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七十章,表妹有光环第70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会试算得上是科举考试中最紧要的一场了。
  
  若是举人身份,其实也是能等待一个空缺去做官的,如今楚国中不少小地方的知县便是举人出身,只要做得好,同样能一路高升。
  
  纵然做不得京官,可在地方上能有个官身也是能荫庇家族的。
  
  可要是想要不在底下苦熬,便要来京城考上这一场。
  
  上千名举子,只取百来人,登了榜,便成了贡士老爷。
  
  而得中贡士,无论多少名,都是可以入四月在宫中举行的殿试的。
  
  只要入了殿试,起码是个同进士。
  
  所以说这些贡士老爷以后必然是进士老爷,板上钉钉的官身。
  
  如今魏诚得了的二十三名,虽不是极靠前,但也很是不错。
  
  若是努努力,回头殿试发挥好些,就算入不了一甲,哪怕是二甲,一样能留在京中。
  
  伍氏格外高兴,可是她也知道旁边有霍云岚和一堆婆子下人瞧着,自己总不好过分欢喜失了体面,便只是抱着虎头来回溜达,嘴里念叨着:“好,真好,我就知道相公是顶顶有本事的。”
  
  虎头年纪小,对科举之事知之甚少,但他却看得明白自家娘亲如今的高兴。
  
  娘亲高兴,他也高兴,小虎头那张肉嘟嘟的小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欢欢喜喜的拍起了巴掌。
  
  福团趴在霍云岚怀中,见虎头哥哥拍巴掌,便也跟着举起了小肉手,跟着拍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动作格外能带动情绪,福团的小肉身子一窜一窜的,很起劲儿的在霍云岚怀里扭来扭去。
  
  霍云岚忙把他抱紧了些,而后对着伍氏笑道:“这俩孩子都是机灵的,知道给二哥高兴呢。”
  
  这话是凑趣儿说的,但是如今正是喜庆时候,听起来自然格外顺耳。
  
  一旁的郑四安则是问道:“夫人,可要放鞭炮?”
  
  霍云岚却没开口,而是看向了伍氏。
  
  伍氏如今甚是欢喜,却也没失了理智,她亲了亲虎头的小脸蛋,而后便对着霍云岚笑道:“之前相公同我说了,无论中还是不中,这会儿都不好张扬,总要等殿试过了以后再说。”
  
  霍云岚便点头,温声道:“哥哥嫂嫂考虑的甚是周全,不过鞭炮不放,席面还是要有的,总该给二哥哥庆祝一番,也好祝他殿试时能得个好名次。”说着,霍云岚便扭头吩咐苏婆子,“去让小厨房准备着。”
  
  苏婆子也是满面笑容,回道:“夫人,之前新得了一尾新鲜鲢鱼,正好做个‘鸿运当头’,最是喜庆应的。”
  
  霍云岚点了点头,笑道:“红火的菜都准备着,不过还是莫要过于辛辣才是。”魏诚还是要仔细准备殿试的,总不好上了火气损了身子。
  
  苏婆子应了一声,便快步去小厨房安排。
  
  而后霍云岚便同伍氏一同去了后院,给两个娃娃换了新衣裳,又去叮嘱家里上下注意说吉利话,还要忌口,什么下啊落啊之类的词儿都不好再说,这才回了前厅。
  
  等魏临他们回来时,身后跟着的就是报喜的差役,姓洪,在家里行五。
  
  寻常人都喜欢从榜最上面开始报喜,这可是个很有利钱的差使,考得高了自然心情好,给的赏钱也就多。
  
  不过这位洪五却盯住了魏家二郎,他私底下打听过,知道这是魏将军的二哥,于是他见到魏诚的名字后便紧赶慢赶的到归德将军府来了。
  
  可到了门口,就瞧见同样正往门里走的几位郎君。
  
  洪五便知道魏家人怕是亲自去看了榜,应该已经知晓名次,自己这趟怕是要白跑。
  
  不过魏临却瞧了他一眼,顿住步子,问道:“何事?”
  
  洪五赶忙上前,脸上堆笑,行了一礼后道:“恭喜将军,恭喜郎君,会试高中,殿试定然也能得个一甲回来。”
  
  此话一出,魏临脸上就有了笑容。
  
  自己看来的榜是一回事,被人恭喜是另一回事。
  
  魏诚也不吝啬,给了他六串钱,算是打赏,也是得个吉利数。
  
  洪五拿着钱喜出望外,好话不要钱的往外倒。
  
  等他离开时,魏诚便感慨:“在这都城里,果然人人都是精明的,不仅腿脚利落,说话也是极好听的。”
  
  魏宁眨眨眼睛,凑过去对着魏二郎道:“可是只要说了吉利话,都能有赏钱?”
  
  魏诚笑着点头。
  
  魏四郎眼睛一亮:“我呢?”
  
  魏二郎温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比起吉利话,我更想瞧瞧过阵子你在地里种出来的蔬果长势如何。”
  
  换言之,赏钱是不会给你的,想都别想。
  
  就算如今的魏四郎已经与当初那个喜欢胡混的小纨绔有极大不同,可是上头的几个哥哥态度一致,便是为了防止他再误入歧途,该拿捏得还是要拿捏。
  
  寻常自然是好吃好喝,半分不会亏待,可银钱是不会给的。
  
  没了银子,也就能绝了外面那些花花绿绿的事情。
  
  魏临本想着安慰一下自家四弟,没想到魏宁已经欢喜的点头,道:“二哥放心,我种的东西很快就能收成,定然不辜负二哥的希望!”
  
  说完,魏四郎就小跑着进了门,准备去院子里瞧瞧自己种下的小苗苗们长势如何。
  
  小霍湛素来是跟他一处的,见状也跟了上去。
  
  而魏临则是与魏诚一面往前厅走,一面道:“二哥当真有本事,把四弟教的很好。”
  
  魏诚笑容依旧,声音儒雅:“毕竟小四的天资算不得顶尖,以后能不能仕途顺遂还未可知,总归有一技傍身才是。”
  
  “不是还有我们在?”
  
  魏诚偏头看他,温声道:“这话,最好别让四弟听到,这孩子从小就最是个懂得给自己找舒坦的,若他心中觉得有了倚仗,只怕日后就再难刻苦念书了。”说着,魏诚又笑起来,“说起来,三郎你小时候也不爱读书,好在武艺颇为精进,不然现在三弟也能是个农桑大家。”
  
  魏临:……
  
  归德将军突然背脊发凉,感觉自己好似不知不觉中逃过一劫。
  
  此时,席面准备的差不多了,霍云岚还去请了客人来。
  
  徐承平先到,左鸿文后到。
  
  霍云岚知道这两位以后将是魏临的左膀右臂,借着如今给魏二郎庆贺的由头,邀他们过来见一见也是好的。
  
  加上左鸿文是魏二郎的师兄,也算是自家人,来吃口酒自是应当。
  
  左鸿文原本就是想要见见徐承平的,加上他放下了心中芥蒂,已是准备全心全意为魏临效力,此番相见自然态度和煦。
  
  而徐承平也与他神交已久,在魏临他们回来之前,两人已经凑在一处说了好一阵话。
  
  都是聪明人,而且饱读诗书,虽然过去经历不尽相同,但未来的祈愿却是一致的,有了共同的目标,说起话来自然顺遂很多。
  
  这会儿二人已然是一见如故,从刚才的“徐大人”“左郎君”,便成了现在的“徐兄”“贤弟”,甚为热络。
  
  魏临对此乐见其成,他知道这两位的本事,却很怕他们之间互有龃龉,如今相处融洽便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倒是坐在一旁的郑四安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在郑校尉看来,他们的关系好是必然的,毕竟,俩人无论外在如何,内里都差不多,自然有的是话聊。
  
  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吧。
  
  “贤弟放心,你说的那李良才,我自然有的是办法收拾,不让你费心。”
  
  “徐兄莫要下手太重,总要留着他一条命。”
  
  “自然要留下的,而且要清清醒醒的留下来,这刑讯之事其实也很有门道的,身上每一寸皮肉都有用处,来来来,贤弟,我跟你细说说。”
  
  瞧着左鸿文那温润的半张脸面上依然是柔和笑容,而徐承平显得兴致勃勃,郑四安又往椅子里缩了缩。
  
  突然觉得自己好难。
  
  待众人入座,便开了席面。
  
  魏诚自然是收到了轮番祝贺,饮了几盏酒。
  
  不过谁都知道他还要准备接下去的殿试,便不会灌他,几杯下肚能睡个好觉也就是了,不妨碍心神。
  
  原本左鸿文也是不好喝酒的,倒不是因为身子不爽利,如今已是大好了的左先生喝两口酒也无碍,只是因为左鸿文素来甚少饮酒,总觉得喝酒会误事,为了时刻清醒也就不太去碰。
  
  但今日,左鸿文却是跟着魏诚连饮三盏,足以见得他心中欢喜。
  
  不过很快众人便不再饮酒,只管吃菜说话,也是热闹。
  
  左鸿文则是喝了碗茶,眼底微红,他扶了扶面具,笑容倒是一如往昔。
  
  徐承平见了有些担心:“可是醉了?”
  
  左鸿文摇摇头,放轻了声音:“不碍事,劳烦徐兄挂念,只是觉得最近都是喜事,这日子才能过得有滋味。”
  
  徐承平是知道左鸿文那些过往的,却也不提,怕是勾起了他的伤心,只管给他夹了两筷子菜。
  
  一旁的郑四安看着眼热:“徐先生,你我相识这么久,也没见你给我夹过菜。”
  
  徐承平瞥了郑四安一眼,道:“可你哪次出去吃饭,不是我给你花销银钱?”
  
  总是月俸已到手就花光的郑四安轻咳一声,没再说话。
  
  不过很快他面前的碟子里就多了一块鱼肉,郑四安瞧了眼徐承平,那人轻哼一声不搭理他,郑四安便想着,纵然这两位心黑手狠又如何?一个给自己做过茶,一个给自己夹过菜,反正都是自己人,他自然没什么好怕的。
  
  而魏诚也不再碰酒盏,正专心致志的剥着虾壳,待剥出了一颗完整虾子后就给了伍氏。
  
  虎头眨眨眼:“爹爹,虎头也想吃。”
  
  魏诚擦干净了手,闻言,温和的对自家儿子道:“想吃?自己剥。”
  
  虎头:哦。
  
  等吃罢了饭,便送上了瓜果甜点。
  
  孩子都是爱吃甜的,于是苏婆子就专门准备了碗糖蒸酥酪给虎头。
  
  这糖蒸酥酪奶香味足,又加了些许花蜜,很是清甜。
  
  而福团还小,不好吃糖,便上了一碗牛乳。
  
  小家伙也不挑剔,乖乖张开嘴巴,霍云岚便一勺勺的喂给他。
  
  等用帕子给小福团擦嘴角的时候,霍云岚就瞧见魏临的眼睛总是若有若无的看向虎头。
  
  不过很快就会把视线收回去,仿佛无事发生。
  
  待天刚擦黑,席面便散了。
  
  郑四安与徐承平一同送左鸿文回药铺,魏诚与伍氏要去园子里转转,说些体己话,霍云岚则是拉着魏临回了自家院子。
  
  大约是晚上吃饭的时候人多,引得福团格外亢奋,寻常这时候他都该睡了,可这会儿却很是欢喜的赖在魏临怀中。
  
  魏临便抱着他坐到软榻上,与自家儿子一道玩耍。
  
  寻常无论是霍云岚还是伺候的婆子,对待福团都是格外尽心也格外谨慎的,怕他磕碰,就连与他玩耍时也甚是小心。
  
  魏临却不同,他是练武之人,到了如今的境界,手下轻重拿捏得已经很好,准头也不错,所以福团同自家爹爹在一处时,最喜欢的就是让爹爹举高高。
  
  再不然就是如今这般,趴在魏临的身上,用胖嘟嘟的手脚紧紧抱住爹爹的手臂,魏临则是用另一只手护着他,然后往上抬起胳膊。
  
  福团就咯咯的笑出声,嘴里“呀呀”的声音不断,很是高兴。
  
  霍云岚知道魏临的本事,自然不会拦着,只管去妆镜前拆了发髻,嘴里问道:“相公,今日看榜可顺利?”
  
  魏临的声音传来:“自是顺利的,为何这么问?”
  
  霍云岚将发钗放好,而后好奇的转过身道:“我听说,放榜是都是有榜下捉婿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场景。”
  
  假若是一个月前,魏临自然不知道这些。
  
  他从小就没想过要靠着读书出头,什么科举考试之类的魏三郎连打听都没打听过。
  
  不过自从魏二郎去考会试,魏临便去找人细细问过,连细枝末节也都探听清楚,如今听自家娘子问,便立刻回道:“榜下捉婿一直是有的,只是这个榜不是会试之后,而是要等殿试放榜,各家想要良婿的才会去寻人。”
  
  霍云岚将梳子放下,却没去魏临身边坐着,而是到了桌前,挑了个香瓜,拿起刀子慢悠悠的削皮切块,嘴里问道:“只是不知,殿试是个什么样子。”
  
  之前她在书上读过,只知道殿试会在帝王殿前空地举行,还有的会在殿内,总归是要在一处的,由王上监考,故而过了殿试的都要叫天子门生。
  
  但具体如何却不知道了。
  
  纵然霍父是教书先生,但到底没真的见识过,自然也没办法给霍云岚描述出来。
  
  这会儿就听魏临道:“要殿前作答,还要王上亲阅试卷,二哥虽不是会试三甲,可也能坐在前头,不至于落到后面。”
  
  霍云岚不由得好奇:“相公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楚?”
  
  魏临则是让小福团换了只手抱着,一面哄他玩儿一面道:“之前我都问过罗兄了,当初他和他的兄长罗荣远是同榜进士,那时候罗大人为二甲,他则是被点了探花。”
  
  能让魏临称呼罗兄的,想来便是罗荣轩了,只是霍云岚没想到的是,府尹大人罗荣远竟然科举之时考的不如自家弟弟。
  
  但是看如今的官阶,罗荣远掌握都城内外大小事宜,纵使府尹之位总是担着各种干系,却也格外紧要,官位也高。
  
  如此看来,科举一途固然重要,可也只是进入官身的门径,至于未来走得如何,终究要看为官后的本事。
  
  魏临接着道:“我不担心二哥,如今二哥已有官身,按照罗兄所言,二哥殿试考得好就是进翰林院,若是入不了一甲二甲,也是能在京城里等个官位,或者是外放历练,左右不会亏待的,倒是能先给爹娘报喜了。”
  
  霍云岚则是多想了一层:“我听二嫂嫂说,老家的那位知州大人是个懂钻营的,若是现在报喜,只怕那位知州敲锣打鼓的都要上门,回头殿试名次出来,高了还好,假使落到了三甲,怕是会有些闲话。”
  
  其实能拿到进士出身,已经是万里挑一的人才,羡慕不来的。
  
  但是人心总是难测,想说酸话的找个由头就能酸。
  
  虽然外人的闲言碎语可以不用在意,可能堵上就堵上,没必要给他们由头念叨。
  
  魏临也能明白几分,便道:“全听娘子安排。”
  
  而这时候,福团开始打起了小哈欠。
  
  寻常这时他早已入了梦想,只是因着今晚玩得高兴,这才一直不想睡觉,如今困意袭来,小家伙便揉了揉眼睛,却还舍不得睡。
  
  换成苏婆子,只怕已经过去轻轻抱起自家小少爷,耐心的哄了。
  
  但魏临却是随便的将儿子抱在怀里,敷衍的晃悠了两下,道:“赶紧睡觉,明日爹爹休沐,能陪你玩一天。”
  
  也不知道是福团听懂了还是因为刚刚玩的太累,很快他就闭上眼睛,小手攥成拳头缩在脸的旁边,靠着魏临的肩膀,沉沉的睡了过去。
  
  魏临便让苏婆子把他抱去隔壁,而后他站起身来,坐到了霍云岚旁边。
  
  而此时,霍云岚已经削好了半个甜瓜,见他来,就捏了一块递给他吃,魏临张嘴吃下,霍云岚眼疾手快的把手指头收了回来,横了他一眼。
  
  用香胰净了手,擦干净后,霍云岚像是想起了什么,便去妆镜前打开抽屉,将之前求得了的平安符拿出来交给了魏临。
  
  “这是之前我与嫂嫂一同去道观时求的,想来有些用处,相公带着些吧。”
  
  之前伍氏求的是魏二郎得中,已经应验,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神仙真人保佑,不过这种事情但求心安。
  
  万一有用呢。
  
  不过一想到道观,霍云岚就记起了瑶华夫人,还有昨日大公主提起来的开店之事。
  
  能牵扯这么多贵人,想必其中另有深意。
  
  于是她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魏临。
  
  魏临听完,轻声道:“想来大公主已经与瑶华夫人站到了一处,至于会不会帮扶五殿下,现在尚未可知。”
  
  霍云岚是知晓魏临与萧明远有默契,也能猜到五殿下有意储君之位,不过她惯常是不过问这些的,这会儿也没想多掺和,只是道:“那我要不要答应大公主?”
  
  魏临略想了想,道:“再等等,这几日宫中可能会有变动,等风波平息,再考虑这些不迟。”
  
  到底是什么变动,霍云岚并没有细问,只管点头应了。
  
  就在这时,苏婆子进门,将碗放到桌上,道:“夫人,这是新做的糖蒸酥酪。”
  
  霍云岚笑道:“好,苏妈早些歇着吧。”
  
  待苏婆子离开,霍云岚就走过去将自己刚刚切成小块的甜瓜放到了糖蒸酥酪上。
  
  她将勺子递给魏临,温声道:“给。”
  
  魏临下意识地接过来,而后看向自家表妹:“这是……”
  
  “我刚瞧着你想吃,就让苏妈去备下了。”
  
  魏临刚才不开口,是因为他不好跟娃娃争嘴吃。
  
  却没想到自家娘子看出来了,还记在心里。
  
  魏将军以前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多容易感动的人,可这会儿,分明只是小事,却觉得心里热乎乎的,像是有人拿了个暖炉塞进去似的。
  
  他便舀了一勺,送进嘴里。
  
  酥酪滑润甜香,带着浓浓的奶味,上面的甜瓜则是清脆爽口,两相搭配很是得宜。
  
  原本魏临是个不太喜欢吃甜的,可这会儿,却觉得这碗酥酪格外好吃。
  
  霍云岚则是托着下巴瞧他,问道:“相公可要加些花蜜?”
  
  “什么花蜜?”
  
  “桂花蜜,若是要加,我这便……”
  
  话音未落,霍云岚只觉得嘴上一热,眼前一黑,不过他很快便被松开,而这个使了坏的男人坐在那里,神色淡定,彷如无事发生。
  
  霍云岚耳尖微红,摸了下嘴唇,便觉得上面的口脂都没了,便瞪眼看他。
  
  魏临则是道:“吃完了,桂花味的酥酪确实是好吃的。”
  
  霍云岚没说话,只踢了他一脚,可还是与他一起分着吃完了。
  
  只不过接下去的几天,将军夫人都没再用桂花味的口脂了,让魏临觉得有些遗憾。
  
  不过,兰花味的也挺好,只要是娘子的,都好。
  
  待入了四月,之前春日末的料峭寒气都被驱散,天气便热了起来。
  
  而寻常到了月初,安顺县主都会组个品茶会,贵女们聚在一处或者吟诗作赋,或者插花品茶,很是雅致。
  
  只是这次安顺县主的帖子却迟迟没有放出去,霍云岚便猜着是之前魏临说的那件能让宫中变天的事情发了。
  
  又过了几日,这天上午,许久未见的萧成君坐着马车到了她府上,见面后只笑着说得了盆新的牡丹,要与她同赏,可与霍云岚一同去了前厅时,却没让玲珑把花抱进来。
  
  待两人坐定,支开了下人,萧成君这才轻声道:“云岚,我估摸着,朱家怕是要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魏二:幸好三弟你小时候读书不好但是体魄好,能练武,自然不用我多管教的
  
  魏三:……二哥你一脸可惜是怎么回事?
  
  魏二:有吗?:)
  
  =w=
  
  更新送上~
  
  作者花:送红包,谁包呢,既然是二郎得中,不如就……
  
  魏二:作者你丢的是这个金锄头还是这个银锄头呢?
  
  作者花:……不如就让魏四郎包叭!
  
  魏四:……???
  
  =w=
  
  rainer508扔了1个地雷——谢谢亲亲支持~
  
  下面是不重要的可以跳过的其实偶尔看看也可以的小科普——
  
  1、鸿运当头:叫这个名字的菜有很多,文里的是用鲢鱼鱼头洗净擦干,加调料腌制,然后撒上切好的红尖椒丁隔水蒸即可。
  
  2、糖蒸酥酪:以牛乳含糖入碗,凝结成酷而冷食之,清新可口,细腻润滑,加干果加水果加花蜜都很好吃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