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665 再次出使,崇祯聊天群665 再次出使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一天后,各路出击的将领都回到总督大营这边向洪承畴报功,杀多少人,缴获多少牛马羊等等,边上自有书记官,把他们的功劳都щww..lā
  
  之前,之所以下令要灭了土默特部族,一是要立威,震慑其他部族,敢犯大明者,追杀大明信使,这就是榜样!
  
  二来,明国也穷啊,特别是归化总督名下,要不是关内的支援,估计都没多少人能活着撑到明年。这次又发动大的战事,粮食消耗必然加倍,归化城的负担就更重了。如果不能以战养战,缴获土默特部族的牛羊为己所用,那这战事,虽然在政治上能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可经济上就会亏大了。
  
  因此,屠了土默川部族,缴获他们的牛马羊就是唯一可行的选择了。
  
  听着底下将领在排队禀告战果,洪承畴却在脑中计算着赚还是不赚!幸亏这战后的奖赏,朝廷不用出现银,除了官职之外,可以从河套地图开垦出来的田地拨一部分出来赏给有功将士。否则的话,就算打了胜仗,朝廷那边也要哭穷!
  
  各路将领都回到大营后的第二日一早,洪承畴便在中军帐议事了。不过这一次,帐内只有两人,一文一武。武将乃是游击李过,而文官,则是原包头巡抚的幕僚,之前出使过西部蒙古诸部的班点。
  
  只听洪承畴对他们两人郑重地说道:“这次我大明以雷霆之威灭了土默川部,定然能震慑周边部族,特别是之前和卜石兔眉来眼去的那两个部族。这次你再出使,就不去这两个部族了,直接去准格尔部和和硕特部。”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了停,严肃地交代道:“去了后,也不必再说边市的事情,只是告知他们,说卜石兔不思我大明之恩,反而居心叵测,追杀我大明信使,皇上雷霆大怒,已将土默川部灭族。此事只针对土默川部,没有他意,未免误会,才特意前去告知。”
  
  “卑职明白了!”班点点点头回应道。他祖上就是赫赫有名的班超,他这一支,世代居于西边,对于西域之事比较精通,因此被杨鹤推荐到杨嗣昌这边听用,这次被洪承畴调了过来。
  
  原本他父母对他的期望,是能有朝一日在金銮殿上有皇上御笔钦点成为一名进士,因此单名一个点字。只是很可惜,不管他怎么努力读书,一直是个秀才而已。如今阴差阳错之下,又干上了祖上名垂千古的外交事业。
  
  洪承畴看着他的眼睛,有点不放心,再次叮嘱道:“我们大明虽然目前还无力大举应付西边这些蒙古部族,可也不怕他们。这其中对待他们的个中分寸,你可有把握?”
  
  “总督大人放心,卑职祖上乃是汉之定远侯,绝不会给祖宗蒙羞!”班点说得铿锵有力,胸有成竹地说道。
  
  上一次出使,也是他觉察得早,才能逃回来。可以说,在出使时候的察言观色的水平还是不错的。
  
  洪承畴听了点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好,那本官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之后,他转头看向李过,对他说道:“你是皇上钦点,就由你护送他去了。皇上交给你的任务,无需本官再重复了吧?”
  
  “总督大人放心,末将省得!”李过立刻抱拳,大声说道。
  
  皇上在聊天群中,已经给他说明了情况,要他利用这次护送信使西行的机会,把一路上的情况都好好观察观察,有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向皇帝申请成就值,拍下照片当记录。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皇上虽然没说,但李过也隐约能猜到一点。很可能皇上在平定辽东之后,还会对西域用兵!而这,将是他李过的机会!
  
  对于如今这位皇帝,李过在聊天群中接触多了,自然比别人更为了解。他知道皇帝有大志,想要中兴大明。而从古至今,凡是中原王朝鼎盛有能力之时,必然会把目光转向西域。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李过对于这次的护送任务,积极性很高。在过来的时候,已经从自己的部下选了五百精锐骑军了。
  
  洪承畴交代完之后,李过就护送着班点出发了。随后,洪承畴也领着大军凯旋回归化城。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军在西边多待一天,就多一份不确定性。最为关键的是,会多一天的粮食消耗。冬天马上要来临了,得赶紧回去猫着过冬才行了!
  
  而在土尔扈特部这边,和鄂尔勒克自从派亲卫送走了那两名逃回来报信的蒙古人,也送走了要好的那几个部落首领,就开始忙碌开了。
  
  土尔扈特部有将近七万人左右,散布在草原上,为了和卜石兔的盟约,他得调集人马,选出精锐,那些该留,那些该东征,大营这边,需要注意什么,这些事情都少不了他操心。
  
  这一日,他正把这些事情忙得七七八八,和他相距最近的一名杜尔伯特部首领过来了。
  
  这人很是有点兴奋,笑着告诉和鄂尔勒克好消息:“我们大汗对卜石兔之提议很感兴趣,已经征求了我们的意见,大多数都是同意东征的了。这不,我这边都已经安排好了东征的事情,把精锐都抽调出来了!”
  
  “呵呵,我这边也差不多了。”和鄂尔勒克也笑着说道,“就等卜石兔的消息,而后一起出兵。”
  
  说到这里,他想起那事,就又接着说道:“对了,卜石兔那边有消息么?不是说明军准备讨伐他么,他到底准备怎么应付?这几天了,也没见他有什么信传过来!”
  
  那名首领听了,正要回答时,却见有个急促地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还没等他们有反应,就见帘子一掀,有两人一身狼狈地闯进了帐内。与此同时,嘴巴上还在嚷嚷着:“大汗,不好了,不好了……”
  
  和鄂尔勒克仔细一看,认得是护送那两名蒙古人去卜石兔那边的亲卫中的两个,不由得眉头一皱,马上问道:“出了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