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二十九章 回家以及...诱惑,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29章 回家以及...诱惑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 > 第二十九章 回家以及...诱惑

  “呜呜呜~”
  不顾周围人讶异和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依存于白晴身体里的白夏搂着自己最亲爱的妹妹,只有他看得见的白晴,正在他的怀里哭泣不已。
  所以这在路人的眼里就难免变成了极为奇怪怪异的一幕,一个妙龄少女,正搂着一团空气,悄脸上还有着发自内心的温柔神情,另外一只手还在来回抚摸着,就好像,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别人看不见的什么人一样。
  内心发怵的人不敢再看,急急忙忙地跑了,至于剩余的那些人,则是在反应过来之后就急忙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的拍照。
  只不过白夏两兄妹并没有给路人们多少拍照的时间,此时的白夏一反过去在自家妹妹面前怂的一批的模样,异常霸气地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白晴那没有丝毫重量的身体,向着那台导致了严重交通堵塞的出租车走去。
  再次响起的关门声,只不过这一次的车门声就像是白夏此刻的声音那般的轻微,但是却又不容置疑。
  “走,回我上车的地方。”
  司机吞了口口水,抹去额头因为紧张而冒出的细汉,不安的看了一眼自己旁边那已经扭曲得不成模样的保护铁丝网,不敢发出什么反对的声音,怀着浓浓的不安,以轻缓到绝对不会发生一点颠簸感的速度缓缓启动,离开。
  只不过出租车才刚刚离开那条人行道,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在后排响起,“开快点”,让司机一咬牙,车表上的速度再上几分,绿色的出租车,在市区里飞快地行驶。
  在司机既小心而又快速的驾驶之下,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这辆绿色的出租车,就已经来到了不久前它接了个客人的小区门口,出租车的后排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好像在抱着谁一样的少女,只不过在旁人眼里,少女只不过是做出了一个正在公主抱的姿势罢了。
  而那台出租车,在少女下来的第一时间,连车门都来不及关上,便以一种被交警看到了绝对要罚款上千元的速度飞速离开,以这种速度在这种小路上如此有惊无险地离开,想来那出租车司机的技术一定很好。
  没有理会身后出租车跟见了鬼一样仓皇逃走的出租车,此刻的白夏也没有心情或者是时间追上去把车费交上,抱着沉默不语的白晴,一步步地走到了那栋大楼,走进电梯,腾出一只手,摁了一下按钮,电梯便朝着他们的目的地缓缓上升。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二十二层楼,到了,走出电梯的两兄妹,缓缓走进了门牌号是2202的房间,回到了他们的家。
  然后......
  “白夏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在我的身体里面!!快给我滚出来!!”
  “霸占”了白晴身体的白夏跪坐在沙发面前,低着头跟个小媳妇一样乖乖忍受着沙发上白晴的训斥,或者说是发泄。
  低着头的白夏想起不久前自己妹妹那一副小鸟依人乖乖躺在自己怀里的可爱模样,内心忍不住叹了口气,其实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拍张照把晴晴的可爱模样记下来吧!毕竟已经好多年没看见晴晴那么可爱的模样了。
  至于刚刚白晴问的那些问题,白夏表示自己也回答不了,因为他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就这样到了白晴的身体里,把白晴给挤了出去,还换了个位置。
  不过随后,白夏立马就想起了那个神秘的金发少女,那个简单而又粗暴地解决了那只水草怪的金发少女。
  与第一眼就把对方看成是男孩子的白晴不一样,白夏在昏迷前看见浮萍的时候倒是非常正确地判断对方是个比较有英气的女孩子,在这一方面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白夏是个比较可爱的蓝孩子的原因吧~
  而当时很明显不是个普通人的金发少女,在茫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面前这个问题的白夏心中,想来应该或多或少会知道这方面的事情,所以不等白晴说到一半的话,白夏急忙问道:“晴晴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大约这么高.....额,也就是和你差不多的女孩子,头发是金色的。”
  本来白晴还以为自己哥哥打断自己说话而有点小生气,但是看见自己身体小脸上那严肃的表情,白晴鼓着小脸蛋,不情不愿地开了口,“你说那个叫浮萍的?长得很男孩子气的?”
  “原来她名字这么奇怪的么??”听见那个很明显不是一个正常人会有的名字,白夏忍不住在心中吐了个槽,随即又立马追问白晴:“那你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么?”
  白晴眯起小眼睛,不解地看着自己那张小脸上上的严肃表情,嘴上却是毫不留情:“怎么?难道你还指望她可以解决我们现在的这个问题吗?只不过是一个性取向有问题的人而已。”
  性取向有问题?
  白夏眨巴了一下眼睛,不怎么明白自己的妹妹在说什么,或者说在对方手底下经历了什么,但是在他的心里这并不是个大问题,因为有着更大的问题摆在面前还没有解决,而解决问题的思路,很明显也很唯一的在那个神秘的放电少女身上。
  甩了甩脑袋不再去想对方的性取向什么的,白夏悄脸异常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以十分认真的口气说道:“或许,她就是唯一一个可以解决我们面前这个问题的人了。”
  虽然白夏此刻的语气十分认真,但是白晴却是怎么都认真不起来,因为看着那张自己的脸,听着自己的声音,无论怎么样白晴都是感觉内心怪异得很,更不用说,现在的她,压根就不知道浮萍在哪里。
  少女灵魂无力地躺倒在沙发上,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得少女的心灵颇为的疲惫,不过少女的心里,却并没有如刚开始发现自己已经是人类时那般的悲伤。
  可能是因为,即使已然非人,那个人还是陪在她的身边,她也还算不上是孤单一人。
  已经无力去理睬和回答白夏问题的少女困乏地打了个呼噜,“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我现在困了,我想睡一觉,不要打扰我~哈~”带着浓浓倦意的声音让一边听着白夏也产生了些许的困意。
  只是急着想要解决自家妹妹这个问题的他哪里还顾得着睡什么觉啊!着急的白夏还想问一问自家妹妹最后一次见到金发少女是在什么地方的时候,就听见沙发上那具娇躯传来的平稳呼吸声。
  白夏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没有吵醒白晴,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无奈地细声自语:“真的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唉~”
  无奈的白夏看着自己妹妹熟睡的背影,就这样看了许久,感受到腹中的些许饥饿感,他觉得自己不能够让妹妹的身体出现问题,所以白夏准备去冰箱找点东西吃,而且找了白晴快一个下午的他也感觉到了嘴巴对水的渴望。
  可是当白夏站起来的那一刻,他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喝水肯定是会上厕所的吧,自己之前是鬼也没有上过厕所,可现在.......
  白夏低头看着自己妹妹这具除了胸前发育不太好而其他地方都相当不错的身体,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自己是肯定不可以上厕所的吧,毕竟要是被晴晴知道了,那我一定会被她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吧......
  可是当下一刻一种生前经常感受到的催促感觉从身体的下体处传来时,白夏神色挣扎了片刻,很抱歉地看了沙发上睡得正香的白晴一眼,毅然决然地跑进了洗手间。
  不过一会,白夏再次从洗手间出来,那张悄脸上,舒缓的表情就好像憋了许久一样。
  很多事情,发生了一次之后就会发生很多次类似的事情,更不用说人类本来就是个很难忍受住诱惑的种族,就比如白夏。
  此刻的他,正低头看着这具修长娇躯的下半身——那双修长白嫩而又带着些许红润之色的长腿,就这样看了许久,面色还是挣扎了连十秒钟都没有的白夏,最终还是面带红润之色以及怪异笑容地伸出自己的手,缓缓伸向那双犹如上帝最精美的艺术品的大长腿。
  “唔~~一早就想要摸摸晴晴的大白腿了,这种手感,实在是太棒了!”面泛红潮之色的“白晴”,正一脸享受地来回抚摸着自己的大腿,那副模样,就如同一个正在自我满足的男孩子一般,只不过当这自我满足的角色是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时,面前的场景,就变成了泛着桃花气息的旖旎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