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46 世风日下,崇祯聊天群1146 世风日下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146 世风日下
    应天府,是大明原本的都城,现在的留都。
  
      京师所有的那些,都是以应天府为蓝本修建的。
  
      应天府内的宫城,一共有六个门;宫城的外面,是京城,共十三个大门,周长九十六里;而在京城外面,还有外城,共有十六个大门,周长一百八十里,乃是十七世纪全世界最大的几个城池之一,人口更达百万不止。
  
      遥望着高大雄伟的应天府城墙,看着城门下川流不息地人群。在崇祯皇帝身边的海兰珠忍不住便惊叹道:“原来除了京师之外,竟然还有如此……如此繁华的城池!”
  
      说句实话,如果只是从直面感受来说,其实应天府给人的冲击,比京师还要大。毕竟京师在北方,其商业,人口等等,都是十七世纪初期的应天府要更胜一筹。
  
      海兰珠来自北方草原,她已经见识过京师,在来得路上也见过不少繁华的城池,可此时的感觉,终归是应天府当数第一。
  
      虽然海兰珠也是明人了,而且还是皇帝的妃子。可她的出身,让周围的这些人都下意识地有点当她是外人。听着她此时的惊叹声,一个个都很是自豪。
  
      这,就是我大明的城池!
  
      应天府的城外,照样是有众多建筑,形成了外围的集镇,同样热闹繁华。
  
      此时,天近中午,崇祯皇帝看看天色,便笑着用手一指港口不远处的一座显眼地酒楼道:“走,我们去那边用膳,然后去朕那徒儿的庄子落脚!”
  
      一听这话,田贵妃当即抿嘴笑了起来。当初崇祯皇帝被迫收徒的场景,她可是见证了的。
  
      而海兰珠却听得很是意外,皇帝收了个徒弟,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崇祯皇帝却不管别人,当即抬脚下船。
  
      从京师沿着京杭大运河一直南下,坐船都要坐吐了。脚踩实地,这个感觉不错。
  
      海兰珠和田贵妃一见,连忙跟上,一左一右陪同皇上前行。不过她们的眼睛,却是四下瞧着。特别是海兰珠,感觉对什么都新奇,在南方水乡,和北方草原完全两样的地方,简直都有点眼花缭乱了!
  
      当然了,他们的身后左右,都不着痕迹地跟着护卫的便衣锦衣卫校尉。一般人看去,只能看到崇祯皇帝带着七八个家丁护卫而已。这种情况,在这应天府贵人如云的地方,并不罕见。
  
      崇祯皇帝所指的这家酒楼很显眼,写着店名的招牌迎风飘扬,是为“四海飘香楼”,或者因为这是城外的原因吧,占地面积也不小。
  
      一进店门,就能看到一楼大堂很大,虽然有不少人在吃饭用膳了,但还有很多位置空着。
  
      店小二看到有人进来,眼睛顿时一亮,一位公子带着两个美女,还有家丁跟着,这可是豪客啊!
  
      一名胖小二连忙迎了上去,露出职业性地笑容,打着招呼道:“这位客官,楼上雅间请!”
  
      在他看来,这种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在一楼大堂这种嘈杂的地方用膳。因此这一开口,就是楼上雅间走起了。
  
      崇祯皇帝听了,眼睛自然往楼上看了一眼,带着两名妃子,便也没多想,就准备往楼上去。
  
      可就在这时,就听到大堂内有人在大声感慨道:“呀,我们大明的风气,可谓江河日下啊!”
  
      一听这话,崇祯皇帝便转头闻声看了过去,发现好像是一个读书人在和同桌感慨。他心中一动,自己微服私访,不就是想多听到点民间的情况么?这风气江河日下可不行啊!
  
      崇祯皇帝当即皱了眉头,江南士林这边的风气,他知道不好,上一次微服下江南的时候,已经了解过情况。为此,他也一直在努力改变,可没想到,这才上岸,就听到了如此的感慨。
  
      于是,崇祯皇帝便对胖小二说道:“不去雅间,我们就在这大堂用膳便可!”
  
      说完之后,他看中了一处空桌,在门口左侧靠墙的中间位置,便迈步走了过去。
  
      海兰珠一看,当即没二话,便走了过去。倒是田贵妃,微微有点皱眉,毕竟这大堂可是什么人都有的,不过当她看到皇上和海兰珠都已经移步,她便没表露出什么,也跟着过去了。
  
      贴身保护的方正化立刻跟上,随后才是刘兴祚的锦衣卫护卫。顿时,一群人在大堂找位置坐,倒也很是瞩目。
  
      胖小二没想到看着这么有身份的一群人,竟然会在一楼大堂用膳,不由得呆了呆,心中有点不乐意。但也没办法,来者都是客,总不能因为人家消费低点,就露出鄙视之意吧?
  
      这么想着,也跟了过去招待。
  
      有上一次微服私访的经验,各人都知道该干什么。
  
      方正化和崇祯皇帝他们一桌,临近的两桌则是刘兴祚及其手下,护住里侧的皇上和妃子。除非一开始就看到他们一起来的,否则后续进来的人,倒也不会知道,他们是一起的。
  
      这家酒楼或者是在港口这边的原因,有不少河鲜,甚至是还有海鲜。这在北方,倒是难得的。崇祯皇帝便点了不少河鲜,也不讲究贵不贵,一式三份。
  
      内宫在这两年收入不少,崇祯皇帝的手中,也很是宽裕,不要说吃点河鲜了,就是吃一口倒一盘都没什么问题。当然了,这个叫浪费,崇祯皇帝自然不可能这么做的。
  
      胖小二一见这位豪客虽然坐在大堂用膳,可点的菜,甚至比楼上雅间的客人还要大方,顿时大喜,胖乎乎地脸上,那小眼睛都眯成了缝,伺候地更为殷勤了。
  
      如此一来,这动静就有点大。原本就有点引人注目的一行人,就更是引人注目了。
  
      “哼,大明的暴发户真是越来越多了,就知道显摆!”
  
      方正化的耳朵尖,这话虽然是压低着声音说的,可他还是一下便盯过去,发现是一名书生打扮的人所说。
  
      崇祯皇帝稍微咳嗽了一下,方正化那吃人的目光才收了回来。
  
      “看什么看?”那人明显喝了酒,也不管这边人多,就盯着方正化嚷开了,“本公子可是生员!”
  
      崇祯皇帝看出这人就是刚才所说世风日下的人,便接口说道:“眼睛长我们身上,看一眼就有意见了?难道你没看我们么?你这,就是生员该有的风度么?”
  
      那人的同桌,是一名年纪比较大的,连忙按住想还嘴的生员,对崇祯皇帝这边赔罪说道:“这位公子,我这朋友喝多了,还勿见怪!”
  
      崇祯皇帝一行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有钱就是有势的,又或者是有钱又有势的人,就因为一点屁大的小事得罪,不是吃多了就是脑子进水了。
  
      人家道歉了,崇祯皇帝便也没在意,顺口问道:“我刚才进门的时候,听到了你们在说,大明的风气,江河日下,这是什么意思?”
  
      边上其他人看到这边起冲突,都好奇地在听着。此时听到崇祯皇帝的问话,就有人插嘴道:“别理他们,几个酸秀才看不得别人好而已!”
  
      崇祯皇帝闻声看过去,从衣着上看,应该是个普通人,至少不是读书人。但他的桌子上,摆着的酒菜,似乎比那桌读书人所吃还要好些。
  
      “你说谁是酸秀才?”那名喝多了的生员一拍桌子,指着那人大声喝骂道。
  
      崇祯皇帝这一桌,没想到那边吵了起来,不由得都有点意外,互相看看,倒也没说话,只是关注着那边。
  
      “说得就是你!”那人压根不示弱,冷声喝道,“老子吃得这些,都是靠老子双手挣来的钱!如何?现在老子凭手艺,过得日子比你们好了,就酸不拉几的,不是酸秀才是什么?”
  
      “你……”那生员一听,顿时原本就喝红了的脸,一下涨得通红,可他却找不到话来反驳,顿了顿后才恼羞成怒地回道,“本公子是生员,是有功名的,日后中举人,中进士,为官一方,可是你等能比?”
  
      “呵呵,老子祖传手艺,绝活!回头拿个大师称号挂门口,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气死小肚鸡肠去!”那人一点都不示弱,当即顶了回去,说完话后,还夹了只鲍鱼,吃得很夸张,砸吧嘴的声音,整个大堂都听得一清二楚。
  
      崇祯皇帝听到这里,稍微明白了点什么。看来江南这个地方,随着自己提高匠人的待遇之类,让一些有手艺的匠人得到很大的改善,原本的时代宠儿,有些心胸狭窄的读书人便嫉妒了。
  
      当然了,江南这边,只要手艺好的匠人,在之前就已经是豪门世家的座上客了。不过以前和现在这种比起来,多少还是有区别。以前那种,是豪门世家的赏赐,是看得起你,让你成为座上客。这个的关键,是看主人,说到底,还是依附于豪门世家,地位其实并没有多少改善。那天要是心情不高兴了,照样能当他是乞丐看待!
  
      可如今,匠人的这些,是皇帝所给的,特别是匠人大师,那可是皇上钦定的荣誉,见官不拜,有地位不说,赚得钱也绝对不少。你豪门世家看不看得起,匠人的这地位都有明显提升,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读书人,特别是没有读出来的读书人,没有中举,没有中进士的读书人,那是花钱的主,可有手艺的匠人,那可是赚钱的主,这些反差,自然就让一些心胸狭小的读书人成了酸秀才了!更何况江南这边的风气,有论钱看人的一面。
  
      崇祯皇帝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点,不由得微微摇了摇头。酸秀才酸秀才,哪怕到了后世,都有这种损人的称谓,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崇祯皇帝是乐得见到这种情况的。提高匠人的身份地位和收入,这是他在努力的结果,也是他所想要的。
  
      那生员听了那匠人的话,看到那匠人的吃法,顿时脸色涨得更红了,不顾他的同桌小声劝阻,一下站了起来,指着那匠人大声骂道:“呸,一群轮班匠,世代为匠,你们除了有点钱,还能有什么?”
  
      说完之后,他又用手指着大堂内吃饭的人,一轮指过去,继续大声说道:“问问他们,看看是想做匠人的多,还是做生员的多?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就知道仗着一点臭钱在这里显摆,这不是找骂是什么!”
  
      那人一听,楞了一下,转头看看大堂内,此时来用膳的人越加地多了,可就是没看到有人站出来说,是愿意做匠人的。感觉自己这边的气势被压了,他有点不甘心,同样大声回答道:“朝廷有规定,只要我们缴纳银子,就可以不用坐班!你以为是以前啊?”
  
      以前的时候,轮班匠就是世代为匠人,朝廷有需要,就直接让匠人服役,还是免费打工的那种。这种待遇的恶劣,让轮班匠屡有逃匿来抗争。到了嘉靖年间的时候,终于有了革新,允许匠人在要服役的时候,缴纳银子给朝廷,这样朝廷能雇佣其他人来代替,同样也给有手艺的匠人多了自主的机会。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匠人的生活水平和地位,就是从嘉靖年间才开始慢慢有了变化。到崇祯朝时,又有了很大改善。
  
      “呵呵!”那生员明显是嘲讽地笑意,似乎找到了心理平衡点,坐了下去后才说道,“不用坐班又如何?还不是匠人一个!这匠籍的出身,子孙世袭,活该!”
  
      听到这话,那匠人竟然出奇地没有反驳,而是沉默了片刻,又猛然抓起酒壶喝起酒来。
  
      “话也不能这么说!”另外一桌,从衣着上看,似乎像是个商人插嘴说道,“以前军户也是世代相传,可自从卫所军制革新之后,不是有不少军户转为民户了么!”
  
      一听这话,刚才那匠人明显眼睛一亮,顿时抬起头来连声附和道:“对对对,当今皇上英明神武,说不定我们这些匠人也会有变化呢!”
  
      “叮,成就值+2,来自木匠赵成。“
  
      崇祯皇帝听到这系统的提示声,不由得有点意外。
  
      https:///book_67399/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