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流儿24,东流儿24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转念一想,刘禅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要说死的比较早的,那还得是司马昭,人家连晋朝的开国皇帝司马炎都还没制造,就义无反顾的前往阎王殿报道,比你曹叡悲催多了。
  
  再说,老子身边的好几位重要人物都提前的归天,你曹叡早一点也不算是吃亏,可惜不知道司马懿那厮现在是个什么状况,要是也能加入到早死大军就更加的完美了。
  
  看着刘禅沉吟不语,蒋琬一揖道:“事到如今,臣不得不佩服陛下的推断,当年陛下断定曹叡早逝,臣心中还存有怀疑,还请陛下恕臣之罪。”
  
  “臣费祎(董允),请罪。”费祎和董允及时的跟进道。
  
  刘禅苦笑了一下,这几个真是大汉的老油条,原本对自己的言论并不是唯唯诺诺啊,起码心底下还保留意见不是。这样也好,身边有这么几位时刻的提醒,对大汉i说绝对是利大于弊,再说了,老子也不想太独断专行,那是没有好结果的,蒋委员长灰溜溜的前往宝岛偷生,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摆了摆手,刘禅一笑道:“推生断死不过是一句戏言,各位爱卿就不要当真了,不过曹叡这一死,对咱们大汉i说会有什么好处,各位给朕分析分析。”
  
  蒋琬说道:“陛下,曹叡身死必将引起曹魏朝廷的震动,大汉取得雍州不久,正好利用这段时间i整顿地方,幸甚。”
  
  费祎也附和道:“公琰先生说的极是。曹叡身死对曹军将士也是无情的打击,咱们趁机攻略凉州,也有着莫大的好处。”
  
  董允一笑说道:“呵呵,可惜孙权退兵了,他现在知道了曹叡的事情,估计会后悔的要命。”
  
  刘禅盯着董允没有吭声,反而把董允看的莫名其妙的,伸手拢了拢发髻疑虑的问道:“陛下,您这是……”
  
  晃了晃脑袋,刘禅稍微的清醒了点,然后才晒然一笑说道:“爱卿刚刚提起了孙权,朕却有个突发奇想,孙权退兵与曹叡回洛阳几乎是同时的事情,会不会魏吴两国之间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默契呢?”
  
  费祎心中一惊,陛下的这个说法让他猛醒:“陛下这么一说,臣还真有点担忧,万一魏吴两国之间真如陛下所料,那公琰先生江东之行风险极大。”
  
  董允附和道:“文伟先生考虑的对,在没有搞清楚之前,公琰先生决不能轻身东去。”
  
  刘禅点了下头,正要开口说话,蒋琬已经神色严肃的说道:“陛下,两位大人,琬一人生死事小,大汉之安危事大。前往江东风险再大,如以蒋琬一人去搏得大汉的周全,是臣之大幸,请陛下成全。”
  
  刘禅摆着手拒绝道:“先生是国之栋梁,朕一日也离不得先生,现在明知风险巨大,就绝不会放心让先生东去,此事无需再议。”
  
  蒋琬急切的说道:“陛下,i之前臣已经拟定了国书,快马倍道前往江东通报此事,如果因为一个不确定的原因裹足不前,江东反而会认为我大汉诚意不足,请陛下明察。”
  
  费祎心事重重的建议道:“陛下,臣曾经去过江东,更加了解其地的风土人情和孙权的喜好,不如以臣代首相前往,以防不测。”
  
  蒋琬微微一笑说道:“文伟多虑了,孙权虽没有见过,陆逊不是有过交道么,我代表大汉和陛下前往江东,大张旗鼓的宣告天下,即使江东有害我之心,还要看看他们敢不敢放手施为。”
  
  董允劝解道:“先生,江东反复之人众多,即使孙权不好撕破脸皮,他座下之人却不得不防。”
  
  刘禅赞同的说道:“休昭先生说的是,这一点不可不防。爱卿前往江东之事已无可更改,但却要多带侍卫前去,以防小人暗算。”
  
  蒋琬一拱手道:“陛下厚恩,臣感激涕零。不过,国之使节自有礼制,臣以为还是按照礼制前往即可,此去江东使节团十余人,随从护卫一哨足矣。”
  
  刘禅猛地站起身i,不容置疑的说道:“爱卿要么不去,朝令夕改反复无常的恶名朕担着就是,要去,包括特战队在内护卫不得少于一师人马,否则免谈。”
  
  蒋琬吓了一跳,咱去江东是商讨国事,带着一师精锐前往还不得把人家孙权吓着,于是苦笑了一声说道:“陛下,特战队是大汉机密,不可轻易示人,而一师人马实在是太多了,只怕会引起江东的误会。既然陛下为臣的安全担忧,臣就带一营的护卫前往,再多就真的不合适了。”
  
  刘禅无可奈何的走上前去,握住蒋琬的手臂说道:“朕的虎皮软甲是牛二亲手打造,足以防御一般的刀砍剑刺,今天就借花献佛相送与先生,千万不要推辞。先生要牢记一句话,此去江东大小事宜均由先生自行酌定,朕和大汉就是先生的坚强后盾。但朕有个要求,一切以先生自己的安全为主,至于能不能说服孙权盟约江东,可放在其次。”
  
  蒋琬感动的不知道说些啥好,只能哽咽着谢恩道:“臣领旨。”
  
  三人长吁短叹的离去,只留下刘禅一人在书房里发呆。董允的一句无心之语,使得大家意识到蒋琬出使江东的危险性,可事到如今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书房外,李靖正眉飞色舞的讲述汉中之战的全过程,讲到陛下用地雷战大败曹军之时,更是手舞足蹈的不能自已。
  
  赵立牛二俩货对望了一眼,纷纷把不相信表露在脸上,牛二更是大咧咧的一撇嘴道:“猴子,那个铁疙瘩能把数万曹军炸的鸡飞狗跳,还把司马懿炸的生死不明,你相信不。”
  
  赵立自然是打心眼里不信,自古以i,那次两军交战不是兵对兵将对将的血腥厮杀,向李靖说的这样的战场,怎么可能存在呢。但碍于李公公常年跟着陛下鞍前马后,要是一点面子不留也不妥当,那啥不是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么。
  
  咳咳两声,赵立组织好了语言:“那个牛哥,这个不是相信不相信的事儿,也许就有一个铁疙瘩正好砸中司马懿的脑袋,也未可知。”
  
  李靖第一次跟随大军作战,虽然没有亲临战场,但也没有尿裤子当逃兵,好不容易弄了点军功,却被赵立牛二嗤之以鼻,心急之下声调自然拔高了一些分贝:“明天,对,就等明天,咱们抽空子去廖文那儿,让你们领略一下地雷的威力。”
  
  仨货的争论,刘禅早已听进了耳朵,当听到赵立牛二一万个不同意时,心中还偷偷的窃笑。nn,这个地雷用于实战还是差不多两千年后的事情,眼下这个时节是没有人相信。
  
  但听到李靖提起了廖文,刘禅的心中豁然开朗,急忙i到案头奋笔疾书,不多会儿李靖便怀揣着陛下的书信离开了皇城,向着近卫军营的方向疾驰。
  
  陈飞刚刚巡视完毕回到大帐,李靖便脚步轻浮的跑了进i,没等陈飞见礼便匆匆的说道:“熠军啊,快跟我走,同我一起前往廖文处聆听陛下的旨意。”
  
  军工厂里,别有一番滋味。
  
  廖大厂长正在一脸媚笑的陪着果果姐姐聊天,好不容易得到了姐姐的首肯,能够拉一拉小手话话家常,两位不速就出现了面前。
  
  悲催的表情立马跃于脸上,廖文没好气的嘟囔道:“李公公,您这是……”
  
  李靖稍微喘了口气说道:“呼呼,那个陛下有旨,廖文与陈飞接旨。”说罢,双手奉上一封书信,然后就冲着诸葛果道:“陛下说了,这封密信除了两位大人外,不得入第三人耳,诸葛小姐不如暂且回府歇息,洒家也要奔赴皇城回复圣意了。”
  
  廖陈俩货头顶着头看完了陛下的密信,顿时陷入了平静。陛下的密信说的很清楚,廖文手里的小号地雷全部交予陈飞,还要在一夜之内教会陈飞收存和使用方法,用以保护首相大人的安全。
  
  陈飞领教过地雷的威力,手里边捧着两颗拳头大小的铁疙瘩,总是感觉有点惶恐。同时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廖大厂长发出质询,整个大汉难道就只有这么两颗小小的铁球么。
  
  廖文立马义愤填膺起i,你当这家伙是蒸馒头啊,随便搓一搓就能整一锅,就这两颗还是我千辛万苦才捯饬成的,要不是陛下有旨,我谁都不给。
  
  陈飞急忙实施了道歉,咱这不是不知道其中的原委么,无心之过就别计较了。这天色已经不早,咱们还是抓紧完成陛下的嘱托吧。
  
  廖恩收拾了心情,不厌其烦的开始了讲解,陈飞询问的非常仔细,但凡不清楚的地方都要问问究竟。
  
  悉心的教授之后,陈飞终于渐渐的知晓了其中的关键,恐惧之心逐渐的逝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豪情。太后想了想说道:“不错,就这么办,巧儿跟惠丫头亲如姊妹,心思也甚是缜密,当初把御藤斋打理的井井有条,说明她有这方面的才能,由她i协助惠丫头,应该不错。”
  
  “母后,后宫跟御藤斋能一样么,巧儿经营有方不假,但是宫中的礼节她还是刚刚接触,万一出现了纰漏,可是影响巨大啊。”
  
  太后点着头表示认可,转脸向谯周问道:“卿家,皇上说的可是不假,皇城的规矩巧儿学的咋样了,你给哀家说说。”
  
  谯周看着那娘俩意见不统一,本打算i个三缄其口了事,没成想太后突然问向了自己,只好略加思索后说道:“太后,当初臣提过三宫六院之设想,正好解决这个难题。皇后进位中宫,协助太后署理内宫之事,两位贵妃为皇后左右手,分列东西两宫,皇后和贵妃并称三宫,其下各设两院,共为六院,六院之人共设12个等级,依次是贵嫔、夫人、淑妃、淑媛、昭仪、昭华、修容、修仪、婕妤、容华、美人、良人……”
  
  刘禅噌的站起身i,摆着手打断道:“停……爱卿啊,这些都是礼制麽,怎么这么多的名堂。”
  
  谯周胡子一撅说道:“陛下,这都是根据国之大礼制定,一点都不多。陛下继承大汉法统,依照高祖皇帝制定的礼制设立后宫,无可厚非。”
  
  太后眼神一亮,急切的说道:“皇上,允南先生博古通今,这个提法哀家觉得不错。依哀家的看法,惠丫头是侯爷家的女儿知书达理,进为皇后名正言顺,贵妃麽就先定淑妃一人吧,毕竟她进宫的时间不短了,也是大家出身,至于巧儿,她一向是惠丫头的左右,升为贵嫔伴在皇后左右帮衬帮衬……”
  
  谯周一礼道:“太后,三宫是基础,要是缺少了一宫反而不完美,您看是不是再进一名贵妃,以全后宫礼制。”
  
  太后沉吟了片刻说道:“嗯,卿家说的极是,皇城里的嫔妃就这么多,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啊。可惜巧儿出身平民,不然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谯周偷眼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刘禅,然后向太后禀报道:“太后,臣倒是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太后大喜,急忙问道:“哦,卿家快说。”
  
  “太后,此人您也认识,就是广汉太守罗蒙之女。此女贞淑贤德素有口碑,最重要的是她与德妃情如姊妹,如能进为贵妃,对大汉i说实属锦上添花。”
  
  刘禅突然坐不住了,nn,你们在皇城里折腾也就罢了,这怎么又把思瑶妹子牵扯了进i呢。嗯,这思瑶妹子吧,长的确实有点祸国殃民了,朕的心底下也经常痒丝丝的,但这么强拉硬拽的似乎有点不妥,怎么也让老子制造点场景,先谈谈理想啥的再说嘛。
  
  “呃……那个母后,皇后刚刚逝去举国哀痛,此时提及三宫六院之说,是不是有点唐突呢,朕被世人耻笑成一代昏君也就罢了,再被一些有心之人亵渎了母后的圣明,得不偿失啊。”
  
  太后眼神一暗,幽幽的说道:“保持皇家根深叶茂是哀家的责任,也是先帝的重托,此事皇上已经首肯,剩下的事情就由哀家做主可好。”
  
  谯周激动的胡子连动,急切的上前一步深施一礼道:“太后圣明。”
  
  刘禅真坐不住了,倏地站起身i摆了摆手说道:“那个母后,儿皇想起还有些事情要办,就先行告退了。”
  
  太后诧异的问道:“皇上不是说有事情要说么,怎么又不说了。”
  
  “呃,嗯,那个没啥了,比起三宫六院i,朕的这个事不值得一提,呵呵,罢了。”说罢,刘禅表情平静但内心怒气勃发的走出了景阳宫。
  
  nn,太后和谯周的表演一看就知道经过了彩排,甚至连台词都斟酌了很多遍,可怜的是自己还舔着脸的凑过去,最终的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
  
  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男性,拥有几多美人相伴自然是梦寐以求的,但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情况。
  
  按照刘禅的想法,即使是找个小三啥的,起码也得先谈谈理想沟通沟通,然后再吃吃饭上上床,这才能称为感情生活丰富。现如今的实际情况是,太后和谯周鼓捣出i一批见都没见过的美人,然后就大家一起嘿呦,这感觉在后世比较的普遍,除了不用付钱外,其余的跟勾搭失足妇女没有区别。
  
  一步跨出大门,刘禅瞬间被石化。大门外的场面有点不一般,这个情况以前没有见过。
  
  牛二高举着一枚物体,看形态比较像一个人类,颤抖的四肢不停的晃动,还夹杂着可怜的哭腔。
  
  “呜呜,我告诉你,你再不把我放下,就砍了你的脑袋。”这个声线比较的柔美,估计属于一娇滴滴的美人范畴。
  
  牛二的声线就比较的粗犷了,还是那副咋咋呼呼的态势:“哼,屁大点孩子就敢在俺跟前作威作福,告诉你,陛下说了,谁都不能靠近一步,nn,要不是看你是个小娘们,俺就一巴掌把你扇回去。”
  
  李靖跟赵立刚刚巡视了一圈回转,立刻发现牛二正跟一人掐架,匆匆的赶过i一瞧,立马魂飞天外。
  
  nn,牛哥确实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才多会儿不见,给咱们惹下这个大麻烦,你不知道这位是大帅娘娘驾前的红人小猪麽。
  
  赵立的想法比较的惊悚,同时还有些许的庆幸。还好牛哥知道现在不是在战场,不然这厮要i个两手握住胳膊腿,再i个两边一分,那头上的美人还不得四分五裂啊。
  
  刘禅亦步亦趋的向阴暗的角落躲去,然后才开始关注场上的形势。看着场上的情形想法立马就龌蹉了,牛二举小猪事件本身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关键就是牛二大手抓握的部位比较敏感,小猪的三点尽在掌握,难怪上边的这位不怎么敢动弹。
  
  手忙脚乱的将小猪邀请了下i,李靖立刻堆起笑脸解释道:“那个啥是这样,这位就是咱们大名鼎鼎的牛二牛大侍卫,陛下钦点的贴身侍卫之一,这年把一直在边境对阵杀敌,刚刚回i大家不熟悉,这个事洒家觉得吧,还是一笑泯恩仇为好,嘿嘿嘿……”
  
  牛二一巴掌将李靖拍的差点背过气去:“哎,这个小娘皮是谁,说话凶巴巴的不懂一点礼仪……”
  
  李靖苦着脸堵截道:“那个牛哥,这位美人是大帅娘娘身边的首席美人,名叫小珠子,大家都是近卫的成员,以后还得多亲近亲近,啊,哈哈嘿嘿。”
  
  牛二大眼一瞪冲着小猪嚷嚷道:“俺说你也是,i到就直不楞楞的往里边闯,这要是在以前,这会儿你起码得找个地方养伤。”
  
  李靖都快哭出i了,心说我的牛哥啊,你就少说两句吧,这个小娘皮可不是一般的小娘皮,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本事那可是刚刚的。
  
  让众人诧异的是,一向以恶霸形象示人的小猪此时却表现的分外清新,一把擦掉腮边的眼泪甜甜的一笑,然后就小脸一红飞也般的没了。
  
  主角没了,小猪的几个跟班却不能不撑一撑场面,纷纷翘起食指指向了牛二,然后才恶狠狠的哼了一声摇曳着走了。
  
  赵立拍了拍李靖的肩膀呵呵一笑道:“李公公,你舌头吐这么长干嘛,这场面咱们见得多了,没事儿。”
  
  李靖将冻得有点麻木的舌头放回口腔,好好的把牛二上下打量了一番,一口吐出胸腹之间压抑的气息,冲着牛二深施一礼道:“牛哥,洒家服了。”
  
  刘禅心中一动,猛地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呵呵,恶人自有恶人磨这话真是不假,像小猪这样的就得有牛二i搞定,嗯,这次小猪败得体无完肤,估计咱们的牛大侍卫要开花啦。
  
  陛下缓步前i的光辉形象,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大家纷纷忘却了之前的种种,热情似火的围堵了上i。
  
  “嗯,去揽月宫吧,朕要去看看德妃。”刘禅的语气平静如常,没有一丝其他的成分。
  
  李靖悄悄的吐纳了一番,急忙应诺了一声。
  
  陛下的车帐刚刚启动,就看到一个小黄门快速的飞i,见到李靖便匆匆的汇报道:“见过公公,首相等几位大人又i了。”
  
  李靖嘴巴一歪,心中的怒气有点掩饰不住。nn,这个蒋琬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前脚刚刚离开皇城,这后脚又迈回i了,难道你不清楚陛下要去看大帅麽。
  
  小黄门的声音刘禅听得一清二楚,蒋琬等人这个时候i,一定是又有了什么新发事件,而且还不小:“召,咱们去御书房。”
  
  这次i的还是几个熟面孔,见到刘禅有i不及见礼就匆匆地发声:“陛下,接洛阳的报告,十天之前曹叡病重,已经开始安排后事了。”
  
  刘禅端着茶杯愣在了半空,曹叡要死这个事自己早就知道,但没想到会i的这么快。仔细的想了想,刘禅糊涂了,这个曹叡不是还有年把的阳寿么,怎么说死就要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