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288 曹文诏的苦心,崇祯聊天群288 曹文诏的苦心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288 曹文诏的苦心
    尼玛,鬼子会有大扫荡的啊!
  
      建虏肯定会慢慢地察觉到东江的异变,对于这样一支能吃掉千人规模的东江军力,建虏绝对会高度重视起来。引发的反扑,和后世鬼子扫荡不会有区别。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马上私聊魏木兰道:“传旨给卢巡抚,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哦,就是打完一仗,立刻转移,转移得远一些。如有必要,就回皮岛去。建虏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的。”魏木兰答应一声,便立刻对身边的卢象升说道:“陛下有旨……”
  
      卢象升一听,稍微一愣,随后看看身后不远处由兵卒扛着走的一袋袋粮食,一时沉默不语。
  
      东江的情况其实并不好,亏了是在海岛上,每次退潮的时候,总能捡点吃的,可架不住人多。皮岛上每日都有贫民饿死,就算他这次来东江的时候,从登莱带来了一点物资,也无济于事。
  
      以前毛文龙掌权的时候,他一边想着法向朝廷要粮要物资,一边和江南商人做生意,一边胁迫朝鲜给粮,一边还去建虏控制地打秋风,靠着这么多法子才算让东江军民能活下去。
  
      这次出战,将士必须吃饱。卢象升是调动了皮岛上的战备粮,才算出了兵。他之所以只带了两千战兵,不是不想带,就是因为粮食问题,所以只能带两千战兵出来而已。
  
      如今一次伏击战,俘获了一大批粮食,可以说,这次的出兵,是赚大了。因此,他的打算,是把这批粮食运回皮岛,而后再找机会好好打他几仗,再缴获些粮食。
  
      “中丞大人,怎么回复陛下?”魏木兰见卢象升沉默不语,便追问道。
  
      卢象升听了,看看她,依旧沉默了一会才道:“东江之困境,你也看到了。本官的意思,还是小心行事。本官会记得陛下那十六字真言,如有不对,立刻撤回皮岛。”
  
      魏木兰听了,心中知道卢象升这也是被迫的。在她看来,像今天的战事,打得很轻松,也应该没多大问题,便没再多说,就按卢象升所说回复崇祯皇帝了。
  
      崇祯皇帝看了回复后,心中也是无奈。京师同样无粮,还需江南运粮过来,没法救济东江。卢象升身为登莱巡抚,比之前毛文龙时候权限大多了,能调动的资源也多。他又是打仗的能手,就算建虏真有行动,朝鲜义兵肯定也会通风报信,只要小心点,应该没什么事情。
  
      这么想着,他又联系刘王氏,把朝鲜半岛的情况简要说了下,让他转达给孙阁老。
  
      孙承宗听了后,也是叹了口气。虽然关宁这边不像东江那边缺粮,可要让关宁这边大规模策应朝鲜战事,不要说军队能不能战的问题,就是粮食、军械、火药、战车等等,也都准备不足。
  
      在京师面圣的时候,所奏筑城之事并没有批准。因此物资也没有多调拨过来,只能是小规模战场侦查可以搞搞。
  
      这个任务,自然是交代给驻守锦州的吴三桂了。不过他实在太过年轻,虽然有家族长辈可以提点,但少年得志,一下得封高位,却让孙承宗不怎么放心。甚至这次的选拔军卒去京师参加新军选拔,孙承宗就有点担心,吴三桂会不会觊觎封爵。
  
      如果吴三桂真因此封爵的话,这么小的年纪,就凭这种不是实打实功劳所得,必会引来众将嫉妒,一旦战事起来,以孙承宗的阅历,他怕有人会给吴三桂下绊子,到时候还未对敌,内里先乱了。
  
      孙承宗想来想去,想起祖大寿好像在这几天要回京师去了。便决定派个人点醒下他,让他去提醒下吴三桂。另外也让吴三桂派出精锐夜不收,去建虏占领区活动活动。
  
      至于草原那边,好像是上次吴三桂灭了两个部族的原因,其他与大明为敌的部族,都东迁了,或者是几个部族合起来,不是那么好打的,孙承宗就没想着派兵去草原了。
  
      在他操心这些事情的时候,关宁曹府大堂,副将曹文诏并没有坐在主位上,而是站着,端着一碗酒,扫视着堂下四十六名军卒,看着他们也端着碗看着自己,便一脸严肃地说道:“这次你们去京师,要能入选的,还望诸位看在以前的份上,多帮着点变蛟。”
  
      如果入选了新军,朝廷的旨意中有说明,不但军籍归于京营,而且军士的直系亲属亦可随去京师,不得有隐瞒和制约。如此一来,一旦军士入选新军,从理论上来说,以前不管是何处为军,是否是家丁这些都无关紧要,也再无任何制约。正是因为如此,曹文诏对于和自己家丁中选拔出来去京师的这些人说话,并不是命令的口吻了。
  
      “老爷放心,少爷就是我们的天!”有人先回答,其他人也跟着回答。没一个人脑袋有问题,这时候会拒绝。
  
      曹文诏听得点点头,再次提醒道:“变蛟志气很高,一定要凭自己的本事在新军中出人头地。他要知道,肯定不会让本将托付你们,因此,今日之事,就不要让变蛟知道了!”
  
      “老爷放心,小人醒得!”众家丁这次是齐声回应。
  
      曹文诏没再多说了,只是一抬手中碗道:“如此,就祝诸位前程似锦!干!”
  
      说完之后,便率先一饮而尽,而后一亮碗底。
  
      这次的新军选拔,对于这些普通军卒来说,确实有鱼跃龙门的事实。旨意中有说,只要能进新军,一家老小的生活便有保证,自己也能摆脱家奴的身份,从此成为天子直属亲军。如果努力点,运气好点,说不定还能立下战功晋升为军官。
  
      对于曹文诏放他们去京师参加选拔,他们心中也很感激,至少在这时候,对于曹文诏的要求,多半是真心回答的。
  
      两日之后,并不知情的曹变蛟,满怀斗志,告别叔父,和关宁军中选拔出来的八百余人一起,在回京的都督同知祖大寿的带领下,一起向京师进发。
  
      崇祯三年元月二十七日,也就是京师为期一个月开始选拔新军的前一日,在陕西固原三边总督府,从朝廷赶来的天使宣读完圣旨,下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