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309 登莱巡抚?,崇祯聊天群309 登莱巡抚?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309 登莱巡抚?
魏木兰一见崇祯皇帝回复过来的话,顿时就紧张起来了。她就感觉一座大山顿时压到了她的肩膀上,有点难以承受,不由得回复崇祯皇帝道:“陛下……陛下,这……奴家……”
  崇祯皇帝一见,就知道她紧张了。想想魏木兰连二十岁都没有,之前还是京师怡红院的头牌而已,虽然在锦衣卫里特训过,可时间太多,情况就这样,倒也不能怪她。
  想到这里,便安抚她道:“没多大点事,朕相信卢象升上阵前已安排得差不多了。你是女人,心细,再帮着关注下这些点就可以的。”
  看到这些字,魏木兰忽然想起,远在京师的皇帝,不也是没多大,以前也没当过皇帝啊,现在当皇帝还不是当得很好。
  这么一想,她的情绪忽然镇定了好多,当即回复崇祯皇帝道:“明白了,陛下。”
  回了之后,她便从聊天群退了出来,对身边护卫她的锦衣卫校尉吩咐道:“你去那头树上看着,要是远处官道有动静,就赶紧打招呼!还有你,去另外那边……”
  听着她指挥,五名锦衣卫校尉都有点惊讶。不过他们倒也没说什么,立刻领命而去了。
  魏木兰一口气吩咐完之后,感觉好像也就这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心中紧绷地那根弦便稍微松了点。而后抬头看看夕阳,在心中估算了下,便开始瞧向山下的战场。
  在官道陡峭那侧,上面的朝鲜人试图再往下滚大石下去,砸乱建虏的阵型。可建虏早有防备,其集结所在这条线上,树木颇多,滚石难以滚下官道。不但如此,还有粮车挡着,又多了一重保护。也是因为如此,建虏的注意力,大半都集中在官道的另外一侧了。
  那些没有被箭射死的建虏,终于逃归了本阵,而后成为了战阵中的一员。这时候,巴布海都不用再去问那些逃回来的手下情况,因为明军已从山中树林源源不断地钻出来了。
  这一看之下,巴布海顿时就明白了,这才是对手真正的主力。以前那护粮队,很可能是败在了这支明军手中。
  和之前那些明军以及那些朝鲜人比,这些新出现的明军,不但盔甲护具齐全,而且个个都是年轻壮汉,不说多孔武有力,至少也是那种有一把力气的人。
  这些明军出了树林,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开始集结。能明显看出来,这些明军是要集结成两个战阵,一左一右。
  忽然,巴布海的眼睛一缩,他看到了其中一个战阵中,为首的那人他认识,是叛逃回明国的刘兴祚弟弟刘兴治。
  这一看之下,他就怒了。当初这刘氏兄弟假死脱身,把大金上下全都耍了。今日既然遇到,一定要把他抓回去!
  慢慢地,明军越聚越多,至少有一千多人,而且树林中还有人在出来。排在最前面的明军一个个都是壮汉,手中拿着简易的盾牌,足足一人多高。看那简陋程度,似乎是伐木刚做没多久的。那盾牌还不少,至少能护住七八百人左右。
  巴布海看到这里,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明军有了这些盾牌,将会大大降低己方弓箭上的优势。一旦双方短兵相接,对方人多,死伤就将上来了!
  这时候,已经管不了什么了。他立刻挥手招过一名手下,命令他立刻快马求援。剩余的骑军,大概八十来骑,就列阵在军阵两侧。只是很可惜,这片由明军选定的战场,并不适合骑军作战,那马速根本就提不起来。
  巴布海抬头四顾,发现之前那些被四散逃命的朝鲜人和明军兵卒又都回来了,不过他们只是散落在远处,围着这边而已。能看出来,这次的主攻将会是明军的那两个军阵,如果己方危险,那些散落的朝鲜人和明军便会一拥而上。
  他正在看着,忽然发现,在明军那两个军阵的中间,竟然又拥出了明军军卒。而且从旗帜军服上看,似乎……似乎是……
  巴布海忽然看得有点呆了,这是明军标营军卒,是巡抚的?和东江明军一起,难道是登莱巡抚?这……这怎么可能?
  他看得有点傻了,看这阵势,似乎登莱巡抚还要亲自冲阵!这……这是怎么回事,有人能告诉我么?
  这也难怪他了,要说亲自上阵厮杀,他们建虏那些贝勒什么的,倒也常见。没办法,谁让建虏白手起家,领头的没法缩在后面。可大明呢,什么时候有见过巡抚级别的文官,竟然要冲阵。这要说出去,谁会相信!
  好像听那些去过明国的人回来说,明国文官能打的,好像就一个什么知府而已。这巡抚和知府级别相差太大,不能比啊!难道是明国出妖孽了,文官都变成武将了?
  忽然,巴布海愣住了。对面一杆旗帜从山林中出来,上面绣着一个斗大的“卢”字!在那大旗之下,有一员身材高大的身穿盔甲的将领龙行虎步而出。
  能明显看出,随着这人的出现,明军的士气明显高涨起来,甚至连周围那些散落着的朝鲜人和明军都激动了起来,士气同样变得很高。
  “将军,那人是昌黎打败阿济格贝勒的卢象升。那人是卢象升……”忽然,有一人惊惧地向巴布海禀告道。
  巴布海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那卢象升升官成了登莱巡抚。难怪,明国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妖孽呢!
  不过等他搞清楚了这点,顿时就怕了。巴布海并没有去关内,而是留守沈阳。在迎接凯旋大军的那天晚上,他们一众人私宴时,谈话的焦点之一,就是倒霉的阿济格。如此大胜的情况下,竟然就他打了个大败仗,据说还是被一名文官扭转了局势。
  当时他们没见过的都不信,而有见过的给他们八卦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有一些夸张。也因此,卢象升那高大英武能打能杀的阎王般变态杀敌能力,让巴布海的印象深刻。
  对手是卢阎王,是卢阎王啊,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