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688 图文直播,崇祯聊天群688 图文直播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用过早膳,双方正式会面。李过便在聊天群中,按崇祯皇帝的意思,进行了图文直播。
  
  “固始汗一如昨天,态度很是友善,带着一个年轻人,出了蒙古包把班大人和末将迎接了进去。”
  
  “班大人不亢不卑,和固始汗一起进了蒙古包。而后固始汗介绍了那个年轻人,是他大哥拜巴嘎斯的长子鄂齐尔图。”
  
  李过在这个时候,就拍了个照片发给了崇祯皇帝。这张照片上的人物有三个,即固始汗和鄂齐尔图以及班点三人,能看出双方的态度都很友善,气氛很好。
  
  “寒暄完毕,班大人正式向固始汗通告了此行目的。告诉他们,卜石兔对于大明封其为顺义王不思感恩,反而出兵追杀我大明使者,罪不可赦!皇上雷霆大怒,已派军灭之。此事只罪及土默特部,和西部蒙古诸部无关。大明之前已经表达过善意,未免误会,特此通告!”
  
  “固始汗的脸色稍微有些变化,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身边那鄂齐尔图倒是忿忿不平,似乎有些愤怒的样子。”
  
  文字直播到这里,李过又是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用以证明他说描述没错。崇祯皇帝看了,感觉事情的发展,在自己的意料之中,固始汗应该有所顾虑,所以对刚才班点通告中显露的强悍之意,并没有为之翻脸。
  
  “固始汗表示他们和土默特部没有什么关系,也并不知情卜石兔有派兵追杀大明使者。如果他真知道有这事的话,肯定会出兵保护的。”
  
  “鄂齐尔图忽然无礼之极,带点不屑地对班大人说我大明只会欺负弱小。要大明这么真这么强大的话,为什么不把建州女真灭了,反而把整个辽东都丢给了建州女真?”
  
  “固始汗立刻训斥了鄂齐尔图,让他给班大人道歉。但他有点不情愿,经过固始汗再三喝斥,才勉强地道了个歉,班大人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似乎有点……有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
  
  崇祯皇帝一看这,眉头微皱,立刻吩咐道:“你出面,就按朕说得,说给他们听!”
  
  蒙古包内,固始汗忽然发现,原本站在班点身后,似乎一直在发呆的明军将领,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怕是会有反应了。
  
  果然,就见这明军将领上前一步,站在大明使者的侧面,厉声喝道:“你一个毛头小子知道什么?看在固始汗的面子上,班大人不愿与你计较,也懒得和你说。但我是个武人,对你这种话最是听不得,什么我大明欺软怕硬了?你以为建州女真的日子现在好过了么……”
  
  李过刚开始说得时候,班点眉头一皱。他是使者,一切沟通得由他出面的,而李过只是护卫将领,负责安全即可。可此时上前驳斥,终归是于理不合的。
  
  不过等他听到李过说话的对象,其实是固始汗的侄儿,又点明了自己武将的身份时,他就没有去打断。而后听到后来,他忽然心中一动,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以他说了解的李游击为人,虽然是流贼出身,倒也知道分寸。对于这种重大场合,断然不会这么无礼,越过自己去喝斥对方。联想到李游击的本事,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皇上指使他这么说了。
  
  这么想着,他就更不会去打断李过说话了。让他说说也好,能给对方这个小子一点教训。回头真要气氛紧张起来,自己也能出面缓解,算是能进退自如的一种做法。
  
  而另外一头,固始汗听了李过的话后,心中一动,正好趁这个机会了解下东边的情况。于是,他瞅着机会,看是不是要问上一问。
  
  然而,他还没问话,被李过喝斥的鄂齐尔图就恼羞成怒了,大声地问道:“建州女真的日子到底怎么个不好过法,我倒是想听听!怎么样,你说啊?”
  
  在他的内心,虽然固始汗之前已经给他分析过。可没有事实证据,只是推测而已,他还是有点不大相信的。此时一听,正好问个明白,明军要真厉害的话,为何之前会连连败退呢?
  
  李过一声冷笑,当即大声说道:“就拿今年来说,早前,建虏从朝鲜两次搜刮粮食运往辽东,都被我大明登莱巡抚领军截获,建虏护粮军队全军覆没。”
  
  “过后一月,登莱巡抚卢中丞更是领八百骑军连克辽东重镇辽阳,险关鞍山驿堡,纵横辽东,甚至直袭建虏伪都沈阳,救出我大明锦衣卫指挥使一家后扬长而去,建虏无可奈何之!为此,建虏四大贝勒之一的爱新觉罗莽古尔泰被下狱论罪。”
  
  “再一个,秋收之前,我大明东江军和关宁军各派骑军,一东一西,肆意破坏建虏国力,毁其粮食,一直到辽东腹地后再度扬长而去,而建虏又是无可奈何之!”
  
  “……”
  
  听着李过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固始汗原本脸上习惯性带着的微笑没了,变得有点凝重,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而班点则是心中有些诧异,这其中,有的消息他都不知道,此时一听,一下感觉辽东局势似乎很是乐观了。
  
  而鄂齐尔图则又是不同反应,一开始带着点不屑,而后有点惊讶,随后却转为狐疑,几次想说话质问,却被李过一连贯大声说着话而无从插嘴,只好硬生生地憋着。
  
  “建虏粮食无以为继,又从朝鲜搜刮了粮食,并从辽东派出精锐护送,乃是八大贝勒之一的正白旗旗主多铎领军,大半个正白旗出动护送,却又被我大明军队杀得落花流水,粮食也尽归我大明。要不是多铎跑得快,他那项上人头也必是五千京观上的一颗首级!”
  
  “还有,如今我大明已经收复辽东旅顺、金州等地,建虏不战而逃,直到小黑山后才稳住阵脚。”
  
  李过一口气说到这里,感觉说得非常畅快淋漓,意气昂扬,心中很是痛快,仰着头喝问鄂齐尔图道:“如此种种,你说,建虏的日子好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