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十五章 我还在,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15章 我还在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第十五章我还在
  “哥!”
  沙发上躺着的白晴猛地蹦了起来,两只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抓在半空,那俏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苍白之色,很显然,刚刚梦中的场景对于白晴来说是个不小的惊吓,不对,是一个很大的惊吓,吓得她那双美眸中的瞳孔到现在仍旧是颤抖不已。
  但是少女僵在半空的手并没有持续多久就缓缓落下,紧接着,少女开始四处扫视这里,似乎是在找些什么,只不过那小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惊慌失措的意味,似乎是很害怕刚刚梦中那极为真实的一切变成了现实,那么,那个人,那个自己唯一的亲人,也就真的离自己而去了。
  然而白晴并不知道,早在她醒来时大声喊出那对某个人的称呼是,那人,不对,应该是那鬼已经是火急火燎地从另外一间充满了温度的房间跑了出来。
  带着些许虚幻感的身影一身厨娘的打扮,双脚不着地地从那厨房的门口飞快飘了出来,那张与白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庞,有着掩饰不了的急色。
  由此可见,刚刚那一声急促呼唤的主人对他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才会让他连衣服还有刚刚做的那一锅汤都顾不上就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小铁勺。
  “怎么了!?怎么了?!”
  急急忙忙地跑到白晴面前,白夏急忙问道,他的的脸庞上净是担忧。
  然而导致白夏这么着急的白晴本人却是平静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只不过那双美眸的视线却是一直放在白夏的脸上不肯移开,仿佛是害怕一个眨眼白夏就消失了一般。
  “呼~”
  白夏长长地呼了口气,虽然不太理解他一个鬼魂是怎么有呼气这一动作的,但是白夏脸上的急色也随着呼气这个动作渐渐缓和下来。
  缓和下来后,白夏在坐在沙发上的白晴面前蹲下,与白晴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美眸对视,白夏似乎是从那双眸子中看到了什么,孤独?还是无助?那种有些寂然的眼神,白夏找不到用什么太好的形容词去形容。
  但是白夏觉得自己其实并不用去追究白晴现在在想些什么,他觉得只要自己从此以后再也不离开面前自己这个外强内柔的妹妹,那么应该就不会让自己的妹妹再露出那日在自己棺材面前的表情了吧。
  虽然觉得自己这么说有点怪不好意思的,但是白夏嘴巴还是微微抿动了几下。
  “我在呢。”
  是的,在听见自己妹妹那一声喊声时白夏就已经知道是为什么了,还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外强内弱的妹妹又害怕自己丢下她一个人了。
  对于白夏这颇为深情的话,白晴并没有像过去一样颇为傲娇地给白夏来了个鄙夷的眼神,而是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看来白夏的离开对于这名少女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打击得少女都不敢去像以前那样对待自己的哥哥,害怕自己的哥哥会因此而讨厌自己,离开自己。
  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妹妹的些许不正常,白夏目光略微有些暗淡,能够坐上天心集团董事长这个位置的他自然是有着不同寻常的眼力,又怎么会看不出自己妹妹对自己的窘迫。
  不过随后白夏轻松一笑,如女孩子般的脸上出现一抹温柔的笑容,没有让白晴听见的话在白夏的心中缓缓回荡。
  “明明是我自己一声招呼都没打就跑了,然后又一声招呼没打又跑回来把你吓一跳,你这么对我我又怎么会去怪你呢?”
  虽然似乎是被自己的妹妹冷淡对待了,但是白夏并没有觉得失落,脸上出现过去并不会有的温柔笑容,轻轻的声音像是在对待一只迷路的小猫咪一般。
  “是不是做噩梦了?来,哥刚刚煮了点粥,来喝一点吧。”
  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对待自己哥哥的白晴抬起头用那双还残留着些许泪水的眸子平静地看着白夏,这是她对待陌生人的相处方式。
  但是面前这个人怎么都不可能会是陌生人,反而是她白晴至亲之人,所以白晴立马有些慌乱地把头低了下去。
  只不过白晴的平静眼神还是落入了白夏的眼中,于是白夏那张称得上是漂亮的脸庞上神情一滞,那双带着虚幻感的眸子中还是有着不小的失落闪过。
  “我...想喝点粥...”
  如蚊子般的轻柔声音,却如天籁之音一般,让白夏那双刚刚还有着失落闪过的眸子出现亮丽的神彩,带着虚幻感的身子极快的站立起来,双脚飘浮在空中,如一道柳絮飞速朝着厨房飘去,只留下一句有些急促的话。
  “等等,哥这就给你端过来!”
  离去的白夏并没有看见,白晴那刚刚才擦拭干净的脸庞上又有着两横清泪缓缓流下,只不过这一次,那张俏丽的脸蛋上,并不是毫无表情,而是一种浅浅的,却异常动人的笑容。
  “哪怕变成鬼了,你也还是我的那个哥哥啊!”
  少女的心中,对自己哥哥的些许迷茫也烟消云散,因为从白夏那个急急忙忙的动作便可以看得出来,哪怕是不再为人,她白夏也还是那个最心疼自己妹妹的哥哥。
  白夏为人时便是如此,哪怕死去也不愿独留白晴一人孤独度世,执念之强让他化作白晴的守护灵,守护其间。
  “来来来!晴儿来喝点哥哥的爱心小米粥!”
  人,不对!是鬼还没到,那颇为欢快的声音便已经从厨房传了出来,让得白晴愣了愣,随机便反应过来草草把脸上的泪水擦拭了一下,她不怎么想让白夏看见自己这个样子。
  但是白夏并没有给白晴多少擦泪水的时间,也有可能是变成鬼飘得比较快的原因吧,不过片刻功夫,白夏便端着一锅冒着香气和热气的小米粥飘了出来,放置在白晴面前的小台子上。
  “晴儿?”
  白夏蹲下身来,看着白晴俏脸上的两横泪痕,颇为疑惑地喊了一声,并且还接着问道:“你怎么哭了?是噩梦太可怕了么?”
  可是白夏并没有等来自己妹妹的回答,反而是等来了一只小手,颇有“迅雷不及掩耳”的味道一把捏住了他的耳朵,狠狠地一揪,那只小手的主人还毫不客气地转移了话题。
  “你是猪么?没拿碗过来我怎么吃?你让我拿这个盆吃么?!”
  说到最后一个字,那只揪着白夏耳朵的小手还狠狠地扭了一下,让得白夏的脸上顿时一阵扭曲,嘴巴里还一个劲地“嘶嘶撕”地叫个不停,看来白晴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确实是不轻。
  “哼!还不快去拿碗筷过来!想让朕饿死么?”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这一下有些不分轻重了,白晴立马就把手抽了回来,环在胸口,把小脑袋别到一边颇为傲娇的说道,只不过那瞥过来得小眼神却是有着满满地担忧。
  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虽然耳朵上确实是有些刺痛,但是白夏那张如女孩子般的白嫩脸庞上却是有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因为,他那个有些傲娇的暴君妹妹好像又回来了。
  “哎呀呀,我家妹妹还真是让人操心呀~”心中如此想着的白夏嘴角似乎是有着一抹无奈的笑容,只不过那无奈之下,却是隐藏着满满的“幸福”。
  别着小脑袋的白晴看见白夏脸上那笑容,小脸上顿时弥漫起两抹红晕,并且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情,白晴还再把头别过去了一些,嘴巴里毫不客气地对白夏命令道:“还在哪里笑什么?还不快去给我把碗筷拿过来!”
  “是是是~我的皇帝大人,您再稍微等等,小的这就去~”
  说着白夏还极为配合自己话语来了个鞠躬,并且还对白晴弯着腰一路飘进了厨房,那副模样,像极了某些电视剧里面侍奉在皇上旁边的小太监。
  “哼!这还差不多!”
  傲娇的皇帝别着小脑袋,明明对小太监关心得很,但是却苦于“皇帝”心思不知道该怎么,也不好意思表达出来。
  只不过皇帝大人却把小太监端过来的小米粥给吃了个一干二净,虽然她并不怎么饿,但是看在小太监那么辛苦的份上,她就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