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595 就是这么容易解决了,崇祯聊天群595 就是这么容易解决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595 就是这么容易解决了
    洪承畴等人都已经事先在了,通知的官吏自然不会怠慢,催着蒙古人,很快都集合完毕了。
  
      听着手下禀告,洪承畴扫视底下几万蒙古的男女老少。官威之下,集合地很快安静了下来。如同札木路一般,都有点畏惧地看着这个明国的高官。
  
      洪承畴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上位者的气势,沉声说道:“你们都是我大明的俘虏,按照你们草原部族的习俗,那你们就是我大明的奴隶了!”
  
      他说完之后,自有底下的将士见他的话传达出去,让每个蒙古人都能听见。
  
      听到他说得这些话,札木路等蒙古人都是心中一沉。奴隶是什么样个待遇,他们都一清二楚,可谁让自己这个部族无能,被明军打败了呢!看看周围那些明军,还有远处的明军大营,这样的军力在,又如何能反抗得了奴隶的命运!
  
      这么想着,集合地的这些蒙古人,都意气消沉起来,不说绝望,可有那种类似的气氛,弥漫在集合地的人群中。
  
      洪承畴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却当作没看见,继续沉声说道:“不过皇上有旨,在归化城设归化州,本官即为归化总督,这里,将直接是大明治下!而你们,只要能付出一点代价,为大明效力,以后你们就是大明的百姓,将不再是奴隶身份,和大明其他百姓一般一视同仁!”
  
      听到这话,札木路等人不由得大喜,有点不敢相信,他们抬头看着那个总督,都为他们可以不是奴隶而欣喜万分。甚至,一时没有顾忌大明高官就在台上,低声议论纷纷起来。
  
      “我们真得可以不是奴隶,就和大明普通百姓一样?”
  
      “这个总督都这么说了,肯定不会有假吧!”
  
      “你们别忘记了,我们还需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一点代价而已,你要是被其他部族俘虏了,我们部族还存在的话,不照样要花代价去把你交换回来么!”
  
      “你才被其他部族俘虏了呢?”
  
      “我是打个比方而已!”
  
      “你们现在还有心思吵?依我看,搞不好一点代价,我们都难以承受!”
  
      “……”
  
      除了普通蒙古牧民的讨论之外,在场的人中,也有原本是察哈尔部的小官,他们在欣喜的同时,视野更广,关注的点,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
  
      “不会吧,大明在这设州,这可从未有过啊!”
  
      “不但设州,最高官员可是总督啊,这级别很高!”
  
      “那什么意思,会怎么样?”
  
      “那就是说,以后这里是大明的版图,而且,好像大明很重视这里。换句话说,大明是一定要这里的,绝对不会放弃了!”
  
      “……”
  
      听着底下那议论声,洪承畴自然不会再接着说了。这个消息,对于蒙古人来说,确实有点大,让他们稍微消化下也好。
  
      不过很快,维持秩序地军将便开始大声威喝,很快就让集合地重新安静了下来。
  
      到此时,洪承畴才又沉声说道:“你们每户所存的皮子都要上缴,再分出人去剪羊毛,按照本官下发的样式缝制,且要在三日之内完成。做完这些,你们就不再是奴隶了,而是我大明的百姓。”
  
      一听这话,所有蒙古人都是大喜,一时之间,都有点难以置信。他们互相看看,都能发现对方的神情,似乎在说,不会吧,就这,这样就不再是奴隶了?
  
      洪承畴看着他们,心中却赞叹皇上的明智。如果强迫他们做,自然也没什么难处。可如今换了这种方式,却能让他们感受到大明对他们巨大的恩惠,对于大明以后立足草原,将有更大的帮助。这也等于说,他洪承畴的压力会小很多。
  
      这样一来,这几万蒙古人的积极性会很高,新军冬装的问题,也不菲吹灰之力就能解决,真是一举二得!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底下有个蒙古人忽然大喊了一句,而后就蒙古人最庄重的礼节行礼。其他蒙古人一见,也纷纷跟着有样学样,一起行礼了。他们中的某些人,甚至还带了一点小心思,我们这么多人都这么庄重地行了大礼,你总不能反悔了吧?
  
      洪承畴看着这一切,以他的能耐,又如何猜不出底下这些蒙古人的想法。不过他也不以为意,淡淡地接受了他们的礼节,等安静下来之后,才又继续说道:“本官已经核实过,蒙古草原又有瘟疫发生,牛马羊死了很多!”
  
      他说完之后,自有底下的将士见他的话传达出去,让每个蒙古人都能听见。
  
      听到他说得这些话,札木路等人有点不明其意,不知道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确实,草原上是发生了瘟疫,死了好多牛马羊。为此,甚至有些人家都在发愁今后的日子怎么过!不过现在倒也好了,连畜生带人,都是明国的俘虏,就不用操心这些事情了。
  
      洪承畴扫视着底下,继续缓缓地说道:“就算我大明军队不过来,你们在林丹汗的统领下,本官相信,还是会有很多人会饿死。因为从之前的趋势看,牲畜的瘟疫并没有减轻的迹象……”
  
      如果按照原本历史的发展,灾年之下,蒙古人又不会生产,瘟疫流行后,牛马羊大量死亡,最终导致这些蒙古人,有很多家都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
  
      “……不过如今这里已为大明所有,朝廷又迁移了关内百姓过来开荒种田。以后就算再有牛马羊的瘟疫发生,你们既已是大明百姓,则朝廷绝不会坐视不管。至少你们也还会有的吃,不会被饿死的了!”
  
      听到这话,札木路等人又都是很高兴,这么一来,压在他们心底的石头,又将少一块了。而且,原本的时候,他们看到关内百姓的到来,心中多少都是排斥的。可此时,他们心中却是欢迎得很。同样的情况,如今已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了!
  
      随着自身担忧的减少,他们渐渐地情绪高昂,随之脑子也越来越活跃起来。很快,他们就想到了一个问题,以后他们的出路是什么?
  
      是像那些汉人一样种田?还是依旧可以放牧,又或者是其他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