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六十一章,表妹有光环第61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六十一章


  周右来时,看到的便是霍云岚坐在踏雪背上,魏临帮她牵马。
  
  这让周管家有些惊讶,他可从没见过魏临给什么人牵马,这看似小事,可是在魏临身上却是不寻常的。
  
  谁人不知魏将军在马匹兵刃上格外霸道?自己的物件从不让别人碰。
  
  只因着周管家是常管着前院的事,不太能瞧见自家将军和夫人私下里的模样,看那边的仆从,想来他们这般已是寻常。
  
  便知道魏临是情之所至,周右心里对霍云岚越发敬重。
  
  霍云岚正坐在马上,闻言忙问:“可是咱家马车接到的?还有,兄嫂来怕是要带不少东西,咱们的车架够不够,若是不够赶紧去让人帮忙。”
  
  周右回道:“是,马车这些天一直停在渡口旁边,就等着二爷四爷呢,派去了三驾,自是够用的。”
  
  霍云岚这才放心,而后便看向正牵着马的魏临,道:“相公,我们也赶紧回去吧,早点准备给二哥四弟接风。”
  
  魏临则是抬头看向了霍云岚:“你今天也劳累了,不如出知味楼?”
  
  霍云岚想了想,摇头道:“时间太紧,出去吃也不方便,毕竟来的不单单是二哥四弟,还有嫂嫂和两个孩子呢,还有跟来的仆从需要安排,现在去知味楼安排也是麻烦。”
  
  魏临笑道:“好,娘子想得周全。”
  
  霍云岚脸上见笑,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在马上下不去了。
  
  她本就不善骑马,加上踏雪是个精壮的,个头也高,今天上马时就是魏临扶着才能上来,现在想要下去凭她自己个儿却是不能了。
  
  于是霍云岚就看向了魏临,然后就发现自家相公正笑着看自己。
  
  这人,是等自己求他呢。
  
  或许有些人不喜欢跟相公服软,但是霍云岚不同,夫妻之间有些事情要分清,可寻常便没有那么多东风西风的争头,既然知道这是魏临在逗趣,她也不会端着。
  
  霍云岚直接去拉住了魏临拉着缰绳的手,软了嗓子,声音里好像掺了蜜:“表哥,我自己下不去。”
  
  魏临与她相处日久,平常什么样子都是耐得住的,偏就耐不住她软下嗓子说出来的轻柔话。
  
  分明表妹是个端方人,说话做事都自有分寸在,可只要她一这么松了语气软了声音,那便是字字都像有小钩子似的,弄得他背脊发麻,脚下发软。
  
  霍云岚见他不说话,便又轻软开口,声音越发甜了:“扶我下去可好?”
  
  扶扶扶,别说是扶下来,就算是命都能给你。
  
  魏临立刻伸出手,把自家表妹抱下马。
  
  见霍云岚笑的带着狡黠,魏临便知道她是故意的,不由得磨牙道:“娘子你当真是,当真是……磨人得很。”
  
  霍云岚站稳了身子,拿着帕子拍了拍袖口,闻言,声音已是恢复如常,笑容也是寻常时候的温软端方:“相公不喜欢?”
  
  魏临看看她,然后直接拉起了披风,把人裹到怀里,又挡住了外人的视线,低头在她额头上结结实实的亲了一下。
  
  声音格外响亮,惹得霍云岚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见霍云岚脸红,魏临这才像是扳回一城似的,得意道:“喜欢,喜欢极了,娘子什么模样我都是喜欢的。”
  
  霍云岚轻轻的捶了他一下,然后就揽住了男人的腰紧紧抱住,脸上也有了笑。
  
  不过他们并没有多做耽搁,很快就坐着马车回到将军府上。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的功夫,便有人进来道:“将军,夫人,马车已经进了城,就快到了。”
  
  霍云岚赶忙让苏婆子去小厨房盯着,尽快准备饭食,她则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鬓发,又拉着魏临,帮他正了正发冠,这才相携去了府邸大门。
  
  待天色渐暗时,马车出现在了霍云岚的视线中。
  
  一共三驾马车,两驾拉人,一驾运货。
  
  原本魏诚魏宁两个男儿,若只是来赶考,哪怕出远门也不用多带什么的,不过这次是有魏二郎的夫人伍氏跟着,而且无论魏诚考不考中,他们都是要在都城里扎根,故而带来的物件不少,满满一车架。
  
  魏临便让小厮先去帮着搬东西,自己则是跟着霍云岚一起下了台阶,走向了最前头的马车。
  
  而第一个下来的便是魏诚。
  
  魏二郎依然是一身素色长袍,脸上带笑,依然是霍云岚记忆里的温润优雅。
  
  而跟着他下来的人,霍云岚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一直到他开口喊了自己“三嫂嫂”,霍云岚才恍然,哦,这是四郎啊。
  
  实在怪不得她认不出,这会儿天已黑了,纵然门前有灯笼却也比不得白日的光亮,魏宁又是一身鸦青色儒衫,瞧着实在不够显眼。
  
  尤其魏四郎肤色依旧,好像没白回来多少,要不是牙还白着,怕是要和夜色融为一体了。
  
  霍云岚不由得想着,或许,找日子该给四弟炖点汤喝。
  
  魏临却觉得四弟如今的模样很是妥帖,走上前去,先和魏诚见礼,然后便伸手拍了拍魏宁的肩膀,又捏了捏,满意道:“四郎瞧着比以前壮实很多,人也精神了。”
  
  至于黑不黑的……
  
  上次回家时,魏临已经被吓了一遭,现在有了心理准备后便不觉得有什么。
  
  只想着以后提醒他晚上穿点浅色衣裳,也好认些。
  
  魏宁素来是个直率的,闻言立刻爽朗一笑,中气十足的回答:“都是二哥的功劳。”
  
  魏诚闻言,淡淡一笑,看起来很是满意自家四弟的乖巧。
  
  霍云岚打量了一下魏家四郎,发觉不过半年不见,魏宁变了不少。
  
  并非是模样变了,而是通身的气质。
  
  若说之前看到魏宁时,他身上还有些孩子气的跳脱,那现在就只看得到稳重了。
  
  想来是魏二郎在家里仔细教过他的。
  
  站在那里,虽说黑了些,可是一眼就看得出是读书人,颇有气度。
  
  可是等魏宁一笑,霍云岚便知道,四弟还是那个四弟。
  
  就在这时,魏二郎的妻子伍氏抱着儿子虎头从后面的马车里下来,而小霍湛并不用人扶,只管自己跳下马车,松了松筋骨,便小跑着扑向了霍云岚,一把抱住了霍云岚的腿,嘴里笑呵呵的喊着:“阿姊,湛儿想你想的很,你想湛儿了么?”
  
  霍云岚伸手摸了摸自家三弟的发顶,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到底这是自己的亲生弟弟,许久未见,怎么能说不想念?
  
  伍氏则是拉着虎头走上前来,笑着道:“湛儿来的路上就一直念叨着想弟妹了,如今得见你们姐弟团聚,也是喜事。”
  
  霍云岚对着伍氏行了一礼,很是郑重。
  
  之前离家时霍云岚把霍湛托付给了二哥和伍氏,如今霍湛能跟着来都城,是意外之喜,霍云岚也感念伍氏心善,乐意带上自家三弟。
  
  虽然离了爹娘身边,可是都城与旁的地方不同,能在这里求学本就难得。
  
  更不用说伍氏这一路上要对着还是孩童的霍湛多有照顾,还要顾着虎头,想必是格外费心了。
  
  不过还不等伍氏说话,虎头就已经对着霍云岚张开手臂,软糯糯的喊着:“婶婶,抱。”
  
  霍云岚立刻笑起来,伸手接过了虎头,在怀里颠了颠:“虎头真好,还记着婶婶呢?你可比上次高了,也沉了不少,”说着她看向了伍氏,“嫂嫂最是会养孩子的。”
  
  伍氏笑道:“这孩子贪吃贪嘴,长高是好事,可这肉以后可不能再长了,小胖墩。”
  
  霍湛则是抬头,脆声道:“虎头不胖,虎头只是结实些。”
  
  这话逗得霍云岚和伍氏直乐,伍氏笑道:“湛儿惯是护着虎头的,很有长辈风范了。”
  
  霍湛也一直记得自己是虎头的长辈,便装作很深沉的点点头,弄得霍云岚和伍氏又笑起来。
  
  而这几句童言童语很快就消弭了这对妯娌数月不见的生疏,待进门时,已经是一人牵着一个孩子,手挽着手,很是亲近。
  
  厅里摆了桌,还温了酒,已经准备妥帖了。
  
  待吃罢了饭,留下三兄弟说话,虎头有些困,先送去睡了,霍云岚则是带着伍氏去了后院。
  
  “那边便是给嫂嫂和二哥收拾出来的院子,就在我和相公的院子隔壁,也好有照应。四弟和湛儿的院子临着园子,他们年轻,乐意走动,那里距离书房也近,能方便些。”说着话,霍云岚与伍氏进了自家院子厢房的门,“嫂嫂这些日子瞧瞧还有什么要添置的,我自让下头人去置办。”
  
  伍氏挽着她的手,道:“弟妹素来周全,比我强多了,你说好定然是好的。”
  
  因着两人说话,原本在软榻上玩着的福团立刻昂起脸,看到自家娘亲便笑起来,小手拍了拍手里的布球,嘴里吐出连不成字的音节,虽不解其意,可也听得出很是高兴的。
  
  伍氏在福团小时候很是稀罕他,还帮他缝过襁褓,如今见之前小小一团的娃娃已经长这么大了,伍氏笑得眯起眼睛:“这是福团?模样生得真好,一看便知道以后是个俊秀郎君。”
  
  福团到底年幼,离家时候不过是个小婴儿,这会儿并不记得她。
  
  小家伙眨眨眼睛,看了看伍氏,又看了看霍云岚,原本他便不认生,尤其是有霍云岚在,福团越发胆大,很快又笑起来,抱着布球晃悠,小嘴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伍氏并没有上前抱他,只管坐在软榻旁边,看着霍云岚将福团拢在怀中,她这才轻轻地捏了捏小家伙的小肉手。
  
  福团依然笑呵呵的,紧紧地倚靠着霍云岚,不吵不闹很是乖巧。
  
  待又说笑了阵,伍氏便提起家中事:“爹娘都好,只是常念叨你们。”
  
  霍云岚声音温润:“其实等天气暖些,就能接爹娘进京了。”
  
  伍氏笑道:“怕是还要再等等。”
  
  “怎么?”
  
  “大嫂年前有了喜讯,怀了娃娃,娘想必是不舍得她的。”
  
  此话一出,霍云岚先是一愣,而后便是惊喜道:“大嫂有了?郎中怎么说?”
  
  伍氏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欢喜,她与大嫂卓氏相识日久,最是知道卓氏心思,多年无子一直是卓氏的一块心病。
  
  如今得偿所愿,伍氏也为她高兴:“郎中说嫂嫂身体好,孩子也康健,只是因着还没坐稳,也就没有张扬,之前的家书中便没有提。”
  
  霍云岚想了想,道:“我这里还存了些补药,回头让人捎回去吧。”
  
  伍氏也知道自家弟妹新开了药铺,想着这是弟妹心意,也就没有替卓氏推辞。
  
  而后她又说起了旁的事:“你在城里的铺子,家里都在帮你们多看着的,不过城里都知道你和三弟如今是新贵,也没人敢找麻烦。就是那个知州见你们离开久了便有些慢待,我夫君得中后他又换了嘴脸。”
  
  霍云岚却不觉得奇怪:“人前人后两张皮的太多了,嫂嫂也不用记挂在心上,只要咱们日子好过,自然事事顺遂。”
  
  伍氏性子直却是个听劝的,点头道:“你说的在理。”
  
  这时候,外间屋穿来了声音,伍氏一听就认出那是霍湛。
  
  伍氏知道这对姐弟有不少话说,也就不多呆,只管又亲了亲福团便出来了。
  
  待回了自家安置的院子,伍氏便开始指挥着婆子小厮收拾东西,刚把带来的行李安置好,就看到魏诚回来了。
  
  魏诚是喝了几盏酒的,不过他喝酒不上脸,看起来面色如常,若不是刚一关门就抱着伍氏不撒手,伍氏也看不出他饮过酒。
  
  脸上一热,伍氏伸手拍了拍魏诚的后背:“我知道你清醒着,撒手。”
  
  魏诚笑了笑,松开了自家娘子,转而拉住了伍氏的手,温声道:“娘子给我摁摁头,可好?”
  
  伍氏便拉着他去软榻上坐好,自己也上了榻,跪坐在魏诚身后,伸手帮他揉捏着,嘴里道:“我刚和弟妹说了说,她和三弟日子很是和顺,想来娘也能安心了。”
  
  魏诚微闭着眼睛,闻言轻声道:“娘是关心则乱,觉得三郎和弟妹在一起聚少离多,感情应该不深厚,如今三郎得了高官,娘就怕三郎欺负弟妹,却不知三弟其实把三弟妹当眼珠子护着的,哪里舍得给她委屈。”
  
  伍氏向来心思单纯,不由得道:“娘倒是真疼媳妇的,这比亲娘也不差什么。”
  
  魏诚倒也坦诚:“这是因为娘看得通透,家宅安宁头件紧要事便是要夫妻和睦,若是互生怨怼,以后就是无穷无尽的祸事,娘关心弟妹,更是关心三郎。”
  
  伍氏笑道:“这样也好,反正娘是护着我们这些当媳妇的。”
  
  魏诚也笑,在娘子面前,他半点没有外人面前的优雅自持,说起话来都和软很多:“娘护着你,相公我也是护着你的。不过这些日子,我要准备会试,少不得闭门苦读,想来还要劳累娘子照顾。”
  
  伍氏则是帮他松了头发,拿过象栉来给他梳头,嘴里道:“既然跟你来了,自然是要照顾你的。不过我瞧着相公的那些同窗甚少带着娘子来,其实要不是因为我和虎头,你路上能轻便些,也不用耽搁这么多时间,浪费了读书的好时辰。”
  
  魏诚伸手捏了捏她的掌心,心想着,他那些同窗不带亲眷可不是为了轻便。
  
  一来是因为大多在都城里没有亲戚,会试时候来京城里的学子又多,住客栈的钱都要翻上好几倍,他们自然不愿,二来是好不容易能离开了娘子的管制,出来自在,谁愿意再把娘子带着?
  
  没见那么多举子进京,不管考中没考中的,回乡时,总有人带着红颜知己回去,更狠的还会休弃糟糠,以求在都城里攀得高枝儿。
  
  不过这些话魏诚并不会告诉伍氏,他知道自家娘子心思澄澈,也不乐意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脏了耳朵。
  
  于是魏诚就只管微微偏过头,看着伍氏道:“不知,娘子可听说过榜下捉婿?”
  
  伍氏摇了摇头。
  
  魏诚便道:“就是在每年会试放榜的时候,榜下会有不少高门大户派来的人等着,看谁中了,就要把这人捆回家里去,摁着和家里的姑娘成亲,当了自家女婿。”
  
  此话一出,伍氏就错愕的瞪大眼睛,半晌才道:“这……不都是读书人,怎么还能这么做……”
  
  魏诚笑着看她,并不细说,只管慢悠悠道:“娘子要是不跟来,万一我真的杏榜得中,一不小心被谁家瞧上眼,你家相公让人捆了去摁着拜堂,可如何是好?”
  
  若是寻常人,只会把这话当作笑言,不以为意。
  
  可是在伍氏眼里,魏二郎就是千好万好,谁都比不过,她也顾不上旁的了,直接丢了梳子,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道:“那可不成,你是我好不容易相中的郎君,当初你出门求学三年,我就跟了你三年,如今好不容易要熬出头,你可别想跑。”
  
  魏诚就知道伍氏会这么说,脸上有了笑,回抱住她道:“有你我就知足了。”
  
  伍氏这才欢喜,对着他的脸响亮的亲了一口,扯着他往床榻走。
  
  魏诚便跟着去,面上笑意渐浓。
  
  而另一边,魏临也进了门。
  
  霍云岚已经把福团哄着睡了,见他回来,便道:“我让人抬了热水给二哥他们洗尘,你今天也辛苦了,去泡一泡吧。”
  
  魏临看她:“娘子陪我一起?”
  
  霍云岚脸一红,拿着布巾丢他身上:“我刚洗过了,你自去洗你的。”
  
  魏临有些可惜,便拿着布巾去了屏风后面,三两下扒掉了衣裳进了浴桶。
  
  霍云岚则是坐在桌前,披散着头发,手里拿着今日新得的枇杷果,慢悠悠的剥皮,嘴里道:“刚已经让周管家吩咐下去了,这些日子咱们家里不能吵闹,也不组什么雅集诗会了,一切等二哥会试完了再说。”
  
  屏风里传来了水声,魏临的声音自己都带着水汽:“娘子安排就是,我都听你的。”
  
  霍云岚将剥好的枇杷果撂到一旁,又拿起一个,嘴里接着道:“我刚问了问湛儿的学问,还算尚可,待明日再问问虎头,若是都学的不错,找日子就能送去书院里了。”
  
  “好。”
  
  等剥了三个枇杷,霍云岚就端着盘子去了屏风后,将盘子放到了浴桶旁边的方桌上,拿了一个递给魏临:“今日就罢了,以后可别拉着二哥喝酒,他现在正是紧要时候想喝也等考完了再喝。”
  
  魏临乖乖点头,并不伸手,只管就着霍云岚的手把枇杷果吃了。
  
  枇杷解酒,效果虽比不上解酒汤,但也是有些用处的。
  
  这会儿霍云岚剥的几个枇杷味道不错,甜如蜜糖,又带着果子特有的清香,三个吃下去了魏临觉得舒坦不少。
  
  刚刚或许有些微醺,现在清明很多。
  
  也正因如此,他看着自家娘子的眼神便热切了些。
  
  等霍云岚绕出屏风去洗手时,就听屏风后面传来了魏临的声音:“娘子,时候还早着呢,我们做点什么吧。”
  
  霍云岚头也没抬,只管擦了擦手,又抹了香脂在手上,随口问道:“你想做甚?”
  
  “我想听你背诗。”
  
  霍云岚本想说,这大晚上的背什么诗?
  
  可很快,她便反应过来,手上动作一顿,看了看妆镜里脸色微红的自己,用手背摁了摁脸颊,过了会儿才慢悠悠的把香脂盒子撂回去,轻轻的应了声:“好。”
  
  自是一夜交流学习成果不提,待到了第二日,霍云岚都不知道魏临何时去上朝的,她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若是寻常,只管睡着便是,不过如今家中有客,总不好一直拖着。
  
  霍云岚立刻坐起来,就见苏婆子拿着润湿了的帕子过来递给她,嘴里道:“夫人只管睡,不碍的。”
  
  “二嫂呢?”
  
  “二夫人一早就跟着二爷一起出了门,说是带着四爷去庄子上看看,让他挑点顺手的东西回来。”
  
  霍云岚眨眨眼,没说话,只管又躺下了,抱着被子准备睡回笼觉。
  
  等她再醒了,一眼就看到了正缩在自己身边瞪着大眼睛瞧她的福团,霍云岚便抱着胖儿子起来直接吃午饭。
  
  用罢了饭,见他们还没回来,霍云岚就带上了徐环儿出门,准备去自家药铺里转转。
  
  她平常甚少到铺子里来,事情多是交给掌柜的去办,只是偶尔过来看看。
  
  这次来也是为了给卓氏拿些上好的药材带回去。
  
  卓氏成亲多年才有身孕,想来是格外精细的,只是卓氏年纪渐长,又是头胎,少不得要多养着些,霍云岚回不去,能送些好药也算尽心。
  
  见霍云岚来,药铺掌柜自然不敢怠慢,赶忙送霍云岚去药铺二楼安坐,上了好茶,很是恭谨。
  
  霍云岚便让他们把账簿也送来,正好看看账。
  
  她翻了两页,便对着徐环儿道:“你且过来跟我一起瞧。”
  
  徐环儿是个好姑娘,霍云岚也是喜欢的,而且霍云岚知道,徐承平将徐环儿托付给自己可不是单单是为了让徐环儿有个安稳生活的地方,也是想让自己代为教导。
  
  终究徐家已经没了父母,寻常母亲要教导的徐环儿都学不到,她又年幼,总不好跟着徐承平到处奔波,而女儿家也该早早学到些管家算账的本事,以后才不致于吃亏。
  
  虽然徐环儿并不喜欢看账,可她知道自家哥哥和夫人的良苦用心,便乖乖的坐到了霍云岚身边,跟她一起看。
  
  幸而徐环儿聪慧,一点就透,霍云岚教的也很舒心。
  
  甚至想着,要是环儿能年长几岁,把铺子交给她自己也能放心。
  
  不过稍一错眼,徐环儿的眼睛就对着窗外挪不开了。
  
  霍云岚见她分神,不由得道:“瞧什么呢?”
  
  徐环儿有些犹豫,又看了两眼才轻声道:“夫人,我有些看不真切,不甚确定……那边坐着的是不是千户大人?”
  
  霍云岚闻言也顺着徐环儿的视线看去,而后便瞧见对面的茶楼里有人对面而坐,靠近窗边正喝茶的便是郑四安。
  
  而他对面还坐着个人,做男装打扮,领子略高,低着头看不清楚面容。
  
  但是霍云岚却认得在旁边站着的随侍,之前将军夫人能一眼认出已经乔装打扮过的红梢,这会儿光看眉眼也是一眼便知道是玲珑。
  
  玲珑在,那和郑四安坐在一起的,岂不是……
  
  偏巧这时,那人抬起脸,霍云岚就知道自己所猜不错,果然是安顺县主萧成君。
  
  瞧他们相处格外融洽,萧成君的神态比在霍云岚面前还自在,郑四安眉宇间更是散不去的和煦。
  
  这一刻,霍云岚觉得,自己好像不小心知道了件不得了的大事。
  
  作者有话要说:魏四郎:活在台词里的我突然出现!
  
  魏临:……突然出现,牙吗?
  
  魏四郎:qxq虚假兄弟情!
  
  =w=
  
  勤快花花勤快更新,自己给自己笔芯~
  
  继续红包一百个,庆祝一下二郎四郎进都城,就让四安包吧
  
  郑四安:……来,你告诉我,这句话的逻辑在哪里!!!
  
  =w=
  
  莫无月扔了1个地雷——谢谢亲亲支持哒哒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