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六十六章,表妹有光环第66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六十六章


  会试是三年一度的大事情,纵然都城里热闹事情很多,高门大户也不少,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谁都要为了会试让步。
  
  不能吵闹,不得喧哗,贡院门口更是有官兵把守,把贡院守护的严严实实。
  
  一旦开考,门一关,即使是里面死了人也不能开,等红门再打开必须要是在三场考试完毕之后才可以。
  
  加上刚出过舞弊之事,哪怕相关人已经肃清干净,该抓的抓该判的判,可是这事儿敲山震虎,如今上至主考下到文吏都格外谨慎小心,贡院内外的检查越发精细,以前送考的马车能停在贡院门外的长街上,现在必须要隔着百丈距离让考生自己走过去。
  
  但没人说一句不是,纵然是平常最为纨绔的,这会儿也全都乖乖照做。
  
  因着魏临衙门有事要忙,没法抽身,来送魏二郎赶考的便是霍氏和伍氏,还带上了魏四郎与霍湛。
  
  魏宁带着小霍湛坐一驾马车,伍氏和魏诚一驾,霍云岚则是自己一个车驾。
  
  在路上时,霍云岚便常常撩起帘子往前头看。
  
  纵然知道魏二郎不会在考试之前耽搁什么的,就算有事也会吩咐下人去做,可霍云岚还是总探头去瞧。
  
  一旁伺候的苏婆子有些不解:“夫人,您瞧什么呢?”
  
  霍云岚落了帘子,温声道:“我怕二哥有什么落下的东西,要是他想去取的话,我也好叫相公留下来的人去跑一趟,他们的脚程快一些。”
  
  徐环儿将还温热的牛乳倒出来,递给霍云岚,嘴里道:“夫人放心,出来的时候二夫人对了好几遍呢,吃食,衣裳,还有笔墨,都是细细挑选的,尤其是笔,专门选的紫毫笔,定然能让二爷金榜题名。”
  
  如今这时候最好听的便是吉利话,霍云岚闻言便笑了笑,伸手接过了牛乳,抿了一口。
  
  这牛乳里加了香料,还有甜味,多半是苏婆子的手艺,她做这些最是精通。
  
  觉得味道好,霍云岚便把一杯饮尽,而后将杯盏放到了小桌上,轻声道:“其实东西准备的再好,只要符合规制,带进去便是带进去了,只是带的这些到里头是不是能用还不好说。”
  
  徐环儿不解:“怎么会不能用?”
  
  霍云岚笑着看她,声音和缓:“如今是刚出了事儿,虽说朝廷并未更换主考,可要是再闹出什么事情便不好看了,这会儿只怕上下都在警醒着。”
  
  霍父虽没能考得什么功名,可他以前也是年年考的,后来当了教书先生自然也脱不开这些,早就当说故事一般同霍云岚说起过科举之事。
  
  要说这夹带之风,自古有之,每年科考下到县试上到会试,总能碰上几个。
  
  查出来了,就戴枷上锁,让他们站在门口,就这么站到考试结束。
  
  读书人的身体多是单薄,像是魏宁那般孔武有力的是少数,真的熬上十日,每日只给一些清水,能不能留了命都要看天意。
  
  即使还能有命在,多半也会伤损根基,处罚也很是严重,以后也是无法再走此途的。
  
  但能在第一道关卡查出来还算是好的,要是没查出来,让他们进了考场,入了号房,在被巡逻的官员发觉,这就不是处罚一人之事了,怕是从检查的差役到监考的官员都要跟着倒霉。
  
  今年只怕会查得更严。
  
  “寻常也就是脱衣脱鞋拆掉头发,可是这回怕是连带着的吃食衣裳都要仔细检查。吃食就罢了,掰开了照样能用,但衣裳要是也拆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穿。”
  
  徐环儿听了这话,便好奇道:“可我听话本里面说,有女子扮作男子去考试的,还中了状元呢。”真要这么查上一遭,如何还能扮得下去?
  
  霍云岚抿唇一笑:“乖环儿,话本里的故事听听就好,怎么能当真。”
  
  徐环儿则是有些幻想破灭似的,靠在霍云岚肩上不说话了。
  
  苏婆子则是开口道:“我早上去找二夫人的时候,听二夫人说起过这事儿,她之前一直在细细琢磨,生怕出了岔子,便早早的让人准备,这次给二爷带着的都是单层的衣裳,用的皆是厚料子,里面没有夹层,也就不用怕查坏。”
  
  霍云岚并不知道这一层,闻言先是惊讶,然后笑道:“还是二嫂嫂想得周全。”
  
  徐环儿跟着点头,心想着,自然是要周全的,这可是二爷考试,二夫人紧张的很哩,若考中,也是二爷二夫人的喜事。
  
  却不知,霍云岚对于魏二郎次次会试格外关切,也是真心实意的希望魏二郎能有所斩获。
  
  除了因为他与相公的手足情谊,霍云岚还有些旁的思量。
  
  如今的魏家,有官身的便是魏临,既有功劳傍身又有楚王信任,看起来是前途无量的。
  
  但是霍云岚在都城的这些日子,认识了不少显赫人家,也渐渐明白了都城里这么多高门大户能够长久不衰的法门。
  
  想要立得住,不单单是要自己有本事,还要让家里有本事才好,相互倚仗才能长久。
  
  一户人家里,往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便像是之前的朱家,出了一位王后,自是朱家满门荣耀,但后来不过是朱鹤一人做错了事,可结果就是全家都要跟着吃亏,到现在朱家女眷都不太出门。
  
  因着魏家是农户出身,在都城里并无关系亲近的亲族,虽然免了些麻烦,可也没有倚仗。
  
  他们想要指望别人是指望不上的,只能指望自家的几口人。
  
  若是魏诚真的能金榜题名,得了官职,无论是留在都城里做官还是放任到外地,总归是魏家的荣耀,加之还有魏临的功勋,以后便能让魏家人在都城里更安稳些。
  
  霍云岚自然格外希望魏二郎金榜得中。
  
  这时候,马车缓缓停下,外面的小厮道:“夫人,前头车多,进不去了。”
  
  霍云岚便撩起帘子看了看,而后便道:“就在这里下来吧,你去喊一声四郎和湛儿,让他们别乱走动。”
  
  “是。”
  
  霍云岚扶着苏婆子的手下车后,便走向了魏诚与伍氏。
  
  这会儿,伍氏正拿着考篮和包袱对着魏诚叮嘱:“吃的装了一些在考篮里,还有些放在了包袱里,专门给你带了干肉,还有一小罐子猪油,回头你放在饼子上热热来吃,水不要喝太多,若是号房太小躺不下,就把我给你带的衣裳铺厚些,靠着歪一觉,千万别把自己累着。”
  
  这些话说得格外琐碎,而且是伍氏早就跟他念叨了许多遍的事儿。
  
  而魏诚正经拜过先生,自是知道这些的。
  
  可他依然站在那里,伍氏说一句他就点一下头,脸上没有半点不耐,笑容清浅,格外捧场。
  
  等伍氏把该叮嘱的叮嘱完了,魏诚才背着包袱挎着考篮,朝着贡院大门而去。
  
  伍氏便跟在他身边,伸手帮自家相公托着包袱,让他轻省些,不过略略走近便有官兵拦着送考之人,伍氏只能眼巴巴的瞧着魏诚,眼神一直到他进门才收回来。
  
  霍云岚走在伍氏身后,这会儿便上前,轻轻地挽住了伍氏的胳膊,声音轻软:“嫂嫂放心,二哥这回定然能考个好名次回来。”
  
  伍氏想说事情总有意外,科举之事除了看文采还要看机缘,说不准的。
  
  她一直不让魏诚跟自己保证什么,就是怕他紧张。
  
  可是还没等这话说出口,伍氏便咽了回去,像是怕自己一语成谶,嘴里絮絮叨叨地道:“对,郎君一定能有个好功名,可得顺顺利利的,别冷到累到。”
  
  霍云岚见状,也知道伍氏是关心过甚,便道:“不如嫂嫂先去马车上,苏妈新做的牛乳,味道很好。”
  
  伍氏则是摇摇头,道:“我瞧着他们都进去再说。”
  
  于是,霍云岚便也站在一旁,等着贡院关门。
  
  而同样下了车的魏宁和霍湛还是头回看到这样的场面,都新鲜得很,可是两人脸上都是紧绷绷的。
  
  纵然他们不是待考的考生,可是都是读书人,未来也都是要科考的,这贡院在二人看来恍如鲤鱼跳的龙门,自然很是向往。
  
  霍云岚只让跟着的人看好了不要跟丢,还让苏婆子过去照看,便也不拘着他们。
  
  而等贡院大门关闭,又贴了封条,伍氏这才与霍云岚一同回了马车。
  
  不过她们并没有立刻离开,实在是来送行的车架有些多,后面堵上了,要等后头的车离开他们才好出去。
  
  霍云岚便给伍氏递了一盏牛乳,笑着道:“二哥这一考便是要等十天后才能出来,如今春光正好,不如嫂嫂收拾收拾与我一同去郊外的庄子上转转如何?我上次听相公说,庄子里有温泉,还盖了竹屋,很是得宜。”
  
  伍氏是个爱玩爱闹的性子,在老家时便是蹴鞠捶丸无一不精的。
  
  不过这会儿她却提不起什么兴致,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而后道:“相公要考试,我也不能闲着,总要帮帮他的。”
  
  霍云岚微愣:“嫂嫂如何帮得?”
  
  伍氏便道:“我之前就去打听过,都城旁边有个苍霂山,里面有道观有庙宇,都是很灵的,回头我便去拜一拜,求佛祖真人保佑我相公一切顺遂。”
  
  寻常伍氏不信这些,可是伍氏到了都城以后,听了不少有关贡院的流言。
  
  百姓之间传的故事大多神神鬼鬼的,有的说以前贡院里有写不出试卷的举子吊死过,成了鬼,便常常盯着那些有才华的考生勾他们的魂,还有的说许多年前贡院着过火,那次全烧干净了,一个活人都没有。
  
  这些话其实细想想都是没来由的,号房狭小,里面只有一板一椅,连梁子都没有,何以吊得?
  
  更别提烧火烧光了的,贡院里时刻有官吏兵丁巡视,哪怕是不小心烧了,也很快就能灭掉。
  
  但是人最是禁不住吓的,尤其是涉及了枕边人,即使知道是无稽之谈,可还是越想越怕。
  
  伍氏便琢磨着以前不信的事儿现在也要信一信,她不过是多走几趟多捐些钱,不算什么,可万一是真能灵验,便能保佑自家相公免遭祸殃。
  
  霍云岚听了这话,就知道伍氏想要佛家道家一起拜。
  
  这也不稀奇,之前在老家时,她们的婆母房氏便是什么都拜,尤其是魏临出征以后,房氏更是见庙就磕头,见观就烧香,伍氏多半是和婆母学来的。
  
  霍云岚也不阻拦,只管笑道:“回头我陪嫂嫂一起去,正好也给我相公求个平安符回来。”
  
  伍氏笑了笑,点头应下。
  
  而此时,刚才一直眼巴巴望着贡院的魏宁和霍湛也回了马车。
  
  霍湛还小,最是藏不住事儿的年纪,就算上了车还趴在窗口眼巴巴的瞧,嘴里念叨:“我以后也要去里头考试的。”
  
  魏四郎与他住了这段日子,能明白霍湛的心思。
  
  别看这孩子年纪小,其实聪慧得很,对自己的前程早就拿捏好了。
  
  霍家是农户之家,霍湛便是寒门子弟,且霍家到他这辈就他这么一个儿郎,以后能不能光耀霍家门楣,就要看霍湛的本事了。
  
  不过魏宁就显得自在许多,他上头的三个哥哥都有本事,虽然如今魏四郎已经把热爱读书融入了骨血里,可说起科举,魏宁倒也豁达:“成不成都是过日子,更何况考一次就中的本就不多……我二哥除外。”
  
  霍湛则是回头看他,一双乌黑的眼珠转了转,然后落了帘子,坐到了魏四郎身边,声音清脆的道:“可是宁哥哥,你要是考上了,就是看别人种地,考不上,便要自己种了。”
  
  魏宁:……!
  
  回了将军府之后,魏四郎就拉着霍湛回了两人的小院子。
  
  从这之后,除了用饭和傍晚锄地,便甚少看到魏四郎。
  
  魏临想起来问时,已是过了三天。
  
  霍云岚笑道:“我听湛儿说,四郎这些日子甚是用功,一直闭门苦读,很是勤勉。”
  
  魏临有些惊讶:“我还想着二哥考试没人管他,这小子要放任些日子呢。”
  
  霍云岚挑了一支碧玉钗子攒在发间,对着镜子照了照,嘴里道:“四郎从来都是乖巧性子,表哥安心吧。”说着,霍云岚扭过头,问道,“这个好看吗?”
  
  魏临端详了下:“好看。”
  
  霍云岚又拿起了一根攒珠钗:“那这支呢?”
  
  “也好看。”
  
  霍云岚就知道自家相公看什么都好看,也不再问,只管自己在妆镜前比了比,便换上了攒珠钗。
  
  其实两支都挺衬衣裳的,不过这攒珠金钗是魏临买来送她的,霍云岚自然更喜欢些。
  
  选了个颜色不那么出挑的胭脂,霍云岚一面点到脸颊上一面道:“之前药铺里有人送了消息来,说是左先生体内瘀毒已清,只是他身子伤过,又没能好好调养,如今依然虚弱得很,还要养些时日才好。”
  
  魏临倒也不急,他不至于让个风一吹就能倒了的人立刻到衙门里给自己卖命,便道:“先养着,用些好药,左右现在他已经挂在了衙门名下,用药治病的钱回头衙门都给补上。”
  
  霍云岚笑了笑,道:“寻常的药用不了几个钱,多是给郎中的诊金。不过上次谢家离开都城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两味药材,一个是掇英草,一个是野山参,想来他身子虚,这参最是补气,给他炖了吃便是。”
  
  魏临猜得到谢家留下来的必然是好东西,立刻点头:“好,听娘子的。”
  
  等涂完了胭脂,又上了口脂,霍云岚便起身净手,然后去给魏临拿等下出门要穿的官服。
  
  其实穿衣裳这事儿魏临也不是不会,哪怕朝服官服常服,样样都是好几层,可是魏临以前自己一个人过活的时候也没见他光着。
  
  只是魏临很是喜欢让娘子给自己穿衣,就像他喜欢帮娘子挑首饰点胭脂一样,别有一番滋味。
  
  这会儿霍云岚便帮魏临穿好了长衫后,拿过了腰带给他系上。
  
  难免要抱住男人的腰,这样才好把玉带环腰,整理平整。
  
  魏临便低头看她,慢悠悠的抱住,等霍云岚踢他的时候就迅速松手,动作格外敏捷。
  
  霍云岚笑着横了他一眼,伸手去拿令牌玉佩,一面给他挂在腰间一面道:“昨儿个我算了算药铺的账,不少,可也不算太多,饼铺虽然红火,可到底是小本买卖,铺子又不大,能赚的钱总是有顶的。如今本钱够了,我便想着以后若是时机正好,还是要开个进项更多的才是。”
  
  魏临站得笔直由着她动作,嘴里道:“那就把饼铺开到热闹的地方,在扩大些也就是了。”
  
  霍云岚却是轻轻摇头:“它能赚钱,皆是因为相公你去了一趟,这事儿还传遍了都城,这才有了一时热闹,到底不长久,前阵子那饼铺旁边就新开了家类似的,味道也不错,想来再过不了多久,进项就没那么多了。”
  
  “那表妹想开什么?”
  
  “饭庄,找个好的地段精心做起来,想来不至于赔钱。”
  
  魏临伸手拿过外衫给自己套上,闻言便道:“怎么不开粮铺当铺?若说赚钱,这两个才是各种铺子里最赚的。”
  
  霍云岚则是拿着掸子帮他掸平衣裳,柔声回道:“这两个自然是紧俏得很,一本万利,只是当铺终究要赚一些黑心钱,低价入高价出,但凡有个不顺便会累及你的名声。至于粮铺……”霍云岚声音顿了顿,“我也想过,可是如今不算太平,那些粮商多是互相勾连,相互倚仗才能得以谋生,我虽然能靠着你的名声立足,但是未来却不好估计。”
  
  “为何?”
  
  “相公是做将军的人,在朝廷为官,自然是要一切为了朝廷考虑,若是真有一日朝廷缺钱少粮,你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
  
  自然只能开仓放粮,不然参魏临的折子就能堆山码海。
  
  这便是如今官员不好做生意的原因之一。
  
  不能与民争利是其一,必须要让利于民是其二。
  
  可霍云岚到底不是为了做善心普度众生,她做生意是为了赚取银钱,有些生意便是碰都不能碰的。
  
  不过这饭庄也不是想开就能开,都城里地价贵,而且好地段多是有人占着的,高门大户多有自己的产业铺子,想要从他们手上拿下一些来便是不易。
  
  真的想要,可以多给些银钱盘下来,再不然就是盯着这都城里面的官员,看谁到任离都或者是获罪贬斥,那他手下的铺子也就会空闲出来。
  
  寻常这样人家都是急着出手的,若有人能买下也算解了燃眉之急,自然价钱合理,也不耽误事儿。
  
  不过这些霍云岚就没有在魏临面前提起,只管道:“开饭庄看起来琐碎,其实对咱们家最是稳妥。”
  
  魏临也明白其中深意,脸上有了笑,一把抱住了霍云岚,低头就去亲她:“娘子当真想得周全,咦,今天这口脂怎么有桂花味?”
  
  霍云岚气的锤他:“我刚涂好的。”
  
  魏临瞧了瞧,便发觉自己把娘子的口脂给弄晕了。
  
  想着反正已经糊了,总不好浪费。
  
  于是,魏将军离开时嘴里有着桂花香气,霍云岚则是红着耳朵坐到了妆镜前,重新点口脂。
  
  本想换一种,可是又想到刚才魏临说桂花味好闻,霍云岚就重新拿起了之前的口脂罐子,又涂了一遍。
  
  待收拾完毕,霍云岚便出了院子,与伍氏一起坐上马车去苍霂山上烧香。
  
  之前她们已经去过一处寺庙,捐了不少香油钱,这次要去的是个道观。
  
  这道观里面有位解签的道士尤其灵验,伍氏便是给魏诚求签,而霍云岚则是帮相公请平安符。
  
  两人又一同去进了香,出了大殿后,伍氏道:“我之前去打听了一下,这道观旁边有家客栈,我想住上些时日。”
  
  霍云岚收起了平安符,闻言赶忙道:“若是嫂嫂想要多来,只管每日上山来就好,住在客栈里难免不便。”
  
  伍氏笑道:“不妨事,我想着这里景色不错,也好静心,日日来拜,以显心诚。”
  
  霍云岚便不再多劝,点了点头,与伍氏说了些话,又留下了婆子和几个护卫,让他们好好照顾伍氏,而后霍云岚便带着苏婆子自己下了山。
  
  “夫人可要回家?”
  
  “先去药铺。”
  
  寻常霍云岚都是初一十五去药铺转转,不过药铺里不仅住着左先生,还有位张管事,今日正好没有旁的事情,便想着去见见张管事,探一探他的底,也要问问张管事的本事,再决定要不要留下他。
  
  药铺的伙计认得出霍云岚的马车,远远看到后就小跑着回去告诉掌柜的,掌柜的赶忙撂下了手里的事情出来迎。
  
  可等他走到门口,却见霍云岚的车驾并没有到药铺就停下了,霍云岚下了车,与一丫鬟打扮的人上了茶楼。
  
  小伙计瞧了瞧,看向掌柜的问道:“要不要跟去瞧瞧?”
  
  药铺掌柜姓许,惯是精明,闻言立刻道:“主子的事情,你跟去做什么?在这里守着点就是了,等主子出来再叫我。”
  
  小伙计瘪瘪嘴,应了一声。
  
  而霍云岚则是跟着那丫鬟上了楼,待到了二楼,见有处被屏风隔开的桌子,她便让苏婆子在外面等她,自己扶了扶发钗,拽了拽袖口,走了过去。
  
  绕过屏风,霍云岚便看到了坐在桌前的两个人,而引着霍云岚上楼的丫鬟悄然退到了屏风外。
  
  坐在窗边的是施五姑娘,霍云岚上次见过的。
  
  见霍云岚过来,施五姑娘立刻起身,对着霍云岚行了一礼。
  
  霍云岚回礼后,转而看向了另一位,笑着道:“见过瑶华夫人,夫人福安。”
  
  作者有话要说:霍湛:考上了种地一年,考不上种一辈子
  
  魏宁:qvq
  
  魏临:今天娘子的口脂比昨天的好吃
  
  霍云岚:……踹.gif
  
  =w=
  
  送上更新,热腾腾
  
  今天是桂花味的红包,一百个,先到先得,让云岚包一次哒
  
  霍云岚:我包多少,你补给我多少就是了
  
  作者花:???
  
  魏临:绿宝石匕首.jpg
  
  作者花:……
  
  =w=
  
  婓嗳扔了1个地雷、少侠等等我扔了1个地雷——谢谢支持么么哒~
  
  下面是可以跳过不用看的小科普同学——
  
  1、紫毫笔:取野山兔项背之毫制成,因色呈黑紫而得名。
  
  2、猪油拌饭只需要用刚出锅的热腾腾的米饭,拌上猪油,再加一些酱油便好了,要是喜欢还能放一些煮熟的虾仁,鸡丝,腊肠之类的,也是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