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七十八章,表妹有光环第78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七十八章


  魏临闻言,立刻站起身来。
  
  霍云岚也将勺子撂下,都不用魏临说什么,便去把披风取了过来,魏临披上,嘴里道:“快去瞧瞧吧,我不碍的。”
  
  魏临点点头,道:“若是我回来晚了,表妹先睡便是。”
  
  “好。”
  
  魏临握了握她的手,便转身出门。
  
  他眉头紧皱,根本无暇严实心里的焦急。
  
  对于越衡,魏临一直是格外关心的。
  
  不单单因为越衡的能力,也因为越衡是齐国出来的良将,对于楚国来说,意义非凡。
  
  即使魏临打过两场大大的胜仗,甚至因为这两次胜仗直接把齐国与楚国的局势颠倒过来,但是魏临从未因此而自满,相反,魏临明白这天下有多大,也知道成国齐国能雄踞一方如此多年,靠的总不会是运气。
  
  无论这两国国君是否昏聩,总会有精明能干的将领文臣出现的。
  
  就像是越衡这般优秀的,若是能为己所用,这才是真切的好事。
  
  所以当时魏临对楚王提出想要留下越衡的时候,楚王也十分赞成,不仅是想要迎来一位出色的将军,更是要告诉所有人——
  
  楚国并不会介怀你的出身,只要有本事的,楚国都愿意给予信任。
  
  而齐王对越家的猜忌,甚至是对越衡下药的事情,谁也不会挑明了说,外人也不会知道。
  
  既如此,旁人只会看到楚国招揽人才的诚意,并不会知道越衡愿意投降楚国背后的复杂原因。
  
  魏临也笃定期望不会把真相说出来,因为他一旦将越家的事情抖落干净,那边是自打嘴巴,让自己的险恶用心公之于众,这怕是比越衡投降的危害更加严重。
  
  所以无论于公于私,越衡这个人魏临都是要保住的。
  
  访名医,觅良药,都是为了让他痊愈,只有一个健康的越衡出现在楚国朝堂上,才能让一切获得最大利益。
  
  之前一切也都进展顺利,越衡的病情没有反复,瞧着也压制住了体内毒性。
  
  谁能想到,突然就病发了。
  
  这让魏临的脸色有些沉,而等他到了越衡休养的院子外时,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喊叫。
  
  魏临能认出是越衡,可不同于寻常这位越小将军的矜持受礼,这会儿他好似是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声音。
  
  不像是人,倒像是困兽一般。
  
  院门紧闭,可是院墙上有个脸盆大的洞,声音也就听得越发清晰。
  
  魏临立刻推门进去,而后就瞧见身上绑着铁链、被四五个侍卫合力却依然无法制住的越衡。
  
  越小将军生了一张好面孔,身姿也挺拔,加上天生神力,纵然病痛缠身,依然没有拖垮他的身子。
  
  这会儿便是失了神智一般,面容扭曲,挣扎着扭动身体,竟是将那些紧紧攥着铁链的侍卫们给拽的东倒西歪。
  
  沈山冷汗直冒,刚刚他是亲眼见着越衡突然发癫,院墙上那个大窟窿就是被他一拳给捶出来的。
  
  他立刻就要上去帮忙,可是很快就听到魏临沉声道:“沈山,你带着人去院子外头守着。”
  
  沈山是行伍出身,服从命令是他的本能,根本想不到别的,立刻应了一声“是,将军”,而后便大声让几个侍卫将铁链捆到院中石柱上,接着迅速出了院子。
  
  他们并未走远,而是在墙边站成一排,耳朵恨不得贴在墙上。
  
  若是里面有异动,便要立刻进去帮忙才行,总不能让将军被伤到。
  
  而魏临让他们出去,一则是因为他们不是越衡的对手,二则是为了越小将军保留颜面。
  
  眼前这人毕竟是贵族出身,之前相处时,魏临就看得出他身上的矜持骄傲。
  
  越是这样的人,就越要脸面。
  
  既如此,这会儿的失控模样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可就在这时候,越衡竟是挣开了铁锁链,却不去看魏临,而是扭头朝着石柱撞去!
  
  他是想要用脑袋去撞的。
  
  魏临立刻飞身上前,一把扯住了越衡的臂膀,而后便一个用力,将越衡给扛了起来。
  
  越衡却是腿脚用力,结结实实的蹬在了魏临身上,借力使力翻身站稳,魏临这才发现他眼珠赤红,牙齿也是红的。
  
  想来是为了保持清醒,所以这人自己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可收效甚微,以至于现在依然浑噩癫狂。
  
  魏临半点不敢懈怠,见越衡又要去撞墙,立刻上去与他缠斗起来。
  
  两人都是功夫好手,赤手空拳打在一处时并没有兵戈相碰之声,却比用兵器更为危险。
  
  越衡能一拳打穿厚厚的院墙,魏临一样可以。
  
  但是魏将军无意伤他,越小将军却不管那么多,一点没有留力。
  
  若不是因为他现在头疼欲裂,最后失了准头,魏临也没办法把他重新捆住。
  
  只是用铁链捆着也不是事儿,这人刚才能挣开一次,现在就能挣开第二次,于是魏临开始盯着他的后颈看,想着要不要把他敲晕过去再说。
  
  可就在这时,魏临听到了个声音响起:“将军,可否让下官瞧瞧?”
  
  魏临回头,便瞧见了个缩在墙角的男人。
  
  或许是因为他躲在暗处,加上魏临一直专注在越衡身上,竟是没瞧见他。
  
  这会儿略一打量,魏临道:“谢太医?”
  
  他被刚才的事情惊得面色苍白,可这会儿还是努力镇定心神,拱手行礼:“谢潇见过将军。”
  
  大抵是听到了旁人的声音,越衡发出一声低吼,又觉得头疼,便要用脑袋去撞地。
  
  魏临赶忙伸手抱住了他的头,又用腿死死地压住铁链让他不能动弹,也就抽不出空来给谢潇还礼,便道:“谢太医还是出去躲躲。”
  
  可谢潇纵然白着脸,却抬步朝着魏临走过来,顾不上魏临的阻拦,蹲下来查看了下越衡的情况,加上之前他是给越衡号过脉的,谢潇低声道:“这是无忧草之毒?”
  
  魏临微微挑眉,想着这位谢家郎倒是有些本事的,便点了点头。
  
  谢潇低声道:“无忧草有毒,也成瘾,想来这位大人中毒已深,只是一直压制着,到如今才爆发出来已然是心思坚定。”
  
  魏临死死摁住了越衡,眼睛则是看着谢潇问道:“不知谢太医可有解毒之法?”
  
  谢潇面上露出了几分愧色:“在下不才,尚不知如何解毒。”
  
  魏临有些失落,但也没有特别失望,毕竟之前他连太医院院使都问过,一样无计可施,谢潇不知道也属正常。
  
  不过谢潇还是拿出了一个瓷瓶,道:“这里面装着的是致人昏睡的药物,寻常人闻一闻便能安睡整晚。这位大人中的无忧草之毒,毒发时候的疼痛难忍皆是幻觉,不若让小将军吃上一颗,想来能安定些。”
  
  魏临点点头,看着谢潇倒出一粒绿色药丸塞进了越衡口中,甚至还被越衡咬了一口,谢潇只是微微皱眉,却是一声不吭。
  
  等越衡终于安分下来昏睡过去后,魏临松了口气,准备把越衡抗进屋,谢潇这个一看就文弱的年轻太医也上前来帮忙。
  
  两人合力把越衡安置好,魏临便道:“谢太医先去休息吧,待明日我自会派人送你下山。”
  
  没想到谢潇竟是摇了摇头。
  
  他虽不知如何解毒,但是医者父母心,谢潇对越衡除了同情,还有关切。
  
  即使这会儿手指上被他咬的地方还隐隐作痛,谢潇还是道:“在下虽学艺不精,无法解毒,不过还是能照料一二的,我在这里守着便是。”
  
  魏临闻言,也不推辞,终究太医比自己对病人要专业的多。
  
  不过把有些疯的越衡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医撂在一起终究有些危险,他便叫了几个侍卫进来,以备不时之需。
  
  而后魏临便对着沈山道:“把徐先生和左先生接来,我有要事相商。”
  
  “是。”沈山领命,牵了匹马便下山去了。
  
  而这边安生下来后,一直往这边看的霍云岚也松了口气。
  
  着实是山里的夜晚安静,开着窗便能听到那边的动静。
  
  霍云岚刚刚送魏临出门的时候一句话没说,可是心里一直是提着的,格外担忧,这会儿见没了声音,便料想该是事情平息,这才安定些。
  
  而后霍云岚便发现,自家胖儿子一直乖乖的躺在榻上,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瞧。
  
  所谓母子连心,这是真是假霍云岚并不知晓,但她觉得自家儿子多半是感觉出她的揪心,寻常这会儿福团早就抱着球满床滚,要不就是迈着小短腿来回溜达,现在竟是安安静静的陪着自己待了好一阵子。
  
  无论是不是巧合,霍云岚都觉得窝心的暖。
  
  她伸手把福团抱起来,凑过去亲了亲他肉嘟嘟的小脸蛋,温声道:“福团乖,娘没事儿了,爹爹也没事儿。”
  
  福团虽然听不懂太多,可他能听得懂自己的名字,也能听得出霍云岚语气中的温暖。
  
  于是刚刚还老实的小家伙立刻点了点头,笑起来,然后就扭着身子从霍云岚怀里滚出去,开始扶着墙在软榻上溜达。
  
  霍云岚则是伸手虚虚的托在他背后,免得他跌了,眼睛则是看向了苏婆子道:“给福团端些吃食来,他等下就该饿了。”
  
  苏婆子应了一声,便下去准备。
  
  不多时,她端着一碗羹走了进来。
  
  刚才给自家将军和夫人做了假牛乳,用了不少蛋清,做出来的东西也很成功,只是那里面毕竟加了酒酿,不适合给小孩子吃。
  
  而且这么大点的孩子要尽量少吃成冻软滑的,免得卡住了嗓子。
  
  故而苏婆子便用剩下的蛋黄炖了奶,又加了些切成小丁的蜜瓜,闻着也是馨香扑鼻。
  
  只是闻着香,福团却不买账。
  
  他正玩儿的高兴呢,很是不想吃东西,于是在苏婆子把勺子递过来时,便滚啊滚的躲开,嘴里还咯咯笑,弄得苏婆子只得端着碗追他。
  
  霍云岚却抬手止住了苏婆子的动作,直接伸手把小胖墩拎过来,放在腿上,声音轻柔:“该吃饭了,现在不吃,等下就不给你吃了。”
  
  这话说的很是温柔,半点没有恐吓威胁。
  
  可福团立刻就坐稳了,不吵不闹,张着嘴开始等着喂。
  
  苏婆子大概能猜出一些缘由。
  
  外人都觉得将军脾气凶,夫人脾气软,却不知在福团面前,两个人是颠倒过来的。
  
  魏临对着自家儿子常常束手无策,从来都是福团想骑大马,他就是大马,福团想举高高,他就会举高高。
  
  可是霍云岚不同,她看起来和软温和,其实最是坚定的,福团无论如何撒娇卖乖,霍云岚从不会改变心思。
  
  而且但凡自家夫人用这种轻软语气说话时,便是不太高兴了。
  
  福团聪明,听不懂话却听得出语气,在自家娘亲面前自然乖巧无比。
  
  苏婆子一面喂福团,一面笑着道:“小少爷着实聪慧。”
  
  霍云岚则是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脚丫,道:“聪不聪明还不知道,这腿脚是真的利落,学走路快得很。只是,怎的还不会说话呢?”
  
  因着霍云岚之前只照顾过霍湛,小霍湛十个月的时候便能喊爹娘,一岁多才会走路,霍云岚便觉得小娃娃说话都是先说话后会走的。
  
  苏婆子则是照顾过不少孩子,闻言便道:“夫人莫急,孩子各不相同,有的走得快些,有的说的快些,都不打紧的,二爷考了状元爷,文曲星下凡,可却是两岁才会说话的,这说话早晚也没甚妨碍。”
  
  霍云岚闻言,先是点头,而后便想起来之前魏临说起过,他和魏诚小时候吃饭好似唱大戏的事儿。
  
  如此想来,二哥怕不是说话太晚,憋的厉害,所以才一开口就搂不住可劲儿说?
  
  霍云岚自己把自己逗笑了,心思也轻松不少。
  
  待福团吃完了蛋奶,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霍云岚让苏婆子抱着福团去隔壁厢房安置,自己则是熄了烛火落了床帐。
  
  可是躺下却依然睡不着。
  
  即使刚刚魏临说不用等他,但霍云岚哪里能真的放下心?
  
  在床上翻了好几次身都没能睡着,霍云岚索性坐起来,想要去窗边瞧瞧。
  
  结果刚一撩开床帐,就瞧见有个人影进了内室。
  
  她下意识地去摸枕下的匕首,而后就借着月光瞧见来人是自家相公。
  
  放了心,霍云岚下一刻便利落躺下,装作已经睡着的模样。
  
  而魏临似乎也信了,侧坐在床边,斜着身子躺着,伸手轻轻在霍云岚的后背上拍了拍。
  
  两人都没说话,连呼吸都是轻轻的,可霍云岚却觉得心里格外安稳。
  
  刚才还毫无睡意的她,这会儿却在魏临轻轻地安抚中沉沉睡去。
  
  一觉到天明。
  
  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霍云岚下床了去打开柜子,就瞧见里面的衣裳还是那些,没有变动过。
  
  略一想便知道昨天魏临回来怕是根本没有合眼,只是为了把自己哄睡着,然后又离开了,连衣裳都没换。
  
  表哥,真的把自己放到了心尖上疼的。
  
  心里微酸微甜,霍云岚瞧了瞧时辰,便喊了苏婆子进来速速梳洗更衣。
  
  而徐环儿也端了早饭进来,见霍云岚正上妆,便过去帮忙。
  
  霍云岚递给徐环儿个发钗,让她帮自己簪上,嘴里问道:“将军那边怎么样了?”
  
  徐环儿一面给霍云岚簪发一面道:“昨儿个晚上我哥哥和左先生就上山了,郑千户是今儿早上来的,这会儿他们都在那边的院子里,只是不知道在做什么。”
  
  霍云岚点了点头,心里猜到怕是越小将军的病情不甚乐观。
  
  不过越衡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魏临也从未在家里提起,霍云岚便没有多说,只管道:“等下装些饭食,我给他们送过去。”
  
  苏婆子应了一声,便下去准备。
  
  等霍云岚喂过了福团,自己也略吃了些,又去和伍氏说了些话,而后便让苏婆子照顾福团,自己带着徐环儿去了越衡的院子。
  
  刚一进门,就看到正在院子里眉头紧皱抬头望天的谢潇。
  
  之前霍云岚与谢潇是见过几次的,谢家家主离开都城时,就把谢潇托付给了自己。
  
  那太医院并不是什么人间乐土,里面争名夺利的事情也是不少,谢潇一个小门户出身的太医能站稳脚跟,其中也有将军府的帮扶。
  
  而这些,谢潇心里都清楚,这会儿见了霍云岚,他立刻端正了脸色,行礼道:“见过夫人,夫人福安。”
  
  “谢大人客气。”霍云岚回了一礼,温声道,“不知谢大人在此处站着做甚?”
  
  谢潇面露苦笑:“在下出来醒醒神儿。”
  
  为医者,无法解毒,着实是件打击心神的事情。
  
  加上昨夜为了照看越衡一夜未睡,谢潇也是出来站在晨风里清醒一下。
  
  霍云岚微微点头,而后就见郑四安走了出来。
  
  他刚刚有了亲事,马上就要有媳妇,原本魏临是不想让他来的。
  
  可是郑四安一听说魏临有事,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
  
  这会儿他看到霍云岚在,也不觉得奇怪,恭顺行礼。
  
  霍云岚缓声道:“校尉可用过早饭了?我带了些粥饼来,等下校尉用一些吧。”
  
  “谢过夫人。”这句话,郑四安说的真心诚意。
  
  昨日若不是霍云岚那颗珍珠,只怕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要送萧成君什么呢。
  
  霍云岚则是笑了笑,而后就听郑四安道:“谢太医,将军请您进去。”
  
  谢潇应了一声,便走进屋子。
  
  郑四安又对着霍云岚做了个请的手势,霍云岚笑笑,也进了门。
  
  刚一进去,就瞧见内室的门紧闭着,里面寂静无声。
  
  而魏临和徐左两位军师坐在外间屋的桌前,脸色都算不得好看。
  
  见霍云岚来了,魏临立刻起身,一边走过去一边道:“山里早上寒凉,怎么不多穿些?”
  
  霍云岚温声道:“本就没几步路,不碍的。”
  
  而后她便没再说话,只管与徐环儿一起把食盒里面的碗碟取出来。
  
  这时候左先生开了口:“若是解毒之事,将军不如问问师弟。”
  
  魏临闻言,微微一愣:“我二哥?”
  
  左鸿文缓缓点头,半张面具在晨光下泛着淡淡光芒:“之前我确实使用过毒香招待我那位李兄,可我对此不过一知半解,教会我的便是二郎。”
  
  此话一出,霍云岚便记起来之前左鸿文提起来过。
  
  他用迷香毒疯了李良才的时候,便说起来过是魏诚教的。
  
  魏临也想起来,立刻对着郑四安道:“快,快去请二哥来。”
  
  郑四安顾不上说话,直接一路小跑的出了门。
  
  左鸿文声音依然不徐不缓:“之前师父将医经毒经传授给师弟的时候,曾让他起过誓,非善人不可救,等下师弟来的时候,将军还要早些将越小将军的事情尽数告知才是。”
  
  魏临点了点头,倒是徐承平听出了些不对,不由得问道:“贤弟,既然二爷发过誓,怎么还教你了?”
  
  左鸿文语气淡淡:“因为我以前是善人,他自然教得。”
  
  只是现在不是罢了。
  
  徐承平又问:“那你昨晚为什么不说二爷有此本事?”
  
  左鸿文笑着看了看他,声音温暖和顺:“师弟在朝廷衙门里的差事辛苦,昨天又要骑马上山,怕是劳累过了,自然要好好安睡。”
  
  言下之意,越衡重要不假,但是再重要的人也比不过自家师弟好好睡一觉来得重要。
  
  这让霍云岚觉得哪里对,又有哪里不对。
  
  毕竟越衡此人很是重要,对楚国尤其关键。
  
  偏偏徐承平一脸“贤弟果然是个和善人”的表情,弄得霍云岚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想岔了。
  
  这时候,魏诚便来了。
  
  魏临拉着自家二哥到一旁,说了好一阵,魏诚便点了点头,二话不说就进了内室。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魏诚出来,先是用帕子擦了擦手,而后道:“此毒可解。”
  
  只是四个字,却让除了左鸿文以外的人都露出了惊讶神情。
  
  而后魏诚便写了个药方,递给谢潇,道:“谢太医,还请按着这个方子抓药,吃上半月也就好了。”
  
  谢潇接过来,看了几眼,脸上从兴奋便成了略有难色。
  
  魏临问道:“可有不妥?”
  
  谢潇赶忙摇头:“魏大人的方子自然是好的,只是其中有味药材,掇英草,很是难寻,怕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的,以前我家倒是当成压箱底的药材存过一些,只是如今他们都回了老家,这一来一回也要消耗十天半月。”
  
  可,越衡却是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了。
  
  魏诚微微皱眉,徐左二人也沉默不言。
  
  毕竟这不是靠着多想多做就能有法子的事儿,刚刚有了希望如今希望破灭,着实是打击人。
  
  魏临则是站起身来,准备入宫去找楚王。
  
  可就在这时候,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旁的霍云岚轻声道:“相公,若是掇英草,谢掌柜当初给过我一箱子,就在家里,现在便能去取来的。”
  
  此话一出,满室皆静。
  
  作者有话要说:魏临:?!
  
  魏诚:?!
  
  徐承平:?!
  
  左鸿文:?!
  
  郑四安:……我就知道!文名起的没错!
  
  =w=
  
  更新的日常,总想夸自己,可是又觉得夸得太频繁了不太好,叉会儿腰
  
  望日l扔了1个地雷、少侠等等我扔了1个地雷*2、明经扔了1个地雷——感谢亲亲们支持么么哒
  
  下面是随便看看或者跳过去也行的小科普——
  
  1、太医院院使:正五品,位在提点之下。
  
  2、掇英草:前文51章提到过哒。
  
  3、蛋黄炖奶:蛋黄打散,牛奶煮沸,转小火,将蛋黄倒入奶中,再次煮沸即可。可加糖,可配与鸡蛋不想冲的水果,这种不是蒸的,比较稠,是不是加水看个人喜好。也可以做成蒸的奶蛋羹,类似炖奶,不过要稍微紧实一些,滑嫩香甜,形容一下的话,也是duangduang的那种能弹的感觉【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