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六十五章,表妹有光环第65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六十五章


  事关科举舞弊,便是动摇国之根本,朝廷向来不会姑息。
  
  因着之前见过左家门前的那场闹剧,又知道李良才与左鸿文相识,略一联想便知道这其中少不得左鸿文参与。
  
  于是魏临便没有去府尹衙门,官司的事情自然有衙门处置,他只想着去左家走一趟。
  
  “正好我去孙娘子的裁缝铺子取趟衣裳。”霍云岚说着话,看向了魏临,“相公还想不想吃饼?”
  
  魏临听了,好似已经闻到了左家门前巷子里那肉饼的香气。
  
  这会儿正是紧张时候,似乎不该想吃的才对。
  
  于是魏将军神色平静,伸手拿过帷帽递给她。
  
  霍云岚乖乖伸手接过,扣在头上,落下轻纱,魏临这才道:“多买几个。”
  
  霍云岚眨眨眼,笑着应了。
  
  既然买,就多买些,总不好白去一趟。
  
  不过走之前,魏临去寻了一趟自家二哥,很快便回来,扶着霍云岚上马车,沉声道:“走吧。”
  
  他们先去了趟魏家药铺,请了里面坐诊的一位吴姓郎中,这才驱车赶往左家宅院。
  
  路上,魏临有些沉默,霍云岚也在细细思量。
  
  纵然她只是妇道人家,但是霍云岚能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
  
  朝廷无论如何都不会在科举之事上马虎对待。
  
  如今楚国看重门第,勋爵人家出生的孩子天生就是比寻常人家高上一截,无论德行如何,起码衣食丰足,但即使如此,想要获得官身依然要一路靠上去。
  
  荫官到底不长久。
  
  而寒门想要翻身,最容易的办法就是科举考试。
  
  或许这科举是过独木桥,万里难挑其一,能安全到达对岸的不多,但是读书是最省钱的法子了。
  
  习武要花银钱买刀枪剑戟,经商也要本钱,地位还不高,可若是能读出个功名,便不可同日而语。
  
  一旦得中,得了进士出身,无论是不是得了实官,都算是官身,于自己,于宗族,这都是一朝入天的好事情,幸运的还能得封爵位,荫庇子孙。
  
  大约是收获巨丰,少不得有人想要钻空子,使一些不入流的方法走捷径。
  
  科举考场,无论处罚多严,依然年年都能查出夹带私藏的,而在其中最难查的便是代考。
  
  学子们来自五湖四海,面容不一,即使绘制画像也不能完全相似,若是真的换了个人,也不太容易察觉。
  
  衙门常常对此格外戒备,也会留有暗线探听消息。
  
  之前窦氏来走的那一趟,想来便是知道了些内情,如今那茶楼果然出事,魏二郎算是躲过一祸。
  
  但左鸿文是一个不能入仕的秀才,能做什么?
  
  这时候,就听车舆外的郑四安道:“将军,我听闻那李良才是想要请人代考,会不会是逼着左鸿文替考?”
  
  魏临想也没想的道:“不会。”
  
  霍云岚跟着点头:“他的容貌已毁,这才断绝了科举仕途,假使用他代替,必然第一道门就会被发觉。”
  
  郑四安也回过神来,心想着自己怎么忘了这一茬。
  
  这时候就听魏临道:“左先生可想过要逃?”
  
  此话一出,郑四安便知道魏临看重左鸿文。
  
  其实郑四安刚听说这事与左鸿文有关时,下意识的觉得左鸿文和污糟人同流合污,想来也不是完全干净的,便开始直呼其名。
  
  可是魏临却道了一句先生。
  
  郑四安跟在他身边日子久了,自是知道魏临的脾气,立刻跟着改了称呼:“不曾,寻常这时候左先生都会去茶楼,不过今日他留在家中,只偶尔往外搬东西,之后就没再出过门。”
  
  魏临闻言,伸手撩开了车舆的帘子,看向郑四安问道:“搬什么东西?”
  
  郑四安伸手指了指:“就在那边,他搬出来的全堆在裁缝铺子前面。”
  
  霍云岚靠在魏临的肩膀看过去,就瞧见孙娘子的裁缝铺前面摞了好几个箱子,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不过最上面的那个竹筐里头装着的是几本书册,看着颇有些年头。
  
  这显然不是个裁缝铺子里该有的物件。
  
  魏临与霍云岚对视一眼,都没说什么。
  
  不多时,马车便到了左家门外。
  
  魏临先下了车,然后伸手扶着霍云岚下来,他帮着自家表妹整理了一下帷帽,眼睛看向郑四安道:“去叫门。”
  
  郑四安应了一声。
  
  霍云岚则是叫过了苏婆子:“去趟裁缝铺子找孙娘子取衣裳,然后再去买一篮子肉饼来。”
  
  “夫人要多少饼?”
  
  “五个吧……不,十个。”
  
  “是。”
  
  待苏婆子离开,郑四安就侧了侧身。
  
  霍云岚抬头,隔着轻纱就看到左家大门根本就是虚掩着的,郑四安稍微一推便推开了。
  
  魏临伸手拉着她进门。
  
  十指紧扣,帷帽后的脸微热,霍云岚想着这是外面总不好让旁人看了去,可是又瞧见袖口宽大,把两人交握的手遮挡了个严实,也就不再动,任由魏临攥着。
  
  待进了门,霍云岚便抿起嘴唇,微微蹙眉。
  
  并非是因为这宅子有多杂乱,相反,里面安排的很有条理,虽然算不得富贵,起码干净,一旁的花圃里还栽了月季,这个时候月季盛放,很是好看。
  
  但是围墙下的那个木桶,便显得不那么得宜了。
  
  纵然离得远,也能闻到略带刺鼻的气味。
  
  霍云岚下意识的挡了下口鼻,魏临便对着郑四安使了眼色。
  
  郑四安过去看了看便快步回来,道:“将军,是猛火油。”
  
  魏临微愣:“这几桶都是?”
  
  “对,全是猛火油。”
  
  霍云岚知道这东西,比寻常的油更耐烧,也更贵,寻常都是用在战场上的,若是几桶都是猛火油,即使桶不大,可少说也要百两银子。
  
  这时候,有人从屋内走了出来。
  
  左鸿文换上了一身素净衣衫,头发也收拾过,比上次要利索许多,纵然脸上的伤疤仍在,但是瞧着身形挺拔的模样,已是能看出些之前的儒雅矜持。
  
  他一抬眼,就瞧见了院子里站着的几个人。
  
  发觉其中还有女子,左鸿文下意识的挡了挡自己,似乎怕吓到人,而后回了屋内,再出来时脸上已经带了个面具。
  
  这面具应该是专门做的,正好挡住了他坏了的半张脸,只露出了好的一边。
  
  端得是眉眼如画。
  
  而后就听左鸿文开口,声音清冽:“几位还请离开,我这家中已无财物,等下怕还会有官兵登门,若不想要平白招惹官司,还请速速离去的好。”
  
  这话说的客气,但是谁都没有动。
  
  左鸿文有些不解,抬眼细看,便瞧见了郑四安。
  
  纵然上回只是匆匆见过一面,但是左鸿文还是记得他的,脸上有了淡笑,拱手行礼:“多日不见,还未曾面谢壮士仗义执言之恩。”
  
  郑四安赶忙回了一礼,道:“先生客气了,上次不过是路见不平,先生不必挂怀。”而后郑四安微微侧身,“左先生,这是我家大人和夫人。”
  
  左鸿文闻言,动作微顿,并没有因为魏临是官身而惊讶或优待,他只管看了看魏临,道:“不知这些时日在我家院外守着的,可是大人手下?”
  
  郑四安正想否认,魏临却直接点头:“对。”
  
  左鸿文眉间微皱,似乎想问缘由,但很快他又不在意了,声音平和:“那还请大人回去吧,在下如今已是罪责难逃,怕是要让大人空费心思了。”
  
  魏临却是上前两步,直接拉着自家娘子坐到了石凳上,对着左鸿文道:“我今天来,是有话想问你,李良才与你究竟有何关系?”
  
  左鸿文的脸色淡了下来,那半张俊秀面孔上瞧不出喜怒,他也不说话,只管转身准备回房。
  
  魏临却不拦着,只管道:“我问你的这些也是受人所托,你师弟便是我二哥,魏诚。”
  
  此话一出,左鸿文终于顿住步子,转身看向了魏临。
  
  而魏临气定神闲,慢悠悠道:“之前我二哥因为你天天出门,我自然要跟着探查一番,来之前我也去问过他,他对我一力保你,不然我也不会走这么一趟。”
  
  霍云岚并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些关节,有些惊讶。
  
  左鸿文则终于没了笑容,定定地看了看魏临,过了会儿,他松懈了神情,轻叹道:“二郎向来如此,看似内有城府,颖悟绝伦,其实对身边人总是劳神费力,心软得很。”
  
  魏临见他态度软化,便道:“先生坐下说话。”
  
  左鸿文轻咳两声,而后走过去,坐到魏临对面的石凳上。
  
  魏临本还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该如何问,从哪里问,却没想到左鸿文刚一坐下,根本不用魏临开口,他便和盘托出。
  
  左李两家是世交,只是李家家道中落,到了李良才这辈时已是无甚银钱,难以度日,李父便求到了左父面前,左父就把李良才养在了身边,说是收的弟子,其实亲如父子一般。
  
  李良才与左鸿文同吃同住,关系甚是亲密,后来左鸿文出门求学,也是李良才在家侍奉左家父母。
  
  可是人心不足,李良才串通了李家族人用了各种法子,诓骗了去左家铺面,借了大笔银钱不曾归还,还败坏了左父身子,等左鸿文归家时,李良才早就离开左家,只留下了年老体衰的左家父母。
  
  反倒是李家和李家的亲族就此富足,日子过的极好。
  
  左鸿文心中有气,想要去找李家人讨公道,偏偏生了一场大火,带走了左家父母性命,也让左鸿文缠绵病榻许久。
  
  李良才便在此时常在左家出入,左鸿文无论有何气何冤,早已半死的身子也是什么都做不成的。
  
  等他身子渐好,已是一年过去。
  
  偏巧,李良才便发觉了他的本事。
  
  左鸿文善书,尤其是一手楷书写得极好,可是更为稀罕的是,他能模仿他人笔迹,哪怕是头次见也能模仿个七八分出来。
  
  李良才便起了邪心。
  
  代考必然是要仿笔迹的,若是考的名次高了,回头会试和殿试的卷子模样不一样,便是明晃晃的败笔。
  
  每次李良才想要寻个笔迹相仿的都要绞尽脑汁。
  
  可要是有左鸿文在旁指导,让代笔之人学会模仿笔迹中的门道,必然事半功倍。
  
  于是李良才先是动之以情,然后诱之以利,最后甚至威胁他,逼得左鸿文上了山,又被债主给逼下了山,这才应允。
  
  只求李良才每日来家中在亡父牌位面前上香,也算他有愧疚之心。
  
  “他每日都来,倒也勤勉,我便按照约定,去茶楼教导那些代笔之人。”左鸿文云淡风轻,“之前不说,是因为我知道二郎心存善念,又快要考试,总不好扰他精神,如今尘埃落定,倒要劳烦大人带话给他。”
  
  魏临却只是看着他,淡淡道:“你隐瞒了些事。”
  
  左鸿文不言。
  
  “李良才疯了。左先生,你我都是明白人,你从一开始便是故意引他上当,那些债主怕也是你故意招来的,只是这世上之人越是狼心狗肺越心思坚定,心存恶念的货色从不会因为愧疚而改变。”
  
  魏临这话说的直白,左鸿文听了,竟是笑出来。
  
  他笑的很是欢畅,和刚刚故意做出来的淡然全然不同。
  
  而后就听左鸿文道:“是,大人说得极对,看得极准,恶人自然不会突然忏悔,所以我帮了他一把。”
  
  魏临不解,霍云岚想是想到了什么,轻声道:“相公,香。”
  
  这人让李良才做的事,只有上香这一个。
  
  算算时间,早就超过三十日了。
  
  一旁站着的吴郎中立刻进门,很快退出来,眉头紧皱:“将军,闻着味道,香里怕是加了曼陀罗和闹羊草,还有些许胡蔓草掺杂其中。”
  
  魏临对这些并不熟悉:“只说有何用处。”
  
  不等吴郎中开口,左鸿文便淡淡道:“先是心悸胸闷,然后失眠盗汗,最后致幻致疯。”
  
  可能是因为早有预料,这会儿魏临也没有多惊讶:“你还懂调香。”
  
  没想到,左鸿文淡淡道:“调香之法还是当初大人的二哥教我的。”所以,最好不要说出去。
  
  魏临看了他一眼:“威胁?”
  
  左鸿文笑道:“这是请求。”
  
  如此事情就明朗了,左鸿文知晓李良才的贪心,便顺水推舟,引他上当,又用此香迷其心志,最终只怕也是他刻意引得半疯的李良才去了衙门发癫,袒露一切罪责。
  
  其实魏临还有些事情想问他,可这时候,府衙差役已经进了院子,魏临便不再说话,站起身来。
  
  捕头显然是认得魏临的,赶忙上前抱拳拱手:“见过将军,不知将军在此处所为何事?”
  
  魏临面色平静,道:“过来买饼,见此处门开着便过来瞧瞧。”
  
  捕头不信,觉得堂堂将军怎么会亲自过来买饼?
  
  可就在这时,苏婆子正进门,手拎提着篮子,虽然盖了块布,依然能闻到里面的油香气。
  
  捕头:……这些当大官的人,心思真是难以捉摸。
  
  不过魏临也没为难他,神色平静道:“正巧我也有事和你们的罗府尹说,一道去吧。”
  
  捕头立刻应声,赶忙让出路来,而后想起了自己的来意,赶忙对左右道:“去,把那人锁拿起来。”
  
  几个差役便上去把左鸿文锁了,左鸿文早就想到这般结果,神色自若。
  
  倒是差役觉得他带着面具装模作样的,伸手就去掀了下来。
  
  然后盯着看了片刻,又抖着手给他戴上了。
  
  捕头没瞧见左鸿文面具下的长相,不由得瞪了那差役一眼:“你做什么呢?”
  
  差役刚被吓了一遭,虽说办差的人胆子大,寻常的凶狠案子也遇到不少,可是猝不及防之下看了满眼还是让他两股发颤。
  
  闻言,差役颤声回道:“还是挡着吧,别……别冲撞到罗大人才好。”
  
  这时候魏临要往外走,捕头赶忙跟上,心想着,罢了,等下到了公堂上见到罗大人再摘掉不迟。
  
  霍云岚则是没有和魏临同行,而是带着苏婆子出了门。
  
  待魏临他们走远,苏婆子便上前道:“夫人,孙娘子把衣裳做得了,就放在车上,夫人可是要现在就瞧瞧?若不喜欢,这便能改了。”
  
  霍云岚则是摇摇头,温声道:“回去再说。”便扶着苏婆子的手上了车。
  
  回去路上,一直喜欢说话的徐环儿反常的安静,似乎在想什么,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抿嘴的,霍云岚也不打扰她,只管拿出了个九连环,慢悠悠的解着。
  
  这个原本是萧成君送给福团的礼物,玉做的,瞧着很是透亮,不过因为打造精细,耐不住磕碰,小福团如今连话都不会说,解它的唯一办法就是扔到地上摔碎了。
  
  霍云岚索性就自己拿过来玩。
  
  反正,平常她连福团都经常拿过来玩……
  
  至于左鸿文的事情,霍云岚并没有多想。
  
  左先生确实命运坎坷,要是写成话本,拍成戏曲,不知道要悲哭多少人。
  
  不过霍云岚觉得左鸿文如今已经圆了自己的愿望,大仇得报,想来他也用不着别人同情心酸。
  
  接下去的事情就是左鸿文和相公的事儿了,或许还需要寻个好郎中给他医治,这会儿霍云岚只专注在手上的九连环。
  
  等到了家,霍云岚换了衣裳,徐环儿才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夫人,那位左先生会不会受罚?”
  
  霍云岚闻言笑道:“放心,虽说他用了些不该用的东西,但是也算是帮官府破了桩案子,免了接下去会试舞弊的风波,又有相公出面说项,虽说不至于奖,但也不至于罚。”
  
  徐环儿松了口气,可很快又眉尖微蹙:“夫人,我还是不懂。”
  
  霍云岚一面细细的拿过香胰净手,一面道:“他上无倚仗,下无人脉,此时听起来很是凶险,稍有疏漏便是满盘皆输,能做成,已是孤注一掷。表哥也是惜才,加上二哥的情分在,这才到府衙走这一趟,不然,照刚刚左鸿文自暴自弃绝口不言的模样,上了公堂怕也是一言不发。”
  
  下面的话,霍云岚不说徐环儿也想得到。
  
  若是这般,左鸿文就是从犯,流刑是免不了的,只怕还会挨一顿板子,到那时候,是死是活才是看天命。
  
  至于他为何不撇清自己,倒也好猜。
  
  他是用了药的,可却不能让衙门知道他用了药,不然李家就能辩解自己是在蛊惑之下做出蠢事,到那时候,左鸿文的谋划都会付诸流水。
  
  左右他身子不好,也跟着吸过香,多半早已存了死志。
  
  要不是魏临瞧着,又正巧魏二郎进京赶考,只怕他不死也疯。
  
  徐环儿将布巾递过去:“夫人,他若是早就想要报复,只管直着来便是,何苦绕了这么一大圈,还惊动了衙门。”
  
  霍云岚闻言,缓声道:“左家郎君的模样你也瞧见了,追鸡都追不上的,哪怕下毒,他也只能寻到李良才一人,可是左家郎分明是想要李家满门不得安宁,以慰亡父亡母。”
  
  这话她说的清淡,其实本就与自家无关,霍云岚素来不是个替旁人担忧的脾气。
  
  等坐下后,霍云岚伸手捏起一块软香糕,轻声道:“只是没想到,咱们当初看到他门前的债主上门,也是他故意招惹来的。”
  
  徐环儿眨眨眼:“可,钱呢?”
  
  霍云岚把糕吃了,又喝了口茶,这才道:“他院子里的那些猛火油可不便宜。”
  
  “对,猛火油。”徐环儿才记起来围墙下面的那几个桶,“这是要做甚?”
  
  霍云岚给出了个最合理的猜测:“假使此计不成,他就能去烧李家房子。”
  
  徐环儿愣住了,而后身子一抖,轻声道:“太狠了……这样狠,将军如何用得?”
  
  霍云岚倒是神色如常:“左先生恩怨分明,李家翻不了身是他们自食恶果,怨不得旁人。孙娘子对他有恩,他就把家里之前的物件都给了孙娘子,”而后,霍云岚声音顿了顿,“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害得别人家破人亡还指望他们不报复,那才是稀罕事,左先生尚有善念,且知道让官府出面处置,这便行了。”
  
  徐环儿也想明白,脸上又有了笑,而后托着下巴看霍云岚。
  
  看的时间久了,霍云岚便撂下了手上的茶盏,扭头看她:“环儿瞧什么呢?”
  
  徐环儿眨眨眼睛,好奇道:“分明刚刚夫人连话都没说两句,如何能看出这么多门道?”可不等霍云岚开口,徐环儿就自己给她找到了缘由,“夫人性通畅以聪惠,自然比常人通透。”
  
  突然被吹了一遭的霍云岚伸手摸了摸徐环儿发顶。
  
  这时候,就听苏婆子道:“夫人,将军回来了,说要吃饼呢。”
  
  霍云岚笑容一如往常的温柔,道:“把买来的饼子重新热热。”
  
  “热几个?”
  
  “全热了。”
  
  苏婆子想说十个肉饼有些多,怕是吃不了。
  
  可是等她亲眼瞧着霍云岚只用了半个,余下的全被魏临吃进肚后,苏婆子便觉得,还是夫人懂将军。
  
  如此大的肚量,怪不得英武高壮。
  
  霍云岚并未细问左鸿文如何判的,魏临也没提,不过几日后魏家药铺就专门留出了一间屋,给一位总戴着面具的男子养伤,这事儿也没有引起太多关注。
  
  李良才则是被判斩首,李氏三族流放,而无论是代笔之人还是找代笔的举人,皆有责罚,无一人幸免。
  
  这次处罚极重,朝廷大概也存了杀鸡儆猴的心思。
  
  一时间,都城内的赶考举子人人自危,越发小心谨慎,少了那些常常搭伴而行论事作文的读书人,无论是茶楼还是酒馆都显得冷清许多。
  
  不过很快,魏将军专门跑去买饼的趣事盖过舞弊丑闻,引得无数人好奇。
  
  一时间,左家门前巷子里的肉饼店红火紧俏了起来,每天都有人排队,似乎都想要尝尝被归德将军赞过的滋味。
  
  魏临得知后便叹:“只怕以后我们不好买了。”
  
  霍云岚笑着回道:“表哥若是想吃,只管说,多少都有。”
  
  “怎么?”
  
  “上次我觉得味道不错,就去打听了一下,那家铺子主人本就想攒钱归乡置地,我就使钱把饼铺盘下来了。”
  
  如今,那里已然是换了东家。
  
  魏临先是觉得自家娘子果真是做生意的好料子,刚盘铺子就红火,可很快就回过神来:“之前娘子问我吃不吃饼,是故意的吧?”
  
  霍云岚只递过去了个盒子,里面都是饼铺这些天赚来的银钱。
  
  原本的散碎铜板都兑成了银子,魏临掂着都觉得沉。
  
  他立马没了疑问,凑过去,亲了下自家娘子,得意道:“娘子,你真的会让银子生小银子。”
  
  霍云岚由着他亲,笑而不语。
  
  日子便照常过,都城里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十日后,贡院门前百丈之内禁闲杂人等,自有官兵把守,送行的车架排得满满当当。
  
  等举子们进去,红门紧闭,贴上封条,三年一度的会试便正式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霍云岚:生娃娃不为了玩那将毫无意义
  
  福团:???
  
  =w=
  
  更新哒哒哒
  
  其实之前一阵都有些不舒服,今天正式宣布痊愈,又是活蹦乱跳的作者了,分喜气,一百个红包,这次我自己包!
  
  郑四安:诶嘿
  
  =w=
  
  南栀扔了1个地雷——谢谢亲亲支持~
  
  下面是不重要的小科普——
  
  1、《论语宪问》:“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2、猛火油:中国古代战争中使用的一种以火为武器的燃烧物。
  
  3、性通畅以聪惠:曹植《静思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