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事25,唐朝的事25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土番地处高原,可以说天生处在不败之地,只有他打别人的份,而别人打不了他,这其最重要的原因是高原反应。
  
  还没打仗呢,得因为高原反应倒下一大半人,剩下的也变得像是病秧子一样,谁受得了。
  
  在宇哲前世的时候,土番进犯大唐边境,大唐每一次都能把土番打退,可是对于退回国内的土番大军,也毫无办法。
  
  土番多次陈兵边境,然后用威胁的手段请求和大唐联姻,实际是看了大唐各方面先进的技术。
  
  刚开始李世民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可是架不住土番烦人啊,闲着没事大军来了,造成一定的伤害之后,转身走。
  
  最终成公主入藏,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李世民实在是拿土番没有办法,牺牲了成公主,安抚住土番。
  
  成公主带去了大量的种子、医学、炼铁、等等的技术手段,这也是土番崛起的开始。
  
  那会儿大唐可不知道高原反应,也没有意识到,即便是生活在平原的人,若是长时间生活在高原,是可以适应的。
  
  可是宇哲知道啊,也知道这一件历史,虽说后人都对成公主入藏这一段历史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但是在宇哲看来,这是后人给自己脸盖了一块遮羞布。
  
  不管成公主入藏给历史进程带来了怎样积极的推动,对于一位军人来说,用女人来换取平安,都是一种耻辱。
  
  而避免这件事情发生,最好的手段,是有一支能够适应高原作战,足以在土番国土与土番大军交战的部队。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高士廉并没有受伤,却显得如此虚弱,可是为何我没事,难道是因为内力?”林平了然,道。
  
  “也许吧,林叔,你是因为内力,而他们……”宇哲指了指身后的那十名特种将士,“他们受到过最严厉的训练,经历过最为严酷的战争,适应能力强,所以才能在这里作战,不过你也察觉了吧,他们的战斗力还是受到了影响,不然,算是真的把这支大军的将领斩杀,彻底激怒土番又如何,大不了我带着他们,抄了土番王庭的老窝是了!”
  
  宇哲撇了撇嘴,道。
  
  “是啊,战斗力受到影响,突袭王庭做不到了,看来只能忍耐了,先守住关隘,拿下土谷浑吧!”
  
  林平叹了口气,道。却把周围的将士们看的一愣一愣的,“拿下土谷浑……”不觉得口气太轻松些了吗,这可是一个国家啊。
  
  关键还不是语气太过于轻松,这一幅不满意的态度,才是最刺激人的。
  
  “走吧,我看你们也不会休息了,继续前进吧,还有,进入大唐境内之后,不要叫我将军了,毕竟,我已经卸下了军职!”
  
  宇哲看着周围精神抖擞的将士们,站起身来,带着队伍,向着土番大军前进的方向,追了去。
  
  ………………
  
  陇右主城,那一队特种将士带着乞伏等人到了城门前,才算是松了口气。
  
  其他人也露出了一股心安的神情,即便他们当初穿过关隘时,心里还在担心会不会被发现,从而引起土谷浑的那五万大军攻城。
  
  只不过,独孤复和卢谢两人的脸色极为难看,他们也知道,现在的陇右主城,可是在独孤彦云的控制之。
  
  特种将士们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十分顺利的进入到了城内,然后直奔城主府。
  
  独孤彦云提前接到了消息,带着一队亲兵在城主府外等候,很快,看到了远处正在赶来的将士们。
  
  这一路,不停有人百姓围观,指指点点的,主要是乞伏吸引人注意,乞伏是土谷浑的可汗,虽说是在寝宫被抓住的,但是所穿的衣服依然不是常人所能拥有的。百姓们下意识的跟在后面,一起来到了城主府。
  
  “来了!”独孤彦云看着远处的人群,露出了一副惊喜之色,随之,大跨步的迎了去。
  
  “哈哈哈,乞伏,你的五万大军还在关隘之外驻扎,你却来到了城内,人生的际遇还真是妙啊!”
  
  “哼!”乞伏冷哼一声,把头转到一旁,变得十分难看。
  
  “乞伏?难道他真的是土谷浑的可汗,不可能吧!”
  
  “应该不会错,你看他穿的衣服,那是土谷浑王族才能穿的!”
  
  “哈哈哈,土谷浑活该,让他们该陈兵与我陇右关隘之外,这下好了,他们的可汗直接被抓来了!”
  
  “土谷浑原本是跳梁小丑,不值一提,这也是正常的!”
  
  在周围的百姓,顿时掀起了一股议论纷纷的声音。
  
  乞伏没有回答,独孤彦云也没有在说些什么,毕竟是一国之主,算是土谷浑国灭,李世民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容,也会保证乞伏一生富贵,像是册封了颉利官职一样。
  
  独孤彦云走到了李愔和高士廉身前,拱手拜下,“末将惭愧,让蜀王殿下和高大人受苦了!”
  
  “独孤将军不必多礼,多亏独孤将军镇守陇右,才没有闹出大乱子,是本官太不小心了,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如此丧心病狂!”高士廉叹了口气,道。
  
  “呵呵,高大人放心,陇右可是本将镇守的地盘,谁都别想乱来!”
  
  独孤彦云的声音变得寒冷,把距离他最近的李愔给吓了一跳,但是灵迦显得十分镇定。
  
  “彦云……二弟,你……”独孤复颤抖的张开了嘴,声音在喉咙里不停的滚动。
  
  “哼,本将早脱离了独孤家,更不敢跟你这乱臣贼子称兄道弟,来人,拿下!”
  
  独孤彦云眼露厌恶之色,道。
  
  “二弟,什么乱臣贼子,你可不要乱说,你是知道的,父亲一直都想你回家,甚至,只要你肯回去,独孤家家主之位是……是你的!”
  
  独孤复压抑着眼里的挣扎,道。
  
  独孤复的话说的十分快,因为已经有将士走前来,按住了他的胳膊。
  
  “独孤家家主?本将要是真的能成为独孤家家主,一件事是把独孤家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带走!”独孤彦云一挥手,道。
  
  “诺!”将士大喝,拉着独孤复和卢谢的胳膊,向着旁边拽了过去。
  
  “独孤彦云,我好歹也是独孤家主,你污蔑我是乱臣贼子,公报私仇,我独孤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独孤复嘶吼着,被将士们带了下去,在这个过程,独孤彦云的表情没有一点的波动,仿佛丝毫没有在意。
  
  “高大人,前天,有人给末将送了一封密信,想要用独孤复来换取末将打开关隘大门,呵……独孤复为了活命,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说他是乱臣贼子,都是轻的,正好落在本将手里,别想轻易揭过了!”
  
  高士廉显得很着急,独孤彦云急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高士廉了然,不过高士廉依然很着急,独孤彦云会错了意,高士廉的焦急并不是因为自己下令抓了独孤复和卢谢。
  
  “高大人,是为了什么事情如此着急?”独孤彦云禁不住心的疑惑,道。
  
  “独孤将军,既然本官已经回来,陇右主城自然有本官坐镇,土番现在正有五万大军,正在向着关隘赶来,独孤将军赶紧回去布防吧,本官也会表一封八百里加急的奏报,请陛下定夺!”高士廉道。
  
  “什么?土番?”独孤彦云看着高士廉的焦急,又看了看周围那些特种将士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有些发蒙。
  
  “独孤将军……独孤将军!”
  
  “哦……高大人,末将知道了,这带兵返回关隘,若是陇右城内有任何变故,还请高大人随时派人通知!”独孤彦云虽说心疑惑,但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
  
  土番和土谷浑可不一样,土谷浑五万大军陈兵边境,独孤彦云连理都不理,即便关隘内只有三万兵马,依然如此。
  
  可是遇到土番不行了,现如今土番的彪悍,起方面的突厥人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最终,独孤彦云把高士廉等人请进了城主府,李愔和药师惠子直接去了内院,去见长乐公主,李愔还把灵迦带了。
  
  对,其他人并没有在意,独孤彦云安顿好了之后,韩明急匆匆的赶来,看到高士廉后好一阵激动。
  
  最终,独孤彦云留下了三千士兵,用于保护这几位的安全,没办法,长乐、李愔这可都是皇族,再加高士廉在一百多特种将士的守护下都被掳走了,独孤彦云怎么能不小心。
  
  高士廉的回归,独孤彦云的离开,乞伏被俘虏到了陇右,这几件消息如同爆炸般在陇右扩散开。
  
  晚。
  
  高士廉在书房里拿着毛笔,不停的写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努力散发着光亮,照耀着高士廉笔尖下的那张宣纸。
  
  过了许久,高士廉放下毛笔,把宣纸拿了起来,在纸面轻轻吹了吹,吹干了墨迹后,才折了起来,放进了一封早已经准备好的信封里。
  
  “土番的确是个巨大的威胁,陛下,土谷浑不能留了,土番也不能留,一切,还是要你来决断啊!”黑夜,是特种将士们最熟悉的地方,像是伙伴,为他们创造最好的条件。
  
  土番大军一直在以十分快的速度前进,直到太阳完全落下后,才开始埋锅做饭,准备休息。
  
  白天的时候,虽说被激起了心的凶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赶路的疲倦,在加那种无法躲避的恐惧,都在时刻消磨着他们的凶性。
  
  这种感觉,会让人的疲倦更加深刻,精神也会受到极大的压力,若不是宇哲的人数太少,土番这五万大军受到的压力会更大。
  
  整个大军停止,在各个地方升起了火把,虽然火把很亮,但是大军的驻地范围太大,无法把所有的士兵囊括进光亮之。
  
  昏沉的光线,只会让人更加嗜睡,钦陵在大军的央,坐在一处简易的大帐里,这里是整座军营最为明亮的地方。
  
  钦陵的身前放着一个方桌,方桌摆着一大块羊排肉,烤的外焦里嫩,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不过钦陵丝毫没有关注这块肉的意思,手里拿着那根漆黑色的铁箭,神情极为复杂。
  
  在钦陵的右手边,坐着的是禄东攒,禄东攒是土番大相,钦陵则是土番军方军职最高的将军,所以禄东攒才会坐在钦陵的下首,毕竟这里是军营。
  
  禄东攒对面,则是一位年将领,这位年将领同样对身前的那块羊肉没有兴趣,视线一直落在钦陵手里的那根铁箭之,仔细看去,还不时闪烁着一股畏惧。
  
  “钦陵,不用想那么多,也几百人,并不具有多大的威胁!”禄东攒道。
  
  “呵呵!大相,你错了,他们有三千人,而且,林平一人,便是足够的威胁!”钦陵道。
  
  “将军,您还是和末将换一下铠甲吧,今天白天,您不是也同意了吗!”一旁的偏将道。
  
  “够了!”钦陵低吼,“林平不除,压的本将不能露面,大军的实力也会被压制到最低点,本将纵横沙场多年,还从未有过这么憋屈的时候,本将怎么会甘心!”
  
  钦陵咧开嘴,满脸狰狞,那种疯狂的劲头,看的偏将心头一颤,赶紧低下了头去。
  
  钦陵这个样子,他曾经见过一次,当初土番政局陷入混乱,是钦陵带着他们,血染了土番王庭,这才奠定了松赞干布执政的基础,那时,王庭死了一半人。
  
  毕竟,任何的政变都是用鲜血浇灌出来的。
  
  “钦陵,你想干什么?你要以身犯险吗!”禄东攒脸色一变,道。
  
  “大相,在突厥被唐朝灭亡之后,我一直在研究这支特种部队,他们可是十分擅长斩首行动的,本将在这里,今晚,他们一定会出现!”钦陵道。
  
  偏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钦陵是如此疯狂,把自己当做诱饵,若是没有魄力可做不出来。
  
  大帐陷入了沉思,钦陵闭了眼睛,禄东攒的额头不断流出汗水,气氛渐渐的凝固了起来。
  
  时间在此时仿佛变得有了形体,能够轻易的感觉出来,突然,一点点嘈杂的声音传进大帐,钦陵猛然间睁开了双眼。
  
  “来了!”
  
  “将军,末将立刻带兵合围!”偏将站起身来,激动的声音也有了些颤抖。
  
  “等等,让他们进来!弓箭若是近身,可没有它的威慑力了!”
  
  钦陵的声音里充斥着强烈的自信,把一直背在后背的长枪翻手擎起,重重的砸落在了地,直接陷进了地面。
  
  偏将闻言按捺住了心里的冲动,静下心来等待。
  
  这里是军营的最心,即便没有刻意安排,也是防御最为严密的地方,只要对方敢来,可以瞬间被合围住,所以这位偏将心里也是有着很大的信心的。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外面的声音依然杂乱,但是没有靠近的感觉,仿佛这声音没有变过。
  
  “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等到天都快亮了,这样的骚乱的声音没有变过。
  
  钦陵坐不住了,提起长枪,猛的向着外面冲去,禄东攒和偏将拦截不急,全都变了脸色。
  
  “将军不可,也许那位弓手在外面埋伏呢!”
  
  偏将的大喝声并没有阻止住钦陵,钦陵闯出了大帐,大帐外,一群将士守在外面,严阵以待,在外面不停的传来喊杀声,距离如此远,根本谈不清楚状况。
  
  “怎么回事,大唐的特种兵,难道连本将的帅营都找不到吗!”钦陵嘶吼道。
  
  钦陵的嘶吼声,仿佛成了一个信号,此时天色已经渐渐亮了,喊杀声不停的减弱,很快完全止息了下去。
  
  钦陵有些呆滞的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人群,又看了看周围因为一夜没睡,聚精会神守护自己,到了现在已经变得疲倦不堪的将士们,只觉得心一阵憋闷,胸口一股,一丝鲜红的血迹在嘴角流淌了下来。
  
  “钦陵?怎么了?”禄东攒眉头紧皱,道。
  
  “大相,也许我们攻不破那座关隘了,这支队伍真是……真是可恨!”钦陵的牙齿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钦陵,到底怎么回事!”禄东攒焦急的问道。
  
  “大相,他们是想消耗我们,我们白天行军,晚还要应对他们,算到了那座关隘前,也会变得精疲力尽,而且,这一次突袭最重要的是速度,趁着金昌永把独孤彦云和他的两万大军留在陇右主城,可是照着这样下去,这五万大军可攻不破那座关隘了,真是好打算,好计谋,这是阳谋!”
  
  “骚扰?耗费我们的精力?可有解决的方法!”禄东攒道。
  
  “办法!呵呵……”钦陵惨然一笑。
  
  “如果,不是着急进攻那座关隘,我可以好好跟他们交战,总能破解,可是现在,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最终目的,都已经变得无困难,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再次加快赶路的速度,在精力被耗尽之前,攻下那座关隘!”钦陵转身,面对着禄东攒,斩钉截铁道。
  
  “那好,让将士们辛苦一些吧,只要能得到陇右,一切都值!”
  
  禄东攒点头,道。
  
  随后,一道道军令传达到了大军的各个位置,大军集结,用昨天更快的速度,向着陇右关隘的方向开始行军。
  
  ………………
  
  在这五万大军远处,宇哲带着那三百多将士,看着这五万大军的行军速度不减反快,脸露出了一丝赞赏。
  
  “看来他们的将领已经看出了我们的目的!”
  
  宇哲说完后,四处看了看,现在还有九支队伍隐藏在其他方位。
  
  “少爷……”林平张了张嘴,显得有些疑惑。
  
  “怎么了,林叔?”宇哲道。
  
  “没什么,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只是土番看破了我们的目的,事情有些棘手了!”林平道。
  
  “呵呵,一点都不棘手,他们现在反应的越激烈,体力耗费的越快,坚持不了多久的,随着这五万大军一起行动,他们到达关隘之际,是我们返回陇右之时!”宇哲嘴角勾勒,露出了一丝笑意。
  
  “没错,将军说的对,即便他们到了关隘前,也没有力气攻城了,只能退去,现在的他们,更像是不甘心,赌气而已!”
  
  席君买猛的点头,道。
  
  席君买说完后,眼神火热的看向宇哲,显示着一种崇拜的表情。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敌疲我打!这十六个字,简直是一部无解的兵法,将军,末将实在是敬佩!”
  
  “是啊!原来这是将军之前说,算是逃跑也要接受命令的原因!”
  
  “呵呵,虽说我们一击即退,可是看着他们辛苦疲劳的样子,还真是痛快!”
  
  “行了,我们白天可以放心的休息,我们十支对于分成了两批,我们可是负责晚,还是抓紧时间休息吧!”
  
  将士们十分兴奋,虽然很清楚现在是养精蓄锐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每个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一点也没有休息一会儿的意思。
  
  “林叔,土番,是一个很大的威胁,必须除去,但是现在的时机还不到,大唐虽说实力更强,但是还无法战胜大自然的力量,土番地处高原,我们生活在平原的人若是踏足其,十成的力量能用出三成不错了!”宇哲道。
  
  “少爷,你知道……”
  
  “我知道,林叔你是怪为何我不让你直接射杀对方将领,现在的大唐,还不是和土番交战的时候,所以为了避免逼急了土番,让土番狗急跳墙,给大唐带来损失,只能忍耐一下了!”
  
  “将军,土番的战斗力确实是土谷浑强,但是还不我大唐!”席君买道。
  
  “那么,你一次带兵来到土番国境,当时是什么样的状态,忘了吗!”宇哲道。
  
  “这……”席君买愣住了。
  
  “高原反应可是致命的,你现在察觉不到,是因为你和你的部队已经适应了,所以,土谷浑这个国家,我大唐必须要拿到手,在土谷浑大量屯兵,只要他们适应了高原气候,土番不再是立于不败之地,那时,才是真正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