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六十章,表妹有光环第60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魏临有些惊讶,他是见过左鸿文的文章的,这人写的东西当真对得起他的名字,确实是鸿博文章,很是出色。
  
  尤其是句句言之有物,最是难得。
  
  在魏将军想来,即使家中突变,日子不好,但是能有这样胸怀韬略的总不会太落魄,就算一时间没有出头的门路,可也不至于过得凄惨。
  
  但是看着那个蓬头垢面的男人,魏临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霍云岚也是记得左鸿文的,之前便是霍云岚看到了裁缝店的画册,这才让做衣裳的孙氏将他的文章送来,她觉得写的好,又交给魏临。
  
  纵然这算不得什么举荐,不过霍云岚深知左鸿文的才学,对这人也留了印象。
  
  听了郑四安的话,她便凑了过去,手攀着魏临的肩膀往外瞧,正巧这时候左鸿文被一个讨债人推了一把,那抱头瑟缩的模样也让霍云岚惊得睁圆了眸子。
  
  魏临则是怕吓到她,伸手遮了遮自家娘子的眼睛,而后看向了郑四安道:“四安,你去探听他的消息,可曾听到什么?”
  
  郑四安回道:“我去左右细细问过,这位左先生的父亲也是读书人,之前便在南边的书院里教书,左邻右舍都说这左家郎君自小就是聪慧的,读书顶顶好,为人也和善。只是一场大火后,左家父母亡故,左先生坏了脸,性情大变,连门都不太爱出,最近更是古怪得很,不知道是染了什么恶习,欠了不少债,追债的人天天堵着门,便没人再与他往来了。”
  
  霍云岚被魏临挡着眼睛,也不着急,只管柔柔的攥住了魏临的手腕,嘴里问道:“裁缝铺的孙娘子呢?”
  
  “孙娘子以前和他还有些交情,现在也不说话了。”
  
  霍云岚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
  
  若是个落魄命苦的可怜人,即使他身无长物,也是会有人与他往来的。
  
  可要是个外债无数又性情不定的,能忍下的却不多。
  
  趋利避害才是常事。
  
  魏临又看了一眼,郑四安以为他不会再过问左鸿文的事情,却听魏临道:“王城之内,总不好这般吵闹,你再去看看。”
  
  郑四安愣了一下,而后领命离开。
  
  霍云岚则是伸手将面前附着的手指拉开了条缝隙,看向了巷子,嘴里问道:“表哥想要帮他吗?”
  
  魏临索性也不挡着了,只管放下手,转而扶住了霍云岚的腰,嘴里道:“各人有各路,我也不是救苦救难的佛爷,帮不了那么多人,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就在这时,霍云岚看到挎着篮子的徐环儿正小跑着过来。
  
  今日去安顺县主府,霍云岚并没有带徐环儿一同前往。
  
  因着魏临得了休息,作为他身边军师的徐承平也是有了难得的空闲时间,霍云岚便让徐环儿去瞧瞧徐承平,也能尽兄妹情谊。
  
  突然在大街上碰见,霍云岚还有些惊讶:“环儿,你怎么在这里?”
  
  徐环儿跑得有些急,将篮子放到车上后喘了几口气,这才道:“我瞧哥哥那里短了不少东西,便出来帮他买,正巧看到夫人的车架……”眼睛微转,徐环儿就看到了坐在霍云岚身边的魏临,她立刻收了声音,端正行礼,“将军福安。”
  
  魏临点点头,他对霍云岚身边的人素来和顺:“徐先生没有陪你一起出来吗?”
  
  这倒不像是徐承平的脾气,这人从来都是恨不得把徐环儿挂在嘴边时刻念叨的。
  
  徐环儿回道:“哥哥他本来想跟着,只是我不让他跟。”说着,徐环儿微微撇了下嘴,“可我猜到他一定远远在我后面瞧着呢。”说着,徐环儿往后一指。
  
  魏临看过去,一眼就看见了正躲在个灯笼摊贩后面用灯笼挡脸的青袍男子。
  
  他一眼就认出那是徐承平。
  
  毕竟大冬天还要在腰上别羽毛扇的,也只有他了。
  
  霍云岚也瞧见了,她不由得用帕子挡住嘴角轻轻一笑,而后道:“环儿上来坐坐吧,等下送你回去。”
  
  徐环儿笑着道:“我还要去那边箱子里买两个饼子,那家的肉饼最是好吃,我要哥哥捎个回去。”
  
  魏临闻言,便觉得自己好像已经闻到了股子油汪汪的香味。
  
  他刚才去买钗,又急着接霍云岚,还没来得及用饭。
  
  不提还好,这么一说魏临便觉得肚饿。
  
  于是魏将军看向了沈山,道:“去买十个来,你五个我五个。”
  
  若是旁的当官的说要和手底下人分着吃饼,只怕要惊到一片人,但是魏临不同,他在战场上就和手下同吃同住,这会儿虽有上下之分,可关系亲近,也不计较太多。
  
  沈山心里微暖,应了一声。
  
  魏临又道:“护着些环儿,莫要让那些人冲撞了。”
  
  “是,将军。”
  
  而此时,堵在左家门外的讨债人闹得越发厉害。
  
  他们来的多是高壮人,凶神恶煞的,郑四安走近前都觉得惊讶,这左鸿文到哪里招了这么一帮不好惹的。
  
  不想讨债,更像是武馆出来的。
  
  而这些人说起话来也格外不客气:“姓左的,还在年里头,别给自己找不自在,能还钱就罢了,要是一直拖着,就休怪我们兄弟几个不客气!”
  
  左鸿文没说话,只是缩在墙根瑟瑟发抖。
  
  郑四安怕他们真的对着左鸿文拳脚相向,把他打坏了自己对魏临也不好交代,赶忙上前道:“几位这是做什么?青天白日的,有事儿就要说事儿,这位郎君看着瘦弱,想来身子骨也不好,你们真的把他折腾出好歹还要吃官司,岂不是晦气。”
  
  这话说的客气,加上郑四安看着就是个体面人,几个讨债的便没了喝骂。
  
  领头那人看了看周围正围着看热闹的邻里,只管高声道:“在下王三,这姓左的跟我们几家都借了银钱,有的几两,有的几十两,都没能还上,一拖再拖。我们也是有家有口的,家里大大小小的人需要养,怎么能由着他欠钱不还?”
  
  就听人群里有看闲的人帮腔:“是啊,这左家郎寻常看着就不合群,不知道在外面惹了什么官司,竟然要这么多钱。”
  
  “怕不是染了恶习?”
  
  “若是如此,你们的银钱可不好要回来哩。”
  
  郑四安微微皱眉,虽然他也觉得左鸿文这模样过于落魄,但是这般说话便是落井下石,都是邻里的住着,之前他探听的时候也知道左鸿文纵然自己苦,却不曾招惹乡邻,也没有对谁不善,可现在这些人倒像是都想看他乐子一般。
  
  不过面上郑四安没有丝毫显露,而是道:“可你们若是真的打坏了他,这钱也还不上啊。”
  
  王三立刻道:“没钱,他不是还有这座宅子?拿宅子抵债就是。”
  
  此话一出,郑四安便觉得事有蹊跷。
  
  哪怕没进门,但郑四安看得出,左家宅子不算小,就算如今门庭破败,但在都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这么一个好宅院,房契地契加起来,卖出去起码能得上千两纹银。
  
  这些人不过用了几十两银子就想要把他的宅院抵过来,倒像是早有此意。
  
  而左鸿文这会儿也抬起了脸。
  
  郑四安回头一瞧,便觉得头皮发麻。
  
  之前只听魏临说过左鸿文因为一场火烧坏了脸,这才不能科考,可是到底坏成什么样郑四安却是不知道的。
  
  如今瞧着,才明白坏到了什么程度。
  
  左鸿文的半张脸面没有任何伤痕,舒朗清隽,哪怕染了脏污也无损俊秀。
  
  可是另半张脸,却是留了大片伤痕,红红白白的,虽然眼睛还是好的,也能看出眉眼形状,但是着实是伤的太重,尤其是和另半边的对比过于惨烈,郑四安见了都觉得脊背发凉。
  
  而左鸿文似乎早就习惯了旁人异样的目光,他神色不变,张了张嘴巴,道:“这宅子,是家中留下来的祖产,我死都不会卖。”
  
  王三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冷笑两声:“那你就还钱,不然哪怕是告到了衙门,我们也有话说。”
  
  左鸿文又不开口了,他拳头微握,似乎在挣扎着,眼睛都痛苦的闭上。
  
  可是很快,他就松懈下来,好像失了所有力气,瘫坐在地,愣愣的道:“天意如此,爹,孩儿不孝。”
  
  郑四安以为这人真的傻疯了要卖房子,正要说话,就看到有个人突然从人群里蹿了出来。
  
  那动作迅速的,兔子都是他孙子。
  
  “这是做什么?快快快,快起来,别坐地上,鸿文你本就体弱,这地上凉,可别弄坏了身子。”长衫男子一把扶住了左鸿文,硬拽他起来,而后便对着王三瞪眼,“姓王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凭实力干的那些勾当,怎么,如今竟是碰瓷到我兄弟头上了?我告诉你,有我李良才在,谁也别想要坑害了他!”
  
  这话说的义正言辞,气势十足,再加上这叫李良才的带来了不少家丁,就连围观的百姓也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
  
  王三则是咬牙:“可这银子……”
  
  “区区几十两银子,我自然能还给你,可你要是再到这里来闹,口口声声贪图我兄弟房产,我定不容你。”
  
  而左鸿文则是由着李良才拉着自己,看了他一眼,才重新低垂了头,行了一礼:“多谢李兄。”
  
  这一拜,端端正正,又风淡云轻。
  
  而后他又是一副软弱模样,但是郑四安却愣了一下。
  
  他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却总觉得别扭。
  
  左鸿文和李良才低声说了句什么,旁人没有听清的,只能见李良才听完了便笑开了花。
  
  而后,两人就要进门,那王三似乎也忌惮着李良才,低骂了几句便悻悻然的离开。
  
  不过在进门前,左鸿文回过头,正巧是面目清晰的那半张脸对着郑四安。
  
  他没说话,只是对着郑四安点点头,拱了拱手,这才一瘸一拐的进门。
  
  郑四安站在那里皱了皱眉,有些想不通透,便迅速转身走向马车。
  
  这会儿,魏临正坐在马车上吃肉饼。
  
  这肉饼也不是多精巧,但胜在舍得用料,肉馅的肥瘦比例很好,饼皮被煎的酥脆,内馅多汁,咬一口,便能尝到肉馅里冒出来的油香。
  
  加上魏临确实是饿了,纵然肉饼个头不小,可他还是三两口的就能吃完一个,等郑四安回来时,五个肉饼他已经吃了四个,正伸手要隔着油纸拿第五个。
  
  “将军,事情了了。”
  
  听到郑四安的声音,魏临便要挑帘子。
  
  霍云岚却拉了他一把,止了他动作,而后拿着帕子,将桌上的茶水倒上去,而后迅速擦了擦魏临的嘴角,又给他整了一下发冠,这才帮他挑帘。
  
  魏临才想到刚刚吃的痛快,怕是仪态不整。
  
  寻常自己从不注意这些,幸而现在有娘子盯着,不然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被郑四安瞧见倒没什么,可要是被别的熟人看到怕是要丢人的。
  
  对着霍云岚一笑,而后魏临看向郑四安时,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沉稳:“说。”
  
  郑四安原原本本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个清楚,半点没有遗漏,末了才犹豫了一下,跟了一句:“属下觉得,那李良才不是什么好的。”
  
  魏临不觉意外:“能在人群里忍了这么久,由着旁人对着左家郎拳脚相加,一直到左家郎走投无路才出来,看似救人水火,其实别有用心,多半另有所图。”
  
  郑四安看了魏临一眼。
  
  并非因为魏临能看破其中关节,而是因为魏临用的都是四个字四个字的词儿。
  
  曾几何时,自家将军都是一口大白话,比他这个穿来的还直白。
  
  如今竟也能这般文绉绉。
  
  果然是娶了个好娘子。
  
  魏临不知郑四安所想,而是把事情又细细思量了一遍,道:“你觉得,左家郎的品行如何?”
  
  郑四安并不记得原书中有这么个人,说话也很是中正诚恳:“瞧着应该是个饱读之士,这次大抵是被人坑害,品德上也不好说有亏,只是胆子未免太小,遇事不争,哪怕有才华也不易施展。”
  
  魏临明白郑四安的意思。
  
  人的本事是能慢慢学的,但是心气儿却不能磨没了。
  
  若是没了,再好的才华也是无用。
  
  或许左鸿文以前是个有才且聪慧的,但是一场变故,一次大火,把他的性情变了,便说不上是人才。
  
  就像是把酒装到个小罐子里,还敞着口,纵然再好的琼浆玉液,撂的时候长了也不再值钱。
  
  但是魏临却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看向了霍云岚:“表妹觉得呢?”
  
  其实往常霍云岚并不会去过问魏临的事,两人分工明确,魏临去朝廷打拼,自己操持宅院和银钱,她惯是不去多操心的。
  
  对左鸿文也是一样,霍云岚只是偶尔瞧见,便在魏临面前提了提。
  
  至于左鸿文是不是能入魏临的眼,魏临又会不会重用他,霍云岚从不多问。
  
  不过现在魏临问到了她,霍云岚这才多想了一步。
  
  她挑着车舆的帘子往外看了看,瞧瞧左家的宅子,又看看这附近的街巷,想了想,道:“多的事情我不甚明了,这人好坏我也不知,只不过,我知道此处地价贵,能在这里置办产业的要不是一直住在都城里的,要不就是格外富贵。左家突逢巨变,左鸿文能守住家产数年,想来应该不是个不知事的。”
  
  此话一出,魏临便点点头,郑四安也恍然。
  
  纵然霍云岚说的都是银钱之事,可是往往这才最能显示人心。
  
  一个孤身郎君,外无倚仗,内无亲族,竟然能守住这么大的宅院,自然是要些手段的。
  
  这时候,已经坐在车上的徐环儿犹豫着拽了拽霍云岚的袖子。
  
  霍云岚回头看了看徐环儿,握住了她的手:“怎么了?”
  
  徐环儿小声道:“夫人,我刚才去买饼时,听到他们说话了。”
  
  霍云岚知道徐环儿耳力过人,当初在福团满月宴上,隔着半个院子她都能听到别人低声说的话,现在霍云岚自然也不会怀疑徐环儿此话的真伪。
  
  于是她便看着徐环儿,温声道:“听到什么了?只管说,不碍的。”
  
  徐环儿点点头,道:“那姓左的郎君说,‘李兄,只要你日日来我院子里给我爹上香,拜够三十日,你说的事我便答应’。”
  
  霍云岚没说话,只管看向魏临。
  
  就见魏将军全然没有刚刚吃饼时候的憨样,这会儿他眉间微皱,眼帘低垂,指尖轻轻地敲了敲矮桌。
  
  过了会让,魏临才道:“虽说旁人家中之事我不该多过问,但,此事透着蹊跷。”
  
  霍云岚看了魏临一眼。
  
  她确定自家相公分明是觉得有趣。
  
  或许还有几分惜才之意。
  
  而后就听魏临道:“四安,你且派人盯着左家,若有异动便回禀。”
  
  郑四安神色一整,道:“属下明白。”
  
  “还有,去告诉那边藏着的徐先生一声,早点回去,不然就要被环儿发现了。”
  
  徐环儿:……
  
  郑四安:……
  
  哦,行吧。
  
  魏临便点点头,让郑四安去忙了,而沈山也已经把五个饼子吃了,赶忙坐到马车前,赶着马车回府。
  
  而在车舆里,魏临拿起了饼子。
  
  还没吃,就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看。
  
  在刀山血海里走过来回的人,大抵都格外敏|感。
  
  魏临动作一顿,扭头看去,就看到了正望着窗外恍如无事发生的霍云岚。
  
  可是魏临知道,刚才一定是自家表妹在瞧他。
  
  于是魏临便凑过去,问道:“娘子看什么呢?”
  
  霍云岚却没瞧他:“看看街上新开了什么铺子,心里也好有个分寸。”
  
  “我是说,你刚才盯着我瞧什么?”
  
  见魏临不好糊弄,霍云岚便收回视线,昂头瞧他,抿抿嘴唇小声道:“就是,这饼的味道着实是香……”
  
  她有点馋。
  
  魏临一听就笑了起来,不是因为霍云岚想吃饼,而是因为自家娘子这小心翼翼的模样着实可爱。
  
  霍云岚被他弄得耳朵红,不说话了。
  
  魏临则是用油纸拿着肉饼,凑到了霍云岚紧抿的嘴唇边,哄着道:“是我错,不该惹娘子不高兴,来,吃一口,就当我给娘子赔罪。”
  
  霍云岚耳朵更红,伸手推他:“苏妈和环儿还在呢,你离我远点。”
  
  可是一回头,霍云岚就看到苏妈正昂头看着车舆顶,环儿则是低头看着矮桌上的茶壶,似乎上面的花纹有很大门道似的。
  
  总而言之,她们看不见,将军和夫人想干嘛就干嘛。
  
  霍云岚瞪了魏临一眼,心想着反正该丢的人也丢完了,总不能还苛待自己。
  
  于是,她张开嘴巴咬在了肉饼上。
  
  只是霍云岚嘴小,饼上也就缺了一小块。
  
  于是霍云岚又咬了一下,脸颊塞得鼓囊囊的。
  
  大抵是肉饼确实做的香,吃一口心满意足,她脸上也隐约有了笑。
  
  魏临就知道自家娘子好哄,素来有口好吃的就高兴,便立刻凑到霍云岚身边坐下,问她:“还吃么?”
  
  霍云岚摇摇头。
  
  刚才她本就在萧成君那里吃过席,这会儿不过是被香味勾得馋了些,并不算饿,两口也就够了。
  
  魏临便不再问,只管拿着饼,顺着霍云岚的牙印儿接着吃。
  
  霍云岚见状,就想要拦他:“你怎吃我剩的?”
  
  魏临抬了抬手让霍云岚扑了个空:“表妹剩的怎么了?金贵着呢。”
  
  霍云岚便不说话了,踹了他小腿一下。
  
  只是这次霍云岚踢的轻,魏临反倒得意起来,觉得娘子这是稀罕我呢,三两口就把饼吃了,昂着头过去,霍云岚便给他擦嘴。
  
  魏将军笑的格外满足。
  
  而这次去完安顺县主府,霍云岚便接了不少帖子,她挑拣了些去,日子也满当起来。
  
  又是一月过去,魏家药铺顺利开张。
  
  因着之前严家出事儿,霍云岚就把药铺旁边的严家铺子买了下来,将中间打通,生生把药铺扩大了一倍。
  
  这些日子霍云岚因为夜宴之事闭门不出,可对铺子却从没放松过,里面装饰一新,开业的时候更是格外热闹。
  
  开张那天,不少人都来给霍云岚捧场。
  
  有的是看在魏临的脸面上,有的是与霍云岚私交甚密,总归是贵人众多。
  
  寻常百姓或许和贵人们攀不上亲戚,但是只要看贵人喜欢去的地方,他们就多关注些,总觉得比旁的地方更好。
  
  魏家药铺的名头算是打了出去。
  
  虽然改了东家,换了招牌,不过霍云岚用的伙计大多是之前便在铺子里做工的,郎中也都是老人,偶尔还会有谢家那位在太医院任职的郎君过来坐镇,生意自是不用愁的。
  
  也是因为生意太好,霍云岚便又恢复了之前日日看账的习惯。
  
  魏临下朝回来时,进门就看到正坐在软榻上拿着算盘翻着账本的霍云岚,旁边,是自家胖儿子抱着球坐着,格外乖巧。
  
  如今福团已经会坐了,肉墩墩的很是稳当。
  
  只是他虽然生的圆润,却不是个喜欢老实呆着的,每次坐着坐着就要抱着腿团成球在榻上滚,再不然就是抱着大人的腿不撒手。
  
  总归是没有一刻消停。
  
  不过这会儿福团却乖的厉害,并不缠着霍云岚陪自己玩耍,只管抱着布球,时不时的咬一口,眼睛咕噜噜的转,忍不住了才哼唧两声。
  
  只要他一哼哼,霍云岚就抬手,福团就上赶着自己把脑袋伸过去让娘亲揉揉。
  
  这模样……比猫儿还粘人。
  
  魏临合了门,将披风解下挂好,又换了外衫,这才进内室,轻咳一声。
  
  霍云岚大约是看的入迷,没有抬头。
  
  反倒是福团抢先昂起脑袋,肉嘟嘟的小脸蛋立刻有了笑,把手里的布球丢到一旁,小家伙伸出胳膊,嘴里是模模糊糊的“啊啊”声,努力地把胳膊伸直,小肉手还朝着魏临抓了又松开,很是着急的模样。
  
  魏临忙快步走过去,坐到了霍云岚身边,一把将儿子捞起来抱在怀里,颠了两下,待福团咯咯笑起来,他便跟着笑,眼睛却是看着霍云岚道:“表妹,歇歇吧,莫要累着。”
  
  霍云岚则是刚发现魏临进门,赶忙撂了笔,下了软榻,接过了苏婆子递过来的已经暖热了的布巾,试了试温度,这才给魏临擦脸。
  
  魏临便昂着头给她擦。
  
  因着福团还小,寻常爱咬爱吃的,时不时的就要在爹娘脸上吧唧一口,霍云岚在家中连粉黛都很少上。
  
  魏临刚回来,便要擦擦脸,省的被小家伙盯上。
  
  果然,等霍云岚把布巾拿开,福团就找准时机,一只手抓住了魏临的鼻子,另一只手摁住了他的下巴,过去就在自家爹爹脸上吧唧了一口。
  
  魏临被弄得痒,就笑起来,扭过头去蹭福团
  
  可福团这孩子虽然喜欢亲爹娘,缺不乐意让别人亲他,只晃悠着脑袋躲闪,不让魏临得逞。
  
  霍云岚由着他们闹,把布巾递还给了苏婆子,她整了整衣袖,重新上了软榻,拿着算盘摇了摇,放下后拨弄了下算盘珠子,嘴里道:“明日我约了裁缝铺的孙娘子来家里,相公记得早些回来,我们一起量量尺寸。”
  
  魏临正逗着儿子,闻言道:“我的衣裳不少了,你做的我都爱穿,不用量。”
  
  “还是要量一下的。”霍云岚伸手捏了捏儿子的小肉手,眼睛看着魏临道,“我虽然会缝衣裳,但是尺寸却不如孙娘子量的准,如今这冬天都快过去了,身量难免变化,是该重新量一下。还有我给你做的多是常服,那些骑服和正式些的衣裳还是交给裁缝铺子更妥帖。”
  
  魏临点点头道:“娘子说得有理,我明日自会早归。”
  
  霍云岚笑了笑,低头看账,嘴里接着道:“如今瞧着冬天就快过去,春暖花开,也热起来,我便让人把柜子里的春被拿出来晒,你也收拾一下你的东西,不管是书册还是兵器,都打点人该晒的晒该擦得擦。”
  
  “好。”
  
  “还有福团过阵子也快能走了,咱们这屋里我准备把有棱角的都要收起来,家具的角也要用软和东西包上,免得磕碰了。”
  
  “行。”
  
  魏临听着霍云岚说话,自己笑着应。
  
  许多男人不喜欢听家里妇人絮叨,觉得家务事无趣又琐碎。
  
  可是魏临最喜欢的就是霍云岚给他聊这些琐碎事儿。
  
  透着鲜活,带着趣味,最主要的是魏临听得出霍云岚是真真切切的心里装了他和福团,处处都给他们考虑,哪怕是一些细小事情也都盘算得清清楚楚。
  
  越是精细越精心。
  
  魏临听得格外高兴。
  
  于是,等霍云岚好不容易把家里要改动的事情交代完后,一扭头,对上的就是自家福团放大了的脸。
  
  自己儿子确实生的好看,眉眼像魏临,嘴巴像霍云岚,虽然年纪还小,可是看五官就知道以后定然是个俊俏郎君。
  
  可是再好看的模样也禁不住直接怼在脸上瞧。
  
  霍云岚被吓了一跳,可不等她说话,小福团已经福至心灵,探头过去,在娘亲脸上也吧唧了下。
  
  然后他就笑开了花,摇头晃脑的。
  
  而把他抱起来凑过去的魏临立刻将儿子重新抱到自己怀里,然后他凑过去,轻碰了下娘子的额头。
  
  然后就听魏临道:“都听你的,想如何都行。”而后魏临看向怀里的小胖墩,“福团你呢?”
  
  小福团听得似懂非懂,但是他现在一听见有人喊他名字就点头,现在很是应景。
  
  霍云岚被这对父子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没忍住,弯起嘴角,一手摸了摸福团柔软的头发,另一只手捏了捏魏临的脸。
  
  魏将军有些气闷:“怎么就只捏我?”
  
  霍云岚回道:“福团皮薄,你不怕的。”
  
  魏临:……哦。
  
  霍云岚不由得笑,拿了颗青枣塞进魏临嘴里,道:“之前你让郑千户去注意着左家郎君,可有消息了?”
  
  魏临把枣核吐出来,手里拍了拍正不老实的来回扭的福团,嘴里道:“没有,风平浪静的,既没有人讨债也没有谁找事,安静得很。”
  
  霍云岚看他这样,就知道自家表哥心里是有主意的,便不再多问,转而道:“二哥四弟何时来?”
  
  “家书里说他们半月前出门,想来最近几天就要到了,不过具体何时还不确定,我让人在渡口守着,只要下船就接到家里来。”
  
  霍云岚点点头,这时候就感觉到福团拽她的衣裳,霍云岚就亲了亲自家儿子,拿着布球重新塞进了福团怀里,让他们玩,自己则是转过身,接着去看账本。
  
  魏临心疼她,怕她劳累,便道:“怎么还是你看账,铺子的掌柜呢?”
  
  霍云岚葱白指尖轻巧的拨了一下算盘珠子,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嘴里回道:“铺子里的掌柜只是管着生意上的买卖,账册是账房的事儿,往后会有管事管着,不过现在我还没找到靠谱的管事,好在也就一间铺子,我不过是看看总账,忙就忙这一阵,以后便好了。”
  
  “从何处找管事?”
  
  “寻着看,这事儿急不得,要家世清白,又要为人方正,还得是个处事圆滑有主意的,不能凑合。”
  
  魏临点点头:“我以后也帮你踅摸着,若是有合适的便请回来,也省得你总是受累。”
  
  霍云岚笑着点头。
  
  不过霍云岚看账从不觉得累,反倒乐在其中。
  
  她好似天生就喜欢这些,看着一笔笔的进项,纵然只是瞧着她都欢喜。
  
  等算的差不多时,外面天已黑了。
  
  福团已经睡了,就放在一旁的小床里,苏婆子安静的拿着剪子剪烛花,让屋子里亮堂些,也不至于费眼。
  
  魏临则是侧坐在霍云岚身后,伸手帮她捏腰。
  
  大抵是每每两人红被帐暖后他便要做这事儿,此刻自是格外顺手。
  
  霍云岚觉得舒坦,反正她算账不过是算着开心,也没什么刻意不刻意的,故而写上几笔就回头跟魏临说两句话。
  
  等厨房里送来了水粉汤圆,霍云岚便拿着勺子,一人一口分着吃。
  
  两人凑得近,旁边有垫着烛光,映在他们脸上,着实是暖的厉害。
  
  苏婆子在一旁看着,安静的接续剪烛花,心里却是想着,虽然知道自家夫人算账不过是兴之所至,今天算可以,明天算也可以,现在不过是当玩儿的,可是瞧见这一幕还是有些奇特。
  
  她读书不多,戏文还是听过的。
  
  都说“回眸一笑百媚生”,这才能“从此君王不早朝”,谁想到到了自己家里,竟是反过来了。
  
  不过依然是色令智昏,古人诚不欺我。
  
  而这会儿,霍云岚算完了最后一笔账。
  
  她笑着靠在魏临怀里,道:“若是相公天天这般哄着我,只怕我以后要腻在蜜罐子里爬不出来了。”
  
  魏临回道:“那就不爬,我下去陪你一起泡着。”
  
  霍云岚笑起来,乐得让他扶着。
  
  魏临依然帮她揉捏着背脊,嘴里道:“既然明天我要早回来,天气也好,娘子,不如我们出城瞧瞧?”
  
  霍云岚有些惊讶:“你能出城?”
  
  “这有什么不行,我当官,又不是被关起来了,想出去就出去的。”说着,魏临攥了攥霍云岚的手,“正好,你不是骑不好马?我们带上踏雪,教你骑马。”
  
  霍云岚立刻点头,笑容真切。
  
  等到了转天,魏临果然回来得早,待孙娘子上门量完尺寸,小两口就带上了亲近人出了城,找了处开阔地方学骑马。
  
  如今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寒风凛冽,天气转暖,隐约能感觉到春日临近,哪怕只是走一走都觉得心情舒畅。
  
  魏临的踏雪跟在他身边时日久了,很有灵性,也认得霍云岚,自然温顺,哪怕偶尔被霍云岚不小心碰到了也不生气。
  
  霍云岚学的也快,等到了傍晚时分,已经能骑着踏雪溜达了。
  
  距离城门关闭还有阵子,他们便没想要那么早回去。
  
  不过管家周右亲自赶了过来,寻到了他们后道:“将军,夫人,渡口那边传来消息,说二爷和四爷带着家眷已经下了船,坐着马车就要进城了。”
  
  作者有话要说:魏四:突然出现!我可显眼了!
  
  魏二:乱说,晚上就属你最不显眼。
  
  魏四:……qaq
  
  =w=
  
  更新哒哒哒的送上,一百红包,先到先得,每个红包送魏四郎种出来的稻谷一束,叉腰
  
  奔跑着安利干脆利落的打脸爽文!
  
  《我就是这般好命》——
  
  看上的男人跟表姐好了,
  
  没关系,我还能再找一个。
  
  定亲对象考中举人,未来婆婆翻脸不认。
  
  没关系,暗恋我的谢家小霸王提亲来了。
  
  历经七转八折,我转职成了谢家三少奶奶,正要走上人生巅峰过上安逸奢侈的享乐生活,结果天降一道闷雷,我男人竟然不是谢老爷的亲儿子。
  
  好日子眼看就要飞走,小霸王他王爷爹从天而降——
  
  没关系,跟爸爸上京城过好日子。
  
  【网页和wap的亲亲戳摁钮,app的亲亲搜一下文名就能找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