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聊天群1312 欧洲要出大事了,崇祯聊天群1312 欧洲要出大事了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崇祯聊天群 > 1312 欧洲要出大事了

1312 欧洲要出大事了

    这一下,菲拉列特大牧首就顾不上后方了,所有精力不得不集中起来对付已经出现的明军。
  
      不得不说,明军来势汹汹,声势非常浩大。乌拉尔山脉的东面,宽达几十里,全是明军一队队地夜不收。他们呼啸而来,抢夺了东面沙俄人的财物,羊群等等,驱赶着他们逃入乌拉尔山脉的西面,拥向萨马拉堡。
  
      恐慌的人群,带来的恐慌的消息,加剧了萨马拉堡区域的恐慌情绪。让菲拉列特大牧首头疼的不但是这些恐慌,还有这么多人口所需要的粮草问题。
  
      此时的沙俄很穷,哪怕菲拉列特大牧首已经动员了国内的贵族,让他们全力参战,可物资也终归有限。面对来自东方的巨大威胁,没有人能肯定这场战事会到什么时间才能结束。因此,物资非常地宝贵,不能滥用。
  
      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菲拉列特大牧首同样驱逐了这些逃过来的沙俄人,让他们自己或者南下或者继续西去找吃的。至于能不能活下来,就要靠他们自己的运气。
  
      这么做,虽然能保证军队的物资,可也同样损害了军队的士气。萨马拉堡区这边,沙俄全力部署的四万军队,基本上都是非常地紧张,其中夹杂着恐惧,菲拉列特大牧首对此,自然要鼓舞士气,特别提及了前几年从卫拉特蒙古掠夺的物资,把那次的战事大吹特吹,以证明明军其实并没有多强大,以此来鼓舞军队士气。
  
      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沙俄军队带着对未来的不安,正式开始和明军开始接触。
  
      让沙俄军队有点绝望的是,远道而来的明军,犹如狼群一般,盯着沙俄的军队,一有可趁之机,就会狠狠地扑上去咬一口;要是没有机会,那就在四周游弋,寻找着机会,等着机会出现。
  
      明军的这个作风,很容易让沙俄人想起以前成吉思汗时代的恐怖。当初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人,也都是轻骑,充分发挥了骑军的机动性,作战能力又强,给几代西方人都造成了难以忘记的恶梦。
  
      而如今,这些明军夜不收,同样一人双骑,但却比以前的蒙古人,装备还要精良。他们不再是以前那些蒙古人一样只穿着牧民的衣服,而是统一军装,弓箭、火器等远程武器就是他们的利齿獠牙,看着就让人绝望。
  
      沙俄军队的骑军,一共也就五千人左右。从中抽调出来的斥候有限。因此,沙俄斥候和明军夜不收只是一接触,沙俄这边就吃了大亏。
  
      菲拉列特大牧首发现,对付明军的夜不收,除非要两倍以上的兵力,才能阻止明军夜不收的嚣张。不过就这,他还能通过前方传来的消息感觉到,这还是明军夜不收不想有伤亡的情况下,否则的话,两倍兵力根本挡不住明军夜不收的侵袭。这个认识,让他感觉到压力山大。
  
      当然,最让他紧张的是明军主力部队正在缓缓逼近,不快,却能让他感觉到如山般地压力,正一点一点地逼过来。据冒死从后方打探消息回来的斥候说,一望无垠地草原上,全是明国的骑军,红压压地,甚至都盖过了绿色草原。
  
      对此,菲拉列特大牧首实在坐不住了,十来万骑军,谁能挡之?
  
      他立刻派人,十万火急地赶往后方,催促其他几个国家尽快派来援军。否则沙俄挡不住的话,其他国家也一样遭殃。至于有什么条件,都不妨先答应再说。
  
      他是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太了解沙俄边上这几个国家了。特别是波兰,磨磨唧唧的速度,他都能用脚趾头想到。之前波兰国王刚死的时候,他就看准了这一点,就想着波兰反应过来之前,夺回被波兰抢去的斯摩棱斯克。不过虽然波兰反应慢,可最终那次战事还是打赢了。
  
      实际上,这个时候的波兰,全名叫波兰立陶宛联邦,是波兰最为辉煌的“黄金时期”的末期了。之前的岁月里,波兰的翼骑兵威名赫赫,经常以少胜多,创造了一次次辉煌的战事,也使得波兰跻身为欧洲这边的强国之一。但在实际上,其国内体制限制了波兰的发展,使得波兰也止步于此而已。
  
      说起来,这时候的波兰和原本的大明是非常像的,全都是中央没钱。
  
      这时候的波兰,还是农奴制联邦体系的国家,其王权的衰落直接影响到国王的威信。过度分散的权力导致人口和财富被各地的瑟姆奇议会和施拉赫塔们掌控,除非威胁到切身利益,否则施拉赫塔和大贵族断然不会向国王递交充足的税收和军队。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国家财政系统几乎没有任何储蓄,往往是临打仗了才通过开会,递交税收草案,通过,征战争税的办法募集军费,冗长繁杂的程序极大制约了军费征集的效率和上限。
  
      总结成一句话来说,波兰国王想要有钱,但地方上不同意,能不掏钱就不掏钱,能多扯皮就多扯皮,波兰就是这么一个国家。前线打了大胜仗,往往无法扩大战果,得不到实际的好处,因此军队没钱了,无法支持接下来的战事。
  
      就拿波兰和沙俄刚结束不久的斯摩棱斯克之战来说,双方最终签和平协议,沙俄需赔巨额战争赔款(也就20000金卢布),但同时波兰这边要放弃俄国皇位要求,返还了莫斯科皇权象征。
  
      这个协议的最终结果,就是沙俄稳定了内部,统一了皇权,为后来的崛起奠定了政治基础。可以说,沙俄虽然没有在军事上获得胜利,但在政治上,却得到了非常大的收获。
  
      至于瑞典,现阶段倒是沙俄的盟友,两国经常联合起来对抗波兰的。就之前的斯摩棱斯克之战,最初也是瑞典国王先邀周边国家一起对付波兰,只是菲拉列特大牧首太猴急,就生怕波兰反应过来,就抢先动手了。
  
      可不管怎么样,要瑞典跟着出兵,沙俄也还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瑞典的兵力集结也快不到那里去。甚至菲拉列特大牧首心中都能肯定,其他国家说不定都是有意要慢一点,最好是让沙俄消耗了明军实力,最后他们出面来收拾残局!
  
      因此,菲拉列特大牧首在交代去报信的人时,还特意强调,一定要充分说明明军的强大,残忍,比当年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军队还要厉害!有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再夸张一些。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觉得是夸张了,可当满桂所领三万主力前锋开始越过乌拉尔山脉的时候,但他亲眼见到漫山遍野都是红色的海洋时,他是真的震惊到了。
  
      一直以来,沙俄和波兰、瑞典、克里木汗国等周边国家打仗的时候,一次战役,双方出动一万人马就差不多了,顶天了也就两万人马左右,比如之前的斯摩棱斯克之战。就这,还有可能会有不少雇佣军。
  
      可是眼前所见,却是红色的海洋。对于骑军来说,上万骑军,就是无边无际了,更何况还是三万骑军呢!而且这还只是明军的前锋而已,后面据说还有更大的骑军部队。
  
      无尽地压力,特别是散布出去的军队,被明军轻松吃掉的消息传来,让菲拉列特大牧首意识到,他之前的层层设防有问题。于是,他立刻下令,所有军队全部集中起来,萨马拉城堡住不下,就在外围围成一圈,集中全部兵力抵抗明军。
  
      在被明军围住之前,菲拉列特大牧首又连续派出三波信使,急忙前去催促援军。他期待有朝一日,能用萨马拉城堡消耗明军士气,最后援军到达,里应外合,击败这东方强敌!
  
      “大家都放心,明军远道而来肯定不能长久,我们有火器,还有火炮,有坚固的萨马拉城堡,另外还有波兰、瑞典等国的援军,冬季就要来临,只要我们坚持下去,这场战事一定是属于我们的!”菲拉列特大牧首对他手下的大贵族如此说道,还吩咐他们,也往下面去传达这个意思,鼓舞大家的士气,坚持到底。
  
      至于底下人到底有多少相信这个说法,他就不知道了。事实上,他自己都没有多少信心,看能坚持多久。特别是他看到明军的后方,是无数的羊群跟随大军,他就更是担心了。
  
      与此同时,在萨马拉城堡南边的哈萨克草原上,有两支人马正在厮杀。一方大概是只有五百人左右,另外一支却有一千人左右。人少的是哥萨克人,而人多的却是克里木汗国骑兵。
  
      这种战事,几乎每年都有,经常都有。不是克里木汗国的蒙古人入侵哥萨克,抢哥萨克人的财物,就是哥萨克人入侵克里木汗国,抢夺蒙古人的财物。他们一个属于波兰联盟阵营,一个属于奥斯曼阵营,原本就互相敌视,再因为生存资源的问题,基本上每年都会互相打打杀杀。
  
      这时候的饿哥萨克,基本上还是一个个族群,小部分依附沙俄,大部分在波兰,不过要是按照原本历史发展的话,在波兰贵族压迫下,哥萨克最终不堪压迫而造反,就是有名的赫梅尔尼茨基起义,最终促使哥萨克全面倒向了沙俄。
  
      眼前的这场小规模战事,就战力而言,哥萨克人虽然人少,却是强悍,因此,哪怕人数比克里木汗国的蒙古人少,也占据了上风,在压着蒙古打。
  
      可双方正在打着打着,忽然双方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转而向东看去。因为他们都是草原上的人,对于草原上的马蹄声非常熟悉,虽然声音还很远,他们却感觉到了震撼。
  
      只见东边远处,一条红线滚滚而来,似有无穷无尽之感。对此,双方都立刻得到结论,有一支规模非常大的骑军过来了。
  
      他们搞不清楚,在这片草原上,在那个方向,会是哪里的骑军?
  
      不约而同地,双方再度脱离,互相保持着戒备同时,盯着东方那滚滚而来的红线。
  
      近了,近了,更加近了。哥萨克人看了,吓得再也不淡定了,他们看出来,好像是蒙古人过来了。
  
      但是,克里木汗国的蒙古人看了,却也吓到了,因为他们从那支骑军的军服,还有那旗帜上的字,他们也认出来了,是东边的明国军队!
  
      不约而同地,不管是哥萨克人,还是克里木汗国的蒙古人,全都如同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赶紧避开明军前进的道路,也不管身边的是不是敌人,赶紧一起离开了原地。就好像两只山羊正在打架,突然之间发现有豹子经过,就立刻受惊地忘记了打架,全都逃开了。
  
      滚滚而来的这支明军,正是李定国所领的一万骑军。通过聊天群,他知道满桂那边吸引了沙俄的注意,他这支偏师就绕道加快速度,千里直袭莫斯科。
  
      因此,对于前面逃开的一千多人,李定国压根就没管,只是带着军队,在哈萨克草原上席卷而过,继续向西滚滚而去。
  
      一直看到这支上万人的骑军远去,哈萨克首领才回过神来,眼睛看着远处要消失的红色,感慨道:“这支军队真精锐,怕是只有翼骑兵才能抗衡吧?”
  
      “有道理,但是翼骑兵的数量可没有这么多啊!”他身边的人,同样望着远处要消失的红色,点头回应道。
  
      双方刚说完,忽然感觉到不对,连忙转头看去。哈萨克首领发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蒙古人的首领。顿时,两人都立刻下意识地拉开距离。
  
      不止是他们,包括他们的手下,都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边,竟然都是刚才打生打死的敌人。一时之间,这里又乱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双方都没有再打起来。突然出现的这支军队,让他们之间互相再战。他们互相之间看看,又彼此留下几句狠话,然后各自带着人,赶紧回去禀告看到的消息了。
  
      远东的明国,派出精锐的骑军,通过哈萨克草原,往沙俄,或者波兰那边去了!
  
      欧洲,要出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