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绝品皇帝第20章 天子落难,三国之绝品皇帝第20章 天子落难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三国之绝品皇帝 > 第20章 天子落难

  李乐、韩暹帐下士卒,虽说有了粮草,怨言依然颇多;即便刘协再三警告,对待朝中大臣仍然毫无恭敬之意。
  这些人贼匪出身,根本不懂朝中礼仪,对待达官文儒,呼来喝去,辱骂殴打,致使群臣见李乐、韩暹士卒,如见饿狼猛虎,能躲则躲,能避则避,丝毫不敢招惹。
  张杨带来粮米布帛,少数供给给董承、伏完、徐晃身边士卒,多半被李乐、韩暹士卒抢夺一空。
  张杨身边只有些许运粮队伍,不敢对抗,竟然不辞而别,逃回河内去了。
  杨奉忌惮刘去卑匈奴士卒,相互之间,多有牵制,明争暗斗,难顾其他。
  李乐、韩暹欺辱大臣,无人敢惹,竟越发肆无忌惮。
  董承、徐晃碍于帐下士卒,已不足千人,能保护好天子已是不易,更是顾不上其它。
  为此,李乐、韩暹小人得志,横行霸道,就连天子所用食物,也要他们来分配。
  董承、徐晃见李乐、韩暹如此放肆,便想出兵袭杀之。
  刘协却未允准。
  刘协不是怕这些人,而是因为这些人贼匪出身,所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要想让这些人改变,难上加难。
  再说,这些人为难众臣,主要目的还是克扣抢夺粮食。
  关于粮食之事,根本难不住刘协。
  只要有钱,有无敌兑换空间,他多少食物都能弄来。
  到达安邑之后,刘协曾经诏令河东太守王邑,开府库,发现府库之中,粮草已尽,然有黄金三百两,白银一万五千两。
  有了这些金银,刘协心中便有了底,高兴得什么似的,命王邑将这些黄金白银守护好。
  只要有这些黄金白银在,他就不怕众人没有吃的。
  正是为此,他也不想和李乐、韩暹计较太多。
  不要说和这些人火并,有很大风险,关键在这样大雪封路的季节,火并起来,实在弊大于利。
  根据需要,刘协陆续将这些金银兑换成粮食,暗**大臣和城中百姓食用。
  如此,刘协身边,众臣百姓皆安。
  腊月已尽,正月到来。
  三公九卿、诸位将军皆来朝拜天子。
  如此战乱之中,能够安稳几日,实在来之不易,刘协也知道,汉献帝便是在这一年春天,改元为建安的。
  刘协此时深切感受到,“建安”这个年号的深意。
  或许历史上的汉献帝,在这样的时刻,也是要立志建立一个安定的天下吧。
  刘协当即提出,要郊祀上帝,改元建安。
  杨彪、张温、张喜、董承等极力赞成。
  春正月癸酉日,帝帅众臣,郊祀天地,遂大赦天下,改元建安。
  这一日,天气晴朗,碧空如洗。
  刘协率领众臣,敬告完天地,一时心血来潮,弃龙撵,跨战马,蹬上一处高坡,眺望北国风光。
  当此时,守护在刘协身边的只有徐晃的百十名羽林卫士。
  忽然,山坡后转出大队人马,人数足有两三千人。
  这些人摇动手中弯刀,围住刘协人马,打着呼哨,连声吆喝。
  徐晃护着刘协躲避不及,被围困在垓心。
  从身上服饰,刘协认得出来,这些人皆是匈奴人。
  徐晃手提大斧,上前喝道:“来将何人?”
  匈奴士卒圈子外边,一将端坐马上,哈哈笑道:“被我围困之人,莫非是大汉天子?”
  刘协听对方如此一说,心下明了,看来对方正是冲着他来的。
  刘协当即回应道:“大汉天子在此,尔等既知端的,何以还敢如此猖狂?大汉王师便在左右,再不退下,俄而到来,定叫尔等片甲不回。”
  “哈哈哈哈。”那匈奴将领一阵朗笑,道,“大汉天子莫要唬人,豹可是被吓大的。豹不才,愿请大汉天子北国一行,请吧。”
  “放肆!”徐晃断喝道,“尔等些许兵卒,怎敢对抗我大汉王师?众将士,抵挡片刻,救兵必至。”
  “喏!”
  羽林卫本就是刘协贴身卫士。
  虽说这些人多半是汉家功臣之后,少时养尊处优者多,然自从王室衰微,天子逢难,几番大战下来,这些人也多半经历过九死一生,再不是盛世王朝模样儿。
  尤其在徐晃帐下,经过调教,羽林卫士一样是赴死敢战之士。
  这位自称“豹”的匈奴将领,手中弯刀一挥,匈奴士卒上前围攻。
  徐晃等羽林卫四面迎敌,奋力拼杀,欲保刘协突围。
  然终究因为势单力薄,少时便被杀得乱作一团。
  徐晃想极力护着刘协离去,然着实因为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匈奴大队人马冲散。
  刘协施展他最近练习的《传统武术套路精编三十六式》,全力抵抗。
  终究因为不太适应马上作战,被匈奴将领冲上来,从后一把抓住,丢在地上。
  匈奴兵上来,三下五除二,将其牢牢捆住,放在马上,纵马而去。
  刘协看到,远处烟尘滚滚,显然祭祀天地的杨奉和刘去卑等人的兵马,已经发现这边的情形不对,赶来救驾。
  只是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这些匈奴骑兵纵马北国,如风似电,很快便将大汉士卒远远丢在了后边。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四周一片漆黑,好在刘协身上龙袍之内,穿着兽皮大袄,不然早被冻成冰棍了。
  连冻带饿,刘协头脑有些晕眩。
  不知道过了多久,匈奴兵将刘协带到一处营地。
  匈奴将领十分客气地将其迎入一处大帐,请刘协上座。
  刘协极力稳定心神,想着怎么着自己也是大汉皇帝,决不能丢了大汉的脸面,抖抖龙袍,也不客气,坐了上手,这才问道:“你到底是谁?先做个自我介绍,让老子认识认识好么?”
  那匈奴将领见他说话豪气,哈哈笑道:“昆仑神啊!这大汉天子不是文弱的书生么?如何看来倒有几分豪气?哈哈!好!好!俺便是刘豹,你可认得俺?”
  刘协听说刘豹这个名字,一惊,急忙反问:“你就是南匈奴左贤王?”
  “没错。哈哈哈哈,实未料到,这大汉皇帝,年纪轻轻,也知道俺?”刘豹有些意外。
  刘协心中越发有了底,道:“那左贤王可知道,你的兄弟右贤王刘去卑便在安邑城中,护卫朕恭?”
  “知道,知道。”刘豹不以为然,一边说,一边让人上马**酒和肥羊腿,“正是你请了俺兄弟去护驾,俺才将你活捉而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