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00 崇祯皇帝的底气,崇祯聊天群1100 崇祯皇帝的底气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100 崇祯皇帝的底气
    其中移驻辽东的军队,都允许携带家眷,并能获得一块土地。当然了,他们所获得的土地,就没有奖赏给征辽大军的粮田肥沃,也没有那么多。
  
      崇祯皇帝算过时间,参与收复辽东的主力,即新军、部分东江军和部分关宁军,能赶在过年之前到达京师。到时候,他要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当然了,参战的归化军也会参与。不过他们都是骑军,来去都快,根本就不用担心时间问题。
  
      文华殿内的议事结束,群臣退去,唯独东厂提督王承恩却留了下来。其他人见了,心中免不了嘀咕,不知道东厂头子又要告什么密。
  
      他们还真没猜错,王承恩就是要上密奏,殿内无人之时,他便到了御前,呈上一本奏章,同时恭声奏道:“陛下,奏章中就记录了这两年,六部从各公司分得股份红利的明细以及用途。陛下果然没有料错,其中大部分红利,都进了私人口袋了!”
  
      当初成立大明水泥公司,还有路桥公司、大明建设银行等等,为了尽量减少内部阻力,为了尽快让这些公司运转起来,为了尽快让这些公司带动大明的经济,崇祯皇帝当初都是下旨,抽出了一部分股份,分给了六部。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公司的成立和运转,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阻力,更是在六部的配合下,可以说是顺顺利利地成立了。在开头这两年,要么产量不高,要么还在全国各地布设网点,各家公司,主要是花钱,用得自然是用股份募集而来的资金,如今几家国营公司,大概都经过了两年时间的发展,是到了收获的时候,至少今年年底的分红,从崇祯皇帝已经掌握的数据看,要比前两年加起来还要多。
  
      而且经过这两年的运转,不管是水泥也好,建设银行也罢,又或者是路桥公司,都已经为大明上下所接受。这些新生事物也都已经在大明的土壤里扎根,不管是谁,哪怕是崇祯皇帝本人,要想废除这些东西,都不是随口下道旨意就能做到了。
  
      到这个时候,崇祯皇帝就不再像放任这些大笔的钱,任由六部自己处理了。各部衙门的小金库,不能有庞大的数额,否则必然会滋生**。于是,他就暗地里下旨给王承恩这个东厂提督,开始对六部的分红情况进行查账。
  
      还真别说,崇祯皇帝听了王承恩的话后,打开奏章看了起来。果然一如他所料,如同王承恩所说,那些银子,大都进了六部高级官员的口袋。也就是说,这些钱,大部分都是衙门高官给分了。其中,更是以吏部突出,礼部最不明显。
  
      崇祯皇帝看到,礼部徐光启这边,大多的股红,都用在了推广科技学问上,还有农作物的培养,这显然和礼部一把手的兴趣爱好有关。况且,礼部二把手孙元化,还是一把手徐光启的学生,虽然对农政一事不热衷,可他却同样热衷科学技术。
  
      崇祯皇帝看完之后,合上奏章,冷笑一声道:“吏部看来是跑官跑惯了,收起钱来肆无忌惮。朕之前整治过一次,如今看来还要再整治一次!”
  
      一听这话,王承恩便知道,皇上这是要拿吏部开刀了。他心中不由得一喜,看来东厂是有活干了。
  
      这两年来,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就是锦衣卫那边,多参与和军队有关的事情。一如刚刚之前,王承恩就知道从云南那边通过聊天群传递消息过来的,就是锦衣卫的人。大明各地都有战事,锦衣卫也就异常活跃。
  
      反而是东厂这边,没有多少政绩,说起来,也就他亲自领着人,抄了东南豪商算一件。但锦衣卫那边,可是有护驾之功,更是不能比。
  
      如今好了,皇上有心整顿吏治,而这,则是多交给东厂来办。很显然,这应该是东厂和锦衣卫的区别了。既然这样,可要办好这些差事,一则扬名,重振东厂声威,二来也不至于被锦衣卫压着。
  
      此时的王承恩年纪还轻,只想着这些。但崇祯皇帝却不同,他有更多的考虑。
  
      如果换成是以前的话,整顿吏治,直接从六部下手,说句实话,就算是皇帝,哪怕厂卫在手,也不好这么硬着来。
  
      天下任何事情,都有一个游戏规则,哪怕是皇帝,也必须在这个游戏规则内,按着规矩来。谁要是不按规矩来,必然会被群起反对。靠杀,能治理国家?这只能是大字不识的老农民,才会想着贪官杀杀杀,就天下太平了。
  
      不过如今的崇祯皇帝,却已经有这个整治六部的本钱了。
  
      国内的这些新政,多是出自皇帝之手,甚至是皇帝所发明,这些政策,给大明这个国家,给大明上下所带来的好处,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大明这几年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有目共睹的。皇上的英明,毋庸置疑!
  
      而对外的战事,比如收河套为大明版图的一部分,洞吾改封唐国,更有御驾亲征,收复三朝帝王无可奈何的辽东,灭凶悍的满清这些,大明上下也同样有目共睹,皇上的神武,毋庸置疑!
  
      崇祯皇帝此时的声望,可以说直追太祖成祖,至少大明其他皇帝,就没有崇祯皇帝这样的成就。而且,如今的内阁,唯皇帝马首是瞻,厂卫忠于皇帝一人,到了年底,更有征辽大军回归京师,如此种种,有了真凭实据,拿六部开刀,也只会引来京师百姓的叫好!
  
      而且还有一点,崇祯皇帝一直注重于舆论控制。不说京师这边了。随着路桥公司在南方的发展,随着《射雕英雄传》等评书的广受好评,说书先生在评书的广告时间内,解读朝政大事,也成为了大明百姓了解朝政大事的一个主要来源。如此一来,能保证朝政大事不被人歪曲,舆论也逐渐掌握在手,至少不像以前那样受读书人的控制了。
  
      如此种种,崇祯皇帝就决定了,等到年底征辽大军回来,阅兵之后,就要整顿吏治,把分给六部的股份收回国库,股红另行分配,保证用到实处。
  
      而盐政革新的事情,他也决定,就定在整治六部之后进行,这样也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否则,没有底下人的配合,就算再好的政策,都会变坏。一如前宋王安石变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时候崇祯皇帝要是实施革新的话,虽然不至于和王安石一样,毕竟内阁和厂卫都已经掌握着,可底下小吏搞搞滑头,还是有可能的。不管程度大小,影响革新这样的事情,总还是少发生的好。
  
      想完了这些,崇祯皇帝的思路便又回到了安南之乱这边,毕竟这边涉及到了第二个藩王的就藩问题。呵呵,外国列强都开始插手大明之事!只是很可惜,如今可是大明朝,而不是满清。想插手,那就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时候,孙传庭那边派出的人,也应该到濠镜澳了。
  
      他没猜错,这个时候,锦衣卫小旗马三已经把孙传庭的命令传达给了广州府知府,此时,也随同广州府知府到了濠镜澳。
  
      知府的全套仪仗摆着,敲锣打鼓地,还未到佛郎机人的军营,濠镜澳百姓就已经出来围观了。
  
      说起来也是,这个时代的百姓,缺少娱乐活动,但凡有点什么热闹,都是喜欢去围观的。难得一见的知府大人,竟然会来濠镜澳,而且还带了那么多衙役,搞得那么正式,这也够稀奇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他们不知道,但佛郎机人总督施维拉却大概心中有数。不过他也没想到,明国竟然反应这么迅速。按照原本的计划,明国应该是来不及反应才对吧!或者,是自己想错了?
  
      不过他怎么想,广州府知府到,这可是佛郎机人最为巴结的对象,也不敢怠慢,立刻出迎。
  
      “轰轰轰”几声炮响,军营大门大开,施维拉带着一众手下和翻译,赶紧迎了出来。他知道,大明官员首重面子,只要给足了面子,有些时候,按照他们的说法,你给我面子,我就给你面子,万事好谈,也就有了基础。
  
      不过这一次,他似乎猜错了。虽然是大礼相应,可广州府知府还是很摆谱,并没有先出轿子,而是等到施维拉等人都施礼请见时,才从轿子里出来。而且出来的时候,冻着一张脸。
  
      施维拉抬头看到这,忽然,又看到有一名穿黑色官服的人,闪到了广州府知府的身后。如果说以前他不认得这黑色官服的话,经过上一次的事件,当时来逮捕满清使者白养粹的余小旗等人,却是给了他一个深刻的印象,一看这黑色官服,便知道这是皇帝亲军,锦衣卫的人也跟着来了。
  
      这一下,施维拉都不用交谈,就已经确认广州府知府大人过来濠镜澳,绝对就是为了那事。
  
      这么想着,他连忙陪着笑脸,对广州府知府说道:“大人百忙中抽空驾临濠镜澳,实在是稀客。正好鄙国有船刚到,有一些鄙国的特产,还请大人也鉴赏一二……”
  
      说实话,对于广州府知府,施维拉这边,每年也都是有孝敬的。双方的关系,基本上都保持着友好关系。可此时,他这么说,广州府知府却面容严肃,不但不接这个话题,连客套都没有,摆出威严的架势,厉声喝道:“本官奉总督大人之令,有二事需要核实回禀。你且听好了……”
  
      说话间,很是不客气。哪怕他面前,有很多佛郎机军人,也是一样。至少他从来不会认为,这些佛郎机人,敢对他这个广州父母官怎么样!否则,这些佛郎机人就绝对没有好下场,至少在这濠镜澳,在大明就绝对不可能立足。因此,他有底气,藐视这些佛郎机人,不用给他们讲客气。
  
      施维拉听了,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不过也不敢插科打诨,更不敢转移话题,就只能乖乖地听着。
  
      “……其一,上个月就该到的南洋粮食,为何到了现在还没有到?”
  
      一听这话,施维拉心中反而松了口气,约定好的南洋粮食,原本确实该到了,不过因为安南那边大战将起,也急需大量粮食。当地的葡萄牙总督就做主,把粮食都给截留,用于安南阮氏攻伐北方郑氏的军粮了。
  
      不过等施维拉知道之后,已经派人去交涉。明国的那个冷面总督,非常重视粮食。有了粮食,和明国贸易的时候,也才会通畅一点;因此,给明国的粮食,不能拖欠。
  
      然而,那些粮食已经拨于军中,收不回来,耽搁也就在所难免。原本他准备的借口,说海上风浪影响而迟到,也因为拖延的久而没法说出口。
  
      “大人,那些粮食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推迟一点时间。”施维拉赶紧挤着笑容,给广州府知府解释,同时眼睛余光盯着那个锦衣卫,“因此鄙国决定,额外出钱,多购一船粮食,免费赠送给大明,以聊表歉意。呵呵,大人知道的,我们佛郎机人是最讲信用的……”
  
      按照他的想法,回头多给一船粮食,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明国这边就有交代了。
  
      不远处围观的百姓,看到佛郎机人的这个总督大官,对着知府大人如此奴颜婢膝,一个个都笑着指指点点。想着这些外国人也真是上道,知道给大人面子,就能得到里子。
  
      可谁知,施维拉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广州府知府一声怒喝道:“种种原因?可是因为你们佛郎机人插手我大明地方事务,帮助反叛贼子安南阮氏而拦截了本官的粮食?“
  
      从南洋来的粮食,就是在这边进行交接,属于广州府的事务,也是广州知府负责的一项重要事情。原本延误,就已经不喜,不过也听从了施维拉派人过去的解释。但没想到,总督府竟然派了锦衣卫过来,他就得装作之前不清楚,而要义正言辞地要个说法了。
  
      更何况,此时的他,已经从马三这边知道了真实情况如何,这让他,又如何敢给佛郎机人面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