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妹有光环第一百零二章,表妹有光环第102章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表妹有光环 >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二章


  马车上,伍氏怀里正抱着福团,小家伙原本老老实实的啃着苹果,看到霍云岚的时候就哼哼唧唧的伸手要娘亲抱。
  
  霍云岚便把福团抱到怀里,伍氏伸手托了托他的小屁股,让小家伙不要压到霍云岚隆起的肚子,嘴里道:“如今天气还不算暖,怎的想着要带孩子一起去?”
  
  福团抬抬脸,脆声道:“一起去!”
  
  霍云岚戳了戳他的鼻尖,把苹果重新放到小家伙手中,而后对着伍氏笑道:“虎头已经懂事了,照顾起来方便,也不会麻烦到爹娘,可福团毕竟还小,又爱跑爱闹的,总不好劳累到爹娘,而且之前下帖子时,瑶华夫人专门提到了福团。”
  
  伍氏听了,便点点头。
  
  想来前面说不劳累爹娘是诚心的,但真的让霍云岚抱上福团赴宴是因着瑶华夫人。
  
  伍氏如今在都城里住了段日子,也认识了不少人,听到的消息不少。
  
  平常有些话是不能对外人言的,不过私下里和自家妯娌说说也不用那么多顾忌:“云岚,你觉得以后瑶华夫人会不会接过后位?”
  
  霍云岚捏着福团的小肉手,闻言,轻声道:“嫂嫂问这个做甚?”
  
  伍氏坦诚道:“施家人来与二郎接触,施家夫人也邀了我几次,只是宫中形式不明朗,这进退之间该如何选择实在不好选,这次不单单是施家夫人会去,老夫人也会去,等下怕是不好推脱。”
  
  霍云岚明白了其中含义。
  
  虽说魏家兄弟几个都姓魏,可是终究走的路并不尽相同。
  
  如今魏大郎把书斋经营的很好,霍云岚因着身子重,故而没有过多关注,可是从说书场都开始说《牡荆杂报》里面的小故事,便知道这杂报的影响力在稳步上升,而都城又素来是楚国中心,兴起了什么其他地方就会效仿,想来杂报不愁销路。
  
  魏二郎则是在翰林院里站稳脚跟,年前升了官职,又有状元荣光,加上祖上世代务农,与豪门大户没有牵扯,现在已然成了寒门出身的文官清流当中的紧俏人物。
  
  谁人都知魏家二郎和魏家三郎之间是会相互倚仗的,可是一文一武,衙门也不相同,接触的人自然不一样。
  
  施家主动找上了魏诚和伍氏,偏偏现在又是立储的关键阶段,伍氏拿不准,便来霍云岚这里讨主意了。
  
  到底是自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那些在外人听来大逆不道的话也就只有关着门自己说才好。
  
  而且一个家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现在接受施家善意,无论魏临如何反应,甚至不管他如今在不在都城,旁人也会因为魏诚而默认魏三郎的态度。
  
  霍云岚对伍氏丝毫没有隐瞒,直接道:“接不接,全看王上的意思。”
  
  伍氏不解:“这是何意?”
  
  霍云岚看了看伍氏,温声道:“如今王上年纪不轻,有些事情便要开始考虑了,”见伍氏点头,霍云岚就接着道,“按着惯例,后宫妃嫔若是有子女,便可以跟着一道去封地接受奉养,没有子女的便是留在宫中封为太妃终老,而太后人选,除了王子生母,便是王后才有资格。”
  
  伍氏虽然性子直率,可也是个一点就透的,立刻道:“你是说,这后位人选,要看王上愿不愿意让瑶华夫人做太后?”
  
  霍云岚把声音放得更轻:“应该说,是要看施家最近的表现。”
  
  选王后从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不单单要看个人德行,更多的还是要看背靠家族的权势能耐。
  
  朱王后便是个最好的例子。
  
  她无论是人才德行,在妃嫔中都算不得出挑。
  
  可是她身后有朱老将军,扶她上后位更多是看在娘家显赫的缘故。
  
  只是结局太过惨烈,令人不忍睹之。
  
  而现在,瑶华夫人已经在后宫中代王后事,距离王后之位差的也只是个名分。
  
  伍氏想了想,道:“那我拖一拖?”
  
  霍云岚却是摇头:“施家可不会让我们等,有些事情非黑即白,含糊不得。”
  
  福团嘴里念叨:“得得得。”
  
  伍氏皱起眉头,轻声道:“都说都城里生活大不易,我算看明白了,根本不是人找事,而是事找人。”
  
  霍云岚倒也没让伍氏太过发愁,直接道:“现在时机不对,不仅对我们不对,对施家更不对,嫂嫂不用担心,想着再过阵子施家就不会再来请了。”
  
  “为何?”
  
  “瑶华夫人素来聪慧,不会由着娘家折腾,这次夜宴她请了施家老夫人入宫,想来就是为了此事。”
  
  施家夫人是个拎不清的,从她见天想着让自家五姑娘嫁入高门便知道,这位夫人目光短,又闲不住,只怕主意比谁都正。
  
  如今施家的和顺大多依赖于施大人的中正,以及施家老夫人的睿智。
  
  专门请了老夫人入宫,想来是瑶华夫人有了主意。
  
  伍氏对其中细节并不甚了解,也不多问,既知道了等下不会有难事,她便放松下来,再不去想,只管凑过去和霍云岚一起逗弄福团。
  
  乖巧可爱的小孩子很能活跃气氛。
  
  福团本就是个活泼性子,跟两人玩的极好,一路上都不会烦闷。
  
  待到了王宫,霍云岚把福团的衣裳紧了紧,又帮他带好小帽子免得冲风,才扶着苏婆子的手走下马车。
  
  这是霍云岚第二次到王宫里参加夜宴,看起来坦然不少。
  
  因着时候尚早,伍氏去和熟识人聚到一处,霍云岚则是被瑶华夫人派来的宫人请去说话。
  
  霍云岚正准备带着福团去,就看到宫人笑着行了一礼,道:“我家娘娘给将军夫人派了轿子来,还请夫人上轿。”
  
  一听这话,苏婆子就先松了口气。
  
  这王宫一看就知道地方大,有个轿子抬着总好过自己走路。
  
  可是,霍云岚却是看也没看那软轿,只管笑着道:“不妨事,我自己走过去也是一样的。”
  
  宫人想劝,但是霍云岚已经让苏婆子抱好福团,用眼神示意宫人引路。
  
  无法,宫人只得笑着应了声,让人抬着空轿子在后面跟着,自己去给霍云岚引路。
  
  而苏婆子有些不明白,她走到霍云岚身边,小声问道:“夫人为何不用轿子?”
  
  霍云岚神色不变,一手扶着肚子,另一只手用手拿着帕子挡了挡嘴角,轻声道:“从嫂嫂的话便能听得出,后宫无主,这王宫内苑怕也不太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话音未落,霍云岚就看到拐角处有个略深的痕迹。
  
  她步子顿了顿,装作帕子落地,矮身去捡,帕子边缘沾到了些。
  
  拿起来轻轻摸了摸。
  
  是油。
  
  平白无故的,道上被人撒了油,若是抬着轿子踩上去……
  
  霍云岚不动声色的把帕子收好,神色如常的朝前走。
  
  不多时,便到了瑶华夫人所住的宫殿。
  
  穿过了好几道门,霍云岚才看到早早等在那里的瑶华夫人。
  
  大抵是因着今晚是瑶华夫人头一遭以后宫之主的身份出席夜宴,故而近日她的打扮尤其庄重华丽。
  
  玄色衣裙,红色刺绣,环佩叮当,瞧着华美异常。
  
  而瑶华夫人本就生的一副艳丽动人的好相貌,这样庄重的衣裳不仅没有压住美貌,反倒越发显得她倾国倾城。
  
  看到霍云岚时,瑶华夫人便笑着起身,道:“云岚来坐,我让人备下了饭食,等下宴席上怕是又要是冷菜冷汤,这会儿先吃口热的垫垫肚子才好。”
  
  霍云岚看了一眼站在瑶华夫人身边试菜的宫人,便笑着道:“多谢娘娘。”而后扶着肚子坐下。
  
  瑶华夫人应该是早早就为了霍云岚的到来做准备,椅子上垫了厚厚的软垫,桌上也放了个暖手用的暖炉,很是周到。
  
  而福团则是坐到了另一把小椅子上,好奇的左右看看,到底是年纪小,有些怕生,不过在霍云岚喂他了半块奶糕后,小家伙就活泼起来,脸上笑眯眯的,自己抓着奶糕吃得开心。
  
  瑶华夫人瞧着福团的小模样很是喜欢,索性就坐到了福团身边,单手托着下巴偏头瞧他,嘴里道:“这娃娃真可爱,云岚好福气。”
  
  福团脆声道:“福气!”
  
  瑶华夫人笑起来:“这般聪慧,怕不是以后又是个状元郎呢。”
  
  霍云岚用帕子掩掩嘴角,温声道:“这孩子还小呢,以后还不知是读书还是习武。”
  
  瑶华夫人这会儿已经伸了个手指过去让福团抓着,闻言便道:“都好,云岚教养出来的孩子定是不错的,左右小孩子都要从人之初性本善念起……”
  
  话音未落,福团就把嘴里的奶糕咽下去,小眉头先是紧紧皱起,觉得又到了念书时间,虽然不情愿可还是糯糯的道:“性相近,习|相|远。”
  
  此话一出,不止是瑶华夫人,就连霍云岚这个亲娘都有些惊讶地看向他。
  
  之前福团可从没说过这么长的句子,向来都是一个词一个词的蹦,如今竟是这般能耐?
  
  随后霍云岚就反应过来,因着怀胎辛苦,她也没有一直守着福团,反倒是自家小弟霍湛常常带着虎头过来寻他,想来福团就是在霍湛的教导下突飞猛进。
  
  原本只是记性好,现在背书也会了。
  
  哪怕这会儿不解其意,可光是记下就已经很难得。
  
  霍云岚已经开始思考未来该怎么应对这张总是闲不住的小嘴。
  
  瑶华夫人可不知道福团的本事,如今瞧着这么大点儿的奶娃娃就能背三字经,着实把瑶华夫人吓了一跳,她很快便伸手摸了摸福团的发顶。
  
  霍云岚不解,瑶华夫人笑容满面:“沾沾小郎君的聪明劲儿。”
  
  福团见她没有继续念书,登时高兴起来,跟着嚷嚷:“聪明聪明!”
  
  霍云岚便跟着笑起来,也过去捏了捏福团的脸蛋。
  
  小家伙平常被自家娘亲揉搓习惯,这会儿十分自在的昂起脸,任凭她们为所欲为。
  
  等吃罢了饭,瑶华夫人便让人撤桌,将一封厚厚的信递了过去。
  
  霍云岚接过,就看到信封上面是自家相公的笔迹。
  
  而后便听瑶华夫人道:“如今战事吃紧,前线不好给后方寄家书,这是跟着战报一起来的,王上专门叮嘱我亲手交给你。”
  
  霍云岚心里清楚,这是楚王在给自家施恩,做的顺水人情。
  
  不过她仍格外感激,起身行了一礼道:“谢过王上,谢过娘娘。”
  
  “你身子重,莫要多礼。”说着,瑶华夫人就伸手扶她。
  
  霍云岚便重新落座,却没有立刻把信拆开来看。
  
  她是知道自家夫君的脾气,尤其是自己给他带了一箱子信去,只怕早就已经学到了不少蜜语甜言,如今有了回信,还不知道会写些什么。
  
  不好让旁人瞧见,等下自己偷偷看也就是了。
  
  就在这时,瑶华夫人状似无意的问起:“魏将军身边人才济济,这是楚国之福。”
  
  霍云岚闻弦音知雅意,便笑着道:“是啊,无论是徐军师还是左军师都是人品才干俱佳,各有千秋,尤其徐先生在刑讯典狱上颇有建树,很是得力。”
  
  “另一位呢?”
  
  霍云岚自然而然的回道:“左先生是谦谦君子,芝兰玉树,尤其是做得一手好茶,君子六艺无一不精。只是命途多舛,以前受到过些挫折,不过如今想来能经受得住捶打磨炼自然是好儿郎。”
  
  瑶华夫人听了这话,脸上笑意加深。
  
  其实之前她和左鸿文是见过面的,还专门为了左鸿文请了郎中来,只是瑶华夫人对左鸿文的人品做派还不甚清楚。
  
  如今有了霍云岚的话打底,瑶华夫人也安心些。
  
  却不知霍云岚早就知道左鸿文和施五姑娘的事情,刚刚也是轻描淡写的把左鸿文夸了一通,这会儿将军夫人只管静静的端起茶盏,神色镇定如常,好似自己不过是说了些寻常话罢了。
  
  这时候,有人通传:“施家太夫人和夫人来了。”
  
  霍云岚闻言,便知道人家祖孙、母女间定是有体己话说,便起身告辞。
  
  这时候,瑶华夫人才问起:“刚刚我给云岚派了轿子去,怎么不坐?”
  
  霍云岚没多说什么,只管将那方沾了油的帕子递过去。
  
  瑶华夫人接过来,只瞧了一眼就明白原委。
  
  她面色微沉,但很快就重新有了笑颜,轻声道:“是我安排的不够妥帖。”
  
  霍云岚摇摇头,温声道:“娘娘和善,自然不想的,好在这次有惊无险。”
  
  “你先去大殿吧,路上小心。”
  
  “谢娘娘挂念,臣妇告辞。”
  
  等霍云岚离开后,瑶华夫人便紧紧攥住了那方锦帕,眼睛微眯。
  
  大宫女琉璃有些担心,一边给瑶华夫人添茶一边道:“娘娘,如今要怎么办?”
  
  瑶华夫人笑了笑,声音轻之又轻:“如今什么阿猫阿狗都敢伸手,怪只怪那些脑袋空空的蠢东西把外人牵扯到宫闱争斗里头来,本宫想着她们大概都忘了本宫是靠什么坐稳一宫主位的。”
  
  琉璃一听,便知道自家娘娘虽被楚王恩宠多年,却一直没有丢掉本事,立刻松了口气。
  
  瑶华夫人则是缓声道:“闲了这么多年,本宫也该松松筋骨了。”
  
  而此时,苏婆子也从刚刚的事情里想明白了些,咬牙低声道:“怎么会有这样脏心烂肺的人。”自家夫人可是怀着孩儿的,如何能对她做出这般下做事?
  
  霍云岚看得通透:“想来就是因为我怀着孩子,这才想要借此做文章。”
  
  一想到有可能的意外,苏婆子便抖了抖身子,格外后怕。
  
  反倒是霍云岚神态自若,语气也是平缓和煦:“不用太过担心,此事本就不是冲着我来的,想着也不会有下次,左右这王宫鲜少才来一次,不妨事的。”
  
  苏婆子点点头,心里却是觉得这王宫还是少来为好,看着巍峨阔气,却比外头可怕太多。
  
  而后,霍云岚便回了前殿,寻到了自己的位子,扶着肚子缓缓坐下。
  
  如今霍云岚身份已经不同往昔,因着魏临不再是闲差,而是统领明啸卫,霍云岚的地位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位子便往前排了不少。
  
  现下窦氏是没法和她坐一起了,不过旁边就是安顺县主萧成君,大公主也刻意选择了霍云岚身边坐着,互相也能有个照应。
  
  等霍云岚坐下后,就听萧淑华问道:“见过瑶华夫人了?”
  
  霍云岚点头:“见过了。”
  
  “想来,魏将军的信也到你手上了吧。”
  
  霍云岚继续点头。
  
  萧淑华便道:“你家魏将军大胜的消息还没有透露出去,想来很快就能传开了,只是想要回来怕是还得些日子。”
  
  霍云岚笑道:“他安稳便是最好的。”
  
  萧淑华见霍云岚神色如常,也就放下心,低头开始摆弄腰间装饰。
  
  如今没了驸马的萧淑华很是自在从容,今儿玩鹞子,明儿练骑射,前些日子还找人寻了个通体雪白的孔雀养在府中,霍云岚都想要找机会去瞧瞧。
  
  这会儿萧淑华的腰间就挂着一根孔雀尾羽做为装饰,福团的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瞧,脑袋跟着左晃右晃,甚是专注。
  
  萧淑华见状,便笑着俯下身去,对着福团道:“喜欢?”
  
  福团乖乖道:“喜欢。”
  
  “让我抱一下,这东西就送你了。”
  
  福团旁的听不懂,可他听得懂“抱”。
  
  小家伙头件事就是回头看向霍云岚,见霍云岚轻轻地往前推了推他,福团立刻对着萧淑华伸出手臂,脸上是软软的笑。
  
  这个笑容让萧淑华的心也跟着软了一片,立刻把福团抱过来放在膝盖上,脸上欢喜成一片。
  
  霍云岚则是趁此机会从怀中拿出了书信。
  
  小心的拆开信封,展开信纸,厚厚的信纸头一页只有四个字。
  
  我好想你。
  
  魏临的笔记很好辨认,纵然魏三郎不喜读书,可是写字向来坚实有力,这四个字更是力透纸背,足以见得其中用的情绪有多饱满。
  
  霍云岚脸上一红,赶忙把信纸往怀中一扣,见无人注意自己,才重新低头看信。
  
  只是一时间舍不得翻到第二页,似乎要把这四个字牢牢记在心里似的。
  
  等将军夫人终于决定翻页时,突然听到了些异样声响。
  
  她疑惑的抬起头,而后便觉得有什么东西从大殿中飞掠而过,破空的声音骤然响起。
  
  霍云岚下意识地伸手挡住福团,而后错愕的看向大殿门口。
  
  那里,原本应该背对殿门驻守的侍卫却纷纷调转过来,并且将刀剑拔出,直直的对着殿内众人。
  
  不等霍云岚反应,便听到萧淑华凄厉一声:“父王!”
  
  霍云岚立刻扭头看向高台。
  
  只见高台之上,楚王紧紧地捂着胸口。
  
  那里,有一支箭插着,尾羽微微颤动。
  
  瞬间,殿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作者有话要说:福团:不想念书
  
  虎头:不,你想
  
  霍湛:不,你想
  
  魏宁-还是没有出场机会-致力于锄地好多年-四郎:不念书的人不仅要锄地,连台词都没有,你想清楚
  
  福团:……qaq
  
  =w=
  
  深夜更新,哒哒哒
  
  更得太晚,今天也发红包,108,我自己发!……四安为什么不说话?
  
  郑四安:隐身,勿念,勿回,看不到我.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