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45 踏平吕宋,崇祯聊天群1145 踏平吕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145 踏平吕宋
最先靠近的是明军的夜不收,他们是军中精锐,面对敌人,无所щЩш..1a但是,当他们听到喊声后,离近了,才看到这些在喊“大明万胜”的吕宋明人中,已经没有多少青壮了。还站着的青壮,也多是身上带伤。头发半白的男人,青年妇女,还有半大孩子,占了多数。
  
  而他们的手中,就没有什么正儿八经地武器,更多的是一头削尖了的竹竿、木棍等等。可就是这样,他们已经坚持了这么多天!从自己这边的人从安南出发时,就已经在坚持了!
  
  就算是明军中精锐的夜不收他们,也无不对这些吕宋明人感到敬佩。看着他们的激动地表情,听着他们在喊“大明万胜!”,这些夜不收将士们,也纷纷致以最为庄重地军礼。为首的将士更是大声喊道“我们来了,就交给我们好了!”
  
  战马转瞬呼啸而过,看着大明将士去追杀那些四散而逃的西班牙人、倭人和邦邦牙人,张五忍不住就大喊道“踏平吕宋!”
  
  他身边的高个徒弟也跟着大喊道“踏平吕宋!”
  
  到了后来,几乎所有吕宋明人都齐声大喊着“踏平吕宋!”
  
  这是他们的心愿,不管是站在这里的,还是留在庄园里的,又或者是那些已经战死的。这些蛮夷,屠了一次还不够,还想再屠明人,既然逆来顺受,只会遭遇更多的欺凌!那么就趁着这个机会,踏平吕宋!
  
  惊慌逃命中的西班牙人,倭人和更多的邦邦牙人,在明军骑军的围追堵截之下,根本就无处可逃。此时的他们,只是凭借着本能,觉得那里可能逃出升天就往那里逃;觉得那里明军少,就往那里逃;
  
  他们身后的马蹄声,就犹如催命的声音,一直就响在他们身后,驱赶着他们不敢有半刻停留!
  
  明军骑军们,就犹如赶羊一般,赶着他们走。在这过程中,只要看到有人转身面对,明军便毫不犹豫地或射杀,或斩杀,没有一丝手软!
  
  不久之后,明军步军终于围上,那长长地一排排长枪,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森森寒光。一队又一队地明军,分进合击,在骑军的配合下,把几乎所有的倭人、西班牙人和邦邦牙人都围了起来,任何有敢有反抗的,都会毫不犹豫地被杀死。
  
  当郑芝龙观看了吕宋明人坚守的庄园,看着那么多战死的青壮,看着庄园外遗弃地更多蛮人的尸体时,他能想象得到,这里发生了多么惨烈的血战。就算他打过不少仗,也不由得为之动容。
  
  崇祯皇帝通过聊天群的拍照功能,也对此有了一个直观的了解,同样很动容。思考片刻之后,便决定把这个地方保留起来,作为一处教育学习的地方。他要让其他大名百姓都看到,吕宋明人的坚持!同样,他要让所有蛮夷知道,大明百姓不止是唯唯诺诺,不止是老好人!大明百姓,就不是好欺负的!而且,在大明百姓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强大的大明!吕宋远又怎么了,军队能立刻派过来,为大明百姓做主!
  
  当然了,这个是后话了。
  
  在俘虏了六千左右的俘虏之后,郑芝龙奉崇祯皇帝旨意,便开始审判这些从地狱爬上来的吃人的恶魔。
  
  审判地点,就在吕宋明人庄园前的那座小山上。
  
  此时的这座小山,树木已经被伐光,一座很大的陵园已经修建完成。小山上下,站着一队队衣甲鲜明的大明将士。大明锦旗随处可见,迎风飘扬,猎猎作响。活下来的吕宋明人,不管老幼,此时全都集中在了这里。他们看着小山顶上的那一块高耸的纪念碑,虽然有点远,看不清楚上面的字,可是,他们都知道那上面的几个大字,是皇上赐下的几个大字英勇的吕宋明人永垂不朽。在底座上还刻有浮雕,是讲述了吕宋明人如何与那些想屠杀他们的敌人做殊死之战!
  
  以前的时候,谁能想到,朝廷会往海外派兵解救自己的子民?
  
  以前的时候,更是从来没有过,皇上会给予海外子民如此崇高的评价?
  
  以前的时候,皇上的爱民如子,只是口头说说而已,一旦有事,第一考虑的,只是皇上的脸面而已;当年的郑和下西洋,就有赦免南洋冒犯大明天威者。可如今,皇上却毫不犹豫地先行考虑自己子民的感受,为自己的子民报仇,为自己的子民扬名!
  
  你们安息吧!今天的大明已经不一样了,我们会过得很好,再也不受蛮人的欺凌了!
  
  吕宋明人们,此时此刻,心中诸多想法,却又大同小异。活下来的他们,抹着眼泪,脸色却是坚毅,没有遗憾!
  
  当他们看向临时搭建地台子上,看着威风凛凛地大明将军时,心中又感到无比的暖和,这就是自己这些海外明人的坚强后盾!
  
  郑芝龙以前见过好几次审判场景,不过这一次,是他第一次主持。当手下来报,时辰已到时,他便大喝一声“带人犯!”
  
  西班牙人驻吕宋总督科奎拉并他手下大小头目,倭人梅川内酷并他手下大小头目,邦邦牙人阿发洛斯并他手下大小头目,一个个全部五花大绑,由大明将士两个架一个,押到了台子的前面,站得密密麻麻的。
  
  “跪下!”
  
  “跪下!”
  
  “……”
  
  大明将士的斥责声响起,同时毫不犹豫地脚踹这些人的腿弯,把他们踢跪在地,而没有给他们自己一个下跪的机会。很显然,大明将士们对这些屠杀大明百姓的蛮夷,没有一丝好感。
  
  科奎拉也好,梅川内酷也罢,又或者是阿发洛斯,他们全都没舍得和大明将士血战到底,期待着自己的狗命能活下来。可是,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场景,他们就慌了。只要不傻,他们就能明白,接下来等待他们的命运会是如何?
  
  科奎拉更是剧烈挣扎了起来,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上一次屠杀吕宋明人的时候,大明朝廷只是不痛不痒地说了几句而已,可如今,不但派兵过来了,甚至还不顾国与国的关系,竟然要当众处死自己,处死这么多人?
  
  “你们不能杀我,我是西班牙总督!”科奎拉不想死,他大声喊道,“只要放了我,我愿意说服我国和大明交好……”
  
  然而,他的话都没说完,边上的大明将士便把他踹翻在地,那嘴磕到地上,顿时牙齿都掉了几颗,鲜血顿时流了一嘴。但是,大明将士却压根没管,用脚踩着他,不让他再挣扎。
  
  梅川内酷原本也想跟着挣扎,可一看科奎拉的下场,顿时一动不敢动,只是哭喊着“我们是被逼的,大人饶过小人吧!”
  
  然而,没有人理他。在他喊的声音响了一点时,他身边的大明将士便一刀柄拍了过去,梅川内酷顿时闭嘴,可双腿颤抖,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至于邦邦牙人的头目阿发洛斯,他被科奎拉鞭打的伤势还没好,连跪都没法跪,就躺在那里,仰头看着威风凛凛地大明将士,心中已经后悔万分,他没想到,明人的国家竟然如此强大,看着那么厉害的西班牙人,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要知道这样,当初又怎么敢为难那些明人!
  
  然而,不管他们这几个头目也罢,还是他们的手下也好,后悔,恐惧什么的,全都已经没用。郑芝龙站到台前,亲自宣布这些蛮夷的罪状,最后更是大声宣布道“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
  
  话音落了之后,一声“行刑”,压上来的这些蛮夷大小头目,在所有吕宋明人的注视下,全部被押在纪念碑前处决,血祭那些战死的英灵。
  
  看着这些蛮夷得到他们应有的下场,吕宋明人又激动了起来。此时的他们,心中无比地自豪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在我们的背后,有个强大的祖国,皇上会为我们这些海外明人做主。
  
  “皇上万岁!大明万岁!”
  
  至于剩余的那些蛮夷战俘,则被集中看管,押去吕宋的矿山挖坑,没有期限。
  
  不止于此,明军在控制马尼拉之后,还四处出击,踏平吕宋。前期兵力不够,可随着郑芝龙水师往返,运来了更多的卫所军队。原本在安南没有达到练兵效果的,便在吕宋岛上再次展开。
  
  所抓之蛮人,凡青壮,一律押去矿山,其他人等,则也要服苦役。除非有的蛮人,能得到吕宋明人的担保,证明其以前对明人友善,则可赦免,一切权利与明人无误。然而,这样的蛮人,实在是很少。
  
  吕宋岛上发生的事情,随着有蛮人逃去其他岛屿,消息也慢慢地开始传开了。
  
  明国出兵吕宋,解下他们的百姓,处决了那些屠杀明国百姓的蛮夷,不管是西班牙人也好,还是倭人也罢,又或者是那些邦邦牙人,全无例外。
  
  可以说,南洋的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人,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最开始的反应,是不相信!但在反复确认这个消息之后,则是无比的震撼和恐惧。他们没有想到,以前可以随便欺负的那些明人,在他们的背后,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而如今,更是能不远万里跑来为南洋的明人撑腰。
  
  他们唯一的念头,就是南洋的天要变了。
  
  在刘香这些海盗所在,当他们得到三当家的回报,说有朝廷大军前往吕宋攻打西班牙人,解救那里的吕宋明人时,刘香也和其他人一样,是不相信的。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过。
  
  “大当家的,其实我也不信,因此,我就躲在一边悄悄核实。”三当家梁晓珍对刘香,以及其他大小海盗头目说道,“可没想到,大当家的,真的,是真的啊,海面上密密麻麻地大明水师战舰,简直是铺天盖地啊……”
  
  看到这些海盗头目都色变时,梁晓珍便说得更起劲了“……战船上万炮齐发,那声音,把那些海鸟都给震下来了,我躲得那么远,这耳朵也差点震聋了!港口的西班牙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吓得全都往城里逃去。但是,大当家的,您知道的,郑芝龙手下有好多小船的,速度很快,他的人,就随着那些西班牙人一起进城。反正从头到尾,我就没看到西班牙人有一点像样的抵抗……”
  
  “好了,够了!不要再说了!”刘香忽然一下跳了起来,挥着手大声喊道,“为什么你不事先赶来禀告?否则趁着郑芝龙远航疲惫之时,定能打得他全军覆没!”
  
  梁晓珍一听,很委屈地大声反驳道“大当家的,要是之前时候,我跟您说明军会去救那些吕宋明人,您信么?我这不是亲眼所见,才能得到准确消息,否则谁人能信?”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他从听到张五所说时,就已经相信了。但是,他故意不立刻回报,而是在那磨蹭,找了这个理由,看到朝廷水师登陆之后,才赶回来禀告,就是不给刘香有任何可能的机会。也不想想,如今他可是东厂番役,和你们这些海盗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当然,之所以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也是朝廷出兵救援吕宋明人的这个事情,这种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给了他极大的震撼。他明锐地预感到,哪怕在这南洋,在这西夷说了算的南洋,也很快就要变天了!
  
  听了梁晓珍的解释,刘香也没法说什么,因为确实,朝廷派兵来这么远的地方解救明人,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反倒是和西夷联手,剿灭逃到南洋的海盗,这样的例子是有过的。
  
  这么一想,刘香就怕了,他心中想着,该不会郑芝龙带了那么多的朝廷人马来南洋,其真实目的是要剿灭自己吧?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越想心中就越焦虑。怎么办?怎么办好?
  
  随着后续消息地传来,还终于让刘香等人,商量出了一个办法,于是,他们不敢有任何犹豫,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
  
  当然,这是后话,而在此之前,崇祯皇帝已经秘密到达应天府,也就是后世的南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