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五十四章 玻璃姐妹 兄 花,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54章 玻璃姐妹 兄 花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 > 第五十四章 玻璃姐妹 兄 花

  第五十四章玻璃姐妹{兄}花
  虽然不清楚自己的学弟眼神为什么会忽然间变得这么危险,但是早已经深有经验的咸鱼男人,也就是真实姓名叫做陈时令的高中生,早已非常识趣地躲到一边,躲避掉自己学弟那危险的目光。
  学长表示,这锅我不接,学弟你还是自个背着吧。
  见学长如此识趣,杨河觉得自己似乎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够轻哼一声,收回目光,转过身略有为难地看着白夏两人。
  “那个......照片我们一般都是会传到我们的微博上以供他人一起欣赏的,不知道这个算不算流传?不过如果你们是担心被别人到处乱传的话,那就不用担心!没有你们的允许,我们是不会随随便便把照片给别人的!那样子可是侵犯你们的肖像权了!(这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算侵犯肖像权,就当我瞎编吧,主要是那些部落贴吧里coser的cos照都是经过了允许的)”
  听着少年坚定的语气,白夏与白晴对视了片刻,也不知道那两双眸子中有什么信息交流,只能够看见白夏那本来强硬的目光渐渐软了下来,白晴眸子中光芒越发强硬,最终则是以白夏的低头不语结束。
  “既然你都这么强烈保证的话,那我们自然会相信你的!你说是不是?妹妹?”
  白夏无神地抬起小脑袋,露出一副快要被玩坏了的表情,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管他那么多了,就算被认出来也无所谓了,再说这穿着女装的感觉也不错哦!果然我其实应该是姐姐才对么?呵呵~而且晴晴还这么高兴!一石二鸟哦~不错噢~
  脑袋里现在的想法是白夏自从有意识以来最混乱的时候,他现在已经有些搞不清楚穿女装到底是为了逗自家妹妹开心还是真的一种自我的爱好了,如果是前者到还好,可是换成是后者的话,emmmm......
  难道一代女装大佬白夏就这样出炉了?就这样被自己的妹妹硬生生地逼成了女装大佬?
  好像事实就是这样吧?本来白夏对于女装可没什么想法,虽然自己经常被人当成女孩子,但是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孩子,白夏可以非常自豪地说出“我是个男孩子!”这种话,虽然以这句话配上他那张酷似女孩子的脸庞在别人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白夏自己可是一直都没有那么想哦~
  可是现在的状况是,白夏本来只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却不得不屈服在自己妹妹的淫.威之下,被迫并且半推半就地穿上了那件颇为贴身的女仆装,并且胸前还多了两团白夏最宠的妹妹的衣服。
  本来穿上女仆装的白夏还百般不情愿,但是他心底传上来的兴奋感却让白夏半推半就的没有脱下女仆装,也没有把那两团属于白晴的贴身衣物拿开。
  从那个时候开始,白夏貌似就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而从这一切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没有白晴强迫自家哥哥穿上女装,如果白晴没有让自家哥哥成为女装大佬的想法,如果.......有了这些如果,貌似白夏成为女装大佬这件事情还真的是白晴一手促成的?
  可如果没有这些如果,貌似...白夏成为女装大佬这件事还是迟早会发生的?!而白晴所做的,只不过是把这个过程给稍微提前了一些而已罢了。
  综上所述,白晴所做的可没有犯上‘吧自己的亲生哥哥变成女装大佬’这种应该算是大逆不道的罪行,嗯~白晴自己本人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从一开始她就没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妥,唯一有的,也只是在照片这件事上对白夏多了些愧疚罢了,而且也就是一点点而已。
  嗯~对的,这时候的白晴还有个普通女孩子都有的特点,那就是...被宠坏了!
  她不懂得去,也不会去思考自家哥哥为什么会答应她的一切要求,因为从小到大白夏就是这么对她的,白夏对白晴的宠溺程度,比之那个小巧玲珑的霸气姑姑,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么从小被宠到大的女孩子会是什么样子呢?大概就是颇为的蛮不讲理,以为天上地下就没有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且还有两点,是很多这种女孩子都会有的。
  那就是...撒娇,以及赌气。
  但奈何作为一名天生的女汉子,撒娇这个几乎每个女孩子都点到满了的技能在白晴这里却是灰暗色的,就是一个技能点都没加的那种。
  而赌气,这个技能白晴自然是会有的,虽然不会撒娇,但是赌气她还是会的,然而从小到大,能够让她用到这个技能的机会并不多,甚至于还可以说是屈指可数。
  毕竟这对兄妹每一次的争执都是以白夏的退让而告终,所以白晴在赌气这个技能上的熟练度也不咋地。
  大大咧咧的白晴依旧是如同以往一样没有顾忌到自家哥哥的感受,颇为无所谓地拍了拍白夏略显瘦削的肩膀,那俏脸上熟悉的阳光笑容照射在白夏的眼里,却是让白夏内心深处不禁叹了口气。
  “你那么唉声叹气干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在家里的你差别可是天差地别好不好!?放心吧!不会有人认出你的。”见白夏似乎还是很失落的模样,白晴顿时再下了一记安心药,就是不知道这安心药有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了。
  不过白晴说的倒也算是事实,望着现在一身女仆装的白夏确实是很难联想到之前那个少年模样的白夏,虽然两者就如同兄妹一般,但是你要是跟旁人说这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的话,恐怕还是没什么人会相信的。
  但是奈何这世界上还有着这么一句古语,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白夏现在就是这种状况,穿着女仆装的他,可不会觉得自己不会被认出来,毕竟自己可是连妆都没有化过一丝的...更不用说先前还有着徐叔这个先例在前。
  只是这一次,白夏那聪明的大脑却没有发挥足够的作用,去想到徐叔是把他们两兄妹从小看到大的长辈之一这个极为重要的原因,以及他胸前两团有着极大震撼作用的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