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65 他要战那便战!,崇祯聊天群1165 他要战那便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165 他要战那便战!
    毕竟国内正是百废待兴之时,在他看来,应该是先建设国内,这才是重中之重。
  
      富御蛮一听,立刻答道:“殿下,何须担心此事。我们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母国。如今是莫卧儿帝国先来攻打我们,以末将对当今皇上的了解,这种事情,我们趁机反攻,拿下孟加拉的话,皇上只会赞赏我们。有一句话,可是皇上多次有提及的。”
  
      “犯我大明者,虽远必诛!”边上的邓克虏立刻心有灵犀地补上一句道,“这个绝不只是说说而已。以当今皇上的雄才大略,既然几次都提了,肯定是很重视的。而这一句话,要想真正能威慑他国,必然是打出来的,而不是喊出来的。”
  
      富御蛮看了眼他,连连点头,而后看向唐王继续说道:“我唐国也是大明的一部分,如果莫卧儿帝国真是倾国来攻,皇上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如果要说对崇祯皇帝的熟悉,唐王身在聊天群中,其实比他手下这两名大将更要熟悉。此时听他们提及,想想皇上,好像确实是这么一事。
  
      于是,唐王的心中,立刻有了底,腰板也直了,一挥手,中气十足地说道:“既如此,他要战,那便战!孤准了!”
  
      于是,富御蛮和邓克虏便立刻行动了起来。
  
      而唐王这边,也通过聊天群,把这边的情况,通报给了木邦那边的闵洪学,顺便,也在聊天群中私聊崇祯皇帝,把这个情况做了禀告。
  
      崇祯皇帝看到唐王的留言,没有出乎邓克虏的意料,当即就答应了,复唐王道:“任何胆敢侵犯我大明的,绝对不要退缩,给朕狠狠地打!要是顶不住,就及时向朕禀告,朕给你撑腰!”
  
      说完这些之后,崇祯皇帝想了一下,便又联系闵洪学和朱燮元,再次说了这个情况。他担心,如果万一有事,等到唐王求援再有动作的话,就怕来不及支援。因此,让这两位臣子想办法,先做准备。
  
      这个时候,大明在云南的兵力已经在向老挝调动,一时之间,还真没有多余的兵力,不过这事也难不倒这两个名臣。朱燮元就给出了办法,建议云南境内没有造反的土司出兵,先行前往孟密。如果有必要,就能迅速南下救援。和莫卧儿帝国去打仗,就不怕他们能和普名声一样,靠着打仗能壮大自己。不管如何,总不能闲置,总要让他们为朝廷效力。
  
      另外,白杆军坐镇在阿迷州,也可以调到木邦去,就是作为威慑用。
  
      说到白杆军,崇祯皇帝便想起来了,洞吾之战,多有立功,且一年多来一直出征在外,虽然说,唐国给了白杆军不少赏赐,可大明的赏赐一直没给。原本是想着平定了土司之乱后再和众多卫所军队一起论功行赏的。可没想到,吕宋战事突然爆发,而阮福源和葡萄牙人的联军又逃窜进入老挝。因此,这事就一直拖着。
  
      如今既然又要调动白杆军去防备莫卧儿王朝可能的进攻,崇祯皇帝想了一会,便决定先封赏白杆军,封马祥麟为石柱伯。
  
      马祥麟算是真正的土司了,却被朝廷封了伯爵,这是很少见的。而且,如此一来,就等于马家一门双伯爵,这就更是少见。从另外一个侧面可以看出,白杆军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消息传到白杆军时,自有一番感激。不过眼下这个时候,崇祯皇帝只是口头告知了下,正式封赏,就必须走流程了。
  
      安排了这个事情,崇祯皇帝便退出了聊天群。看到眼前熟悉的地方,便笑着说道:“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到过这里,如今,我们又来了!”
  
      他其实在应天府压根就没有多待,只是歇了一天,就又从应天府离开了。而有镇守太监帮忙打掩护,谁都不知道皇帝其实已经离开了。这个时候,排着队等待召见,还有从周边赶来觐见的官员,都在应天府外的皇宫排了长队。
  
      皇帝难得来一趟江南,有这样的机会,很多不得志的官员,都找了理由过来请求面圣。对于这些,崇祯皇帝还真不想应付,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耳根清净。
  
      离开应天府之后,崇祯皇帝领着贵妃和护卫,直奔南浔镇而来。
  
      就如今来说,官府下乡,一千户以上的集镇,就要设立八品的乡长一职,这事虽然已经在全国开始做了,但是,新得行政体系,在这个时代,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具体效果如何,也不能只凭手下大臣送上来的奏章看看就可以的。
  
      南浔镇是湖丝重要的集散地,还是官府下乡最有名的试点。陈友明担任乡长一职,就是崇祯皇帝特旨任命的。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南浔镇改为乡一级的行政体系,还是有必要亲自过来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
  
      田贵妃听了崇祯皇帝的话,不由得笑着说道:“呵呵,想当初,那个小孩子还想找老爷帮他去打架呢!”
  
      听到这话,海兰珠不由得看了崇祯皇帝一眼。这一次南下,还真是开了眼界。
  
      没想到在大明百姓中,有人强迫崇祯皇帝当师傅,而后,还有小孩又想拉皇帝去帮他打架,隐瞒了身份的皇上,还尽遇些怪事!难不成,大明这边的风气就是这样?
  
      崇祯皇帝听田贵妃带着笑意说得话,他自己不由得也笑了,随后说道:“朕记得他家在镇子最东头。如今他爹可是乡长,应该没人欺负他了。走,我们还去他家住!”
  
      催马快走了一阵,南浔镇便已经在眼前了。比起上一次来南浔,崇祯皇帝欣喜地看到,人来人往的,临时商铺都扩散到镇外面来了,很显然,南浔镇比起以往,更大了。
  
      刘兴祚看到皇帝高兴的样子,猜出他心中所想,便解释道:“老爷,以前的时候,这里的湖丝是有几家把持,还有那些牙行或者强买强卖,或者直接下去村子收购,因此,自然没有现在来镇上卖湖丝的多了。”
  
      上一次,崇祯皇帝就是看到陈家在强买湖丝,打抱不平从而爆发了冲突。对于这事,他自然印象深刻。此时听了,点点头道:“不错,眼下应该是看不到以前那些了,走,进镇去!”
  
      为了不招摇,不吸引人注意,所有人都弃了马,由专人在镇外找地方看着。要不然,崇祯皇帝上次已经微服私访过一次,太过招摇的话,难保不被人认出来。否则崇祯皇帝又不是长得帅到掉渣,或者难看到令人印象深刻,换句话说,就不是有特征的脸,想一眼就认出来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
  
      他们就在人群中,犹如逛街一般,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听,走得自在,不时还会停一停,看个热闹什么的。
  
      周边的商铺很多,许多伙计都在招呼客人,不过都是和湖丝有关。除此之外,就是酒楼饭馆最多了。
  
      耳闻目睹,情况不错,这让崇祯皇帝很是满意。他带着微笑,转头对田贵妃私下说道:“看来陈友明这个乡长做得还是可以的,没有辜负朕的期望!”
  
      “不说解救他家于危难,就是为了报答老爷的知遇之恩,他也肯定要努力做好这事了!”田贵妃也带着笑容复道。
  
      海兰珠没来过,插不上话,不过她的眼睛却是盯着店铺门口的一些湖丝展品,眼神中都带着惊讶。很显然,她没法把这些湖丝和精美的衣裳联系起来。
  
      正在这时,忽然前面稍微有点骚动,正在走着的路人,纷纷往两边避开一些。
  
      崇祯皇帝闻声看过去,却见五个小伙子拿着棍棒,就沿着街道直直地走来。
  
      见此情况,崇祯皇帝不由得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想着,他冲刘兴祚微微点头。
  
      刘兴祚自然明白什么意思,他边上的一个锦衣卫校尉立刻找了个人问情况道:“这位大爷,他们是什么人?公然拿着棍棒走大街上,该不会是什么江湖中人,还是豪门奴仆?”
  
      他说话的地方,正好能让崇祯皇帝听到。
  
      那大爷一听,当即笑着说道:“小伙子,外地来得吧!这不是什么江湖中人,也不是什么豪门奴仆,是陈乡长雇佣的族人,维持我们南浔镇秩序,就是对付那些江湖中人,豪门奴仆的!“
  
      听到这话,那名问话的锦衣卫校尉看到崇祯皇帝的脸上微微露出惊讶,便立刻追问道:“大爷,此话怎讲?”
  
      这位大爷倒也是有耐心的,或者就是个喜欢说话的,听到追问之后,也没有不高兴,又耐心地答道:“我们南浔镇,遍地都是钱来的。一年光是生丝的交易银子,就多达上千万两啊!你说那些江湖中人,豪门世家会不眼红么?但是”
  
      说到这里,这位大爷脸上明显露出了自豪之色道:“我们陈乡长可是皇上御封的,当年皇上来我们南浔镇,就是住他家的。你想想看,这是什么交情!所以,陈乡长为报皇恩,不给任何人面子,一心想着管好南浔镇。你看那些人,都是五人一组,每天都有五组在街上巡查。不管是什么江湖中人,还是什么豪门世家,不遵守法规,胆敢强买强卖,作奸犯科的,都不会手软。”
  
      说到这里,他又用手一指面前的人流道:“也是因为这样,我们南浔镇才比以前更为兴旺了啊!”
  
      “陈乡长,真乃我南浔镇的父母官也!”大爷说到最后,感慨了一声,竖了个大拇指。
  
      该听得话都听到了,崇祯皇帝便信步往前走,脸上带着笑意。很明显,他的心情很好!
  
      刘兴祚见了,便钦佩地说道:“老爷真是好眼光!”
  
      崇祯皇帝听了,看了他一眼,心中想着,他的成就值早就贡献完了。说这话,也没法通过聊天群系统来判断是不是马屁!不过话说来,不管是不是马屁,那陈友明还真不错,这是有口皆碑的了!
  
      就这样,他们继续往前走,眼看着就要进镇子里了。
  
      这个时代,一般的房子都是一层而已,最多两层,只有佛塔之类的,才会高于两层。因此,崇祯皇帝在走向镇子的时候,就看到了两处迎风飘扬的国旗。
  
      一处自然是官衙所在,也就是乡长办公地点;另外一处,就是童校了。崇祯皇帝想了下,便对刘兴祚说道:“走,先去童校看看情况!”
  
      刚才田贵妃提醒,他可没忘记,当初就是因为陈友明的儿子这事,让他醒悟,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因此才有了这童校的决定。
  
      刘兴祚听了,转头看了下,便伸手一招,一名事先已经到达南浔镇的锦衣卫便衣便立刻过去,听了要求之后,马上引着他们过去,也不用再向路人打听。
  
      南浔镇并不小,崇祯皇帝一行人穿街走巷地,也并没有急着赶路,还是一路看着走着。
  
      确实如刚才那大爷所说,他们又遇到了一队拿着棍棒巡逻的小伙子。
  
      这些小伙子,也不骚扰路人,只是边走边看。只有看到有口角,争执的时候,才会过去问一下情况。这镇内的情况,比起镇外,还要热闹三分。
  
      正走着,忽然,刘兴祚抬头看了眼天色后,便低声向崇祯皇帝说道:“老爷,估摸着童校就快放学了。我们这样走,可能来不及。”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过神来,抬头也看了眼天色。这时候,他倒是很怀念有手机或者手表的时候,光看天色,不准啊!
  
      这么想着,他就吩咐刘兴祚道:“那就抄近路过去吧!”
  
      刘兴祚一听,便吩咐带路的那个锦衣卫校尉一眼,便立刻抄近路去童校了。
  
      离开了繁华的街区,走在小巷子,倒是冷清了不少。在经过一处巷子的交叉路口之时,忽然海兰珠指着侧面的一处巷子说道:“有情况!”
  
      崇祯皇帝闻声看去,正好看到在小巷子的尽头左右,有一个人的身子正软下地去,同时,他手中的一个小孩被人抢过去,小孩还被捂了嘴。
  
      听到巷子口这边的声音,那边的两人转头看过来,都吃了一惊,连忙往门里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