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495 废除八王议政,崇祯聊天群495 废除8王议政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495 废除八王议政
其实,建虏此时的八王议政已经名不副实。一般来说,都是四大贝勒主政。不过自从皇太极领军绕道蒙古草原,劫掠了一番京畿之地后回来,威望高到了其他几个贝勒根本没法与之比的地步。特别是在年轻建虏一辈中,更是到了只认皇太极的地步。
  
  这次的事件中,其实皇太极是要负责任的。毕竟建虏的大部分事物,其实已经是他在做主了。可如今他先发制人,这么一说之后,别人都沿着他思路去想,顿时就只看到了表面的现象。
  
  如代善,他是坐镇沈阳,其实是监国的权力。可在这个期间,发生了这么大的损失,他难辞其咎吧?
  
  还有莽古尔泰,只是让他去对付关宁军而已,又不是去攻打宁锦坚城,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抽调国内兵力,以致国内兵力空虚,给了东江明军以可趁之机。这次的事情,他也难辞其咎吧?
  
  至于阿敏,虽然他不在辽东,可他在朝鲜时连续打败仗,竟然让东江明军歼灭了两千来人,这样的败仗,也是建虏很少有的。这样的和硕贝勒,说起来合适领导大金么?这也得打一个问号了!
  
  但莽古尔泰不这么想着,他见皇太极竟然想把责任全都推他们身上,脾气暴躁地他,正想反驳时,代善先开口说道:“这些年来,诸多事情证明,大汗才是我大金的英主,八王议政,不提也罢,我愿以大汗为尊!”
  
  他这话一说出口,顿时惊呆了在场的不少人,更是把莽古尔泰想说得话直接憋了回去,有点不可思议地盯着代善,似乎想看透代善的内心,想看看代善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皇太极收买了的?
  
  其实,代善从入关之后,就已经意识到皇太极确实比他们更为合适领导大金。也因此,这一次开会之前,皇太极私下找他时,他便一口答应,要拥护皇太极成为大金唯一之主。
  
  莽古尔泰见代善不看自己,直接向皇太极臣服了,就和阿敏对视了一眼,正要反对之时,却见到代善之子岳托站了出来,大声说道:“对阿玛说得对,我们大金必须得靠大汗才行!”
  
  岳托是皇太极的铁杆,哪怕他爹原本还想和皇太极争一争的时候,就态度鲜明地听皇太极的话。不但是他,年轻一辈中的建虏头目几乎都和他一样。
  
  “我也愿大金由大汗来统领!”济尔哈朗跟着大声表态道。
  
  “没说的,肯定是大汗说了算才好!”阿济格也站了出来大声说道。
  
  他也是皇太极的忠实拥护者,哪怕当初他的同父同母的兄弟多尔衮和皇太极争汗位时,他就是支持皇太极的。也因此,他虽然在昌黎打了个大败仗,可在降级处罚之后不到三个月,又被皇太极找了由头升回来了,只是损失了一些人口和良田而已。
  
  随着他们这些人都站出来表态,其他年轻建虏头目纷纷跟着表态,强烈要求皇太极作为大金唯一的当权者,不要再搞什么八王议政。
  
  没多大一会,现场只剩下少数几个人没有表态了。皇太极阴沉着脸,目光缓缓地扫视过这些人。
  
  “大汗英明神武,确实是我大金的英主!”多尔衮低头恭维道。
  
  在他身边站着的多铎一见,气得想大声反驳,可多尔衮似乎早已料到,不着痕迹地一脚踩在了他的脚背上,而后听到多尔衮补充说道:“我多尔衮和多铎两人皆服之!”
  
  只一会的功夫,现场竟然只剩下两个和硕贝勒没有表态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他们两人身上。
  
  阿敏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似乎很是不甘,低着头咬着牙,好像就是不表态,也就是反对了。
  
  莽古尔泰却比他干脆,那手一抡,好像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抹掉,暴怒喊道:“八王议政是父汗所定!父汗才归天多久,你就想废了?哼,想都别想!”
  
  说完之后,他竟然转身就走。
  
  “站住,明军还没找到,大家正在议事,你就想走?”皇太极大喝一声,冷冷地问道,“该不会,你对族人的死活无动于衷,不管明军在哪,就任凭明军继续肆虐么?”
  
  莽古尔泰一听,气得肺都要炸了,转过身子,那脸色通红,正待破口大骂时,却听到殿外传来急促地脚步声,没有亲卫的通传,一名探马便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一下跪倒在地,大声禀告道:“发现明军踪迹,他们从二十方寺堡附近的关口逃到草原后,往山海关逃了!”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听得呆了,包括皇太极也是一样。
  
  在他们的想法中,东江明军偷袭了辽东之后,肯定是想着法子逃回东江的。有关这一点,从毛文龙搞出了东江镇之后,就一直是这样的,从来没有过例外。也因此,包括皇太极在内,他布下的天罗地网,也都是防止明军逃回东江。
  
  谁能想到,明军竟然是绕道了蒙古草原,然后从哪里逃回山海关那边去!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次东江明军突袭辽东腹地的计划,是崇祯皇帝牵头,通过聊天群开了山海关、东江和朝廷的即时会议得出来的。整个战役涉及皮岛、东江诸岛、关宁军的方方面面,甚至登莱巡抚所率领的骑军中,就由五百骑是从关宁军中抽调过去的。这和大明以前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是真正的协同一体作战,最终设计的撤退路线,是从草原上撤回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殿内安静了好一会,还是皇太极先回过神来,立刻问了大概时间之后,就盯着莽古尔泰,命令他领本部人马立即绕近道前去截击。
  
  “这种事情,凭什么让我去?”莽古尔泰不服,立刻大声反驳道。
  
  因为他知道,明军已经逃了至少一个白天的时间,茫茫草原,要想追上并战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要是完不成的话,回头不知道皇太极又会扣下什么帽子!
  
  皇太极阴沉着脸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其他各部,从朝鲜日夜兼程赶回,未曾有片刻歇息。不是你去,还能谁去?让其他疲惫之师去追击,难道你是想存心放跑明军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