,不过霍云岚先开口道:“左右对身子好的。”
  
  魏临便乖乖张嘴,喝了一整碗。
  
  霍云岚则是瞥了一眼内室里面的那个玉壶春瓶,笑容依旧。
  
  等魏临喝完了汤,福团也吃饱了。
  
  小家伙刚吃饱就犯困,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打了个哈欠,都不用人哄,直接往魏临怀里一趴就睡着了。
  
  魏临和霍云岚都知道福团的脾气,自然不会闹他,魏将军只管小心翼翼的把他抱起来。
  
  想要进内室,就听霍云岚低声道:“晚上我有事情和你说。”
  
  魏临脚步一顿,就抱着福团去了隔壁厢房。
  
  回来时,就看到桌子已经被收拾好,霍云岚正坐在内室的软榻上,慢条斯理的摆弄着一个盒子。
  
  见魏临回来,霍云岚就拽着他去洗漱,都收拾停当了,霍云岚重新拿过了那个盒子,笑道:“表哥,我今日得了一篇文章,你不如过来瞧瞧?”
  
  魏临第一反应是拒绝,毕竟他很不喜欢读书,看也就看看兵书典籍,让他去瞧那些一板一眼的八股文章还不如去耍套拳来的舒坦。
  
  不过很快魏临便反应过来,自家娘子不会无缘无故的让自己看文章,其中定然另有深意。
  
  于是他先关了内室的门,而后盘腿坐到了霍云岚对面,拿起了那篇文章细看。
  
  一开始有些漫不经心,渐渐地,神色就严肃起来。
  
  霍云岚没有说话,只管单手撑着头,倚靠在方枕上瞧他,见烛光微弱,还拿着银签子去挑了挑,让屋子里重新亮堂起来。
  
  这时候,就听魏临突然道:“写的好啊。”他看向了霍云岚,眼睛微亮,“这是从哪里来的?”
  
  霍云岚也不瞒他,将自己如何看到画册又如何知道左鸿文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给了魏临。
  
  听完,饶是见惯了风雨的魏将军都不由得道:“娘子你当真敏锐过人。”
  
  从画册找到了个才子,这谁能信?
  
  话本里怕是都不敢写。
  
  霍云岚却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拿着剪子剪了下烛花,温声道:“文章是好是坏我其实瞧不太出来,经商之事我略通一些,可这天下之事,我便看不通透了,这才让相公瞧瞧,莫要错过人才。”
  
  魏临点点头,轻叹道:“是啊,人才,如今能有这么个脑袋清楚的不容易。”
  
  霍云岚犹豫了一下:“只是他毁了脸,具体什么模样我也没见过,左右朝廷是进不去了,要是相公你想招揽……”
  
  魏临却不在意:“断胳膊断腿的我都见过不少,这个起码手脚健全,”说到这里,魏临怕吓到霍云岚,立刻道,“不说这些了,我这就把文章拿给徐先生看看。”
  
  霍云岚赶忙拦了他一把:“都入夜了,再大的事情也要等天亮再说。”
  
  魏临往外看了看,便点点头。
  
  霍云岚则是将文章重新放回到了盒子里,扣上,却不送去书架,而是撂到了壁桌上。
  
  原本魏临没什么感觉,可是见霍云岚一直站在壁桌旁不动,他先是疑惑,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一僵。
  
  很快,他就看到霍云岚转头瞧他,脸上的笑如春风一般温暖柔和,声音也好似清风徐徐:“说起来,相公,今儿我找到了个好东西。”
  
  “……什么?”
  
  霍云岚慢悠悠道:“从瓶子里见到的。”
  
  魏临心里一咯噔,想说话,却因为太急差点咬了舌头。
  
  霍云岚却是一派淡然,把书册拿出来,随手翻了翻,笑着看他:“瞧瞧,还是彩色的呢。”
  
  魏临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这确实是他藏得,却没想到能被娘子翻出来。
  
  急忙下了榻站好,魏临都想不起来说什么。
  
  只在心里想着,早知道就烧了。
  
  可是,烧了也可惜,他通过学习,很好的娱乐到了夫妻生活。
  
  脑袋里想着乱七八糟,却不知霍云岚并没生气。
  
  在她看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儿,瞧了就瞧了,避火图嘛,她自己也是看过的。
  
  当然,霍云岚看的可没有这本精致。
  
  但是霍云岚也没想就这么装作无事发生,起码让他以后不要再把避火图满处藏弄自己个措手不及,想到这里,霍云岚便笑盈盈逗他道:“这画的也不错,不如我们一起看?”
  
  原本想着,刚才自己给魏临喝了一碗清热去火的汤,他该是没心气儿的,两人说几句软和话也就过去了。
  
  谁知道,魏临闻言立刻一口答应下来,刚才的忐忑尽数散去,竟然还有了一抹笑容:“好啊,娘子你来,我们一起瞧。”
  
  霍云岚:……
  
  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于是,霍云岚真的就被魏临拉到了榻上,两人依偎在一起,拿着书册细细学习。
  
  霍云岚和魏临不一样,她记性好,看过什么都忘不掉。
  
  加上这里面画的精致,霍家表妹看了几页便脸上发红,闭上眼睛都觉得有图画在面前忽隐忽现的。
  
  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说不看,毕竟是自己提出来的事儿。
  
  于是,霍云岚就抿着唇角,也不说看了,眼睛一直乱飘。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男人拢住了她的指尖,迷迷糊糊的就从软榻上被抱起来放到了床榻上。
  
  躺下的一瞬,霍云岚脑袋里想的居然是:这人起码学会了不扛她了。
  
  ……等等。
  
  回过神来的霍云岚想要起身,却被魏临一把拽下,男人带着些愉悦的声音响起:“表妹莫急。”
  
  急,急什么?
  
  霍云岚脑袋转不过弯来,然后就被拽到了绯色的漩涡里,爬不出来了。
  
  落到旋涡底下的霍云岚红着脸咬着牙,嘟囔了句:“书,也骗人。”
  
  说好的苦瓜清热,荷叶降火,结果倒好,这人火力旺的厉害,半点没下去。
  
  魏临却不知道这一节,只当她说那本《竞春图卷》的不是,便道:“书还是有用的。”今天不就是新的学习成果么。
  
  霍云岚瞪他,只是雾蒙蒙的眼睛没什么威慑力:“闭嘴。”
  
  魏将军乖觉应声:“好,我听娘子的。”
  
  又过了会儿。
  
  “……表哥,你,你动一下。”
  
  “好,我听娘子的。”
  
  一直到第二天醒来,被魏临温柔的揉捏腰背,霍云岚都没搞清楚,明明是自己发现了他偷藏……那种书,怎么到头来,折腾的却是自己?
  
  可是最终霍云岚也没有因为这个生气,因为她发现,这本书确实有用。
  
  学习果然永无止境。
  
  很快,便到了除夕。
  
  在都城里过年规矩不少,毕竟高门大户多,又是天子脚下,脸面重要,说话办事都有不少人盯着瞧着,样样都不能马虎。
  
  而且府里上下到了年底,主人家都要封一些赏钱让下人好过年,这些光是登记造册就是好一番折腾。
  
  加上过年的种种习俗,对联福字,窗花年画,小事情自有手下人去做,但牵扯到了账上的事,就要劳累霍云岚了。
  
  将军夫人忙了个团团转,一直到除夕这天,才算得了空闲。
  
  一大早起来,霍云岚先是在九九消寒图上描了一笔。
  
  这消寒图从冬至就挂在墙上,上有一枝素梅,花瓣八十一朵,每天染一瓣,都染完便是冬去春来。
  
  等撂了笔,霍云岚转身坐回到了妆镜前,敷粉涂脂,挑了一抹胭脂带上了脸颊微红,又选了一只精致发钗,等簪好了以后霍云岚偏头看向魏临问道:“等下便要入宫,我们能一起吗?”
  
  魏临摇了摇头:“进宫门以后就要分开了,我去找王上,你去见王后,待天黑了夜宴开始我们便能重聚。”
  
  霍云岚下意识的握住了魏临的指尖。
  
  无论平时如何沉稳,可她到底刚入都城不久,到了将军府以后就和魏临在一起,鲜少分开,此时心里难免忐忑。
  
  不过很快霍云岚就松了手,不愿让他担心,而女人脸上的笑容也是一如往常的温软:“好,相公放心。”
  
  魏临则是立刻重新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道:“和安顺县主一起,若是有什么不顺利的,让人寻我或者是寻五殿下。”
  
  霍云岚应了一声,心下稍安,温声道:“表哥也不用太担心我,巧娘成君都在,环儿也和成君身边的玲珑学了不少规矩,不会出岔子的。”
  
  魏临点点头,帮她扶了扶发簪。
  
  霍云岚则是已经定了神,拿起卧兔戴在发间,嘴里道:“表哥,左鸿文那里你让人去看过吗?”
  
  魏临正坐在霍云岚身边,瞧着她上妆,闻言便道:“我把这事儿交给四安了,他说这几日左鸿文住在山上,陪伴他爹娘的坟冢,也不好去打扰,便想着过完年再找他。”
  
  霍云岚点点头,青黛淡扫峨眉,温声道:“这样也好,”多的霍云岚也不问,只管道,“表哥你来瞧瞧,画的怎么样?”
  
  魏临这些日子也有了经验,虽然他依然不会画眉,也分不出胭脂粉黛,但是却练就了一双好眼睛,抬起霍云岚的下巴端详了下,便道:“画的好。”
  
  两边一样,自然是好。
  
  至于好不好看,魏临觉得娘子一直都好看。
  
  等收拾停当,霍云岚便同魏临相携离开,乘坐马车赶往楚国王宫。
  
  作者有话要说:魏临:学无止境
  
  霍云岚:……踹.gif
  
  =w=
  
  日更继续,这么勤快的花花值得被夸奖,自我肯定.jpg
  
  下面是可以跳过的不重要的小科普——
  
  1、九九消寒图:从冬至那天算起,以九天作一单元,连数九个九天,到九九共八十一天,冬天就过去了,方法不一而足,有文字、圆圈、梅花等多种。
  
  2、卧兔:一种由动物毛皮制成的女性装饰品,冬天戴在她们头上,看起来像一只躺在她们头上的小兔子,因此而得名。
  
  3、暖耳:暖耳多用狐皮类制成,和今人所用耳套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