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40 第一战,崇祯聊天群1140 第1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在西班牙人和倭人如临大敌般地严阵以待之下,却只见邦邦牙人,一个个连滚带爬地滚出山林,等了很久,一直到这些土著猴子再也没从山林中蹦出来,还是不见任何明人的动向。
  
  再等了好长一会时间后,依旧没有任何明人的迹象。
  
  西班牙总督科奎拉转头看看在身后很远,一个个土著猴子散落在地上喘气的样子,而后转回头,一边伸手招过梅川内酷,喝令他道:“你派人去山林中,查看明人动静,然后回报!”
  
  “嗨!”梅川内酷的脸上虽然有担忧之色,可对科奎拉的命令却没有一丝犹豫,立刻接令,赶紧翻身点了三十来名倭人,大着胆子,一边默念着上帝保佑,一边冲进山林去了。
  
  对此,科奎拉算是比较满意,而后转过头,冷喝着,让人把回去了解情况的阿发洛斯叫回来,而后阴冷着脸喝问道:“你的人,到底怎么回事?”
  
  “回总督大人的话。”阿发洛斯的脸上,带着一点恐惧之色说道,“明人不得了了,他们上万人一起从四面八方冲出来,一个个不要命地杀过来,所以……所以我的族人都被吓到了,就……就赶紧逃回来了!”
  
  “上万人?”科奎拉重复了一句,那脸都阴沉地要滴下水来,大声咆哮道,“明人那来的上万人?一共就三万人左右,除去老幼妇孺,你给我说上万人?你们这群猴子,都是该死!”
  
  事实上,明人的青壮一共有多少人,总督府这边其实是有统计的。张口就上万人,骗鬼呢!
  
  再者说了,明人并不团结,按照宗族分为好多个势力,他们之间,就算迫于压力能联合,肯定也有不少矛盾,他们什么时候能有个主心骨,能真正团结在一起了?
  
  要是真有这样的事情,自己早就不允许明人有这么多了!科奎拉心中最是清楚,在所有的殖民地中,最怕的就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旦出现威信很高的主心骨,就必须把他干掉。只有一盘散沙的殖民地,才是能牢牢掌握的殖民地。
  
  而明人,又是有名的散沙。现在阿发洛斯告诉他,所有一万明人突然冲出来杀他们?就算他人数夸张了,也绝对不可能啊!
  
  科奎拉感觉自己的智商被这个土著猴子侮辱了,便甩了一马鞭过去,“啪”地一声响,打在了阿发洛斯慌忙中挡着的手上:“到底什么情况,如实报来!”
  
  总督大人发火了,阿发洛斯感觉很冤,不过他不敢再去和科奎拉顶嘴,便立刻找来手下的几个头目,让他们去向总督大人禀告。要是总督大人不相信,任凭他是打是杀,至少他没有那么危险了。
  
  “总督大人,全是明人啊,密密麻麻地,都突然冲了过来,太多了!”
  
  “对啊对啊,总督大人,那些明人,比海里的鱼群还要多,四面八方地冲过来,太吓人了!”
  
  “总督大人,您是没看到,明人有那么多,喏,就是那么多,实在太多了!”
  
  “……”
  
  科奎拉看着眼前的几个土著猴子的头目,一脸后怕地在夸张地说着,还用手比划着,他的脸,已经是漆黑一片。这些土著猴子,就没有进化过,到底有多少明人,反正超过三个人,估计就数不清了。自己竟然找他们了解具体的数字,真是晕了头了!
  
  握着马鞭的人,扬起了就是一鞭鞭地打过去,把烦人的土著猴子打远了,来个眼不见为净,而后伸手又叫过阿发洛斯,阴冷着脸吩咐他道:“把你的人都重新集合起来,再要敢阵前乱逃,休怪我军法无情!”
  
  阿发洛斯不敢顶嘴,连忙答应着远离这个西班牙总督。他实在是怕了,这个西班牙总督的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别搞不好,明人的财物没想到,自己的脑袋先被他给砍了!
  
  科奎拉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这座小山,看着山上的林子,第一次认真了起来。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这次的明人,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
  
  果然,就在他抬头看着的时候,就发现那山林中退出了二十来人,为首的那人,正是梅川内酷。他们之中,似乎还有好几个人受伤了。
  
  一看有情况,原本就列队的西班牙人和倭人,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而科奎拉也是,抽出了指挥刀,另外一手握着缰绳,来到阵前,大声喝令着,火炮准备。
  
  西班牙人的火炮手早已把带着的野战炮给摆开了,听到总督的话,就立刻准备随时点火发射。
  
  梅川内酷丢下他的同伙,小跑着来到科奎拉面前,有点惊慌地禀告道:“尊敬的总督阁下,林子里有明人埋伏,不过人不多。但我这次带去的人太少,打不过他们。”
  
  科奎拉一听,便立刻问道:“明人是什么情况?”
  
  “明人有弓箭手,还有弩弓,躲在那里用草盖着,突然攻击我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梅川内酷连忙回答道,“不过明人的人数不多,请准许小人再多带些人进去,一定把情况摸清楚了!”
  
  “很好,去吧!”科奎拉一听,很是满意,立刻点头吩咐道。
  
  从做事方面一比较,很明显,倭人比这吕宋的土著要好用得多了。
  
  梅川内酷很是尽心尽责,立刻又跑回倭人队伍那边,又点了上百人之多,而后亲自领着,分散开几路,再次进入了山林中。
  
  情况不明,科奎拉还是让手下严阵以待,而邦邦牙人那边,也开始整顿起来,躲在西班牙人的后面,不少人已经缓过劲来,不再那么害怕了。
  
  过了好一会后,隐隐约约地山林那边传来了呼喝打斗声,一阵一阵的。听声音,好像是有追逐。
  
  科奎拉看到没有倭人出来,便一挥手,又叫过一群倭人,让他们立刻进入林子支援。
  
  这还不算,他再次叫过阿发洛斯,喝令他亲自带队,也带上五百个能用的人,进入林子去看情况。
  
  阿发洛斯不敢怠慢,连忙点了五百人,就在倭人的身后,跟着进入林子去了。
  
  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阿发洛斯从山林中出现,跑着来到科奎拉的马头前,兴奋地说道:“总督大人,我们过去了,山林中没有明人了,他们都躲回林子里去了!”
  
  他这边正在说话时,梅川内酷也从林子里跑出来,看到阿发洛斯在总督大人那禀告,心中很是愤怒。这群土著猴子,打仗的时候就知道躲在后面,回来报告好消息,就跑得比兔子还快!
  
  他这么想着,也气喘吁吁地跑到科奎拉面前,大声禀告道:“明人退了,林子里只有一百来人,不过多是带弩弓的,因此小人这边伤亡了三十来人。出了林子后,发现大概有五百邦邦牙人的尸体……”
  
  说到这里,他看了阿发洛斯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鄙视,而后再转回头继续向科奎拉禀告道:“这些邦邦牙人,一个个都是趴在地上,全都是背后受伤死的!”
  
  只要稍微有点打仗的经验,听到这话之后,就知道那些死了的邦邦牙人,都是在逃跑的时候被追杀死的。科奎拉听了,心中很是鄙视,不过他并不奇怪。这些土著猴子也就只能打打顺风仗而已。要是真能打硬仗的话,西班牙能不能把吕宋打下来都是个问题了!
  
  知道明人已经退回去之后,科奎拉冷声对阿发洛斯喝道:“让你的人赶紧去清理道路,要是还敢耽搁时间,或者在被明人打得大败而逃,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阿发洛斯听了,不敢怠慢,连忙答应着跑了。这个时候,他雅本不敢再提什么族人伤亡过多,抢来的东西能不能多分一点的话。
  
  没一会,就点了上千人,匆忙进入林子,去铺路修路了。
  
  至于科奎拉,则很是表扬了一番梅川内酷,让他先去休息了。
  
  做完这些,科奎拉自己也在内心开始检讨了起来。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明人。想想也是,这些明人有了第一次大屠杀的教训,如今狗急跳墙之下,就算是温顺之极的羊,也会用羊角来顶人的。
  
  看来,接下来要认真点,就把明人当作正规的对手,认真对待吧!
  
  科奎拉如此想着,并不急着前进。一边让他的手下依旧保持着警惕,一边又叫来梅川内酷,让他点了一些人,为军队之斥候,散出去外围警惕,同时也监视小山那边明人的动静。
  
  等到天色将近傍晚时,就在科奎拉等到要发怒的时候,阿发洛斯才赶回来禀告说,路已经修好了,周围也清理干净,没问题了。
  
  就这么一点事情,这些土著猴子竟然干了这么久,这让科奎拉很是生气,一扬手就赏了一鞭子过去。同时,他心中也有了决定,下次再让这些好吃懒做的土著猴子做事,一定要派人监工才行。
  
  科奎拉不想多浪费时间,便下令全军开拔,反正眼前这座只是小山,翻过去到明人庄园的外围再扎营好了。
  
  今天的事情,让他有点失望。原本以为到了之后就能屠杀那些明人,而他也能选个好点的庄园住着,等待手下回报就可以的。没想到,最终的结果,还是要在野外扎营。
  
  这第一天的不顺利,让这些凑合起来的强盗队伍,士气都不高。第一次,他们认识到,明人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了。
  
  和他们相反的是,吕宋明人的庄园中,却都是欢声笑语,一个个兴奋地很。要不知道的人看到,还以为处于险境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的敌人。
  
  “今天真是过瘾!喊杀着冲出去,那些土著猴子逃得比真猴子还快!”
  
  “没想到那些土著猴子平日里耀武扬威地欺负我们,其实,他们也就这样,我们一厉害,他们就怕得和个兔子一样了!”
  
  “……”
  
  在这些兴奋地话语中,也有一些人,甚至开始有点激进了。
  
  “不知道张老伯为什么传令让我们不要追出林子?要我说,一直撵着他们追,直接把他们都打败了,这不就万事大吉了!”
  
  “我也觉得是,这些人其实也不过如此!还不让我们追得太紧,只能撵着他们跑,落后的才杀!真是想不通。否则的话,信不信我还能再跑快好多,还能多杀一些狗东西!”
  
  “……”
  
  当然了,也少不了一些比较清醒的人,他们就在提醒着身边兴高采烈的同胞。
  
  “张老伯那是勇武伯附体,所以用兵如神,才能轻松就杀了这么多人!”
  
  “对啊,一定要听勇武伯的,让打就打,让撤就撤,这个就叫做……叫做什么如臂使唤,是兵法之精髓!”
  
  “……”
  
  而在张五的身边,吕宋明人的首领们,同样都很兴奋地围着,一个个说着兴奋的话。听到他们这些话,夸着他,这让张五也很高兴,脸上是抑制不住笑容。
  
  就张五来说,他其实也就是个普通人,是个理发匠而已,对于打仗,基本上是一窍不通的。因此,他的感受,大都也是和其他人一样。因此,对于刚才的战事,他也有点想不明白,便在聊天群里问了他的疑问。
  
  “刚才形势大好,那些邦邦牙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为什么我们不趁机冲杀过去,把敌人都打败呢?”
  
  各地封疆大吏都在群里,甚至连皇上也在。曹变蛟就算心中瞧不起张五这种幼稚的问题,但也尽心尽责地回答道:“从照片上看,邦邦牙人和倭人等,根本就不是久经训练的军队,其实都不足为虑。但你们也是,你们也不是经过训练的军队,打仗犹如打架一般而已。如果只是你们这些人,今天这一仗,可以凭着血气之勇一路追杀过去,不让他们有缓过气的机会。”
  
  说到这里,曹变蛟停了下,才又继续说道:“那些西夷都算是军队了,行军也好,停留也罢,都保持着一定的阵型。而且他们的火枪都是装填好的,要是你们冲过去遇到他们,排枪打击之下,都不用加上火炮轰击,本将怀疑,你们也会崩溃的!”
  
  最后,曹变蛟重点强调道:“和正规军队打仗,光凭血勇之气是没用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