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九十五章,表妹有光环第95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九十五章


  过了几日,等霍云岚坐稳了胎,便开始把之前耽搁的事情拾起来。
  
  饭庄和药铺自有人经营,无论是张管事还是许掌柜都是精干人,做事鲜少错处。
  
  倒是漕运之事因为格外紧要,故而旁人不敢替魏家拿主意,魏临又是个对生意一窍不通的,怕给娘子帮了倒忙也就没有掺和,一直到霍云岚重新拿起账本,这才继续筹备。
  
  魏将军则是抽出了所有闲暇时间陪着自家娘子,娘子算账他研磨,娘子看账他点灯,总归是尽己所能让霍云岚舒坦些。
  
  小福团也得了自家爹爹的叮嘱,最近都没有缠着霍云岚,只是偶尔小心翼翼的盯着霍云岚的肚子瞧瞧,从不会上手碰。
  
  自家儿子这般小的年纪,居然能如此懂事,这让霍云岚很好奇魏临是如何跟他说的。
  
  直到某天,魏临又去了宫里一夜未归,福团明明困了还强撑着,等到要被抱去睡,他才使劲儿的拽着霍云岚的衣袖,趴在霍云岚腿上,奶声奶气的道:“福团乖乖。”
  
  霍云岚听了便笑,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家儿子的脸蛋,道:“娘的福团自然是乖的。”
  
  福团眨眨眼,立刻撑起身子:“吃糕糕!”
  
  霍云岚有些惊讶,不由得扭头去看苏婆子。
  
  原本这事儿魏临叮嘱苏婆子不要对外人说,可是如今被小少爷自己个儿说出去,苏婆子也不好瞒着,便道:“是前阵子将军对着小少爷许诺,说是只要他乖巧听话些,不闹夫人,就每天晚上给他掰一块糕饼吃。”
  
  霍云岚听了,先是笑,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原本下午该给福团的那顿奶糕,是不是表哥让你撤掉的?”
  
  苏婆子回道:“是。”
  
  霍云岚一听便笑了起来。
  
  自家相公倒是好盘算。
  
  因着小家伙还长身体,不好多吃甜的,寻常福团除了寻常吃饭,也就下午有顿糕吃。
  
  结果魏临明面上许他,暗地里却把下午那顿免了。
  
  里外里,小家伙不仅没占到便宜,怕是比以前吃的还少了。
  
  不过能让福团稍微戒掉些奶糕,霍云岚也是高兴的,就是觉着自家表哥当真是行伍出身,这小心思小谋略用的一套接一套,福团怕是再熬个十年都跳不出去。
  
  而福团还小,能听懂几个单字,却不明白大段的。
  
  霍云岚和苏婆子说话时,他听不懂,就只是吭哧吭哧地坐好,然后眼巴巴的瞧着自家娘亲等着喂。
  
  而将军夫人也不亏待他,掰了块糕给他,又盯着小家伙漱了口,这才让福团心满意足的松开手,乖乖让苏婆子抱着去睡觉。
  
  又过了几日,将军府内就开始准备魏宁和霍湛应考的应用之物。
  
  府试县试是前后脚举行的。
  
  不同的是,魏四郎考完试就去了城外庄子,霍湛则还要在书院里苦读。
  
  霍云岚有些不解:“四弟去庄子上做什么?”
  
  魏临对此的解释是:“二哥让他去体验一下百姓疾苦,以后也好踏实些。”
  
  “二哥觉得四郎考不中?”
  
  “不,二哥觉得他考中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区别只是名次罢了,但越是考中越要先磨性子,不然再过些日子就来不及了。”
  
  霍云岚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左右庄子上正种小麦,四郎去帮帮忙也是好的。
  
  就是之前让他喝了那么多提亮肤色的药膳,本想着效果好可以停一停,现在瞧着还是要继续喝下去才行。
  
  而在他们考完之后,霍云岚就让人暂时封了凉屋,准备等明年夏天再重新打开。
  
  霍湛也开始每天来找福团,带着福团、虎头还有小铁锤周修永一起读书。
  
  对此,魏临和霍云岚都乐见其成。
  
  虽说辈分不同,但是这几个孩子年纪相近,长大了也是要互为倚仗的,现在关系好些,对今后的发展也是大有裨益。
  
  这天孩子们念完书,霍湛送虎头回去,周修永去找自家爹爹周右,福团则是已经在软榻上把自己睡成了个球儿。
  
  魏临过去抱的时候,福团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见是自家爹爹小家伙便放了心,手脚摊开,在魏临怀中继续睡得四仰八叉。
  
  魏临把他放到小床里,关上了内室的门,这才坐到了霍云岚面前,缓声道:“娘子最近几日辛苦了。”
  
  霍云岚笑笑,合了账本,端起一旁的杯盏抿了一口,才道:“不妨事,不过是瞧瞧账册,累不到我。”
  
  “时候尚早,我们做点别的?”
  
  霍云岚没说话,只是看他。
  
  而后就见魏将军去把棋盘拿了过来,很快就瞧见霍云岚的眼睛亮了起来。
  
  其实这些日子,霍云岚嘴里虽不说,可是难免憋闷。
  
  房氏从没拘着她,相反,常常与霍云岚一道去园子里赏花看景,就算霍云岚要顾着铺子的事情,房氏也没过问,算得上是极宠着她了。
  
  但是胎还没坐稳的时候,即使房氏不说,霍云岚也不会出府的,只管安心养着。
  
  可总在府里呆着,就算园子里堆了金山也不新鲜了,将军夫人也就是让人把金山挖走藏起来,却不会想着日日看。
  
  这会儿能做点旁的事情,哪怕只是对弈手谈,霍云岚都是高兴的。
  
  见她喜欢,魏临也高兴,便坐下将棋盘棋篓摆好,与霍云岚下棋。
  
  因着魏临棋艺过人,两人对弈之时,他都是会让自家表妹几子的,饶是如此霍云岚也常常占不到便宜,故而每走一步都要仔细斟酌。
  
  魏将军则是显得轻松许多,还有心思聊天,道:“吴郎中说娘子身子稳当,能多走动走动了,安顺县主之前不是下了帖子么?娘子明天只管去,我会安排人送你的,定不会出岔子。”
  
  霍云岚原本在琢磨棋局,听了这话,脸上登时有了笑意:“我早就想去找成君说说话了,如此甚好。”而后落了一子。
  
  魏临想也没想就跟着落子,嘴里道:“算着四安和县主也是好事相近,回头我们还得帮他多琢磨下聘礼之事。”
  
  “四安可攒下什么东西了?”
  
  “之前王上赐给他了个宅院,他把积攒下来的银钱都拿去修宅子了,如今怕是已经荷包空空。”
  
  霍云岚是个爱做生意的,生意人往往精打细算,在银钱上很是精明,不过难得的是,霍云岚对待亲近人向来大方,她是知道魏临与郑四安的关系的,这会儿自然不会吝啬,直接道:“既如此,聘礼就交给我准备,定然不落将军府的脸面。”
  
  魏临没说话,而是从座位上起身,探过身去,在霍云岚的脸上亲了下。
  
  霍云岚没躲,只是脸颊微红,抬起脸瞧了他一眼。
  
  而后就见魏临已经落座,嘴里道:“娘子,你输了。”
  
  霍云岚一愣,低头瞧,便发现棋盘上局势已分,魏临悄无声息的占领了大半城池,自己这边溃不成军。
  
  脸上微红悄然散去,霍云岚投棋认输,而后拽着魏临再来一盘。
  
  结果又是被杀了个片甲不留。
  
  这下霍云岚可想不到什么聘礼不聘礼的,只管鼓着腮拧着眉看向魏临,道:“你让我赢一局。”
  
  魏临闻言,道:“表妹,这可不合棋品,不如我多让你两子?”
  
  霍云岚看看他,突然软下了声音:“我自然知道下棋要势均力敌才好,我不用相公让子了。”
  
  魏临一听,有些惊讶。
  
  便听霍云岚接着道:“只是我棋艺不如相公,可一直输我会睡不好的,相公疼疼我可好?”
  
  这句话,她说的又娇又软,直接让魏将军酥了骨头。
  
  于是接下去的一局棋里,魏临用尽了毕生所学,花式让棋,还要让的毫无痕迹,不能过于刻意,其中尺寸拿捏竟是比寻常下三盘棋还累。
  
  但是瞧着霍云岚赢下一盘后脸上的欢欣笑容,魏将军觉得,多累都是值得的。
  
  至于棋品……左右他不过是下棋娱乐罢了,能哄娘子高兴,那些算什么?
  
  而得胜之后的霍云岚睡得很好,第二天醒来时魏临已经出门,霍云岚也没有在家中多呆,仔细收拾了之后便动身去了安顺县主府。
  
  魏临确实是给霍云岚做了周密安排,不仅车舆里铺了厚厚的垫子免得磕碰,就连护卫都比平时多派了几个。
  
  而霍云岚坐在马车上时,明显能感觉到马车比以前平稳了,想来也是自家相公使人重新修正了马车。
  
  重重保护之下,霍云岚顺顺当当的到了县主府外,站在门口迎她的便是萧成君身边最得脸的婢女玲珑。
  
  这里霍云岚是常来的,周围都很是熟悉。
  
  不过这次下车后,霍云岚便发现了些不同之处。
  
  和安顺县主府一墙之隔的原本是朱家,因着朱老将军式微,朝廷翻出了不少朱家人做过的糟心事,案子一桩接一桩,糟粕一个连一个,朱家人在都城里算是没法立足,早早的就搬走回老家去了。
  
  这也是朱家跟王上示弱,主动退出以求自保。
  
  按理说,朱府该是空荡荡的才对,可如今看着那里有人进进出出,搬东西拉板车,似乎很是热闹。
  
  她扶着苏婆子的手,嘴里问道:“那里可是换了新主子?”
  
  玲珑闻言,行了一礼,恭声道:“回夫人的话,那宅子已经被王上赐给了郑校尉,这会儿便是在让人重新翻修。”
  
  霍云岚一听,便在心里赞了句妙。
  
  之前听魏临说起郑四安有了新宅院的事儿,却不知道这宅子就在安顺县主府边上。
  
  这般安排着实贴心,两府相邻,本就只有一墙之隔,如今让郑四安入住,虽说校尉这官位住在这诺大的宅院里显得有些不恰当,但是有王上赏赐,背后恐怕也有庄郡王的鼎力支持,谁也说不出什么。
  
  以后萧成君想住哪里住哪里。
  
  这也让霍云岚明白了为何翻修宅院能花光所有积蓄。
  
  这样大的一处宅子,和归德将军府不相上下,想要重新修建可不得要一大笔银钱么。
  
  霍云岚心里替郑四安高兴,面上却没表现出什么,只管点点头,就带着人与玲珑一同入了县主府。
  
  今儿安顺县主请了不少人,但是能上阁楼的没几个。
  
  外面搭了戏台,请了都城如今最红的名伶玉笙老板来唱戏,霍云岚到的时候,便瞧见窦氏和萧成君正坐在一处。
  
  见她来了,萧成君赶忙起身走过来扶她,脸上笑道:“云岚来的正是时候,可有喜欢的戏?现在点,我让人去安排。”
  
  霍云岚年少时家里穷,只有在庙会时才能瞧戏,这会儿也就不客气,点了两出。
  
  萧成君与窦氏各点了一出,便让人把戏单子送去给戏班班主。
  
  霍云岚见状笑道:“我原本只是来做客,结果却是我点的多了。”
  
  萧成君笑眯眯的看她,道:“你如今是双身子的人,不仅要点给自己听,还要点给小娃娃听。”说着,萧成君还有模有样的看着霍云岚并没有太大变化的小腹问道,“小乖乖,姨娘说的对不对啊?”
  
  这话出萧成君的口,却进了不少人的耳。
  
  应邀前来的贵女夫人们纵然坐的各有远近,但是耳朵都是竖起来听着这边动静的。
  
  萧成君一句姨娘,明晃晃的就是告诉所有人,她和霍云岚关系好到可以论姊妹,这可比寻常那些面子情谊牢靠得多。
  
  有人嫉妒霍云岚的好福气,但更多人是警醒,准备回头到家里去说道说道,这位寒门出身的将军夫人如今已经了不得,轻易不要开罪的好。
  
  而霍云岚没去理会别人的弯弯绕,只管与萧成君和窦氏说笑,等戏开场后就专注的瞧戏。
  
  不得不说,这位玉笙老板红火起来是有缘由的,他往台上一站,唱念做打嬉笑怒骂皆是活灵活现。
  
  一出《贵妃醉酒》唱完,打赏已经是源源不断。
  
  霍云岚这时候才发现,原本坐在身边的萧成君不见了人影,不由得看向窦氏问道:“成君去哪里了?”
  
  窦氏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皮,用帕子当着嘴角,轻声道:“刚有人来说,有人找她,县主便去隔壁瞧瞧。”
  
  隔壁,自然就是郑四安的新宅院。
  
  想来是郑校尉到了,萧成君自然顾不上看戏就过去见他了。
  
  不过两人都不点破,只是略略一提便不再谈。
  
  霍云岚端着萧成君给她准备的牛乳抿了一口,这时候趁着戏间空闲,有几个贵女过来跟她们说话。
  
  这般时候说的自然是吉利话,恭喜霍云岚梦熊有兆,也恭喜窦氏妹妹小窦氏得嫁王室。
  
  霍云岚原本不想提这事儿,可是已经有人说起,她也不好避而不谈,于是等那几位贵女离开后,霍云岚便笑着对窦氏道:“之前一直没得空闲,拖到现在才能给巧娘道喜。”
  
  窦氏的脸上却没有刚刚对着外人的笑意,她摇摇头,道:“我妹子选上三王子妃,其实是我家高嫁,但这到底是不是喜事还未可知。”
  
  霍云岚从魏临那里知道些情况,安慰道:“如今瞧着,王上对三王子还是回护的,想来以后的日子不会难过。”
  
  窦氏轻叹:“希望如此。”
  
  其实两人都知道,因着三王子是朱王后的儿子,纵然占着嫡出名分,可实际上已经绝了继承大统的指望,如今王上让小窦氏嫁他,明面上是窦家高攀,实际上却是楚王对三王子的回护。
  
  这般安排也足见楚王对内还是有几分心软的。
  
  娶了小窦氏,便是让三王子与罗家有了联系,再断掉他和朱家的关联,那么朱家那些破事儿也就沾不到他身上,大公主就算记恨朱王后,想来对着三王子也不会赶尽杀绝。
  
  这些窦氏心里都清楚,所以这会儿便弯弯嘴角,道:“日子总要过,也要经营,只盼着婉静以后日子和顺也就是了。”
  
  霍云岚笑了笑,温声道:“有你在,你妹子婉静的日子不会差的。”
  
  窦氏在,罗家就会站在小窦氏身后,有这样强的倚仗,任谁也欺负不了小窦氏的。
  
  这话让窦氏心里宽了些,便重新抓起瓜子等着看戏。
  
  一直到戏唱完,萧成君才回来,看样子满面春风,手上还多了个匣子,想来是刚刚郑校尉送来给她的。
  
  等下还安排了酒宴,不过霍云岚这会儿不好饮酒,也不宜在人多的地方免得冲撞,故而戏散场了之后霍云岚就和萧成君告辞,准备回府。
  
  等她出门时,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郑四安。
  
  原本郑校尉见过萧成君之后就想要离开的,不过他看到霍云岚的马车后就改了主意,左右自己也要去将军府与魏临商量事情,倒不如多等一等,护送霍云岚回去。
  
  而且他也要谢谢自家夫人帮他筹备聘礼。
  
  见到霍云岚后,郑四安就笑着迎上去想要说话。
  
  可不等他开口,就见霍云岚脸上神色微顿,眼睛直直的看向了不远处。
  
  郑四安见状,扭头看过去,便瞧见霍云岚看的是原本的朱府、未来的郑家大门,因着里头忙着翻修,甚是忙碌,大门自有做事的人进出。
  
  他着实看不出什么异状。
  
  但是霍云岚却觉得里面有个人似曾相识。
  
  那人身形偏瘦,个子修长,额角处有一块伤疤,脸上也是脏污一片,这般模样谁都懒得多瞧一眼。
  
  可霍云岚的记性异于常人,过目不忘,只是一眼便觉得熟悉。
  
  这身形,这眉眼……
  
  略想了想,霍云岚便记起来,神色微变。
  
  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往前走了两步,对着郑四安低声道:“那个有疤的,校尉速速去抓了来才好。”
  
  郑四安一愣:“夫人,怎么了?”
  
  霍云岚神色如常,声音轻轻:“那人,我瞧着该是朱家本该被流放出去的郎君,朱鹤。”
  
  作者有话要说:郑四安:……!!!
  
  福团:乖巧的孩子有糕糕吃!
  
  霍云岚:怜爱的摸一把
  
  魏临:微笑.jpg
  
  =w=
  
  更新哒哒哒
  
  因为邻居装修,弄得睡眠不足脑壳疼,导致午睡直接超时,更的晚了抱歉qvq今天红包100个我来包
  
  四安:……!!!
  
  楼兰灯火夜如歌扔了1个地雷——谢谢亲亲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