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185 搞什么鬼,崇祯聊天群1185 搞什么鬼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185 搞什么鬼
    如果这三王能有透视眼,看到明军大营中军帐的情况,估计会大吃一惊。
  
      此时中军帐内,压根就没有两边剑拔弩张,要有翻脸的迹象。恰恰相反,卫拉特部族大汗鄂齐尔图一脸感激地在对包头巡抚杨嗣昌说道:“中丞大人真厉害,妙计一出,喀尔喀部族三个汗王都没看出来,还不断地送人过来。我替卫拉特部族那些妇孺,叩谢中丞大人活命之恩!”
  
      说完之后,他就准备跪下去磕头。
  
      一见这,杨嗣昌吓了一跳,鄂齐尔图汗可是皇上看重的人,而且现在还是大汗的身份,就算内附之后,估计皇上赏赐的官位也不会低,至少有个公侯伯之类的。于是,他立刻绕案而出,抢在鄂齐尔图跪下之前一把扶住了他,诚恳地说道:“大汗这是折煞本官了。你要是真要感谢的话,等以后去了京师谢恩吧!”
  
      如果没有崇祯皇帝当机立断派出援军,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如果没有崇祯皇帝拥有神奇的厂卫,那也不会有如今这结果;如果没有崇祯皇帝让漠北之军马不停蹄地赶来,也不会有如今这结果。如此种种,能有如今这局面,活无数人之命,救无数家庭,确实可以说,皆是崇祯皇帝之恩典。
  
      鄂齐尔图自然明白这点,不过对于,杨嗣昌,他当然也是感谢的。这个头是磕不下去了,但是,言语中的感激,却不是杨嗣昌能拦阻的。
  
      其实,说实话,杨嗣昌也很满意这个。口中虽然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之类的谦虚话,可心中却是受用之极。
  
      有一点,他没想到,因为这一场战事,他在卫拉特部族中拥有了崇高的声望。而在崇祯皇帝的计划中,大明继续向西进军,是以他为统帅的。而刚好因此这次的事情,卫拉特蒙古人在仇恨和感激的双重因素下,在他帐下拼死效命,倒也成全了他后世的名声。当然了,这些事情,此时的他还是不知道的。
  
      客套了好一会,杨嗣昌重归主位,对底下的人说道:“从军情上看,喀尔喀三族从漠北所调之兵,应该在这两天就要到了。而我们的援军,也快要到了。诸位,这几天要整军备战,不得松懈!”
  
      “遵命!”以满桂为首的众将连忙领命。
  
      杨嗣昌接着转头看向鄂齐尔图道:“卫拉特部这边,也要挑选能战之士一起参战。本官接下来,要将计就计,尽量多拖住一些喀尔喀族人,为大军围剿喀尔喀族创造有利战机!”
  
      听到这话,鄂齐尔图毫不犹豫地说道:“大人放心,我卫拉特诸部,就是女人也能上阵厮杀。有多少马,就能上多少人!”
  
      说完之后,又露出一丝恭维说道:“中丞大人的计策,必定是好的,肯定能玩得喀尔喀族人团团转!”
  
      听到这话,不知道为什么,杨嗣昌似乎微微有点脸红,不过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道:“好,那就都去准备吧,战事也就这几天了。粮食放开供应,这几天都要休息好!”
  
      众人领命,恭候他先转入后帐,才三三两两地散去了。
  
      而在后帐,杨嗣昌瞧了跟在身边的锦衣卫一眼,没发现有什么脸色变化,微微松了口气吩咐道:“禀告陛下,就说本官这边,明日便依计行事!”
  
      “是,大人!”锦衣卫答应一声,便进入聊天群去禀告了。
  
      在一开始的时候,那条示弱之策确实是杨嗣昌想出来的。不过接下来的这条计策,却是这里的情况禀告到聊天群中之后,由大明联席参谋会议上,大家共同想出来的计策。
  
      之所以这么重视,也是因为草原这个特殊的环境,不像关内一样,只要扼守住几条交通要道,就能把猎物围死。
  
      在这一望无垠的草原,第一实在不好埋伏,第二是大军还远着呢,就会被敌人看到。一看打不过,铁定要跑。而且四面八方的,任何一个方向都能逃。就大明所拥有的骑军,根本没法把四面八方的草原给围死!而这次作战的目的,就算没法剿灭喀尔喀部族,也要打残它,因此,怎么打,是个问题,这才有了群策群力。
  
      第二天的时候,诺尔布才刚起床,就有手下探马来报,说明军似乎埋锅造饭的烟多了不少。这个情况,让他当即就振奋了一把,立刻赶到前线去看。没想到,其他两王竟然也出来查看,三人就又碰头了。
  
      “看看,没错吧,好像明军和卫拉特部族要狗急跳墙了!”诺尔布略微带了一点得意说道。
  
      衮布点点头,赞同他的说法道:“之前可没有这么多炊烟的,很显然,都是吃饱了准备拼命了!”
  
      ”没想到明军竟然这么迫不及待了!这比预计要快了点。“硕垒皱了眉头道,“本王以为,当催那些兵马尽快赶来汇合。否则明军狗急跳墙,我们死伤会多。就算围而不打,也会被其突围走一些人,不划算!”
  
      其他两人一听,都点点头赞同这个看法。从漠北调来的兵马,大概要到明日晚些时候才能到,如今看来,必须催一催了!
  
      “那就让他们用最快速度赶来!”诺尔布当机立断道,“到了这里才多歇息好了。只要看到兵力多了那么多,就铁定能震慑明军和卫拉特族人。”
  
      “对,重压之下,搞不好明军和卫拉特族人就会自己乱了!”硕垒点头附和。
  
      于是,三王立刻派出传令兵,一人双马,飞驰而去。
  
      为了尽量减少损失,为了把明军和卫拉特族人全都歼灭在这天山脚下,喀尔喀部族的人也确实拼了。三万左右的人马,在还没到傍晚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上,隆隆铁蹄,犹如天边的惊雷,滚滚而来。
  
      围着明军的喀尔喀部族,连同他们的汗王,全都出了营帐,看到远处滚滚而来的族人,都欢呼了起来。
  
      这个声势,配合万马奔腾地背景,那是相当地震撼。
  
      诺尔布看看这个场景,再转头看看明军大营那边,笑得胸有成竹:“明军统帅,怕是没想到吧?”
  
      衮布看看这个场景,再转头看看明军大营那边,笑得很是幸灾乐祸:“鄂齐尔图和那个什么巡抚,下巴都要吓掉了吧?”
  
      硕垒看看这个场景,再转头看看明军大营那边,笑得脸上露出一丝鄙夷:“明国的手也伸得太长了,这草原是我们蒙古人的!这一次,抓了那巡抚给倒酒跳舞,看以后那个明国狗官还敢来草原!”
  
      此时,明军大营内很安静,确实有不少人被吓到了。他们不知道具体情况,只是看到喀尔喀族人竟然又增兵,还来了那么多,那这仗还怎么打?
  
      不过此时,杨嗣昌一身戎装,在满桂等将的簇拥下,从容淡定地巡营,这让不少人都安定了不少。中丞大人都不怕,自己这些当兵的怕什么?
  
      鄂齐尔图那边,他虽然不方便外说,却也学杨嗣昌,巡视族人,见到有变了脸色的,便毫不客气地问道:“喀尔喀族欠下的血债,来多了正好多杀几个报仇,怎么,怕了?”
  
      “不怕,有什么好怕的!”几乎每个卫拉特族人,都有和喀尔喀族的新仇旧恨,鄂齐尔图这么一说,一个个都光棍了,怕个鸟,唯死战尔!
  
      于是,喀尔喀族营地那边,欢声笑语,一队队的喀尔喀族人,甚至骑马逼近明军大营这边,份外的嚣张,炫耀着他们的军力。
  
      而明军大营这边,则完全相反,悄然无声,大门紧闭,没有一丝应对挑衅的举动。
  
      当日落之后,落差很大的喧哗,终于安静了下来。
  
      明军中军大营,杨嗣昌胸有成竹,对底下一众人等说道:“今晚半夜,尔等领军出击,记住,声势要大”
  
      而在喀尔喀族营地,诺尔布派人前去通知其他两王:“明军定会欺我漠北之军刚到疲惫,狗急跳墙之下,今晚很可能会有突围之举,不可不防!”
  
      与此同时,车臣汗硕垒也派人提醒其他两王:“明军今晚定会趁我方新军刚到,略有混乱之际劫营。最好今晚有所提防,切记不可阴沟里翻船!”
  
      于是,夜幕之下,不管是明军大营这边,还是喀尔喀营地这边,静悄悄地,似乎都已经入睡了。但是,实际上,无数人都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情,睁着眼睛在数星星。
  
      半夜时分,明军大营首先有了动静。营门打开,一队队的骑卒摸出大营,战马显然是脚上裹了棉布,嘴里含了衔,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这人数之多,似乎至少有五六千人,甚至后方还在远远不断地。
  
      但是,如果有人近前去看,就能发现,出营的明军中,除了最前面的两千余骑是正规明军之外,后面的几千人,其实都是卫拉特部族中的女人。在夜幕的掩护下,她们穿着明军军服,骑术了得,远处压根看不出来什么。
  
      而在喀尔喀族的大营内,一双双眼睛都瞧着明军大营方向,黑夜中,影影绰绰,看到那么多明军摸出大营,顿时,一个个欢喜地不要不要的。他们努力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等着明军送上门来。
  
      近了,近了,更近了。
  
      大军之前,有夜不收前行。
  
      当夜不收摸到喀尔喀族人大营不远时,忽然就听到夜不收在那惊慌地大喊道:“敌人连个巡哨都没有,有诈,快撤!”
  
      这个情况事出突然,让喀尔喀族人都楞了。正面对着的是土谢图汗衮布,他躲在暗处也愣住了,连忙问懂汉话的手下,当他搞清楚情况时,已经看到摸出大营的明军,就犹如潮水般,快速退去。这些明军,真得好像是属于兔子一样,一有不对,就连忙后退。甚至一边后退一边还在那大声吆喝:“快撤,快撤,有诈!”
  
      等到喀尔喀族人收到他们汗王的命令,追出营门的时候,明军已经跑远了,气得他们一个个大骂明军是属兔子的!
  
      折腾了一宿,天亮了。
  
      诺尔布和硕垒都亲自跑到衮布这边问情况:怎么事,明军都已经跑出来了,怎么就又突然缩去了呢!
  
      当他们两人搞清楚情况后,那就郁闷了。
  
      “你就算想让明军冲进陷阱,也不要搞得如此明显啊!你是骗傻子还是怎么的?”
  
      “汉人是出了名的诡计多端,这也说明他们胆小,你竟然把巡哨都撤了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该不会,是心疼几个巡哨吧?”
  
      “”
  
      原本衮布就忙了一宿生了一肚子气,此时被另外两人这一顿子埋怨,顿时就炸了:“你们一个个都是马后炮算什么,有本事怎么不事先提醒下?”
  
      其实,他们不知道,就算有巡哨,明军的夜不收,奉了杨嗣昌的命令,也会找理由大喊着退走的。
  
      三个汗王,最终不欢而散。不过不管是谁,都吸取了教训,千万不能再疏忽大意了!
  
      白天里,满桂领兵出营,嚣张地往喀尔喀营地这边而来。可当喀尔喀族人蜂拥而出大营时,满桂竟然领兵退了去。如此反复几次,让几个汗王看出了门道。
  
      诺尔布和硕垒纷纷派人提醒衮布,交代他说今日明军反常,晚上必有动作,小心,千万别再漏了马脚。
  
      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这一夜,屁事都没发生。
  
      他娘的,衮布就怒了,睁了个熊猫眼去找其他两王,没想到,那两个也是熊猫眼。
  
      说好的,明军肯定要狗急跳墙了,跳在哪里?
  
      最终,三个汗王又再次不欢而散。
  
      白天里,满桂又开始秀了,一如昨天一样。
  
      不过到了半夜之时,杨嗣昌忽然紧急传下军令,让所有将领并卫拉特诸部首领到中军大帐开会。
  
      知道内情的鄂齐尔图和满桂,是相当兴奋,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而其他大部分不知道的人,则是一脸迷茫,不知道中丞大人又要搞什么鬼?兵力相差如此悬殊,就晚上的小动作搞搞,有用么?
  
      没多久,中军大帐内,只见杨嗣昌一身戎装,一脸严肃地对底下众人说道:“诸位,我大明援军已到,定于今夜里应外合,一举击溃喀尔喀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