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711 应付一下,崇祯聊天群711 应付1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能饱餐一顿的动力,让原本饿得已经站不住脚的一家人,硬是冒着寒风到了盖州衙门前的广щЩш..1a
  
  他们还没走到目的地,就闻到了风中带来的饭香,肚子咕咕地叫着,催着他们走得更快点。可当他们走到广场上时,忽然又被眼前看到的情况惊到了。
  
  只见广场中间位置,有热腾腾地一笼笼馒头,一锅锅沸腾着,飘着菜香的汤锅。在这些吃食前面,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有军卒在维持秩序,还用绳子隔出了一条条的通道,一点也不乱。
  
  但真正让他们吃惊的是,在广场边上一角,靠墙侧,则是绑着一个个的人,金钱鼠尾,或者穿着满洲族人的服饰,一看就知道是城中的建虏,不分军卒老弱,都有。在他们的身后,都站有一名明军将士,也不知道是准备拿他们干什么,是砍头么?
  
  隐隐地,那边有人似乎在向看守着的明军哭诉,好像是说他不是满洲族人,他是汉人,只是理了那个头发而已。
  
  男人一家互相看看,都明白城里确实有一些汉人,攀上了建虏的关系,当了他们的奴才,就把自己的头发给理成了金钱鼠尾。
  
  这个当口,他们也没空管闲事,先赶紧过去排了队,等着好好吃一顿。在这过程中,男人偶尔转头一看,发现明军士卒用东西把那些绑着的建虏嘴都堵上了,应该是烦了他们吧?
  
  不过,他们也就这么望了一眼而已,更多的是看向那热气腾腾的地方,数着前面还有多少人。终于,他们一家人每人都领到了一碗带点肉香、混着干菜的汤,还有一人两个馒头,虽然不是白面的,但在他们吃来,却是远比记忆中还要香!
  
  领到食物,都要当场喝完,而后从明军兵卒隔离出来的通道继续往下走。绕了个圈后,似乎是要往被绑着建虏的地方过去。在那前面三丈左右的地方,有军卒在说着什么。
  
  那些听到说话的人似乎一个个都情绪激动起来,甚至有几个人还要往地上跪去,这让男人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那边到底是说些什么?
  
  当男人一家走近时,就听到了这边的明军将士在说:“你们过去认下,哪些建虏欺压过你们,或者手中有我们汉人的血,就说一下!现在,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记住,节约时间,只捡最严重的事情,简要地说!”
  
  一听这话,男人顿时就激动了,他家原本也算是盖州生活条件还比较好的,但都被建虏抢走了财物,更是把粮食也收刮了上去,害得家里人饿死了好几个。如果不是好不容易藏下的一点食物,估计一家人都死绝了!就如隔壁邻居,没一个能活下来。
  
  还有,刚才好像看到街头那个索恩图老爷也跪在那里,是他逼死了自己的妹妹。原本以为今生再无伸冤报仇的机会。真是老天开眼,竟然能亲手指正。看这样子,明军肯定会为自己做主的!
  
  刚过来广场的时候,一切都是以吃为头等大事。可如今肚子里有货了,这仇怨就涌上心头了。立刻,男人非常感谢地想跪下行礼致敬,可对方却不然,只是让他快走,不要耽搁了后面的人。无奈之下,男人只好把这份感激放在了心中。
  
  盖州城并不大,在建虏的统治下人口更是少得可怜,因此,大多数人都是互相认识的。
  
  这男人走到第一个金钱鼠尾的面前,看着这人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知道他在乞求什么,却也不管他,当即对身后那明军说道:“我记得,这个吴八图以前杀过两个汉人,叫……”
  
  听他说完,那名明军将士便转身往背后墙上刻了一道手指长的竖线。而后,就示意他继续往前走。
  
  男人走到下一个建虏,这个是吴八图的儿子,他便又说道:“他曾指使人打死了住他们对面的汉人……”
  
  一如之前那样,这个明军也转身在墙上刻上一道竖线。
  
  再下一个,是吴八图的女儿。对这人,男人一时没想起什么,就走了过去,明军将士也没说什么。
  
  再后面,他有说些不犯人命的事,那身后的明军将士便转身刻下一道横线。终于,当他来到索恩图面前时,激动地冲上去试图拳打脚踢。那名明军将士看了,不得不拦住他,示意他往下走,而后也不问什么,就转身往身后墙上刻下一道竖线。
  
  ……
  
  当男人一家走出来,到达广场边缘时,回头看去,却见一排排地人流还在继续他们刚做过的事情。在那些绑着的人背后,刻了很多道竖线或者横线了。
  
  男人发现,当某一个被绑着的人,身后的竖线超过五道,就直接拖走了。而横线超过二十条,也是直接拖走。
  
  女人心细,同样也心软,不由得对男人说道:“孩子他爹,那些拖走的人都是要被杀了的么?”
  
  “应该是!”男人点点头。
  
  女人听了,不由得说道:“这样随便,万一冤枉了人怎么办?”
  
  “呵呵,不把他们所有人都杀掉都已经够可以了!”男人却是比较心冷,又因为索恩图也在被拖走之列,便冷笑一声说道。
  
  在他们说话的同时,不远处地方,师将曹变蛟看到这个情况,不由得也问了下身边的师监道:“你这样安排,不是有可能会冤枉人?”
  
  在他看来,建虏全杀了也没事,可冯德华要采用这种方式,他就有点奇怪,就问上一问了。
  
  冯德华听了,转头看他说道:“皇上平时训道咱家的时候,是说要开公审大会,让百姓都参与进来,让他们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可我们不是没那个时间么!咱家就想出了这么一个招,算是意思一下吧!”
  
  说到这里,他感慨一下又道:“皇上对这些百姓真是太好了!还想到了明年开春后,要是我军撤走的话,这些盖州百姓有可能会被恼羞成怒的建虏屠杀泄恨,要把他们撤回登州。亏了刚好水师空船返回,正好顺带了!”
  
  说完之后,冯德华又关心起曹变蛟的事情来,问他道:“物资运过来,把人再撤走,预计要三天时间,能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