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064 陷阱?,崇祯聊天群1064 陷阱?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崇祯皇帝是一身金盔金甲的装束,就算人再多,就算没有人簇拥,他也是最显眼的那个。从京师到如今快要到达的鞍山驿堡,这一路上,成就值收获已是不计其数。刚好这次有大战,可以不用担心成就值拖尾巴。
  
      他注意到,前面有一大群将领在等着自己,只是扫视一下,便知道是那些人了。这些,算是和建虏战事中崛起的新一代将领,都是自己大力提拔起来的,算是心腹了吧!
  
      卢象升能文能武,更能练军和带军,是统帅之才,完全具备镇守一方的能力。
  
      曹文诏是关宁军中的一员勇将,不过受过去的局限,主要也是带着家丁冲锋陷阵,如今已不能有家丁,所在部队的战斗力还有待加强。冲锋陷阵可以,其他的,还有待观察。
  
      曹变蛟勇武不逊他叔,不过崇祯皇帝敢肯定,曹变蛟心中韬略要比曹文诏多多了,毕竟在新军中的训练,讲武堂中的学习,不是混出来的。而且加上师监冯德华,他们两人互相合作,新军的战斗力,远不是其他军队能比的。
  
      ……
  
      崇祯皇帝心中点评着前面等候的武将时,不知觉间就近了。
  
      卢象升带头,领着在场的将领一起见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军队自动停住,现场没有一点声音。只有卢象升等人见礼声音,崇祯皇帝见了,呵呵一笑,连忙一挥手道:“诸卿平身!”
  
      这话才刚说完,他的眼角忽然看到了什么不正常的事情,抬头看去,却见迎接人群的后面,有一人忽然在极力挣扎,“啊啊啊……”地狂叫,不过他边上的两名明军士卒立刻使劲按住他,不敢让他造次。用力之大,甚至把他的脸都往地上摩擦了!
  
      崇祯皇帝有点好奇,不由得问道:“怎么回事?”
  
      等问出口之后,他才注意到,那个被按住的人,脑袋上是金钱鼠尾,很显然,是个建虏。崇祯皇帝脑中灵光一闪,差不多猜出这个建虏是谁了。
  
      在另外一个位面,满清建国,这货是算一个有名的开国元勋了。甚至父子两人,都是满清的重臣!说实话,对这样一个人物,崇祯皇帝还是有点好奇地,便挥手示意放他起来。
  
      卢象升见了,觉得有自己在,有这么多人在,也不用担心这建虏有行刺皇上的举动。因此,他转身便喝令那两名明军士卒放开这建虏。
  
      索尼感觉肩膀一松,便立刻跳了起来,此时的他,无比的愤慨,大清一心想用议和来拖延明军的动作,可还是晚了一点,人家皇帝都已经跑来辽东,这眼看着就到鞍山驿堡,很显然,对大清的总攻,估计在这几天内就会发生。这是箭在弦上,还能不发么?
  
      如此一来,皇上的拖延计划将不可能实施。如今的大清,正是最虚弱的时候,明国皇帝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御驾亲征,这一拳打在大清身上,大清能挺得住么?
  
      想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这几天,自己为了取信明军,还让辽阳那边,把探马都收回了城。如此一来,此时的辽阳城,就是瞎子、聋子,明国皇帝到了城外都不一定知道。如此,辽阳还守得住么?
  
      辽阳要是守不住,那沈阳呢?大清的都城怎么办?大清……这是要亡国么?
  
      这些想法,都在索尼的脑海中,犹如电光火石般闪过,一时之间,他懊悔万分,要是探马不撤回辽阳城,说不定大清还能和明军战上一战,可如今……
  
      这……这全是自己的错,自己将成为大清亡国的罪魁祸首!
  
      想到这里,他就犹如疯了一般,想也不想,就向骑在高头大马上,威风凛凛,万众瞩目的那个年轻人冲了过去。要是能同归于尽,大清或者还有救吧?
  
      没想到,他刚有这个动作,就见曹变蛟率先一脚,直接踹他肚子上,直接踹了他一个蛤蟆趴。
  
      不过也是因为这一脚,索尼忽然脑子为之一清。
  
      如今这种情况下,同归于尽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是用自己的口才说动这个年轻人的话,会不会有希望呢?毕竟这皇帝实在有点年轻,说不定容易说话呢!
  
      这么想着,索尼就顺势跪在地上,大声用大明官话说道:“奴才是大清国皇帝的使者,前来向明国投降的!”
  
      这个时候,他不敢说议和,直接先用上“投降”二字了!
  
      崇祯皇帝就坐在马上,冷眼旁观了刚才的情况,听到他说话,便冷冷地喝道:”抬起头来!“
  
      索尼有点不解,不过不敢不听,连忙抬起头来。
  
      这不抬头就算了,一抬头之下,崇祯皇帝心中暗自吓了一跳,这不是个猪头么,那传说中的满清名臣索尼,就长这德性?
  
      不过他又马上看出来了,这脸是被人打肿的。得,还真以为满清会出妖孽呢!
  
      心中吐槽了一下,崇祯皇帝冷声问道:“你是索尼?”
  
      “正是,赫舍里·索尼,便是奴才。”索尼连忙回答道,“奴才叩见明国皇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皇帝没说平身,只是居高临下地盯着他问道:“你刚才说,你是使者,代表皇太极来投降大明的?”
  
      “正是,还请陛下能允许我大清投降。“索尼立刻回答,眼睛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点希望。只要这位年轻的明国皇帝心动,那后面就有说道的余地了。
  
      崇祯皇帝并没有什么高兴地表情,只是依旧冷冷地问道:“无条件投降?”
  
      卢象升等人是知道皇帝的打算,御驾亲征是来灭满清,血债血偿的。同时也知道,这个建虏也并不是真心来议和投降的,而是为了拖延时间。皇上还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陛下见笑了!”索尼一听,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只是因为肿着脸,笑得比哭还难看,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还在用心忽悠道,“我们大清好歹还有十万人马,能征善战,怎么可能无条件投降呢!”
  
      崇祯皇帝听了,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哦,那你以为呢?”
  
      经过这几年的骚扰作战,还有分化满清的联盟,如今的满清,就算加上为数不多的汉军八旗,把老弱伤残全部算起来,也没有十万人马了。这一张口就是十万,还以为他是蚁后,一生就生一大窝!
  
      索尼听了,正想回答之时,却见崇祯皇帝已经开口继续说道:“是不是你想说这条件可以谈,慢慢谈,细细谈,反复谈,反正就是谈,一直谈到粮食从倭国运过来,运到辽东来?一直谈到倭国的西夷和你们满清勾搭上,想着那些西夷会给你们满清造枪造炮?一直谈到秋粮入库,你们吃饱喝足,有了力气能打仗……“
  
      索尼听得目瞪口呆,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位明国皇帝怎么就对大清的事情如此了如指掌!这怎么可能?就算是自己,要不是奉旨出使,皇上才告诉自己内情,那以自己的身份,也不可能知道那么多,还那么详细的啊!
  
      听着崇祯皇帝一句一句地反问,索尼是真得完全傻掉了。人家都知道你底牌的情况下,就算苏秦张仪在世,那也不可能说得动的啊!
  
      明国已经举起屠刀,眼看着就要砍到脖子上了,可大清这边,却伸出了脖子,还在幻想着明国能被忽悠住!
  
      索尼想到这里,浑身突然一下没有了力气,瘫倒在地,嘴中喃喃自语地说道:“这下完了,大清要完了!全完了……”
  
      看到所谓满清十大开国元勋之一的人物,竟然是这样一幅鸟样,崇祯皇帝也没了猫戏老鼠的兴趣,只是吩咐一声道:“大军歇息两日,来日进军沈阳之时,拿他祭旗出征!”
  
      “遵旨!”卢象升等人听了,立刻领旨。
  
      将近五万大军,就在离鞍山驿堡十里左右的地方扎营休息。而在鞍山驿堡那边,则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崇祯皇帝并不亲自指挥战事,正面战场上,他把指挥权丢给了卢象升。草原那边,自然是洪承畴领军了。此时,虽然分居几个地方,可他们却在一起开会,一起在聊天群中开会。
  
      为了这次御驾亲征,为了能彻底收复辽东,完成事先预定好的计划,崇祯皇帝在出京师之前,就已经批准了东厂提督王承恩和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所选出来的聊天群成员的候选人。这些新任厂卫在简短培训后便很快派往各支参战部队,草原那边,洪承畴身边一人,李过本身是聊天群成员,高迎祥、神一魁、神一元还有吴三桂身边,都有聊天群成员在。
  
      有满清的兵力布防消息,有远超这个时空的通讯手段,崇祯皇帝的意思,就是全军一起出动,有针对性地打击满清的有生力量,消灭尽可能多的满清力量,一战定乾坤!
  
      具体的作战计划,卢象升和洪承畴等人在商议着。崇祯皇帝大多只是旁听,并不插嘴。甚至他都还有闲暇之心,去处理下周皇后、首辅温体仁、司礼监掌印太监私聊给他的消息,遥控京师,做出指示。
  
      与此同时,豪格领着五千左右的两黄旗,刚到汤站堡,还没来得及进城歇息一下,就见有快马飞驰而来,向他禀告说,有明军突然出现,毁掉了通往新义州的浮桥,如今又在攻打镇江堡,请尽快救援!
  
      一听这军情,豪格是犹豫了一会。看样子明国得到自己提供的消息后,确实是去打汉城了。那自己该怎么办?
  
      在他手底下所有将领都等着他快点下令去救援的当口,他硬是楞了好长一会,用他的思维去分析怎么样做最为有利!
  
      “贝勒爷,快下令吧!”有满清将领等了一会,没见动静,就忍不住提醒道。
  
      他这一说话,其他将领也纷纷附和了。
  
      “镇江堡只是一些地方守军,明狗又善于攻城,贝勒爷不要犹豫了!”
  
      “对,贝勒爷,奴才愿为先锋,和那些明狗拼了!”
  
      “……”
  
      说句实话,豪格的脑子有点慢,正在衡量着情况,被他的手下“左一个贝勒爷”,“右一个贝勒爷”地喊,喊得他压根没法静下心来想。当他恼怒地抬头看向身边这些将领时,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如果他不选择救的话,肯定会犯众怒。如今这支兵马好不容易听自己指挥,必须要收其心才行!
  
      这么一想,豪格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血液中的狂暴因子激活,一如很早以前一样,对上明军就来了兴奋,当即下令,全军驰援。
  
      满清自从侵犯明国京畿之地之后,就一直没有再打胜仗,想着以前打胜仗就和家常便饭一样,就更是憋气。如今这些两黄旗的精锐,简直是铆足了劲,就想着把心中那股怨气发泄出来。
  
      一路急行军,眼看着就要到镇江堡了,可却未遇到任何明军夜不收。这让这些两黄旗的精锐感到有点摸不着头脑。
  
      按理来说,大军打仗,肯定是要派出斥候的,否则被偷袭了都不知道。难道这支明军不派夜不收警戒,是一个陷阱来的?
  
      虽然这么想,可这些两黄旗的精锐已经憋足了劲,这一仗,就算是陷阱,他们也要闯了!此时的他们,想要证明,大清军队是能打胜仗的!
  
      当他们看到远处的镇江堡时,还是没有发现有明军夜不收。但他们却能看到,确实有一支明军正在围攻镇江堡。准确地说,是把镇江堡围了,并没有什么攻打的迹象。而且,明军的营地,东扎一个,西堆一个,毫无章法。
  
      这是什么明军?就连大清以前出去狩猎,那营帐也得按规矩扎营的!明军这种营地,进出都会混乱,搞什么鬼?真是陷阱?要不哪有这样的明军?
  
      这些两黄旗精锐虽然这么想,心中有纳闷,也有点担心,可箭在弦上,自然得发出去。他们一个个做好了苦战的准备,往镇江堡外的明军营地冲了过去。
  
      于是,更让他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