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487 夜半哭声,崇祯聊天群487 夜半哭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听这话,边上围着的女人们便再也忍不住,呜呜地哭了.网
  
  老妇人看着她们,借助照进柴房的月光,伸出微微发抖的手,一个一个地摸过去,心中同样百感交集,不过她终归是忍住了,并没有流泪。她知道,要是自己都跟着哭了,怕是更会让她们伤心。
  
  忽然,柴房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后有一女人大声喝斥道:“半夜三更哭哭啼啼,要找打是不是?”
  
  一听这话,柴房里的人都连忙止住了哭声,强行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等外面传来的那个脚步声走了之后,老妇人伸手拉着她面前的一名妇女说道:“孩子,你是女真人,本来可以不用这样受苦的。如今的日子越来越难熬,你还是和我们刘家划清界限吧!”
  
  那女人一听,脸色一变,连忙跪下说道:“婆婆,您不用再说了。媳妇既然嫁进了刘家,那生是刘家的人,死是刘家的鬼,绝不会有变。再说了,他们不放过月儿,就算我单独活下来,又有什么意思?”
  
  “娘……”月儿听得一声悲鸣,扑到了那女人的怀里,低声呜呜地哭了起来。
  
  老妇人见了,又是一声叹气道:“这都是兴祚欠你的!”
  
  说着,她伸手抚在媳妇的手背上,转头看向月儿说道:“如果有朝一日你能活着见到你爹,一定要跟你爹说清楚,你娘就是我刘家人,是我刘家的好媳妇!”
  
  “奶奶……”月儿听得又呜呜地哭了起来,她心里也明白,奶奶、娘和姑姑们都饿得头晕眼花了,可他们都舍不得吃,想把吃得留给自己。这样下去,怕是一两天内,可能就有亲人要没了!
  
  这么想着,她心中更痛,又去抱了奶奶的腿,哭着说道:“奶奶,孙女知道您想爹他们。您昨晚都说梦话了,孙女听到了!孙女不要奶奶死,奶奶喝粥吧,孙女不饿!”
  
  她小时候就听爹讲过故事,说一个人要死之前,就会把埋在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奶奶做梦都梦到爹他们,怕是……怕是知道自己熬不过去了吧!
  
  听到月儿的这话,柴房中的女人们又忍不住,低声呜呜地哭了起来。
  
  以前的时候,他们也算是娇生惯养的女人。可随着刘兴祚兄弟逃归大明后,他们的日子一落千丈,越来越差,到了后来更是受苦受累。可有老妇人看着,鼓着劲,她们就犹如主心骨一样,不掉一滴眼泪咬牙挺着。
  
  可如今,不出意外的话,老妇人要先走一步。多年的苦累,多年的思念,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你们这群贱人,饿得还不够恨,还有力气哭!”外面忽然又响起了凶狠的女人声音,“明天什么都不给,看你们还有没有力气哭!”
  
  听到这话,月儿母亲跌跌撞撞地来到柴房门口,用力去拉门,只是因为门被反锁着,只拉开了一条缝而已。她也不管了,只是趴在缝隙那边求道:“求求你,看在我的份上,放过我们这次吧,我们一定不哭了!”
  
  本来就已经饿成这样了,要是明天一天都没有一点吃的,恐怕柴房里就不止老妇人一人熬不住了。
  
  门外那婆娘显然认得她,知道她的出身,可此时却是不屑一顾,一脸嘲笑地说道:“看在你的份上?你算什么?一个贱骨头,放着好好的福不享,嫁给汉狗就以为自己也是汉狗了,你就一直当条汉狗啊!”
  
  “随便你说什么,只求你绕过我们这一次,好么?”月儿母亲甚至隔着门缝,对那婆娘说道,“我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哈哈哈……”门外婆娘听了不由得大笑,“你以为你是谁,告诉你,就算你死了,都不会再有人操心的。磕头?求我?来啊,先磕一百个头,我就饶你们这一次!”
  
  “好,好,我马上磕头!”月儿母亲一听,连忙答应道。
  
  可就在这时,老妇人的声音传了过来,虚弱中带着坚定:“不要磕头!我们刘家人死便死了,没什么的!”
  
  就算磕了一百个头,门外那恶婆娘也不见得会真同意,折磨人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而且就算这次放过了,下一次肯定又会找借口来折磨,与其羞辱而死,不如就这样去了!
  
  “呦呵,刘家人还真是硬骨头啊!”门外那婆娘嘲讽地大声说道,“该不会是还在妄想,等着有朝一日那几个逃奴带着人回来救你们?”
  
  “哼,还不肯低头!”这婆娘说着忽然大骂起来,“你个死老太婆,生得那几个儿子都是属乌龟的,逃到了明国后都缩在明国。要我说,他们肯定早把你们忘了,就你们还在妄想!搞不定他们在明国吃香喝辣了……”
  
  她的话越说越毒,心中打定了主意,就是要打击这些女人的信心,要看看这些女人绝望的表情!
  
  柴房内的女人都已停下了哭泣,也没人还嘴。其实,在她们的心中,又何尝想过刘氏兄弟还真有超一日能领着朝廷大军打回来。唯一支撑她们信心的,其实就是老妇人而已!
  
  听到柴房内沉默了,门外那婆娘越骂越高兴。可忽然之间,她感觉身后好像有人,便转头看去。
  
  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一把刀,在明亮月光的照耀下,明晃晃地刀锋直接架到了她的脖子上。在这把刀的后面,则是一大群人拥进了院子。
  
  感觉到脖子上的冰冷,这婆娘吓得紧闭了嘴巴,一动不敢动,就生怕不小心那刀锋割破了自己的脖子。与此同时,她也惊疑,这些是什么人?
  
  只见人群中当先那人,直奔柴房门口,带着激动,声音甚至能听出来,有一点颤抖地喊道:“娘?”
  
  这一个声音,犹如冬日的春雷,一下炸响在柴房内女人们的心头。她们全都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
  
  “娘,您在么?”刘兴治没听到回应,有点害怕,伸手去推门,却发现门被锁着,就又隔着门问道。
  
  他等不及再回答,又怕吓到里面的人,不敢砸门,立刻转头命令那婆娘道:“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