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76 对比,崇祯聊天群1176 对比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鄂齐尔图听得直接呆了,站那里一动不动。而他身边的那些人,则一个个反应非常大,不过都是盯着信使,七嘴八舌地质问。
  
  “肯定是你没说清楚,是不是这样的?”
  
  “我们等不起啊,那些恶狼肆虐,每一天都有族人被他们发现,被他们屠杀,你没说么?”
  
  “这不是以前的战事,这是灭族之战,他们没有人性的,你有没有说?”
  
  “……”
  
  越是期望,失望就越大,他们这些人反应如此激烈,自然也就在所难免了。信使其实非常疲惫,用最快的速度把消息送回来之后,已经有点挺不住了。此时见到这么多族人,全都埋怨他,忽然就见他一跃而起,拔出自己的腰刀,悲愤地说道:“我已经把情况都给固始汗讲了,甚至为了求固始汗回援,我都是往严重里说,要是不立即回援,我们卫拉特很可能就会除名。可是固始汗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他说,要是卫拉特真是因此除名,那也是卫拉特的劫数……”
  
  说到这里,他扫视下所有人,决然地说道:“消息已经带给你们了,希望你们不要再有期望,想想后事吧。你们要不信,我便以死明志,拿我这条贱命,希望你们相信我,及早打算!”
  
  说完之后,他没有犹豫,便想横刀自刎。
  
  正在这时,呆滞中的鄂齐尔图忽然大声吼道:“够了,我信,我相信你说得都是真的!”
  
  他的这声吼,震住了所有人,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站在身后的手下,其中有几个人明显不甘心,期待好的援军,希望能打败那些凶残的敌人,报仇雪恨的愿望,竟然都落空了,他们不甘心啊,张口欲言,还想再试图说上一说,说不定其中有什么误会呢!
  
  正在这个时候,鄂齐尔图眼角泪水流下,仰天大喊道:“血是浓于水,可今天,我明白了,还有东西,比血还要浓。他不回来了,他肯定是不回来了,要不然,也不会急急领着那些和他一样虔诚的精锐走了!”
  
  说完最后一句,他的身子晃了晃,便晕了过去。亏得身边亲卫眼疾手快,一下便扶住了他。
  
  这个时候,固始汗那边没了指望,所有人的唯一希望,都寄托在鄂齐尔图身上了。要是他有个意外,那群龙无首,卫拉特蒙古,真得要除名了。
  
  一天之后,鄂齐尔图才缓缓地醒过来。不过很明显,他的精气神变得很差。周围的人,一下围了上去,他们已经得知,固始汗不回援这事,对鄂齐尔图汗的打击很大,伤势恶化了。因此,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忧色。
  
  “大汗……”
  
  “大汗……”
  
  “……”
  
  面对一张张关心地脸,鄂齐尔图缓缓地记起自己昏迷前的情况,不由得重新闭上了眼睛。他的眼角,再次溢出了泪水。
  
  看到这个情况,他身边围着的这些,便又赶紧劝开了。
  
  “大汗,我们会挺过去的,没事!”
  
  “对,大汗,就算固始汗不回援也没关系,那些恶狼肆虐久了,总会离开的,我们到时候再召集散落的族人,重新开始,总有一天能报仇雪恨的!”
  
  “……”
  
  鄂齐尔图听着他们的劝说,又再次缓缓地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这一次不同!那些恶狼这次竟然不顾马儿要养膘,不管牛马羊这个放牧的好时候,突然来袭,他们见人就杀,老弱妇孺也不放过,这已经说明,他们冒着如此大风险,是要把我们赶尽杀绝!”
  
  这个道理,围着的这些人何尝不知道。这一次,敌人的凶残,远超以前。这已经不是部落之间的吞并战,而是真正的灭族之战。
  
  他们都没敢告诉鄂齐尔图,在昏迷的时候,又有坏消息传来。
  
  “他们不敢再给我们卫拉特机会了,否则的话,我们在大明的支持下,总有一天,会把他们都吞并掉。”鄂齐尔图这个时候,似乎脑子格外的清楚,缓缓地说道,“他们怕了,他们恐惧了,只要再有几年的时间,我们卫拉特将变得无比强大……”
  
  他正说到这里,忽然有一名手下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甚至都不顾上下尊卑,打断了鄂齐尔图,插嘴欣喜地说道:“大汗,我们还有援军的,大明啊,我们不是向大明也求援了么?大明皇帝一直对我们不错,说不定会派出援军的!”
  
  一听这话,周围围着的好几个人,都不由得点点头,露出惊喜之色,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附和了起来。
  
  “对啊对啊,大汗,我们还有援军的!”
  
  “大明皇帝都能开放京营,言传身教给我们最好的训练方法,大明皇帝乃是心怀天下的天可汗,他会派兵来救援我们的!”
  
  “对啊,大明皇帝还卖给我们军国重器,要是不重视我们,他还会卖给我们么?”
  
  “听说大明皇帝以前在朝鲜藩国被倭国快要灭国的时候,不也是派了大军,硬生生地把朝鲜从灭国的边缘救了回来,把倭寇赶了回去!”
  
  “对对对,大明皇帝仁义无双!”
  
  “……”
  
  说到后来,鄂齐尔图汗身边围着的人,不由得一个个都振奋了起来,好像他们越说越对,紧紧地抓住了这根救命稻草。
  
  然而,鄂齐尔图却还是一脸悲容,挣扎着,在亲卫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后,看着他们缓缓地摇头,声音带点悲凉地问道:“是固始汗亲还是大明皇帝亲?”
  
  以前的时候,他一直称呼叔汗,可此时,不知不觉间,他已改口为固始汗了。
  
  他的这个问话,虽然声音不大,可却一下说得边上的人都垭口无语,场面一下安静了下来。
  
  “固始汗都有理由没法赶回来,难道大明皇帝还能立刻派出援军?”鄂齐尔图似乎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情绪继续说道,“朝鲜,就在明国京师附近,而且朝鲜世代臣属大明,大明皇帝去救也是能理解。而我们呢?以前可是大明的敌人,臣服大明,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而已。这能一样么?”
  
  所有人听着他说话,一个个沉默不语。
  
  “还有,朝鲜离大明近,派出援军的代价也小,只要一路杀过去,最终都能把倭寇赶回去。但是,我们这边呢?草原广阔无边,要想消灭赶走敌人,有多难就不用我说了吧?”
  
  鄂齐尔图说到这里,似乎有点费力,停了一下休息一会。他周边的人,依旧沉默不语。可这时候,已经没有人兴奋了,因为他们明白,大汗分析得很有道理!
  
  似乎是为了彻底打消他们不彻实际的妄想,鄂齐尔图在缓了一会神后,还继续说道:“再说了,大明在辽东还有建虏那个大敌,虽然大明接连打胜仗,可要是这个时候抽兵西进,万一给了建虏死灰复燃的机会,你们说,大明皇帝能承受得起这个可能的结果么?”
  
  他说完之后,没有人再说话,他周边的人,一个个低头不语,脸上或多或少都带了绝望。
  
  鄂齐尔图看到这里,心中再次叹了口气,同时也试图想振作起来,就提高了点声音道:“不管怎么样,眼前的绝境,还是要我们自己……”
  
  他想说,最终谁也靠不住,只有破釜沉舟,才可能渡过这个难关。可刚说到这里时,他心中有个声音就已经回答他了,这不可能,不可能靠自己就能渡过难关。
  
  这么一来,他就感觉心头一疼,便再也说不出话来。
  
  难道……难道卫拉特真是要除名了么?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杂乱地脚步声,动静有点大。
  
  听到这个声音,顿时,鄂齐尔图和他身边的人都是一惊。
  
  难道是那些恶狼找到这里来了?
  
  又或者,是躲在什么地方的族人又被那些恶狼发现,杀了后示威?
  
  ……
  
  反正他们想着,就没有一件好事。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自从被突袭之后,就几乎没有听到过好消息了。
  
  人还没到,有声音却传来了,带着惊喜:“大汗,我们有救了!大汗,我们有救了……”
  
  隐约听到了声音,却又让鄂齐尔图身边的人不敢相信。他们互相看看,都有点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固始汗不回援,大明也不可能来救援,还能有救?总不可能是天上掉救兵下来吧!
  
  可越来越近之后,听得就更清楚了,他们确实没听错。甚至还听到了一些惊喜地声音,传递着一些信息。
  
  “是有援军来了么?”
  
  “快快让开,不要挡着……使者的路”
  
  “大明万岁!”
  
  “……”
  
  听到的这些话,让鄂齐尔图以及他周边这些卫拉特仅存的头领都大吃一惊,好像……好像是大明使者来了?这不可能吧,明国京师离得那么远,怎么可能这么快有回应呢?
  
  许多人的心中冒出这个想法,便再也待不住,纷纷站了起来,想要迎过去看个究竟。
  
  然而,还没等他们迎过去,就见一名鄂齐尔图的亲卫满脸惊喜地冲了过来,大声禀告道:“大汗,大明使者到!”
  
  话音刚落,没等这些头领有反应,就见有几名汉人在一群族人的簇拥下,已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了。
  
  一看到这,鄂齐尔图和其他人几乎都呆住了,他们没想到,在卫拉特部族最困难的时候,竟然看到了大明使者出现在了眼前。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还很疲惫,应该是日夜兼程赶过来的。
  
  为首的那位大明使者,正是以前和卫拉特有联系的班点,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卧在那里的鄂齐尔图,顿时眼睛一亮,快步上前,欣喜地说道:“大汗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个时候,鄂齐尔图仿佛忘记了自己的伤病,眼睛就盯着班点,那眼神犹如实质一般,带着希望,又带着一丝忐忑问道:“不知班大人赶来,可是带来了好消息?”
  
  他这话一问出去之后,所有人都立刻安静了下来,全都静静地看着班点。他们此时也犹如他们的大汗一般,带着希望,却又有忐忑和惶恐。他们此时非常害怕,这位大明使者说,卫拉特太远了,大明实在爱莫能助!
  
  此时,这里不止是鄂齐尔图和其他首领,那些尾随大明使者过来的卫拉特人,全都没有离去,围成了一圈又一圈,没有说话,没有任何动作。现场,只有峡谷的风声,还有他们那粗重的呼吸声。
  
  班点已经到了鄂齐尔图面前,其他首领自动让开了一条路,就在万众瞩目之下,班点双手向上一抱拳,而后神情认真,严肃地说道:“我大明皇帝正在江南巡视,闻报立即北上返回京师,同时令朝廷和九边重镇备战,准备救援……“
  
  听到这话,班点周边所有的卫拉特人,里三层,外三层,他们的脸上,全都露出了狂喜之色。只是这个时候,大明使者还没有讲完话,他们努力压制着自己激动地心情,没敢打扰大明使者。
  
  班点看着鄂齐尔图,露出一丝关心,继续说道:“……本官奉圣命赶来,一是要了解喀尔喀蒙古和沙俄的兵力、战力等情况,如此才能决定救援相关事宜……”
  
  这是应有之意,如果什么都没问,就直接派兵,要么是敷衍,要么是来送人头。
  
  大规模出兵,乃是军国大事,必须要考虑周全。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
  
  鄂齐尔图连连点头,听到这些,他是确信了明国救援的诚意了。不过班点还没有说完话,他就只好忍着。
  
  “……皇上还得知大汗身负重伤,因此,已派御医赶赴包头。如果大汗不方便,等御医到达包头之后,杨中丞会派人护送御医前来给大汗救治!”
  
  原本很多人的心中都憋着很多话,就想等着大明使者说完之后说出来的。可此时,当他们听到大明使者说完之后,却又都鸦雀无声,没人有说话。
  
  此时的他们,感觉到了来自大明皇帝浓浓地关怀之意。尤其是和固始汗那边一对比,大明皇帝这边更是难能可贵!
  
  这一刻,鄂齐尔图同样如此,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年轻的大明皇帝样貌。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大明皇帝的时候,那来自大明皇帝的亲切问候;当自己学成要回归卫拉特的时候,大明皇帝又是亲切交代;
  
  忽然,恍惚之间,鄂齐尔图的脑海中,大明皇帝的身影和以前的固始汗身影似乎在重叠,一会是大明皇帝的笑容,一会是固始汗的面容,最后,这道身影就定格成了大明皇帝。
  
  回过神来,鄂齐尔图在众人瞩目之下,忽然说出了出人意料之外的话:“还望班大人转告陛下,我卫拉特部如今死伤惨重,无力负担大明援军的军需物资,要是大明……”
  
  大明皇帝如此好意,鄂齐尔图也绝不做小人,有些困难,他必须当面讲清楚。虽然他怕大明援军因此不来,可不说出来,大明对卫拉特如此之情,卫拉特也决不能辜负了。
  
  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班点就笑着说道:“大汗无须担心,陛下知道卫拉特如今的困难,我大明出兵,自然是自筹钱粮,这些不是问题!”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松了口气,不过他立刻想起一事,便又连忙说道:“喀尔喀部族和沙俄联军兵力不少,大明出动兵力多的话,那辽东怎么办?万一因为我卫拉特,让辽东的建虏得到东山再起的机会,我卫拉特如何能对得起皇上,对得起大明将士?”
  
  草原人确实凶残,可草原人也很淳朴。
  
  卫拉特部的这些人,在这个绝境的时候,特别是在固始汗的对比下,感受到了大明的厚待之后,他们反而替大明担心了起来。
  
  因此,在鄂齐尔图问出话之后,除了很小一部分人埋怨他们的大汗,这个时候不应该提这个,其他人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都盯着班点,想知道这个事情怎么办?
  
  他们这些人,是希望大明来救,可也不想大明为了救卫拉特,大明自己多了不该有的处境。
  
  谁知班点听了,却是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笑得很自豪。
  
  不过他也知道这时候的场景,可不适合他笑得太长,因此,很快便压制了笑意道:“大汗无须担心,去年秋收之前,我大明皇帝御驾亲征,已经剿灭建虏,收复了整个辽东!”
  
  “什么?”鄂齐尔图一听,简直有点难以置信,“皇上御驾亲征,把建虏都给剿灭了?”
  
  要知道,建虏崛起白山黑水之间,鼎盛的时候,整个辽东都被他们攻下,打得林丹汗闻风而逃,东部蒙古,不管部族大小,全都臣服于建虏。甚至连他们西部蒙古,都听说过建虏的威名。
  
  在鄂齐尔图看来,虽然明军已经多次打赢了建虏,可要是想消灭建虏,收复整个辽东的话,至少还要几年时间才行。可如今从班点这里听到,大明皇帝在去年就御驾亲征,把建虏都给剿灭了!
  
  这真是让他难以置信!那个年轻的皇帝,竟然如此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