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553 迂回舆论,崇祯聊天群553 迂回舆论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京师,紫禁城御书房,崇祯皇帝在这里关注着草原战事,知道一场大胜是跑不了了,只是还不知道最终战果会有怎么样?
  
  正在这时,有内侍禀告,说锦衣卫指挥使刘兴WWW..lā崇祯皇帝听了,便从聊天群中退出来,马上下旨其觐见。
  
  像这种主动来见的,一般都是有事。特别是自己还让刘兴祚休息一些天,让他多陪陪家人的时候来见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崇祯皇帝这么想着,便有点好奇刘兴祚这边会有什么事情!
  
  果然,刘兴祚一脸严肃地被内侍引导进来,见礼完毕后,就立刻奉上一份奏章,严肃地奏道:“陛下,京师城内有宵小开始兴风作浪了,末将所查俱在奏章上,请陛下赐下驾帖,让末将前去拿人!”
  
  按明朝制度,厂卫抓人,必须要有驾帖。即皇帝授出驾帖行事,由司礼监出帖并加盖印信,还必须经刑科给事中“佥签”,并付以签署详细的批文才能拿人。
  
  但这个制度,从嘉靖年间开始就慢慢地被破坏了,这也和厂卫的强势有关。不过如今的崇祯皇帝,却并没有想着去破坏他,还是规定厂卫抓人,必须严格按照制度来做。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明白,厂卫是自己手里的一把刀。这把刀很锋利,用好了,是自己中兴大明的一大帮助;而要是用不好,失去了约束,很可能会反过来伤到自己。
  
  虽然从目前来看,锦衣卫掌握在刘兴祚手中,而东厂提督又是王承恩,这两个人都是可信任之人。但以后的日子还长,谁又能确保他们一直忠心耿耿,而不会被权力所侵蚀。
  
  其实,要真说起来,崇祯皇帝也没有完全掌握。而这,是原本那崇祯皇帝的锅。
  
  当初崇祯皇帝刚登基时,重用东林党人,禁足了厂卫,形同虚设。后来魂穿而来的崇祯皇帝重新启用厂卫,也多是侦缉之类事情和人事任免。这些原本就是皇帝直接掌控,倒也没什么。但刑科给事中这个职位,却很敏感,崇祯皇帝在这半年多来也没找到合适机会换成自己满意的人,也算是制约了厂卫拿人的命门了。
  
  此时,崇祯皇帝听到刘兴祚的话后,也是严肃了起来,立刻拿过内侍转呈上来的奏章看了起来。
  
  原来,锦衣卫侦办得知,如今在京师街头,已有一种言论,在抨击之前的辽东之战。
  
  要知道,崇祯皇帝是态度鲜明地肯定了辽东战事,甚至让首辅温体仁领文武百官前去城门迎接凯旋的将士。但如今的街头,却在诋毁这场战事,显然是别有用心的人在搞鬼。否则的话,一般的老百姓绝不可能去否认这种已经肯定了的战事。
  
  这种别有用心的言论说,辽东之战,其实是投机取巧,都是因为建虏大军不在的时候,才有了这么一个胜利而已。而且什么拿下辽阳啊,鞍山驿堡什么的,又有什么用,现在不是还在建虏手中,拿不拿下的结果根本没有区别。
  
  还有,他们说骠骑营根本就不敢和建虏打,其实是没那个本事。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不和建虏正儿八经地打上一场。还有,如果不是关宁军前去接应的话,连逃都逃不回来,也好意思说辽东大胜!
  
  崇祯皇帝看得怒气渐起,他明白,这种似而非的说法,对于一些不明真相,不会自己思考的老百姓,是有很强的迷惑性的。他强忍着怒火,继续看着奏章。
  
  这些言论中,甚至还把朝鲜彻底投向建虏,大明失去了一个藩属国之事,也赖到了东江明军身上。说登莱巡抚救援不力,说朝鲜是在登莱巡抚的管辖之下,却被人谋逆,而后落到了建虏手中。
  
  按照街头这些言论的意思,登莱巡抚这次的战事,不但无功,反而有过。皇帝年轻不懂事,被登莱巡抚他们拿一场根本不是胜利的战事,忽悠成了一场大胜。朝廷好不容易有了点钱,却还用在这种夸大其词、冒领军功的武事上,实在是朝中被奸臣把持才会这样。
  
  崇祯皇帝看到这里,不由得气得笑了。这些言论,颠倒是非还不是一般的强!
  
  朝鲜是个猪队友,已有大明的警示,让其坚持一段时间却还是不加防范而陷落,完全就是扶不起的阿斗,还怪到了登莱巡抚的头上。这是血口喷人!
  
  骠骑营明明沉重地打击了建虏,让建虏的整体实力大为减弱,振奋了辽东失陷地汉奴的信心,却被他们歪曲为冒领军功,好像只会偷鸡摸狗一样,甚至还差点没有逃出来。
  
  从这些言论中看出,某些人甚至还开始攻击登莱巡抚之外的大臣,内阁首辅温体仁,说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首先就应该追究他的责任。还有薛国观阁老,纵容武夫闹事,横行乡里,借口追缴欠赋,搞得民不聊生。这种事情再发展下去,怕是山西要乱了。而山西一乱,必会祸及京畿之地,甚至是京师。
  
  崇祯皇帝强忍着怒火,继续往下看。在奏章的后半段,锦衣卫暗中调动京师的地下势力,也就是吴二狗控制的那些帮派进行查证。这些言论的始作俑者已经查不出来,但从蛛丝马迹上分析,这些言论或者和一些御史,甚至还和重臣有关系。至少锦衣卫锁定的人中,就有一名御史。
  
  刘兴祚的意思,就是让他锦衣卫先抓了这名御史,在诏狱中用些手段,从这名御史身上开始查起。
  
  崇祯皇帝看完,稍微一想,便知道这些言论的散布者,绝对是之前利益受损的那些人。他们在缓过劲来之后,开始反扑了。
  
  他这么想着,又瞅了瞅奏章的后半段,心中冷笑。这些言论的最终目的,怕还是在朝局之上。是想着扳倒首辅温体仁,又或者辅臣薛国观吧?
  
  想起之前时候,就有不少人为山西的事情上奏章弹劾薛国观,当时自己直接宣布把这些奏章发给薛国观,让他自查了事,以此来警告他们,这种弹劾是白费力气的。
  
  没想到他们看弹劾没效果,竟然就知道从控制舆论着手,先营造舆论来继续推动这事!
  
  呵呵,朕这次要好好地满足下你们了!崇祯皇帝捏着奏章,如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