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209 天下读书人的代表,崇祯聊天群1209 天下读书人的代表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209 天下读书人的代表
其实还远不止一些秀才在关注,只是秀才人数最多,也是闹得最凶的一批,因此才有点显眼。『→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
  
  之所以会有如此的情况,也是因为秀才这个群体,刚过童生,未来还有举人和进士两关要考,而他们都卡在举人这一关。一般来说,举人要是能考上,和秀才的差别就不是一丁半点了。可是,考举人也难,他们就被卡在这里,日夜之乎者也。
  
  如果说四五十岁的童生比较少的话,那四五十岁的秀才就多了。不说如此高的年龄,就说超过三十的那些秀才,他们的精力,已经被四书五经给耗得差不多了,突然让他们再去学科学技术知识来考试的,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
  
  更为关键的是,以前的四书五经有点类似后世的文科,关键要会背;而科学技术知识则类似后世的理科,关键要先理解,学习方式的不同,更是让这些老秀才为难。如此情况下,自然就会一个个炸锅了。
  
  当然了,想反对科学技术知识推广的,还不止是他们。
  
  当天夜里,东厂提督王承恩就来给崇祯皇帝禀告了:“陛下,奴婢的手下发现,有不少官员都有异动。有言辞不当者,甚至有动手写奏章者。奴婢这里就抄写了一份奏章,请陛下过目!“
  
  京师中官员的奏章,都能被东厂番役给抄写过来,很显然,这肯定不是主人同意的。由此可见,东厂对京师官员的掌控,还是比较到位的。崇祯皇帝心中这么想着,便点点头,伸手接过了那封奏章看了起来。
  
  没有意外,这奏章就是反对科学技术知识推广的,特别是着重强调,古之圣贤,半部论语治天下,古往今来,又何曾有过需要科学技术知识来治理天下的事情。反正类似的话,写了一大堆。
  
  崇祯皇帝粗略扫过一遍,便丢在了案头上,对王承恩说道:“看着衍圣公到京师,以为有了牵头反对的人,这妖魔鬼怪就终于一个个都跳出来了。无妨,就让他们明天早朝等着吧!”
  
  他这话,王承恩也理解,如今朝中主要大臣,比如首辅温体仁,内阁诸公还有六部尚书,都没有反对皇上看重的科学技术知识推广。那些心底有意见的人,就都把不满埋在了心里。
  
  如今读书人的精神领袖衍圣公亲自到京师来反对这个事情,至少那些人是这么认为的,这就给了他们勇气。而且这衍圣公可以说一路招摇到京师,身后还跟着那么多反对科学技术知识的读书人,就这,朝廷没有一点表示,皇上也没有表达出不满,由此可见,衍圣公的份量还是相当重的。既然如此,有衍圣公带了头,他们这些人自然就有胆量纷纷跳出来反对了。
  
  至于这些已经当了官的,却也跳出来反对。王承恩在统计异动名单之后,也是心里有数。
  
  这些当官的,多是年纪比较大的。在吏部新的考核措施中,特别是那些涉及科学技术知识方面的,都是比较低的,影响了他们的官位前途。这些人如果再用心扑到科学技术知识方面去,也不是太愿意,总想着和以前一样多好!说到底,就是一群食古不化的人而已。
  
  王承恩听了崇祯皇帝的话,知道皇上心中有数,便放心退下了。
  
  但是,不放心的人还是有大把。毕竟,那可是衍圣公来了,天下读书人的代表。临睡之时,陪同侍寝的是周皇后,就躺在崇祯皇帝的怀里,有点担心地问道:“听说明日早朝,陛下要召见那个衍圣公?”
  
  以前的皇帝禁止后宫干政,但在崇祯皇帝这里,却没有绝对,偶尔说下也不算什么。要不,他也不会把聊天群中的监控记录由皇后这边来整理。此时,他听到周皇后问话,也不以为意,摸着她的背道:“嗯,没错!”
  
  周皇后一听,抬起头来,看着崇祯皇帝说道:“陛下,为何要在早朝,单独召见不好么?”
  
  “呵呵,你是担心他会反对朕推广的科学技术知识?”崇祯皇帝听了,不由得笑着拍了下她光滑的背问道。
  
  太子的师傅,都是科学技术知识的中坚力量。从这些天来太子那边得到的情况看,似乎太子对科学技术知识很感兴趣,有几次兴奋地和周皇后提过,说几个师傅做得实验好神奇,背后的原理却是如此简单,真是太奇妙了!
  
  对此,周皇后心中也是满意的。陛下不就是掌握了科学技术知识,结果呢,大明越来越强大。由此可见,帝王掌握科学技术知识,对于大明的强大是有很大帮助的。
  
  周皇后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逻辑,但她通过眼睛看到的内容来反推,因此有了这个结论,也就乐得太子能好好休息科学技术知识了。
  
  可是,如今衍圣公进京。这么轰动的事情,她就算在深宫中也不可能不知道。由此一来,她就担心了。毕竟衍圣公可不同于一般的人,那是孔圣人的后人,是天下读书人的精神领袖,对于天下的读书人,具有莫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
  
  有一点也很明显,孔家代表的儒学之道,和皇上推广的科学技术知识完全不是一回事。衍圣公来京师面圣,肯定是看到如今大明国内这科学技术知识的推广,让他感到不安,就来劝谏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引起如此轰动。
  
  这么一来,如果皇上顶不住压力,首当其中地,就很可能会换太子师傅,影响了太子这边,这是周皇后所不愿意看到的,也因此,她有点担心,就在崇祯皇帝面前提出来了。
  
  她的心思,崇祯皇帝稍微一想,便也能想明白。因此,他不等周皇后说话,便微笑着安慰道:“放心好了,科学技术知识利国利民,不管出现什么情况,朕都是会强力推广的。衍圣公来京,其实就是朕要求的。他能配合最好,就算不能配合,那也没什么。一个衍圣公而已,又岂会是朕的对手!”
  
  说到这里,他用力搂了搂周皇后道:“能让朕重视的对手,就只有老天爷!而这科学技术知识,就是了解老天爷,掌握老天爷,让老天爷为人所用的最有力武器。朕还要通过这些,来达到朕的星辰大海的目标。说多了,反正你也不懂,且看着就行了!”
  
  周皇后确实听得一头雾水,这还和老天爷扯上关系了?还有,星辰大海又是什么?怎么感觉陛下说得话,有点高深莫测啊!不过最后一句她还是能听懂的,就是让她放心好了,一切都有陛下在。
  
  这么想着,周皇后便紧紧地贴着崇祯皇帝的胸膛,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低声回应道:“陛下,妾身知道了!”
  
  相对于周皇后这种处于深宫中的人,外廷还是有人比较看得透。比如,首辅温体仁。
  
  外面那么轰动的事情,温府上下自然也都知道。他们对此,也有点担心,这不,管家就有点担心地提了这事。毕竟,科学技术知识是在温体仁担任首辅的时候开始推广的。如果最终的结果,是儒学反攻倒算的话,温体仁肯定也要受到连带责任,不可能再任首辅。
  
  温体仁遥望夜空明月,只是淡淡地说道:“当今天子圣明,威望直追太祖成祖,甚至隐隐有超之。就凭如今的衍圣公,根本不可能动摇皇上。只要皇上坚持,所有的一切都不是事!“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管家,见他脸上似乎还有担忧之色,便又继续说道:“陛下发明了水泥,蒸汽机,还有影响巨大的蒸汽轮船和热气球等物,无不颠覆人之想象,这些东西的背后,都能用科学技术知识来解释。这件件桩桩,已经对大明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是对儒学最强有力的冲击。”
  
  “如果没有这些,只是皇上凭空拿出科学技术知识要推广,而衍圣公及时号召天下读书人反对的话,倒有成功的可能性!但是……“温体仁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丝轻蔑之色,又抬头看向明月,同时淡淡地说道:”大势已成,就算衍圣公全力反对,也只不过泛起一点小浪而已,最终,该怎么样还是会怎么样!“
  
  管家听了,默默地想了片刻,终于放心了下来,高兴地说道:“老爷说得在理,小人就放心了!”
  
  当然了,像温体仁这样能看透的人,毕竟还是少数,要不然,衍圣公入京,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了。
  
  次日一大早,驿站门口就已经聚集了不少读书人,在等着衍圣公出来。
  
  他们这些读书人,早了,街上还在宵禁,晚了,衍圣公已经进紫禁城了。说起来,他们也是得了崇祯皇帝的恩惠。如果不是崇祯皇帝调整了早朝的时间,不用天没亮,参加早朝的官员就要出发的话,这些读书人未必能等在这里。
  
  忽然门口一阵骚动,只见驿站大门大开,依仗从门内鱼贯而出。只一看,就知道是衍圣公要去上朝面圣了。顿时,等在外面的读书人纷纷拥了过去,一个个高喊着,试图和轿子里的人沟通一下。
  
  “衍圣公,学生在此恭候多时!”
  
  “学生为衍圣公壮行!”
  
  “……”
  
  不知道的人看了,一个个搞得慷慨激昂的,还以为衍圣公要去就义了一般。也不知道当初建虏围城的时候,这些激动的读书人是否有记得“舍生取义“的古训而做过点什么。
  
  虽然门口很热闹,声音一个比一个高昂,一个比一个激动,但是,衍圣公始终未曾露面。这些读书人也没敢阻拦,耽搁衍圣公上朝。
  
  看着衍圣公的马车背影,有人忽然喊了起来:“诸位,走了,一起去奉天门。”
  
  “走,衍圣公在紫禁城为圣学声张,我等就在奉天门为衍圣公助威!”
  
  “对,要让那些文武百官都看看,什么才是圣人教诲!是时候,孔孟弟子,都该站出来了!”
  
  “……”
  
  群情激昂之下,这些读书人一个个昂着头,大步往奉天门而去,就好像有种视死如归气势一般。一般人看了,真可能会被他们吓到,又或者是感动?
  
  等到了奉天门,文武百官也在这边集结,而后听钟鼓之音进紫禁城参加早朝。大群大群地读书人拥到奉天门,自然引起了那些文武百官的注意。
  
  其中有些读书人,似乎颇为激进的,甚至想拥到这边来,要不是有锦衣卫执勤,估计就扑过去了。就算如此,他们还不时打着招呼。
  
  “衍圣公为圣学请命,诸位大人,可别忘记了自己是孔圣人门生啊!”
  
  “对,衍圣公面圣,就拜托诸位大人了!”
  
  “……”
  
  文武百官队列中,有不少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个都精神抖擞了起来。摸摸袖子中的奏章,心中想着,道不孤也!他们也都是有眼力的人,互相之间瞧瞧,发现有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就更是振奋了。
  
  看到衍圣公下轿,走到文武百官的前列去时,全都一个个热心地打着招呼。
  
  “衍圣公,学生都察院山东道御史孔德斌有礼了!”
  
  “学生户部员外郎马得利,见过衍圣公!”
  
  “……”
  
  衍圣公走过,其实不止是他们,其他人也都招呼,包括六部尚书、内阁辅臣等等,可衍圣公始终面无表情,谁的招呼都不接,就那样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站着,而后依旧一言不发。
  
  看着他这个样子,孔德斌等人心中就更有底了,纷纷想着,衍圣公这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肯定要当着圣上的面驳斥歪理邪说,力保儒道不衰!否则,何至于如此之严肃!看来,今日早朝,必将有一番唇枪舌战,留名后世也!
  
  有一点,让他们有点不高兴的是,随着天色放亮,奉天门广场上的人更多了。这个时候,那边传来了争吵声,似乎有支持科学技术知识的读书人、匠人等和最开始过来的那些读书人争吵了起来。
  
  不过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分出那边优势更大时,钟鼓声响起,文武百官进紫禁城,早朝马上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