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873 谁说了算,崇祯聊天群873 谁说了算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内容开始-->    崇祯皇帝听了,信步往那边走去。陈友明一见,稍微犹豫了一下劝道:“公子,那边没什么好看的,都是些没背景的蚕农,其实很可怜,一腔希望被人浇灭,又不能帮他们忙,不如不看了!”
  
      “哦?”崇祯皇帝听了,不由得转头看了陈友明一眼,这话让他有点意外,“看来你还不错!”
  
      “有什么错不错的?”陈友明叹道,“将心比心而已,那些人以前就想让我去干这些,我是不肯答应,这个也是被他们排挤针对的原因。”
  
      听到这些对话,连田贵妃都不由得多看了陈友明一眼,心中暗暗点头道:“不错,好好表现,会有好报的!”
  
      崇祯皇帝对陈友明微微笑了下,脚下不停,往那边走了过去。
  
      离得更近了一些,就隐隐听到了那边的吵闹声。
  
      “大哥行行好,家里全指望着这头蚕能多赚点钱的,高抬贵手一次吧!”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在苦苦哀求。
  
      “对啊,以前我们都忍了,今年的行情不错,要不这样,按以前的价格好不好,我们认了。”不止一个声音在商量着。
  
      “……”
  
      “滚,再挡路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恶狠狠地声音随之响起,声音还很大,“买你们的湖丝,是你们的福气。要不然,看看你们能不能卖出去,烂自己手里一个钱都没有!”
  
      “那我们不卖了,我们烂自己家里好了。”
  
      “什么,给脸不要脸……”
  
      “……”
  
      陈友明听到,叹口气道:“以前他们威胁有用,这次前来收购湖丝的太多,那些蚕农心中有底,不怕这个威胁了。”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近前,依旧有两名锦衣卫便衣上前,挤开围观的人群,清出一条通路,崇祯皇帝一行人信步走了进去。
  
      只见河岸边的台阶上,有一群人围着底下的船,有些人已经上船在强行搬运湖丝,而几个蚕农则拦着不让搬,双方正在冲突着。
  
      蚕农明显弱势,人又少,根本拦不住那些人强行搬运湖丝,几个汉子,脸色很是焦急,却又带着害怕。能看出来,他们是在强行大着胆子维护自己的湖丝。
  
      “真是反了,再敢拦一下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一名为首的矮个行霸似乎不耐烦了,恶狠狠地说道。
  
      崇祯皇帝发现,围观的人群中,有普通百姓,也有像自己这边一样带着护卫随从的,不过都是在看热闹,没人出声。唯一的区别是,那些普通百姓多带同情之色,而那些有钱人,则一个个似乎是在看戏,图个乐子而已。
  
      忽然,有一个蚕农冲离得近的一名富人哀求道:“这位大爷,小人看您是来我们这里收购湖丝的,我们这些卖您好不好,和以往一样,便宜市价!”
  
      那富人听了,并为之所动,只是淡淡地说道:“南浔镇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很显然,这个是来过南浔镇的,估计和牙行都有关系,知道直接向这些蚕农收购湖丝,是抢那些牙行的生意,也不敢破了这行规。
  
      那蚕农听了,还想再哀求,一名行霸怒了,冲过去,伸手一推,同时喝道:“你他娘的还不死心,反了啊!”
  
      那蚕农没防备之下,被他这么一推,往后倒去,一下掉进了河里。
  
      这么一来,一起的那几个蚕农连忙去捞同伴,就这么个机会,船上的湖丝又少了很多。为首的那个矮个行霸看到那几个蚕农救了同伴又想来阻拦时,就恶狠狠地说道:“今天这些湖丝,我们是要定了,惹得爷爷不高兴了,一分钱都不要想了!告诉你们,这里是我们说了算,没人会替你们出头,也不会有人买你们的湖丝……”
  
      陈友明看到这里,低声对崇祯皇帝说道:“要不是今年给了这些蚕农希望,他们也不敢违背这些人,搞不好,真是一分钱都没有,又没人帮他们主持公道,一番辛劳白费,回去也没法向家里交代。”
  
      正在这时,”噗通“声连续响起,却是那些行霸见推人下河会让他们搬运湖丝更顺利,就又推了几个蚕农下河。这个时候,天气还凉,全身湿透地重新从水里出来,冷风一催,不由得人慑慑发抖,而这,又引来那些行霸哈哈大笑。
  
      看着湖丝马上被那些人搬完,几个蚕农却毫无办法,甚至有一个汉子都蹲岸边哭了起来,也有的汉子四下作揖,哀求围观的人群帮他们说说话。
  
      那矮个行霸见了,哈哈大笑道:“这里,我们说了算,这次给你们一个教训,一分钱都不给,滚!”
  
      这是湖丝交易的开头,如果不立威的话,后面的蚕农怕是会有样学样。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淡淡地响起,虽然不大,却犹如惊雷一般,顿时让现场一片安静:“你们这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就不怕王法么?”
  
      所有人都闻声看去,发现是一个年轻公子在说话,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容貌极美的女人,身后跟着随从不少,一看就知道不是本地人。
  
      几个蚕农都已经绝望了,此时一见,就犹如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看着这年轻人的样子,连忙作揖道:“这位公子行行好,您是来收购湖丝的么,我们的湖丝全给您,您随便给点钱就成!”
  
      而那为首的行霸见了,却是冷笑一声道:“这位年轻人,怕是第一次来我们南浔镇吧!我劝你最好不要管这闲事,否则的话,怕你来我南浔镇,会是空跑一趟!”
  
      说完之后,看到了年轻人边上那个,是他认识的,就冷喝一声道:“陈友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带外人来搞事,老婆孩子不想要了是不是?”
  
      陈友明一听,脸色一变,正待说话时,崇祯皇帝不由得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威风!”
  
      “外地人,告诉你,这南浔镇就是我们说了算,劝你最好识相一点,别惹恼了我们……”
  
      他的话还没说完,崇祯皇帝便已不耐烦听他威胁了,冲刘兴祚一点头道:“让他们下河清醒清醒,这里到底是不是大明的地方了?”<!--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