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276 朕如此高大威猛,崇祯聊天群1276 朕如此高大威猛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276 朕如此高大威猛

1276 朕如此高大威猛


      豪格正骂得起劲,感觉到有人拉自己,便立刻转头,就准备发飙。心情正不好着,谁又敢来摸老虎屁股了?
  
      不过还没等他转回头去,站他后面的钱富贵便低声说道“主子,是奴才!”
  
      一听这话,豪格立刻听出是钱富贵的声音,同时也马上明白过来,肯定是钱富贵有什么鬼点子。
  
      这么一想,他又立刻把头转了回去,装模作样地看着城头上的多铎,小声地问道“有什么妙计么?”
  
      “主子,这样对骂有失您的身份,也无法提振我们的士气。”钱富贵就在他身后,不着痕迹地低声提醒道,“天皇才是倭国名义上的皇帝,要是主子也是倭国的皇帝,那不管是大清勇士,还是倭人,就全都是主子的子民,也就不存在异族不异族了。”
  
      一听这话,豪格很想转过头去,不过还是忍住了,眼睛看着前面,却低声训斥钱富贵说道“可是,本太侄又不是倭国的皇帝,你昏头了?”
  
      “主子,您不是把那天皇给睡了么?”钱富贵连忙再次提醒道,“这个时候正好公布出来,您是大清皇太侄,大清皇帝没了,主子您就是大清皇帝了。大清皇帝娶倭国天皇,两家就是一家,主子不就是倭国的皇帝了么!”
  
      一听这话,豪格忍不住大喜,当即仰天大笑了起来。亏了这奴才的提醒,要不,自己把这事给忘记了!
  
      哈哈,以后自己就是倭国的皇帝了,这番成就,也算是大清之中少有了的吧!
  
      他这个动作,让名古屋城上城下的人,都有点懵。他们都搞不懂,怎么豪格骂着骂着就自己在得意地大笑了?这是怎么回事?
  
      哪怕觉得自己了解豪格的多铎,也有点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他也不以为意,反正豪格就是个蠢猪,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除了豪格的亲卫,知道豪格的突然变化和钱富贵偷偷在豪格背后说话有关之外,其他人都不清楚钱富贵的小动作,因此,他们能搞懂就怪了。
  
      豪格笑完之后,用手一指名古屋城头,带着得意之色大声喝道“你们等着,睁大眼睛看好了!”
  
      说完之后,他一带缰绳,调转马头往后面而去。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就看着豪格,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到底要他们看什么东西?
  
      只见豪格径直到了后面的一辆华丽的马车上,一跃下马,钻进了那马车里面。
  
      看到这,大部分人不知道那马车里是什么的,就更懵了。豪格该不会就这样晾着大家,然后他自己去睡觉了吧?
  
      而知道那马车里是什么的,则露出恍然大悟之色,一个个都高兴了起来。被豫亲王给骂得,都忘记这事了。
  
      只一会的功夫,就见豪格抱着一个娇小的女人钻出了马车,纵身一跃,也算是骑术了得,直接骑回了他的战马,双腿一夹,驱马重新走向阵前。
  
      “……”这一下,不明所以的那些人就彻底懵了,这两军交战呢,抱个女人到阵前来是什么意思?
  
      当众亲热一下?还是猴急管不住下半身,刚对骂了几句之后,就忍不住需要女人解决一下了?这……这好像不可思议啊!
  
      反正,那些不知道底细的人,一个个惊诧莫名,就都盯着豪格看,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只见豪格来到阵前之后,把那女的放他前面,让她面对城头。不过,这女人低着头,似乎羞于见人。这让他有点恼了,异环抱着女人的手一用力,不知道抓哪了,疼得那女人一下扬起了头。
  
      “你要不老实的,不乖乖听话的,信不信朕让我大清勇士就在这里搞你?”豪格很是不满,厉声威胁了一句。
  
      那女人听了,吓得人都在发抖,没有办法,就算家族再,可她也受不了在两军阵前被人搞,就只好配合豪格了。豪格说让她抬起头,她就只有抬起头来。
  
      豪格见此,才算是满意,而后大声对名古屋城头上大喊道“看到没有,你们明正天皇就在朕手里,看清楚,朕可不会糊弄你们,朕抱着的,就是你们如假包换的明正天皇!”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城头城外,几乎所有倭人都大吃一惊。对他们来说,虽然天皇在幕府时代,是没有实权的。可这终归是他们的王,一直以来的王。可以说,天皇的影响,在底层倭人中是最大的。
  
      明正天皇在豪格怀中,这样的出场,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一时之间,很多倭人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城头上的倭人,是敌对关系,可明正天皇落在敌人手中,这还怎么打?
  
      而城下的倭人,看到明正天皇在大清皇帝怀里,顿时,都是精神一振。当然,这不包括那些被裹挟而来的倭人百姓,他们刚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根本顾不上天皇。
  
      这一次,轮到城头上的倭人将领担心了,他看看城头上自己的手下反应,急中生智,连忙大喊道“休要骗人,找一个假的来糊弄我们,难道我们就会上当不成?”
  
      看到城头上的反应,豪格就算性格鲁莽,却也知道有效果,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又厉声大喝道“假不假,你心里没一点数么?”
  
      说完之后,他又低声对怀里的女人威胁道“听我的话,说话,证明自己!”
  
      那女人没办法,似乎调整了片刻之后,就开口对城头上喊话了。她是真正的明正天皇,自己开口说一些事情,自然都是真的。
  
      豪格后面的钱富贵,心中一声叹,转回去到那华丽的马车上,翻出了明正天皇的凭证,而后再来到阵前,配合着明正天皇的说话,高高地举了起来。
  
      这种形势下,城头上的质疑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豪格看得很兴奋,不由得大喊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明正天皇已经嫁给朕了,以后朕也是你们的天皇,快快投降,朕可以既往不咎!”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城上城下的倭人,又是一片哗然,就连那些被裹挟而来的百姓,也都震惊于此,一时之间,忘记了自身的伤痛。
  
      城头上的倭人将领,见此大急,无奈之下大声喊道“天皇的血统高贵无比,怎么能外嫁,这是不可能的!”
  
      历代以来,倭国的天皇,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高贵,只在自己的家族婚娶,因此,历代天皇,什么爷爷娶了侄女之类的近亲结婚,不要太常见。也是因此,城头上的倭人将领,才有此一说。
  
      豪格一听,压根不在意,当即大喊道“朕是大清皇帝,要说血统,比你们这岛国的血统更是高贵。看看你们,一个个长得这么矮矬,就这血统,能好到哪里去?朕娶了你们天皇,那是给你们面子,是你们的福气,你们的天皇,是非常开心的,朕如此高大威猛,你们的天皇不要太享受了,哈哈哈……”
  
      所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豪格一开始还根据钱富贵的指点说话,可终究就是那样一个货,说到得意之处,又开始不靠谱了。
  
      那些建虏一听他们主子这话,都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那种你懂的意味。
  
      而城头上的倭人,一个个面色涨得通红。血统论,还真没法在豪格面前说。
  
      豪格心中从来没有像这样痛快过,一手扭过怀中女人的脸,往她脸上“吧嗒”一下,猛地亲了一口,哈哈大笑一声后,吩咐她道“喊话,说你自愿嫁给朕的。以后我们的孩子,还是倭国的皇帝!”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对于一个才十二岁的女人来说,这一切都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哪怕她是天皇,也是一样。虽然她因为是德川秀忠的外孙女,因此得以七岁登基成为天皇,可正是因为这样,其实就更少经历过事情。
  
      之前时候,落到豪格手中,被豪格蹂躏,如今又被豪格威胁,明正天皇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照做。
  
      在她喊话之后,豪格就又兴奋地大声喊道“听到没有,朕再说一次,以后朕就是你们的天皇,大清和倭国就是一家。你们现在投降,朕既往不咎!”
  
      虽然明正天皇的出现,这种局势的出现,对于倭人是个非常大的打击,比他们的幕府将军首级被做成尿壶还要受打击,可是,就这样嘴巴动动,名古屋城里的倭人就真得会投降,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终归,城里倭人的士气,是已经低落到了一个极点。
  
      嘴炮没用,最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豪格下令攻城,驱赶着那些裹挟而来的倭人百姓攻城,一时之间,名古屋这边再次尸横遍野,战事惨烈。
  
      但是名古屋的幕府军虽然士气低落,可终归是重兵驻守,光靠这种攻城,至少短时间内还是没有效果的。战局,暂时就僵持了起来。
  
      不过在名古屋发生的一切,就快速在倭国传播了开来。江户以北,或者远离江户的那些大名,原本还领兵勤王的,听到说德川家光的首级被建虏做成尿壶,明正天皇又在阵前亲口说嫁给了建虏皇帝,顿时,他们就失去了勤王的理由。
  
      面对这种局势,很多大名都知道,以前的战国时代怕是又要来临了,最终谁是倭国的真正掌权者,就要靠手里的实力说话。
  
      于是,不少大名立刻返回自己的地盘,开始积极扩张自己的势力,准备开始争夺天下。
  
      当然,也有一些实力弱一些的大名,则想着早点投靠明正天皇,获取能捞取一点从龙之功。当然了,这个所谓的从龙之功的龙,当然不是明正天皇本人,而是娶了明正天皇的大清皇帝。
  
      在他们看来,这个新的大清皇帝,竟然都能把德川家光给杀了,还把首级做成了尿壶,由此可见,他的能力肯定非常厉害。倭国的将来,很可能会落在他手中。既然这样,早点投靠过去,岂不是在以后能捞取更多的资本?
  
      有的时候,不得不说,大义的名份,还是有点用的。如果没有明正天皇在豪格这边,就未必有倭国大名去投靠他。
  
      而满清余孽这边,多尔衮从大阪撤军之后,就怕幕府军队反攻,因此是连夜撤军,回了广岛大本营。之后,他一边下旨让九州的朝鲜人尽快赶去汇合,一边开始整合联军。这么做也实在没办法,建虏人数太少,是个非常大的隐患。
  
      谁知,九州的朝鲜人还没有赶过来,豪格的消息却先一步传了回来。
  
      “什么?你说什么?”多尔衮震惊地一下从椅子上,几乎是跳了起来,盯着探马失声问道,“豪格打下了江户?把德川家光杀了,还把明正天皇给娶了?“
  
      他的脸上,全是不可思议之色,就好像比活见鬼还要活见鬼一样!
  
      其他正在议事的满清头目,也同样是和他们主子一个脸色。特别是英俄尔岱,说句实话,他自认为是一名智将,是个有脑子的人,因此心里其实一直是看不起头脑简单、性格鲁莽的豪格。于是,他原来越是这种心理,此时就越是震惊了。
  
      豪格竟然这么厉害?这……这怎么可能?
  
      他自然不知道,豪格的背后,那可是有一个超豪华的智囊团在帮他。要不然,还真以为会突然开窍啊!
  
      “陛下,千真万确!”探马兴奋地连连点头禀告道,“就在名古屋城下,皇太侄向所有人展示了用德川家光首级做成的尿壶,而且还当众抱着明正天皇,那明正天皇也向所有人说嫁给了皇太侄,并要求所有倭人向皇太侄臣服!”
  
      多尔衮听了,脸上还是难以置信之色,又连忙追问道“快,说说具体的情况,朕要知道具体的!”
  
      探马一听,便详细地讲述他打听到的消息。
  
      听着听着,多尔衮的脸色,先是从震惊变得欣喜,最后却是一脸严肃,带着一点忧虑。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缓缓坐回椅子的时候,差点坐了个空,亏了戎马生涯,反应敏捷,才没有跌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