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七十章 开演!,我的哥哥是女装大佬第70章 开演!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白夏没有发现那戴着黑色面具少女的异样,此时年仅十七的悅幽,尚未褪去青春的娇容犹如即将开放的花儿,只叫人心痒痒。
  而最前方略微有些紧张情绪的两人也没有注意到刚刚在他们的身后有发生这样旖旎的一幕,当然想来他们就算知道了应该也不会对白夏有什么妒忌之类的情绪,毕竟那跌倒的可爱模样实在是把吾王给还原到了极致。
  除了那让人惋惜的平坦胸前,此刻的白夏,没有一丝逊色与那只存于另一个次元的saber,而这样登场的他,想来一定会成为舞台上最耀眼最吸引眼球的明珠!
  更不用说这颗耀眼明珠的身上还有着一重让不少人倍感兴奋的身份,那便是女装大佬!
  帘布后,白夏跪坐于光滑的地板上,在他的面前是坐姿极为豪迈的伊斯科达尔,那红色如血般的头发以及那浓密的大胡子虽然有些渗人,但是一配上那黝黑大脸上的豪迈大笑时却有着一股别样的亲和力,让人不禁对这个大胡子好感大增!
  而位于白夏左上侧亦是随意坐在地板上的英雄王,一身耀眼到骚包程度的黄金甲以及那矗立起来的金色头发,犹如暴发户一样的打扮,可是在那张有着尖下巴脸庞的高傲情绪上,却又让人不禁冒出这么一个想法,其实他身上这件黄金甲只是他财富的冰山一角吧!
  而以一双被白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跪坐在地板的白夏,也在一个闭眼一个睁眼后,展现出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姿态,那不给予人以高傲却又正义秉然的神情,如若只看这神情,让人似乎不禁会有些望而生畏,然而一旦有着那双宛若祖母绿宝石般的眸子映入你的眼中,不同于神情难以接近的正义秉然,是那么的温暖,柔和到让人不禁沉浸于其中。
  “让我们有请下一位队伍,月空私立中学的动漫社为我们带来!《王之争论》!”
  随着主持人那犹如吃了不明兴奋药品的激动声音传遍全场,激烈犹如浪潮般的掌声通过帘布传到后方已经准备好的三人耳中,也让他们不禁紧了紧耳朵上的麦,以防万一。
  “唰!”
  经过特殊改造的帘布不同于其他的帘布,只是两秒左右的时间,这张巨大的帘布便被收到上空。
  阴影顿时消去,三截颜色各异的圆柱形灯光照耀在舞台中央的三人身上,白色,金色,红色。
  这个专门用来表演的巨大剧场,一圈半圆的座椅,犹如体育馆一般的高矮椅子上,几乎每一张椅子上都坐满了人,数不清的人群,在黑暗中时不时挥舞着自己手上的荧光棒。
  而当他们的目光落在舞台上那三个坐姿各异的表演者身上时,他们顿时站立起身,疯了一般挥舞着自己手上的荧光棒。
  然而实际上,那数不清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那跪坐在白色灯光下挺直腰杆的蓝白身影,他们那不知是谁带头的呐喊,也很清楚的表明他们加油呐喊的人究竟是谁。
  “吾王!吾王!吾王!”
  “吾王!吾王!吾王!”
  “吾王剑锋所指!吾辈征战之处!”
  “嗷嗷嗷~~~~”
  “呜呜呜呜~~~~”
  还在思量着手上这金黄色的道具酒杯里装的是不是真酒的白夏顿时就被吓了一跳,手中金黄色酒杯差点被他一甩手丢开,这吾王......应该不是在叫我吧?
  只是当白夏看见对面两人的些许惘然神色时,心思敏锐如他,自然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那个吾王就是在叫自己”这个事实,。
  “原来自己所扮演的这个角色有这么高的人气啊......”绕是以白夏这颗因为家庭原因经历了不少波澜的心脏,也不禁为全场那只为一人轰然的声势而猛烈跳动,毕竟那吸引了全场注意力的人,那全场都在热烈呼喊的人,那所有呐喊之人口中的“吾王”,是自己。
  “那么......便开始吧,不仅为了晴晴,也...为了这些呐喊如此卖力的观看者们!”
  心中的低吟伴随着一口呼出的浊气,白夏三人各自对视一眼,眼神之中的沟通已经无需言语表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队友,已经准备完毕!
  “怎么样?本王的酒如何?本王的宝库之中可不是只有剑才是最好的,酒,也是最好的!”英雄王高傲的声音通过他嘴边的麦传播到这剧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高傲至极的神情,虽让人反感无比,但是却又让人不得不去相信,因为,最古之王堪称是无限的王之宝库,可是拥有着一切宝具的原型!
  随着英雄王的声音缓缓回荡于剧场,本来那堪称是海浪一般在汹涌澎湃的人群开始渐渐安静下来,不少人开始微微皱起眉头,心情略有糟糕地望着那舞台上最骚包的身影。
  但是也就只有眼神上的不爽而已,众多的观众们还是明白这是一场舞台剧,也没有拿起手上的荧光棒或者是汽水瓶朝着那个最为骚包的身影丢去。
  然而只是目光上情绪的些许变化,却让这位英雄王的扮演者背部冒出了一层细汗,只不过还好他也算是有着不少表演经验的人,所以也没有在那万众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时令其一瞬间破功。
  虽然观众们没有去表达他们略有不爽的情绪,但是有着两个人,代替了无数的观众表达出了他们心中的情绪,可能只是演戏,但是却那般真实。
  微微皱着浅浅眉头,犹如公主一般的金发“少女”望了一眼虽有不悦却并不准备反驳的红发男人,ta犹如噙着一朵樱花的粉嫩双唇微微张开,略显柔软却让场间气氛顿时一滞的声音一样通过嘴边的黑麦,传遍整个会场。
  “虽说这酒确实是不错,甚至于还当的上神酒这种称谓,但是ruler,最好的,不一定是最合适的。”
  那双犹如碧泉的眸子略有锋锐的目光配合上白夏那番略带锋利的话语,若是寻常之人,恐怕是早已噤声不语,哪里还敢摆出什么高傲姿态。
  但是观众们眼神呆楞,神情呆滞,动作迟缓等一系列不寻常动作的原因却不是因为白夏那高超的演技,而是白夏那很明显就可以听得出来性别的声音。
  台上那跪姿标准犹如金发公主一般的saber,在品尝性的抿了口酒水之后,娇嫩粉唇吐出的声音,是很明显的男声,是很明显的男声,是很明显的男声......
  观众的大脑里面,似乎一直都在回转着白夏刚刚那一番毫无假音的声音,以及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
  “那是个男孩子,那是个男孩子,那是个男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