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八十章,表妹有光环第80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魏临把已经快爬到自己膝盖上的小胖墩拎起来,抱在怀中,一道出了门去。
  
  因着里头便是温泉池子,这会儿哪怕出来了也不觉得冷。
  
  不过魏临还是怕福团年纪小禁不起风,便没走远,把完了立刻把他抱回去,拿着小木盆加了热水给他洗澡。
  
  魏将军给小家伙洗身子可不像是霍云岚那么细致,只管双手拢在福团的腋下,拎着他在水里来回涮了涮。
  
  福团反倒觉得这样有趣,嘴里发出了嘎嘎的笑声。
  
  而后魏临稍微给他擦擦水,便顺手将小家伙顺着宽大衣领塞到怀里。
  
  福团乖乖的把自己缩在自家爹爹怀中,两只小肉手扒着魏临的领子往外瞧,不知道是在高兴什么,只管晃悠着小脑袋,嘴里叭叭叭的念叨。
  
  明明是这么小的一个,居然能一直嘴里不停地说话。
  
  他都不累吗?
  
  魏临不由得伸手在他软软的发顶揉了一把:“说什么呢?”
  
  福团昂头对着魏临笑,小嘴嘟嘟囔囔的,没有清楚的字节,想来他现在说的只有自己能听明白。
  
  而在温泉池里头的霍云岚不大能听到魏临的话,却能清楚的分辨出自家儿子的声音。
  
  于是她扭过头,对着屏风道:“表哥,好了么?”
  
  “这就来。”魏临加快了脚步,托着胖儿子绕过屏风,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楚温泉池,以及池子里面的自家娘子。
  
  这温泉池并不像是王室用的温泉殿,也不像是寻常百姓的露天,而是像是将军府一般,盖在一座屋子里。
  
  不过因着温泉水热,雾气氤氲,故而这屋子比起寻常的要高不少,窗子也高,能通风,却不觉寒凉。
  
  而池子里用的是白色的石块砌成,底下铺着红色砂石,里面有用成块玉石摆放着的石凳可坐,池子旁边摆着软垫,方便倚靠上去。
  
  至于装饰,魏临并没有让人装。
  
  他终究是武夫出身,什么东西都是实用为主,好看不好看的自己也分不出,便想着等霍云岚过来时把装饰的事情交给她,让自家娘子挑选合心意的才好。
  
  这会儿魏临先把福团拎出来,放在手里托着,而后魏将军踩着石阶下了浴池。
  
  里面的温泉水高至腰间,待坐下后便没入胸口。
  
  魏临往霍云岚身边凑了凑,而后一面去拽木盆一面道:“我把点心盒子端来了,表妹可要吃些?”
  
  霍云岚脑袋一歪就靠在他肩头,慢悠悠道:“等会儿,不想动。”
  
  魏临便坐直了身子,让她靠得舒服些。
  
  而小福团则是被魏临放到了木盆里,这木盆能在水上飘着,很是稳当,边沿也高,福团哪怕是站在里面也是稳稳的。
  
  福团对这里很是新奇,笑呵呵的抓着盆边站起来,腿上一使劲儿,木盆就晃悠起来。
  
  魏临没想到自家儿子还不到一岁竟然有些气力了,赶忙伸手扶住了木盆,嘴里道:“这孩子,当真有劲儿。”
  
  霍云岚则是挽住了男人的手臂,闻言笑道:“苏妈说,福团比起寻常孩子有力气的多,长得也好,想来过阵子就能自己走了,想来是随了表哥你呢。”
  
  对此,霍云岚格外高兴。
  
  其实之前霍湛出生后,也是霍云岚这个长姐照顾的多。
  
  那时候霍云岚对于霍湛的期许就是他能考功名,得个官位,光耀门楣。
  
  可是如今为人母,身份变了,心思也变了。
  
  天天对着自家胖儿子,霍云岚从来没想过让他出人头地,至少现在没想过,霍云岚只盼着福团能无病无灾长大也就是了。
  
  如今瞧着福团像是魏临一般身子康健,这就是顶好的事情。
  
  不过魏临却有些发愁。
  
  他一直知道自己有多难养,无论是母亲房氏还是大哥魏淮,都没少玩笑一般的提起她小时候的事情。
  
  爬树翻墙都是轻的,按着房氏的话说,要不是有个天天嘴里叨叨不停的魏诚拖着,只怕小时候精力旺盛的自己天天都要上房揭瓦,半刻不消停。
  
  若是福团也这样……
  
  魏临眼中有一瞬间的茫然,手则是无意识的抓这木盆来回推,福团就跟着漂来漂去,惹得小家伙又是一阵笑。
  
  因着屋内空旷,没甚旁的东西,福团的笑声竟是有了回音。
  
  这把福团自己给吓了一跳,突然没了声音,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脑袋晃了晃,左右瞧,似乎想要找出来刚刚是谁跟他一起笑。
  
  实在找不到人,福团就眼巴巴地看向了身边的两人。
  
  魏临和霍云岚默契的都没有开口,只管眼里带笑的瞧着自家儿子。
  
  见爹娘不管,福团瘪了瘪嘴巴,又试着喊了一声。
  
  这次再次听到回音的福团不再觉得怕,而是有些好奇的往头顶看,然后又开心的伸手撩水玩儿。
  
  嘴里也是不消停的嘟嘟囔囔。
  
  纵然还能听到回声,可是福团只当没听到,自己跟自己玩儿的高兴。
  
  魏临见状,脸上露出了些许得意:“咱儿子真聪明,像你。”
  
  霍云岚闻言,便知道自家表哥是捧她呢,于是将军夫人偏头就在魏将军的脸上亲了一下:“是像咱们。”
  
  魏临露出了一个武夫式的纯善笑容。
  
  霍云岚松开了他,转身去拿点心盒子,打开来从里面捏了一块桂花糕,先塞了一块给魏临,而后道:“郑校尉那边可顺利?”
  
  因着嘴里有东西,魏临先是闭着嘴巴“嗯”了一声,待吃罢了,这才道:“出了些岔子,不过都解决了。”而后便把襄平郡主和大公主的事情告诉了霍云岚。
  
  霍云岚知道襄平郡主其人:“巧娘和我说起过,那襄平郡主被惯坏了,为人处世都有些孩子气,只是没想到如今竟是变本加厉。”
  
  原本想着几个月的修身养性能让她的脾气和顺些,可看她做的事情,不但不顾及身份,甚至不要脸面了。
  
  要不是大公主出面把事情拦了下来,若是真的被她把郑四安和谢潇带走,会耽误多少事情暂且不提,光是光天化日为难朝廷官员,这一项就够御史用骂声把康王爷淹了。
  
  魏临却不关心康王如何,也不在意襄平郡主其人,只是道:“安顺县主对四安倒是诸多回护。”
  
  霍云岚弯起嘴角:“这是好事。”
  
  萧成君护着郑四安护的真心实意,郑四安也能体会萧成君的心意,这两人日后必然是日子和睦的。
  
  魏临拢住了霍云岚的手,脸上也有了笑:“想来,再过不久就要帮四安张罗亲事了。”
  
  霍云岚拢紧了他的指尖,跟着点头。
  
  既说起了大公主,霍云岚便提了提自己从她手上盘下来的铺子:“饭庄已经收拾的差不多,过阵子就要开了,张管事很是得力,把一切都张罗得井井有条,不过表哥还是帮我找几个拳脚好的护卫吧。”
  
  “用府里的便是。”
  
  “我想过,只是咱们府上的人大多是跟着相公去过战场,出生入死,这才得了份安稳差事,等过些日子我便想要把那些以前跟过相公的分别安置,或者给银钱或者放庄子,总要让他们有些事做,若是挑人去饭庄上当护卫,到底还是手下人,当不了自己的主,回头等放人出去的时候难免会引起微辞。”
  
  魏临听了,也回过神来。
  
  其实这都城里,府内家丁大多是以前跟着主人家的旧人。
  
  尤其是高门大户,手下奴仆只有往里面买,没有往外面卖的,毕竟深宅大院里面事情多,糟粕也多,手下做事的人若是个嘴不牢的,被发卖出去便是祸端。
  
  故而只要进了府,那便是要一直呆下去,哪怕有了体面那也是主人家给的体面,甚少有例外。
  
  但是魏家与旁人家不同,魏临是农户出身,新到都城,并没有自己的人脉根基。
  
  之所以用的都是从军营里退下来的旧人,一来是忠诚,二来是熟悉。
  
  魏临没想过以后如何安置他们,现在听了霍云岚的话,魏临觉得有些道理。
  
  他们既然死心塌地跟着自己,魏临也就不能一直用他们的忠诚让他们给自己做工,一年两年还成,等他们也到了成婚年纪,总要自立门户的。
  
  这会儿魏临也明白了为什么霍云岚一直说要从外面买人。
  
  买来的便是把身契拿在手上,这就是自家人,更为稳妥,也不用考虑太多。
  
  而以前跟着你自己的旧人,若是能自己做主也是好事,总好过一辈子被人使唤。
  
  略想了想,魏临道:“既如此,我回去问问,像是周右那般做了管事的想来不乐意出去,其他的就要烦请娘子安置。”
  
  霍云岚笑着点头。
  
  “至于饭庄里面要用的人手,我会从外面挑选些,练好了再给娘子送去。”
  
  这次,霍云岚便是亲了他一下,软软的说了句:“谢谢表哥。”
  
  魏临轻咳一声,瞥了眼福团,发觉福团正专注的撩水,没往这边看,魏将军便亲了回去。
  
  有桂花味,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口脂还是桂花糕了。
  
  而后霍云岚便与他说起了饭庄的经营。
  
  之前在老家时,霍云岚便开过食肆,那食肆小,可想要开起来并不容易。
  
  毕竟当时霍云岚没有把魏临的名头张扬出去,只当做是寻常铺子开的,纵然私下里有魏临留下的护卫守着,可那也只是免得人闹事,并不能招揽生意。
  
  最终食肆还是红火起来,到现在每个月都有不少进项,霍云岚在上面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如今换成了都城繁华街巷里的大饭庄,地方大了,但是挂着的却是魏家招牌,用的是大公主的铺子,背靠两座高山,其实是比白手起家要得心应手的多。
  
  而说起如何管理铺子,霍云岚不自觉的就有了笑容。
  
  从如何安排饭庄,到如何打出名声,再到如何让人心甘情愿的花销银钱,一环扣一环,霍云岚说的格外惊喜,也很是自信。
  
  而每每提起生意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带着几分活力和快意。
  
  魏临也很喜欢听霍云岚说起商铺之事,娘子显然是极喜欢的,他也喜欢看娘子神采飞扬的模样。
  
  等都说清了,魏临便道:“表妹想得周全,若是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自当竭尽所能。”
  
  霍云岚笑起来,伸手就要帮魏临揉捏肩膀。
  
  可手还没搭上去,就看到了魏临颈后下方的一小片青紫。
  
  这让霍云岚的动作一顿,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不见,她先是惊讶,而后便微微皱眉,拍了拍魏临的胳膊:“你站起来,我瞧瞧。”
  
  魏临原本是一直遮掩着的,就是不想让娘子担心,这会儿也想要糊弄过去:“不碍事……”
  
  “表哥。”霍云岚只是两个字,加上一个浅浅淡淡的视线,便让魏将军把还没出口的话收了回去。
  
  他站起身来,露出了大片胸膛和背脊。
  
  而后霍云岚就看到不单单是后背上有淤痕,腰上也有一块,比背上更严重。
  
  魏临见自家表妹眉头紧皱,赶忙道:“昨天和越衡……切磋的时候,难免磕碰,这些不过是硬伤,已经不疼,休息两天也就好了。”
  
  霍云岚昨晚就听到那边院子里有打斗声音,也能猜到这些伤势的由来,甚至知道过上几天就能没事。
  
  可是终究还是心疼。
  
  她伸出手,想要碰碰,可怕碰疼了魏临,又把手缩了回去。
  
  福团也觉察出不对,便不撩水了,只管趴在盆边眼巴巴的瞧着他们。
  
  魏临便重新坐下,拢住霍云岚的手岔开了话题:“说起来,表妹今儿个怎么想起来泡温泉了?”
  
  霍云岚微微抿唇,轻声道:“这里是你好不容易建起来的,想来里面的东西也都是你亲自选的,我……就来试试。”
  
  魏临一愣:“娘子怎知道是我选的?”
  
  霍云岚笑了笑:“这里的布置安排都和家里的浴池差不多,一瞧就知道是你安排的。”可刚说完,霍云岚的脸就红起来。
  
  显然是记起来两人之前在家中那些胡闹的事儿,便有些脸热。
  
  魏临旁的事情或许注意不了许多,可是和霍云岚相关的,他的反应向来迅速。
  
  这会儿立刻闻弦音知雅意,心里一热,伸手就要去拉住霍云岚的腕子。
  
  却看到自家表妹站起身来,伸手用浴衣裹住了身子就要走。
  
  魏临赶忙道:“娘子要去做甚?”
  
  霍云岚瞧了他一眼,耳朵还是红彤彤的,声音倒是平缓和煦:“我回去看看账。”
  
  魏临眼巴巴的瞧她:“就把我扔这儿了?”
  
  霍云岚自然知道这人藏的什么坏心眼,左右她之前也是偷偷想过的,若是寻常,也就应了,可刚刚看过魏临身上的伤,霍云岚便道:“相公忙了许久,受了伤,还有气力?”
  
  此话一出,魏临便端正了神色,倒是让霍云岚看愣了。
  
  接着,魏临便让霍云岚重新回来坐好,他则是一把抱起了福团,道:“福团,你困了。”
  
  霍云岚:……
  
  小福团听不懂,但是他现在一听到别人喊他名字就点头,这会儿也高高兴兴的点了点脑袋。
  
  然后就被魏临抱着出了屋子。
  
  福团一脸茫然的被他交到了婆子手上,眼瞅着自家爹爹又回去,这才死心,嘟着嘴巴被婆子抱回了院子。
  
  而霍云岚也体会到,有些话无论如何是不应该问的。
  
  自家表哥的气力,真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一直到最后如何回的院子她都不知道。
  
  只是自这之后,霍云岚便没再让魏临折腾过,盯着他养伤涂药,魏临倒也听话,除了每日去衙门处理公务外,便是上山,练练拳,养养伤,再不然就是逗逗儿子,日子算是格外清闲。
  
  魏诚则是完全没有下山,只管陪同自家娘子一道呆在山上。
  
  伍氏有些担心:“之前翰林院的事情多,你忙的厉害,如今突然不去会不会惹人非议?”
  
  魏诚正给虎头换衣裳,闻言便笑着回道:“不碍的,王上点过头,我这些天都能在山上陪你。”
  
  伍氏惊讶:“怎的,王上还过问臣子休沐之事?”
  
  魏诚则是一面给小虎头系腰带一面道:“是因为王上知道我能医治越小将军,这才许我在山上住下,以备不时之需。”
  
  闻言,伍氏沉默片刻,而后轻声道:“相公,我记得你之前说不愿多冒头的,如今怎的不同了?”
  
  当初伍氏倾心魏诚,哪怕魏诚出门求学,她等过,也追过,那时候就听魏诚说起过,这世上的事情最忌讳抢尖冒头,日子要过得安安静静才好。
  
  如今却是把本事都漏给了外人看,与之前魏诚说的很是不同。
  
  魏诚则是温声道:“之前不冒头,是因为当时三弟出门在外,大哥有伤在身,四弟拎不起来,家里只能靠我。当时魏家小门小户,越有本事越遭妒忌,平稳和顺才能过得长久。”声音顿了顿,“可现在不同,如今大哥自有前程,三弟大权在握,四弟也要入仕途,我若是想要护着家,就必须要在王上面前得了脸面。”
  
  既然没有倚仗,那就先给自己寻个最大的倚仗来才好。
  
  以前隐而不发才是上上之选,现在既然已经引人瞩目,若想要好过,伏小做低必然不成,只能往上走一步,再走一步,这样才能护着家中一切安泰。
  
  魏诚从不在乎自己到底有个什么前程,于他而言,护家族,护妻儿,方才是男儿本分。
  
  伍氏眨眨眼,脸上有了笑:“我听不大懂,不过相公拿定了主意的事儿必然是好的,我都听你的便是。”
  
  虎头也凑上来,软软的道:“我也听爹爹的。”哪怕他也没听懂。
  
  魏诚一笑,揽住了自家娘子,抱住了自家儿子,突然觉得多少辛苦都是值得的。
  
  又过了两日,便要到下山的日子了。
  
  霍云岚起得早,准备收拾一二。
  
  可是她起身后,却瞧见身边空了。
  
  莫不是,越小将军那边又出了事儿?
  
  微微一愣,霍云岚赶忙撩开帘子,顾不上去开门,只管支开窗子道:“来人。”
  
  一直在外面忙活着的苏婆子赶忙上前,站到了窗前道:“夫人莫急,怎的了?”
  
  “相公人呢?是不是那边院子又出事儿了?”
  
  苏婆子闻言立刻回道:“回夫人的话,那边没事,一直安静着,将军是昨天半夜就下了山,怕扰了夫人睡觉,便没让旁人打扰,说是今天早上就回。”
  
  正说着话,便见魏临已经进了院门,脸上有些冷色。
  
  见霍云岚看他,魏临面上立刻寒冰消融,一片暖意,快走了几步道:“表妹莫要开窗,山里早上冷,仔细着些。”
  
  霍云岚见他回来也就放了心,落下窗子,等魏临进门便问道:“相公一早下山,是去哪儿了?”
  
  魏临一面脱掉外衫一面道:“去明啸卫。”
  
  “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魏临点点头,转身去关了门才对霍云岚道:“叶参将与常驸马动了手,常驸马伤了手臂,叶参将被大公主打了一鞭子,想来是不能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