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瑟24,唐瑟24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玉面虎’方舟,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身怀此等异术,厉害、厉害!”
  
  耳听背后传来易江南的阴声相“赞”,方舟心下一沉,眉头抽动着自嘲道“果然,还是没能逃过‘千面如来’的法眼啊!”
  
  “方先生,你可不要乱来啊,在下的匕首可没长眼睛!”察觉到方舟身体上的细微举动,易江南阴沉着嗓子发出警告。
  
  方舟长舒了一口气,干笑一声“哼,看来不止阁下的匕首没长眼睛,就连阁下也没有,真是枉费了那一千张鬼脸啊!”
  
  易江南闻声故作一声疑惑,然后就见方舟突然身形一沉,向前一闪转身,想要反手一击。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手上匕首架空的那一刻,易江南骤然抽回,跟上一步就将匕首刺出,正中在方舟的咽喉之上……
  
  “这是……”眼见着方舟脸上那诡异而又阴森的笑容,易江南的浑身都发抖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让易江南感到恐惧莫名的却并非是方舟脸上的阴笑,而是自己的匕首明明刺穿了方舟的喉咙,但方舟的脖子上不但没有伤口,就连一丝的血迹也没有,就好像自己的这把匕首根本不存在一般!
  
  而就在易江南尚未在惊恐之中回神过来之时,更为不可思议的一幕在眼前出现被匕首刺穿了咽喉的方舟,竟然像被烈火灼烧一般的熔化在自己的面前,在整个人瞬间熔化之后,身上的衣服也随之散落,落地之下转瞬便隐没不见!
  
  “这是……东瀛的幻术?”易江南眼见之下仿佛明白过来了什么,然后就听见身后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就在易江南转身过来,将匕首刺出的那一刻,被方舟抢先一步捏住了脖子……
  
  一记清脆的骨断之声后,鲜血从易江南的嘴角之中淌出。见红之下,方舟眼疾手快折扇回袖,换回手来将流血接在掌心。
  
  “这可不是什么骗人的幻术,而是地地道道的仙法!”将手上的鲜血抹回到易江南的身上,方舟摇头冷笑一声。
  
  因为没有把握避过易江南的匕首,所以自己适才先是用了“五行遁术”中的“金遁”让得匕首穿身而过,然后用“化身隔世”遁身到对方的身后,再用得“麒麟爪”捏断对方的脖子。不过,凝望着脚下死不瞑目的易江南,方舟眉头皱起虽然反击制胜,但是……这终究是在最不应该杀人的时候杀了人。
  
  而就在方舟准备处理尸体的时候,突然觉得肩膀一沉,这个重量……是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方舟全身为之一怔,由得冷汗顺着鼻梁滑落,不觉地吞咽了一口之后,这才缓缓地扭过头去……
  
  “这大半夜的你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干嘛呢,怎么还少一个啊?”手按着方舟的肩膀,宋忠面带奸笑而问。
  
  “……”回头见是宋忠,方舟嘴角抽动了两下,似乎是在想要做出什么表情亦或是发出什么声音,然后就“咕咚”一下瘫坐在地。
  
  “喂?”宋忠吓得一跳,赶紧伸手想要扶方舟起来,不过瞥见地上那死不瞑目的易江南,宋忠吓得一跳险些惊叫出声。
  
  “喂……喂你个大头鬼啊!”方舟又抽动了两下嘴角,笑出了有生以来最为难看的笑容,“你……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伸手把方舟拉起,又狠狠的踩了一脚对自己“深情”凝望的易江南,宋忠苦笑出声“吓死谁啊,你才是吓死我了!”
  
  片刻的沉默后,二人全都平静下来,宋忠又瞥了一眼还在“深情”凝望自己的易江南“这个……怎么回事?”
  
  方舟狠命摇着扇子,长出了一口气“先别问那么多,我们把尸体先处理掉!”
  
  “嗯。”
  
  “嘘!”方舟突然听到了什么,示意宋忠停下手中动作,然后竖起耳朵确认,“有脚步声靠近!”
  
  “那怎么办?”宋忠压低声音。
  
  方舟没有回答,只是做了个手势先指宋忠,再指易江南,然后指自己,最后指向地面。
  
  要遁地吗?宋忠唉叹一声,俯身扛起易江南。
  
  ……
  
  来至卧龙山庄外的树林之中,宋忠将肩扛的易江南扔在地上,然后开始在尸体上摸索“你爷爷的奶奶的爷爷,比小爷还穷……区区百两,连个棺材板儿都买不起!”
  
  “……”眼望着从死人身上摸到了钱还要骂人祖宗的小五爷,方舟五指扶额,汗颜道“你这棺材板儿是纯金还是玛瑙的?”
  
  “哎——?”宋忠闻言一愣,默不作声之下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好了,赶紧的吧,快点挖坑把尸体埋了!”方舟有些急不可耐。
  
  “不是吧,挖坑埋尸啊?”宋忠咧起嘴来,面露不满之色。
  
  “难道你还想放火烧尸?”方舟的眉头又开始抽动,毕竟此刻来说,哪怕是用“幽冥业火”来烧,也是在作死。
  
  “也不用点火那么麻烦,虽然小爷很喜欢放火,不过山人自有妙计!”宋忠面带奸笑。
  
  奸笑之后,宋忠拿起易江南的匕首又在尸体上泄愤一般地狠戳了几刀,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药瓶,又往尸体上撒了一点瓶中的药米分。再后就见得尸体的伤口处突然开始溶化冒泡,紧接着就是恶臭扑鼻而来。
  
  “化尸米分?”方舟哼出一声,然后一手捂着口鼻,一手死命地摇着扇子。
  
  眼见着易江南的尸首在片刻之间就化成了血水,宋忠转向方舟扬眉得意道“厉害吧?”
  
  “嗯,了不起!”
  
  “当然了,这可花了小爷一百七十两银子呢!”
  
  “原来那差出的银子花在这儿了。不过,花的好,这回可省了不少事……”
  
  闻听方舟夸赞自己花钱花的好,宋忠赶紧凑近过来,肘顶了一下方舟“既然这样,那这一百七十两,你就和大哥说申报公帐吧?”
  
  “……”瞥眼望着宋忠的一脸奸相,方舟含笑点了点头,“想得到美,不过公帐是不可能了,只能算在我账上。”
  
  “不愧是和小爷同穿一条裤子的舟哥哥,够意思,小爷要个女的一定以身相许!”志得意满之下,小五爷冲着方舟抛起了媚眼。
  
  “你要是女的,我现在就让你和他下去做伴!”方舟干笑一声,“好了,先别说那么多,快把那些没有化掉的衣服埋了,小心点儿,别用手碰!”
  
  ……
  
  毁尸灭迹之后,二人遁地回到了厢房中,却发现房内无人。出门想要找寻之下就见得武当派所在的方向灯火通明。
  
  见得二人赶到,百里红玉欣喜了一声“舟哥哥”,然后就发现方舟脸上的红肿,惊问道“舟哥哥,你的脸怎么了?”
  
  方舟看了一眼对自己扭头甩脸,冷哼一声的丁香后,苦笑一声“没事……”
  
  “当然不会有事啦,正所谓‘打是情骂是爱’,你说对不对啊,舟哥哥?”虽然一早就注意到了方舟脸上的红肿,但先被易江南的尸体吓到,然后又忙着毁尸灭迹,一直没空调侃。此刻闻得百里红玉提起,宋忠自然不会放过。
  
  “先别说那么多了,樱桃姑娘,你赶紧帮四弟上药吧!”高原忍住笑,转头言语那正在捂嘴偷笑的樱桃。
  
  而眼望着笑到直不起腰来的樱桃,方舟叹息一声,说道“算了,还是先别管我。大哥,武当派这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这么多人聚在这里?难道说……”
  
  高原闻声点了点头,眉头皱起“嗯,听说是灵湘道长被刺受伤,不过几大掌门拦着不让进,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
  
  “那打你的主意总可以了吧,夫人?”
  
  “……”闻言下,丁香的一双秋波杏眼瞪圆,纤指捂唇之下,不觉呆愣了片刻。看得方舟也有些意外,但还未等开口,就见得丁香一巴掌抡来,红脸怒嗔道“无耻、下流、不要脸!”
  
  打完方舟之后,丁香红脸跑开。而方舟从地上爬起,就觉满眼皆是金星。
  
  虽然和佳人打情骂俏是为方舟所愿,但正事要紧。为了方便行事,唯有先把丁香气走,毕竟此时此刻想要支开这位愤怒中百花夫人门儿都没有,只能出此下策。不过虽说是下策,但自己也很喜欢便是,只不过这巴掌打得真叫一个疼啊……
  
  从假山的体积推算,密室应该在地底,是以方舟俯身趴下,附耳听地,不过听到的却是快速靠近的脚步声。方舟赶紧起身隐匿在假山之中,发现诸葛狂生神色凝重、匆忙地疾行而过,看方向似是白氏父子所在的厢房。
  
  无人随行,而且神色匆匆……眼望着诸葛狂生消失在黑暗之中,方舟又回望了一眼身后的假山。
  
  ……
  
  白氏父子所在的厢房之内,白不凡为爱子白不同运功调息完毕,易江南赶紧递来脸巾。抹去额头的虚汗,白不凡心中愤恨好个“飞天虎”吴双,下手真叫一个狠……若非吾儿有“天仙罡气”护体,这一下就算没死也只能在床上躺一辈子了!
  
  “可恶,打伤少爷的这笔账一定要跟他们算个明白!”易江南愤恨一声。
  
  “嗯。”白不凡点了点头先是拿到了《百家拳精》,又得到了督公传授“天仙罡气”,本来一切皆在掌握中,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萧瓒和江轩相继出来碍事……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索性自己还有二手准备。“逐乐,下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禀报主人,下面进行的一切顺利,不出意外的话,明晚之前便可准备完成!”邱逐乐点头禀明。
  
  “嗯,”白不凡闻声又点了点头,不过眼见着邱逐乐面有忧思,“逐乐,有什么话想说,就直说吧。”
  
  “是,主人,”邱逐乐行了一礼,“逐乐在想,我们这样是否太过冒险了,毕竟意外接踵而至,我怕……我怕事情会超出我们的控制,毕竟这不是我们的原定计划!”
  
  “你的担忧我也心中有数,就且看这‘暗花’之计能否顺利进行吧,只可惜督公似乎失去耐性了,否则我也不愿用这招,实在太冒险了……”白不凡有些疲惫,手指揉捏着眉心,深叹一声。
  
  言语间,听到敲门声。易江南把门打开见是诸葛狂生,确认了门外无人后赶紧请进。眼见着诸葛狂生的气急败坏,白不凡手捧着茶碗,淡笑一声“诸葛庄主这么晚过来,不知所为何事?”
  
  “我问你,那个‘暗花’是不是你种的?”诸葛狂生怒眉咬牙而道。
  
  “就为了这点小事,就劳得庄主亲自过来,你不怕惹人怀疑吗?”白不凡浅抿了一口茶,冷笑一声反问。
  
  “白不凡,我再问你一遍,‘暗花’是不是你种的?”诸葛狂生已然怒不可遏。
  
  “是又如何?”白不凡冷哼一声。
  
  “是又如何?”诸葛狂生呛言咬牙,上前一把揪住白不凡,咆哮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乱来,会把整个卧龙山庄都卷入到是非之中!”
  
  “嘘!”白不凡做噤声之状,“诸葛庄主,你这么激动干嘛,隔墙有耳啊,你是怕别人听不见吗?”
  
  “哼!”诸葛狂生冷哼一声,松了手。
  
  放下茶碗,又用手理了理凌乱的领口,白不凡为诸葛狂生倒下一碗茶,笑道“诸葛庄主,诸葛老弟,来,先喝杯茶去去火!”
  
  “我喝不下!”诸葛狂生一把就将送上前来的茶碗拂翻在地。
  
  “哈哈,”眼望着摔碎在地的茶碗,白不凡苦笑一声唉叹“唉——,诸葛老弟你何必如此动怒,要知道,我这么做也是督公的意思,你也知道督公他已经等不及了……”
  
  “……”闻道白不凡抬出“督公”二字,诸葛狂生这才强压了怒火,“那我问你,你这‘暗花’之计,真能顺利进行吗?”
  
  “那就要看诸葛老弟的配合了。”
  
  “什么意思,你是要我放外面的那些杀手进来?”诸葛狂生白了一眼白不凡,“可是即便我把他们放进来,你认为外边的那些个杀手真的有本事能杀得了各派掌门吗?”
  
  “他们能否得手并不重要。”白不凡耸了一下肩膀。
  
  “不重要?”诸葛狂生闻言扬起了半边眉毛,目光瞥向白不凡。
  
  “不错,”白不凡为自己把茶蓄满,拿在手中与眉眼齐平,“重要的是放几个人进来之后,他们能够制造混乱,好方便我们动手……到时候,只要诸葛老弟把近年来有关碧海魔宫的情报公之于众,我再登高一呼,便可轻易的号令群雄!”
  
  “……”诸葛狂生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天来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实在让人心烦意乱。对于白不凡所言之计,诸葛狂生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推敲,只是随口应付了一句“好吧,我尽力而为……”
  
  诸葛狂生说罢便起身离开,仰望这诸葛狂生的背影。白不凡摇头冷笑这个傻小子,你真是枉姓诸葛,亏你先人是那般的神机妙算……
  
  送走了诸葛狂生,白不凡起身转向易江南“江南,不同这边就交给你了,我和逐乐再去下边看看,得让他们在加快进度!”
  
  “是,老爷,您放心便是,少爷这边我会照顾好的!”
  
  “嗯。”
  
  白不凡说罢便和邱逐乐出门离去,易江南也相送到了门外。不过就在准备关门回房时,易江南突然察觉到了些许的异样有一种奇怪莫名的感觉,又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好像听到了呼气声,难道是有什么人藏在附近!
  
  四下寻望过之后,易江南眼盯着灯火之下的一处墙壁,不觉眉头皱起,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墙壁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当然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异样,除非墙壁也会呼气……嗯,地上也没发现什么外人来过的痕迹,看来是自己多心了……
  
  又仔细确认了一遍周遭之后,易江南自嘲似的摇头苦笑一声,便关门进了屋。
  
  (过了片刻)
  
  就在方才易江南所摸处的旁边不远,方舟从墙壁里隐现出来,不过才刚舒下一口气,就听得了巡夜人的脚步声,方舟只得纵身闪到了廊柱的阴影之中再度隐匿起来。
  
  耳听着巡夜人的脚步越走越远,方舟这才遁身到另外一处墙壁的阴影里现身出来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这个易江南还真两下子……诸葛狂生果然也在为刘瑾卖命,看来刘瑾想要谋朝篡位是真的;不过,有些意外的是,想不到这“暗花”还真是白不凡所种,可是他的目的真如自己所说的那般?不……不会,我还是得找机会潜进秘道里看看。
  
  心中刚刚念罢,方舟便感到脖子上传来了一道刺骨的冰寒——是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从身后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
  
  “‘玉面虎’方舟,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身怀此等异术,厉害、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