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30 先打了廷杖再说,崇祯聊天群30 先打了廷杖再说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30 先打了廷杖再说

  他这话音一落,顿时就引来周围那些人的慷慨激昂声。
  “对,事关重大,就算陛下避而不见,我等也要尽力而为!”
  “奸邪当道,民不聊生,我辈圣人门徒,须得勇于直谏。此心此志,天地可鉴!”
  “忠言逆耳,就算廷杖当头,我等亦不可退缩!”
  “……”
  这些人的声音一个个都很响,慢慢汇聚起来的动静就更大了。午门城头上,守卫一个个严阵以待,都有点忐忑地看着这些文官。
  “陛下,臣等忠心为国,陛下,听见了么?呜呜呜”忽然,河南道御史带头,扑上去捶着文华门滔滔大哭。其他御史言官,还有部分六部官员也跟着上去,捶门而泣。
  这些人都是有备而来,又有嘉靖年间的事迹可以参考,顿时一个个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就怀着一个心思,想用这个动静惊动崇祯皇帝。
  之所以有这个胆子,是他们都了解崇祯皇帝。知道他不像前朝的皇帝,自己躲在后面,由着文臣之间掐架,最后才出来当个裁判。
  如今这位少年天子,一心想中兴大明,恨不得第二天起来就是万国来朝。凡事亲力亲为,勤政程度,直追太祖太宗。事无大小,都是自己冲在第一线,试图像太祖太宗一般解决国家大事。
  可是,他没想到他自己有几斤几两,就他那点经历和经验,这些文官都有很大的把握,能说得他回心转意。
  他们正闹得起劲的时候,忽然城墙上的守卫一个个腰杆直立,目不斜视。没一会,大门缓缓地打开,让这些文官一时都好奇地看过去,忘记了哭闹。
  他们再是怎么想,都没想到门开之后,出来的竟然是几百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特别是为首的那人,金盔金甲,在冬日的照耀下,更
  是闪着金光,犹如天神降临。
  “叮,成就值+2,来自河南道御史赵谦!”
  “叮,成就值+2,来自山东道御史孙立!”
  “叮,成就值+2,来自户部郎中吴伟!”
  “……”
  聊天群左下角的成就值,一直到了46才停住。胡广不由得暗想,看来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话说得还真是没错!
  只见他冷着脸,扫视着一群呆子喝问道:“尔等在此闹什么?鬼哭狼嚎地,成何体统!”
  一听这话,这些文官便回过神来。他们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下左都御史,见他微微颔首,便犹如开水突然沸腾了一般。
  “陛下,臣有本奏!”赵谦立刻跪地,大声奏道。
  孙立也当仁不让,马上跪地大声跟着道:“陛下,臣也有本要奏!”
  其他文官也一个个接着跪地,嚷嚷着要奏。
  胡广的嘴角微撇,露出一丝鄙夷,而后指着最靠近大门的那一堆人道:“身为大明官员,却在宫门外哭丧。你们不要脸,朕还要脸。曹大伴何在?”
  曹化淳一听,当即一跃下马,来到胡广面前道:“奴婢在!”
  那些文官见了,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陛下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不是该问要奏什么事情么?
  胡广看着曹化淳,一指前面这些人道:“每人赏五记廷杖,让他们记住大明官员该有的礼仪!”
  “是,奴婢遵命!”曹化淳一听,稍微楞了那么一会会,而后马上尖声回应道。
  那些靠前的文官听了,一个个懵了,这不对啊,不是这样的剧情吧?回过神来后,靠后一点的文官连忙想往回退一点。
  午门这边,早有锦衣卫在这的。曹化淳一声令下,当即两名锦衣卫一个文官,把刚才哭喊的这些,全都拖了下去廷杖。在皇帝面前,这效率是杠杠的。
  这一边,曹于汴尴尬了。
  这些文官是听他的意思做的,本来想着闹大动静吸引皇帝注意,然后当面奏事,有理有据说服皇帝。
  可没想到,崇祯皇帝闻声而至,更为关键的是,竟然连事也不问,就抓着在午门哭嚎一事打起廷杖来了。这该怎么办?难道对皇上说他们哭嚎有理?
  眼看着屁股要挨打了,一名御史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喊道:“总宪,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听到这话,曹化淳犹如被刺了下,在皇帝面前还要自己做主,难道自己比皇帝还大么?他连忙转头喝斥道:“闭嘴!”
  说完之后,他往前走了几步,躬身奏道:“陛下,他们也是一片赤诚之心,担忧国事,事急从权,才有此失礼之事。老臣恳请陛下念他们初犯,就饶了他们这一回吧?”
  胡广听了,盯着他,冷冷一笑道:“朕知道,赏罚必须分明。功是功,过是过。他们的功朕还没见到,这过却是亲眼所见。难道曹卿想让朕做一个赏罚不明的昏君?”
  “……”曹于汴听了无言了一会,最终无奈低头道,“老臣不敢!”
  曹化淳见此,把手一挥。于是,随着一声声的廷杖声音,真正鬼哭狼嚎地声音回荡在午门上空。
  “叮,成就值+1,来自皇城守卫甲!”
  “叮,成就值+1,来自皇城守卫乙!”
  “……”
  胡广听到系统提示声,便明白那些守卫怕是也烦了这些文官,看到自己惩治他们而佩服自己,贡献了他们的成就值。
  过了一会后,随着曹化淳过来禀告行刑完毕,那些文官便一个个被拖了回来。
  不知不觉间,午门的形势便被胡广所掌控,之前慷慨激昂的气氛已是荡然无存。
  胡广扫视着他们这些文官,冷声喝问道:“有何事要奏,长话短说,朕还有事!”
  他的话音落了之后,场面冷清了一点。随后河南道御史赵谦一咬牙,忍着屁股疼,出言奏道:“臣闻陛下粗言面斥老臣,此非明君所为。陛下为大明天子,为天下人之楷模,一言一行……”
  曹于汴听得心中暗赞,首先提出这事,正好刚才皇上拿礼仪之事行廷杖,可以将军,看皇上认错不认错。只要认错了,这气势下去,其他事情就会更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