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285 朝鲜义兵的欢呼,崇祯聊天群285 朝鲜义兵的欢呼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285 朝鲜义兵的欢呼
其实吧,建虏早就在提防被朝鲜义兵攻击了。毕竟他们不傻,你前前后后挖了那么多坑干嘛?
  
  只是他们没想到,以前朝鲜义兵只会攻击少量外出抢粮的大金士卒,这次竟然胆子这么大,连运粮军队都敢来攻击了。
  
  看到冒出来几千朝鲜义兵,建虏头目狞笑了起来。就这破烂军队也敢来打运粮军队的主意,真是不知自己有几斤几两!
  
  他一声令下,原本戒备着的建虏,以女真鞑子为主的四百人,顿时就组队迎向了从山沟里冒出来的朝鲜义兵。他们军容严整,重甲兵、刀盾手、弓箭手都布置得井井有条。
  
  那些朝鲜义兵一见建虏这么厉害,顿时乱抛了一阵弓箭什么的,甚至都没接触,就返身落荒而逃了。
  
  建虏头目一见,立刻传令追击,这道路被挖得这么恶心,粮食耽搁在路上可不行,必须把这些朝鲜义兵都抓来修路。
  
  这个命令传下,严整队形的四百建虏便开始分队了,包括护着粮食的队伍中,又分出了两百人前去包抄抓捕朝鲜义兵。
  
  就这样,朝鲜义兵在前面乱跑,建虏在后面追,慢慢地,大家谁也别笑谁,都跑乱了。
  
  那些建虏正追得起劲,忽然,迎面一阵箭雨,顿时就射翻了二十多个,而后他们在惊讶中发现,一队队的明军,竟然成团地向他们围了过去。而且数量之多,也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冷兵器作战,当一方跑散了乱成一锅,而另外一方是结阵攻击的时候,单凭个人武勇,只要不是天神下凡,基本上败局已定。
  
  这一次,卢象升并没有亲自出战,只是令随他而来的毛承祚和刘兴治带队攻击。他在魏木兰的陪同下,就在一个小山头冷眼旁观这场战斗。
  
  看了一会,卢象升不由得转头对魏木兰叹道:“陛下所言游击战之精髓,真是让本官叹为观止。局部形成绝对优势,就算建虏再强悍,我军也一样能大胜之!”
  
  “呵呵,中丞,要我向陛下转达这番赞美之词否?”魏木兰笑了,看到打胜仗,她的心情同样很好。
  
  她其实不懂打仗,否则肯定会指出,卢象升所说还有一个前提,就是我方军队,虽然训练和装备可能不及建虏,但必须要听指挥,肯打仗。
  
  如果不是卢象升在,东江的明军也是一盘散沙,比起朝鲜义兵其实并没有好多少。就算想伏击建虏,恐怕也不会取得多少战果。
  
  但有了卢象升,经过他整顿之后,东江明军就不同了。他从两万多军队中整编了五千多战兵,这次出战,又亲自带了两千最精锐的战兵出来。虽然未经训练,可基本战斗技能都有,也都听他指挥,将士佩服他而敢用命,打这种战事自然就成了可能。
  
  卢象升所带这支部队,如果和建虏进行正规作战,那劣势还是明显,并不会因为他的出现,在短短半个月左右就能变成一支强军。未尽严格训练的强军,被建虏几个战术动作之后,就有可能会乱。令行禁止的军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些东西,卢象升自己知道,不过没必要说,他对魏木兰的话只是笑了下,而后转头看向战场。
  
  战事几乎是一边倒,几个明军对付一个建虏,长短兵器伸过去,就算建虏再能打,也一样没什么卵用,被收割了性命。一处如此,处处如此。没过多久,让一般人难以想象,将近六百建虏,包括了女真鞑子在内,除了最后被围成一圈的将近五六十个之外,竟然都轻松解决了。这个轻松程度,不但让朝鲜义兵感到不可思议,就连那些东江明军自己,都感到有点吃惊。
  
  卢象升看到这里,向边上站着的卢大吩咐道:“去吧,把他们都收拾了,接着要去对付剩下那些粮车那边了。”
  
  “是,老爷!”卢大抱拳答应一声,而后向后一招,卢象升的亲卫营中出来了五十余人。这些人手中,每个人都拿着一张劲弩,在卢大的率领下往剩下那围成一圈的建虏走去。
  
  卢象升看着他们过去,向魏木兰叹道:“可惜了,东江这边物资匮乏,时间也短,就只打造了这五十来具劲弩而已,要不战事还要轻松好多。”
  
  在原本的历史上,卢象升总督诸路剿贼时,就曾打造了大量劲弩,干掉了流贼的骑军,从而让流贼势力大减。可以说,卢象升的威名,有一半就是建立在这劲弩上的。
  
  被围的那些建虏已经结阵,面向外侧垂死挣扎,凶悍无比,不管是朝鲜义兵,还是东江明军,要敢攻过去的话,肯定鱼死网破。
  
  可忽然,围着的一队明军忽然往两边散开。这些建虏以为明军是要准备招降他们,正待破口大骂时,就见到散开的明军口子上,又出现了几排新的明军,每个人的手中端着一架劲弩,似乎还是脚踩的那种,那锋利的箭芒对准着他们,就算这些建虏再悍勇,顿时也吓得魂飞魄散。如此近距离之下,就算身上穿了再多的盔甲,也挡不住这劲弩。
  
  刚刚还凶悍之极的建虏,有的忽然丢掉了兵刃跪了下去,喊着饶命,而有的建虏则是疯了一般,企图冲过去。
  
  没有任何犹豫,卢大一声令下,几排劲弩齐射,顿时听到“噗噗噗”地声音,刚才还凶悍厉害的这些建虏,顿时躺了一地,不少人被劲弩穿透,一时没有死绝,还在地上蠕动挣扎。也有的建虏,被劲弩串成了一串,两人倒在一起。
  
  如此一幕,不但那些朝鲜义兵,就连东江明军都看得后背生凉气。而后那些东江明军看向中丞标营兵卒手中的劲弩时,那两眼就冒光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朝鲜义兵和东江明军重新出现在运粮队伍周围,人数之多,让剩下的建虏都怕了。当卢大领着五十余名标营弩手开道,齐射了几轮劲弩之后,一切就没悬念了。
  
  在朝鲜义兵的打扫下,又没过多少时间,战场就干干净净了。当卢象升把三分之一的粮食拨给这些朝鲜义兵时,这条道路上响起了如雷的欢呼声:“大明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