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261 东方人太凶残了,崇祯聊天群1261 东方人太凶残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261 东方人太凶残了
    “陛下,今日有六艘西夷战船突显海上,末将领军出击,对方未曾接战便退走了。”
  
      崇祯皇帝在聊天群中看到梁晓珍发给自己的私聊,不由得稍微一愣。又有西夷来了,是哪国的人?之前好像听说原本在巴达维亚的荷兰人有运送物资国,难道是他们来了?又或者是其他国家的?
  
      之前的南洋,就像个欧洲的公共厕所一般,不管哪个国家的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反正当地土著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不过如今南洋已经是大明的地盘,还想把南洋当公共场所,那就来好了,绝对把他们按屎坑里去!
  
      这么想着,他便复梁晓珍道:“什么时候的事情,是哪个国家的?他们逃往哪里去了?”
  
      群主的私聊都是直接通知到的,不管上线与否。因此,梁晓珍立刻禀道:“陛下,就在半个时辰之前,追之不及,被其逃走了。末将不认得这个国家,以前并没有在南洋见过。他们战船上的旗帜是这样的”
  
      他大概描述了一下之后,便最后答道:“这些西夷是往东方逃走,有可能是往南洋去的。”
  
      崇祯皇帝一听便明白,看来是英国佬眼红其他国家从东方掠夺走的财富,也想来插一脚了。在原本的历史上,英国佬应该是要到清末才会在东方耀武扬威吧,不过这个历史已经改变,得预防下才行。再说了,他们有六艘战船往南洋去,要是南洋那边没有防备,也是一个祸害来的。
  
      这么想着,他便给梁晓珍下旨道:“这是英国的殖民者,他们到东方来,就是来烧杀劫掠的,都是一群强盗。卿立刻派出战船,一直追击,朕也会通知南洋那边在关键海面拦截。嗯这样,卿的舰队巡视到马六甲海峡后可返。”
  
      “末将遵旨!”梁晓珍一听,连忙应一声,心中想着,总算有战功可以立了。
  
      崇祯皇帝则在吩咐完了之后,还想着这事,感觉这样子有点被动,而且这些欧洲人来一次,这边花费的代价要高很多,至少眼下为了搜剿这些英国佬,就要出动不少战舰,浪费不少人力。
  
      这么想着,他便调出了世界地图看了起来。忽然,眼睛一亮,目光就盯在了印度半岛的尖尖上,即后世的斯里兰卡。这里是个好地方,如果大明在这里驻军的话,就能把印度洋也当作大明的内海了。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又下旨,让就近的军队配合锦衣卫刺探这个印度半岛尖尖角的情况。
  
      英国上尉威德尔自然不知道,因为他的出现,让地球上最强大的帝国,把目光又往外移了一分,又将有版图的扩张了。此时的他,正有点烦心着。
  
      刚才那里,竟然那么庞大的一支风帆战船为主的舰队,这让他很是有点忧心忡忡。他心中有疑惑,这到底是属于哪方势力的?
  
      他正在想着时,有手下过来禀告说,舰队需要补给了。
  
      威德尔一听,正好,找个弱点的土著居住地去补给一番,顺便还可以抓些人问问情况,这样也能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于是,他便下令,让舰队沿着海岸线前进,寻找机会补给物资。
  
      可没过多久,旗杆上的瞭望兵,忽然带着一点惊恐,大声喊道:“上尉,很可能是刚才的敌人追来了!”
  
      威德尔一听,心中不由得一惊,刚才那庞大的风帆舰队,他是心有余悸的。
  
      只见他连忙赶去船尾,拿起望远镜往后方看去。果然,在远处的海平线上,隐隐有一些黑点。以他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是有不少船只。这个时候,就算看不清,他也能猜出来,那些船肯定是刚才追赶他们的那些战舰。
  
      “谢特,这么远了还追,疯了!”威德尔大骂一句,而后立刻下令,让舰队赶紧跑。
  
      又跑了很久,再次彻底看不见后方追兵后,包括威德尔在内的所有英国佬都松了口气。向导拍拍自己的胸口,对威德尔说道:“上尉放心,现在离那港口已经足够远了,疯了还会继续追,应该不会有事了。”
  
      一般来说,之前逃脱那支舰队的追击之后,就应该不会追的。只是没想到,这个什么势力的舰队竟然这么记仇,还想追过来。不过现在确实是很远了,他们被甩掉,知道不可能追上,应该会去了吧?
  
      威德尔这么想着,便点点头道:“应该吧,我累了,先去休息下,有事情再来禀告。”
  
      这几个小时内,又惊又吓,他感觉很有些疲惫,便准备去休息一会了。其他人也差不多,毕竟之前一直精神紧张着,互相协同操作风帆战舰,挺累的。都想着反正已经甩掉了追兵,便也去休息了。
  
      由此,这六艘战舰,便重新以常规速度航行,同时瞭望兵注意远处海岸线,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供休整。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天空,也映红了海面。六艘英国战舰上静悄悄地,除了必要的岗位之外,其他人都在休息,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唯有海鸥的叫声,偶尔在掠过战舰上空时响起几声。
  
      可就在这时,忽然尖锐的哨声响起,“嘀嘀”声,立刻打破了这份宁静。
  
      顿时,就见船舱里,蹿出一个个惊慌的英国佬,一边奔赴各自的岗位,一边询问情况。
  
      威德尔也是一脸紧张地冲上甲板,抬头看着瞭望哨,不过他还没有问话,那瞭望哨就已经大声禀告了:“上尉,那些舰队追上来了!”
  
      “沃特?谢特!”威德尔暴粗口的同时,转头看去。此时,已经不用望远镜,就能看到舰队后方的海面上,目测至少有二十多艘风帆战舰,正向他们追来。
  
      “谢特,谢特,谢特!”威德尔看清楚之后,一连串地粗口,脸色非常难看,很是恼怒。可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那么多战舰,又没法打,只好下令快跑。
  
      等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升得老高之后,威德尔的手下再次提醒他,舰队需要补给了。
  
      自从昨天日落之前甩掉“跟屁虫”之后,他这次是真得不认为,那支舰队会锲而不舍地追击。威德尔听了,还是和之前一样,下令靠近海岸线航线,寻机补给。
  
      然而,现实又要让失望了,或者是说,快要绝望了。“敌袭”的警报,再次打破了舰队的宁静,在威德尔的“谢特”声中,只能扯起风帆,又开始了逃跑之路。
  
      这一次,威德尔是真得发狠了,一直逃,一刻不停,连续逃了三天,实在是精疲力竭之后,才开始找了个海岸线靠岸休息。
  
      这个时候,向导倒是给了一个好消息,对他说道:“上尉,再往前一天,大概就到马六甲海峡了,这里是葡萄牙人的地盘,过了这里就是南洋,我们可以好好地休整一下。只要不去荷兰人和西班牙人的地盘,其他地方我们随便靠岸!”
  
      威德尔听了,算是松了口气,这一趟过来,还真是倒了大霉,捅了一个马蜂窝,害得自己一路狂逃,真是日了狗了!
  
      这么想着,他等手下在陆地上补充了淡水之后,便准备一口气去到南洋再好好休整一下。至于马六甲海峡那的葡萄牙人,他们倒是不担心,之前在锡兰那边,也是葡萄牙人的地盘,但他们人数又不可能多,大海这么大,六艘战舰很容易就能通过的。
  
      然而,当威德尔领着舰队快要到达马六甲海峡时,又是尖锐的警报声响了起来。
  
      从船舱里冲出来的威德尔快要发狂了,这么远要追过来,真是不死不休么?
  
      “上尉,不是后面,是前方,看前面!”瞭望哨似乎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用手指着前面大喊道,“发现三艘风帆战舰,悬挂的也是之前看到的那种红日黄月重叠的旗帜。”
  
      威德尔闻声一震,连忙举起望远镜看去,果然,瞭望哨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一下,他就有点傻了。从这旗帜上显示,似乎从孟加拉那边开始,一直到南洋这里,全是这个势力范围。可这里不是葡萄牙人的地方么?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势力,实力这么强大的?
  
      就在他们发现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他们了。三艘船中的一艘,立刻拐弯往而去。剩下的两艘虽然不再迎过来,却也没有离去,只是保持着距离。
  
      威德尔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去的那艘风帆战舰,估计是去叫援兵了。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该不会那会捅的马蜂窝,其实不止是那个港口,而是关联起来的这整个东方都是吧?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他可不会认为,孟加拉那边的消息,能比他们还快,就传到这边来。不过为了谨慎计,他还是往逃,不和前面这种挂着红日黄月重叠旗帜的战舰接触,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来一窝呢!
  
      至于从孟加拉港口那边追过来的那些战舰,这么远了,看看追不上,肯定是应该去了吧?
  
      这么想着,他便下令往来路撤,动作快点,仗着对风帆战船操作熟练,最终又慢慢地甩掉了那两艘阴魂不散的船。
  
      “上尉,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其他人也郁闷了,怎么就尽感觉在逃逃逃了。
  
      威德尔也懵了,来之前一直听说,有六艘风帆战舰,离开欧洲之后,只要不是对上欧洲这边国家的舰队,都是能横着走的。之前在非洲,这个说法是没错,可为什么,自从孟加拉那边开始,感觉六艘根本不够用,六十艘说不定还可以。
  
      “先看看再说吧!”他搞不清楚情况,只能无奈地答道。说完之后,转头看向那个向导,很想说一句,要你个废物向导干什么?可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希望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日子快点过去,越过马六甲海峡,或者能好一点吧!如此一来,还是要用到这个向导的。
  
      然而,让他怎么都想不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他向东逃,遇到了追兵,反过来再向东进,又遇到了追兵。最为关键的是,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全都是那种挂着红日黄月重叠旗帜的风帆战舰,而且数量还很多,至少都是二十来艘在围追堵截他们。
  
      眼看着给他挪腾逃命的空间并不多了,最终,威德尔耍了个小计谋。往东航行,遇到追兵,趁着追兵撒网式的搜捕,舰队阵型散得比较开,他集合了六艘战舰,就从中间冲了过去。
  
      如此一来,不可避免要接战。双方刚一接战的战舰数目差不多,英国佬六艘,明军水师战船七艘,互相炮轰之下,明军水师的两艘战舰损毁比较严重,甚至其中一艘进水要沉没。而英国佬这边,则只是一艘战舰受损比较严重。
  
      这个接触战,就双方的战损比来说,显然是英国佬赢了。
  
      然而,这是大明水师的主场,散开的战船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受损的战舰能拖走就拖走,不能拖走就把人转移了,没事!
  
      而英国佬这边,受损的那艘战舰,根本就来不及修补,因为他们的舰队的身后,是一大堆明军战船在追赶。这受损战舰上的英国佬,看着后面密密麻麻的敌舰,都哭了,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这艘船是完了。
  
      威德尔在损失一艘战舰的基础上,终于甩掉了后面的敌人,冲入了马六甲海峡。可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他们这个舰队的前方,挂着红日黄月重叠旗帜的风帆战船,又有许多冒了出来,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这一刻,威德尔对于自己完成查理一世交给他的任务,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谁说东方这边好抢劫,我去要报告国王,这里的东方人太凶残了,风帆战舰都跟着不要钱一样,而且还是不死不休追击的那种!
  
      又在一番交战之后,亏了海面宽阔无边,威德尔在最终又损失了两艘战舰之后,逃出了马六甲海峡,也不敢继续沿着海岸线前进了,直接驶进大海深处,或者只有这样,才可能有小命活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