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93 手中没有底牌,崇祯聊天群93 手中没有底牌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93 手中没有底牌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胡广终于放下手中的各类奏章,伸了一个懒腰,忍不住叹了口气。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操心钱的事情,他查阅了大明的财税情况。这时候,他心底就忍不住想对大明开国皇帝喷上一喷。到底是心怀百姓还是眼界问题,竟然搞出了一套在后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奇葩制度。
  还有那名传后世的张居正,也是没法不吐槽。税收统一只收银两,这个没问题,可他竟然没想过实物银两如果价格低的,有多不方便么?0.0001两白银这样的统计,在各类奏章上比比皆是。
  胡广低头看看还没有看的一大堆资料,忍不住揉了揉脑门,心中想着,要不要把那个曰从先叫到京师来?
  “陛下,有久经沙场的满总兵守着,京师肯定没问题的。”
  听到这话,胡广转头看向还一脸稚嫩的王承恩。他算是代替曹化淳来轮值,估计是见到自己叹气,以为是为了城防的事。
  也是,如今建虏正在外面呢!胡广想着,便问王承恩道:“工部那边怎么样了?”
  “回陛下,半个时辰前有报,目前城防完善了大约三分之一。满总兵正在调兵谴将,布置其余城头的防御。”王承恩稍微有点紧张地回复,毕竟是第一次御前轮值。
  打仗还是要相信满桂同志的,胡广心中想着,便点了点头道:“传旨,让李凤翔和曹化淳两边都要配合满卿,不得误了城防!”
  “奴婢遵旨!”王承恩一听,连忙回应道。
  胡广坐回御座上,意识进去聊天群查看情况。高应元离开了城外建虏大营,这时机不是很好,让自己这边没法知道城外建虏的大致情报了。
  刘王氏没有留言,估计没什么情况,按照她之前所讲,应该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吧?希望昌黎能安然渡过下一波建虏的猛烈攻击。
  群里如花和马富贵的留言,胡广懒得去看。工作组中刘兴祚倒是有留言,说孙承宗收到了夜不收的回报,明日一早将会派祖大寿领军前往救援昌黎,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他看了眼聊天群左下角,成就值:2564。成就值是多,不过他此时没有兴趣去加人,这一天下来又是大朝议,又是亲临城头,还看了一下午的古文,实在是累。
  夜色慢慢地深了,胡广用过晚膳,也没有招田贵妃,便早早地休息了。
  细眉般的月亮暗淡无光,来自西伯利亚地冷风呼啸肆虐,晚上的气温显得格外寒冷,让人一动不想动。城头上轮值的明军,全都缩成一团,尽量减少裸露在外的肌肤。
  城外面,利用黑暗的掩护,建虏全军集体出动,每人手中都找了个袋子,装上泥土后排队往护城河这边倒,声音惊动了城头上的明军。无奈看不清城外的情况,唯有不时射箭开火,可城外始终悄无声息,连声惨叫声都没有。
  等到了半夜时分,除了德胜门方向有动静之外,其他地方显得很安静,让人忍不住就打起瞌睡。
  忽然,在一处昏暗的城墙处,“刷刷刷”地从城外甩上很多飞钩,“叮叮叮”地声音连续响起,在城头守军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城垛上冒出一个个的建虏。
  他们一律只穿着皮甲,或者口中含着刀,或者背上背着武器,全都一脸狰狞,抓着飞钩上的绳子攀爬而上,一跃便跃过城垛,落在了城头上,而后狞笑着杀向了惊慌失措地城头守军。
  在这段城墙上,更多的云梯被架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建虏,蜂拥而上城头,而后向城墙两边厮杀。他们到处杀人,到处放火,只一转眼间,到处都是明军的尸体,城内的房屋熊熊燃烧,城门被打开,无数的建虏骑军飞驰而入,直扑向紫禁城。
  “完了,完了,让建虏攻进来了!”胡广急得满头大汗,忽然疯了起来,大声喊着,“我是穿越者,我是主角啊,不可能,不可能就这么败了,给我一把刀,我要去杀虏,我是希曼……”
  话还未说完,就见一名建虏已闯进宫殿,是鳌拜,那所谓的满清第一勇士,只见他狞笑着一刀劈了过来。
  “啊……”胡广一声惊叫,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陛下,陛下……”床沿处露出王承恩惊慌地脸。
  胡广有点愣神地看向他,而后又转头四下看看,仔细听听,忽然心中苦笑,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么?
  不过幸好是个梦而已,他奶奶的,可真逼真!胡广想着,伸手接过一名宫女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后也不睡了,索性下了床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城头情况如何?”
  “回陛下,现在是丑时三刻,离天亮还早。”王承恩跟在胡广身后答道,“半个时辰前不时有火炮和火铳的声音,想来是建虏有动静,被满总兵击退了。”
  胡广一听,知道建虏是要填护城河,满桂那边事先得知,自然会有所警觉而采取了对应的措施吧?
  此时的他,其实很想亲自去城头看看。可一想起自己要过去的话,肯定惊动一大片,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过刚才的恶梦还历历在目,胡广便下旨道:“传旨,让满卿注意建虏飞钩偷城!”
  “是,陛下。”王承恩听了,便马上答应道。
  不过胡广很快眉头一皱,随即又吩咐道:“算了,不用了。朕之前有提醒过满卿,深更半夜的,无须再提醒了。”
  王承恩听了,又答应一声,而后偷瞧了下胡广的脸色,关切地说道:“陛下,离天亮还早,要不再睡会吧?”
  胡广转头向窗外看了下,黑乎乎的,细听下还有寒风的呼啸声,便点了点头道:“好!”
  同时,他心中也有点感慨,大敌当前,自己还真做不到淡定从容啊!再仔细想想,明白这也是自己手中没有王牌,完全是一副烂摊子的原因。试想一下,要是有一支精锐王牌军在手,难道还会不淡定,还会做这样的恶梦?
  如此想着,胡广心中更是坚定了一份心思:等此战过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重建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