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52 粮价,崇祯聊天群152 粮价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作为大明皇帝,听着自己的子民被敌人在蹂躏,很可能会发生屠杀的事情,不过他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很不好,深深地刺激着胡广。
  
  新军!强军!军权!他的心中默默地闪过这些词,眼前的挫败感进一步坚定了他的想法。
  
  他还没来及再问钱富贵,就看到工作组中高应元的图标在抖动,便先切换了过去听。
  
  “陛下,俺刚接到军令,要把城里所有人,只要活着的,都赶到城外去!”
  
  胡广一听,一个激灵,顿时从愤怒的情绪中回过神来,当即问道:“是不是还要分开青壮和老弱?”
  
  “咦,陛下,你怎么知道?”高应元一听,有点惊讶地反问道。不过马上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补充道,“是的,不管男女,差不多十五以上,四十以下,就要分开看押!”
  
  果然和永平一样,前后相差应该没有多少时间,看来是早已约定好了时间动手的。胡广想着,便问刘兴祚道:“刘卿,永平的建虏也是如此,朕怀疑,其他被建虏所占的城堡都是这样,卿以为建虏是何打算?”
  
  “陛下,以末将所见,建虏恐怕是要逃了!”刘兴祚果然在旁听,马上第一时间反馈看法道。
  
  呵呵,要逃?这只是说得好听而已,人家还不是想走就走,想来就来,谁能挡它?胡广自嘲地想了会,便再问道:“那些老弱会怎么样?”
  
  “老奴在的时候,都是干脆利落地屠完。这皇太极在辽东时,就懂得收买人心,会给些小恩小惠让那些汉奴都为他所用。这次做事,似乎和他以往有点不同,末将不好说!”刘兴祚这次没有把握住皇太极的心思,只好实话实说道。
  
  胡广听了眉头一皱,切换回初等组中,点了钱富贵的图标问道:“永平有多少建虏?”
  
  “多少建虏?我怎么知道!”钱富贵环视之后回答了一句,而后忽然想起,不由得嘲笑道,“你以为你真是大明皇帝,要操心永平的事?呵呵,就算你是大明皇帝,你派谁来?”
  
  没有收到系统提示声,说明钱富贵压根就不信胡广之前所说。被他这么鄙视,胡广不由得叹了口气。就算是普通老百姓,都知道明军不能打,这就是现实!
  
  他此时不管钱富贵的嘲笑,再次问道:“有看到代善的旗号么?”
  
  “不知道!”钱富贵很干脆地说道,“我只是个倒夜香的,以前也只是做点小生意而已,哪懂这些军国大事!你一个和尚,老老实实念你的经!真是多管闲事!”
  
  “小和尚,这种人自私自利,别理他!”如花似乎听不下去了,开口劝道。
  
  胡广没有听,带着点愤怒之色对钱富贵喝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要是谁都不管,厄运迟早降临到每个人身上。只有每个人都尽上一份力,众志成城,国家强盛了,每个人才能活在一个安定的环境中。”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就你这样的人,估计我说了也是白说!”
  
  胡广说完,便切换到锦衣卫工作组中,点了刘王氏的图标,把建虏的最新动态都说了下,而后要求道:“你给孙承宗传达,至于如何做,由他自己决定!”
  
  这个时候,手中能用的军队,也只有关宁军而已。卢象升那样的勤王军,只是个特例而已。而且要真对上了皇太极所带领的女真鞑子,恐怕结局就不会那么乐观了。
  
  这么想着,胡广的意识不由得从聊天群中脱离出来,转头看向西边。那支军队离得太远了,否则和关宁军配合起来,说不定还能和建虏野战。自己快马送出的密旨,应该能加快她的行军速度吧?
  
  他正想着,忽然一名内侍转呈一份奏章过来:“陛下,东厂的每日一报到了。”
  
  胡广一听,心思便转了回来,开始翻看这份奏章。
  
  曹化淳先是禀告了京师城内文官的动态,这几天京师酒楼茶馆的主要话题,最后则附署了一份京师物价的报告。
  
  这些事情,原本就是东厂要做的,并不是胡广额外要求的。不过因为胡广的重视,这份奏章的内容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胡广过目一遍后,眼神顿时有点冷了。不说别的,在明令不得投机倒把,哄抬物价后,米价在这些天竟然直线往上涨。
  
  在建虏入侵之前,京师米价基本还是一石一两白银的样子,可如今却已达到了三两白银左右了。如果不是朝廷压着,估计那些奸商趁这个机会会涨得更多!
  
  胡广想着,意识又进入聊天群,切换到工作组中后点了曹化淳的图标说道:“曹大伴,把京师所有粮商都给朕盯好了,朕倒要看看他们把粮价涨上天去!”
  
  语气中带着满满地恶意,任谁听了都知道皇帝很生气。曹化淳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回答道:“奴婢遵命!”
  
  倒是旁听的温体仁犹豫了会后,开口说道:“陛下,那些粮商狡猾得很,只说存粮不够,每日限量购买,引得众人抢购,这价格就自己上去了。”
  
  “给朕查,这些粮商把粮食存在什么地方?”胡广怒声下旨道。
  
  曹化淳一听,答应一声,而后又有点犹豫地奏道:“陛下,这些粮商多有背景,其粮仓所在,多是在不方便查……”
  
  胡广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当即有点怒了,喝道:“你东厂的威风去哪了?该不会要朕教你吧?”
  
  曹化淳吓得一激灵,连忙抹了冷汗请罪。温体仁听得有点不妥,想要劝谏下皇帝不要蛮干。可想想,好像皇帝也只是下令查粮仓所在,并没有说要怎么样,便忍住了没说。
  
  这时候,京师的天气冷,更北边的草原上,那天气就更冷了。那北风刮得,是真正的冰冷刺骨。
  
  没有下雪,冬日草原上的草早已枯死,一眼望去,全都是灰不拉秋的,高低起伏间,犹如秃顶一般一块一块的,很是难看!
  
  远处,一支长长的队伍蜿蜒而行。咋一看还以为是有蒙古部落在迁移。看他们的马背上,或者牛车上,拉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