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铺里的那些事儿第十章,棺材铺里的那些事儿第10章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接着,爷爷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马文会意,接着说道:“他当时掐着我的脖子后,我才看清楚掐着我脖子的人不是旁人,竟然是我那丢失的小儿子。
  他的嘴巴和鼻子中向外流淌着带有血液的泡沫,身体上还散发着腐烂的气味,呛得我很是难受。
  我想挣脱掉他掐着我的双手,但无论我怎么使力,都无法将其扯开,我很是震惊,一个四岁的孩童,力气怎么会这么大!
  我很想喊叫他几声,看他是否还能听得见,但我的喉咙被他掐的死死的,发不出来声,他那双僵硬的手掐的我几乎连呼吸都快喘不过来了,
  我没办法,一边挪动着身体,一边胡乱的摸索着,在我将要窒息的时候,我将随手摸到摆放在一旁的小铁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他的脑门上砸去,正好砸在了他头上浮肿的脓包上,被我砸中的脓包瞬间夹带着黑浓浓的血水喷到了我的脸上,接着,我那小儿子发出一声惨叫,便到在了地上,我以为我杀了小儿子。
  他发出那声惨叫倒在地上后,我后悔了,这毕竟是我儿子,我怎能将我的小儿子马浩给杀了!”
  马文说到这的时候,爷爷接过话淡淡的说道。
  “你没杀你小儿子马浩,你小儿子马浩在这之前就已经死了,出现你眼前的不过是个尸体罢了!”
  马文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一口,神情有些激动地说道:
  “我知道那是个尸体,但他既能动,又能发出声音,给我的感觉,像是活过来一般,如今又被我砸倒在地,怎能让我不痛心!”
  马文将手里的烟灰弹了弹,接着说道。
  “在院里闹出的响动,同时也被我老婆听到了,她穿上衣服从屋里跑出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吓得她尖叫了一声,当场瘫软在了地上,我赶忙上前将她扶起,安抚她坐在了一旁。”
  马文说到这,又深吸了口夹在手指中的纸烟,望着爷爷说:“没对她说小浩的尸体是自己回来的,我怕吓到她,会整天胡思乱想,最后导致精神上的问题,包括我砸中小儿子小浩的事也没有对她讲,随后,我拿出了屋里的折叠床,将小浩的尸体抱起放在折叠床上,接着对她说,你如果害怕就先回房间里,我去找木午叔,有什么事就赶紧给我打电话,我会立马赶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马文叔的小儿子叫马浩。
  再后来,就是马文跑来找爷爷,而在想柳云儿的我给他开了门,接着就是马文他进来向爷爷诉说着事情。
  马文说完接着朝爷爷问道。
  “木午叔,您说我家小浩到底怎么了?真的是尸变?”
  “不,不是尸变!是尸体被他人控制,操控着他!”坐在马文对面的爷爷回答道。
  马文又问:“那被我砸中的他,怎么会感到疼痛而发出尖叫声?”
  爷爷说:“你小儿子马浩被你砸到后,会发出来尖叫声,不是他感到疼痛而发出来了,人死后,身体上的所有感官都将失去知觉,是不会受到任何东西给他带来的疼痛感。”
  爷爷说到这,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向旁边走了两步继续说道。
  “你家小儿子小浩变成这样,虽然同僵尸一般,但还是有差别的,首先,就比如你之前说的,你用铁凳子砸破了你小浩头上的脓包,如若是真僵尸的话,头上是不会出现有脓包,他的头坚硬的很,在某种程度上,比他自己的身体还有坚硬,用刀斧都砍不破,那就更别说你用的还是钝器。”
  “那……不是僵尸的话!又是什么?”马文追问道。
  “傀儡!任人摆布的傀儡!”
  爷爷在马文的话声刚落,从嘴里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任人摆布的傀儡?”
  马文重复着爷爷后面说的一句话。
  在听完马文重复完这句话后,爷爷的表情骤变,好似想到了什么,惊慌的对着马文说道。
  “走!快带我上你家去,小浩尸体可能会突变!”
  马文惊讶地看爷爷说:“他已经被我砸到在地,我出门的时候,还看了看小浩尸体,没有再出现反应才来这里的。”
  爷爷恨铁不成钢地对马文吼道。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小浩的尸体可是被人操纵的,随时都会出现变故。快!”
  说着,爷爷一把将马文拉起,朝屋外走去,我见也没什么看头了,便准备转身朝自己的床走去,刚走两步,就听见走到了大门口的爷爷让马文先等一下,又折回来在堂屋里翻着东西。
  我不敢做出声,轻轻地迈着步,摸着黑,朝自己的床边靠去,就在我又走了两步,将要到床边时,我的手碰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只听
  “啪啦”
  一声水杯接触到地面产生碎裂的声音,我被吓了一跳,不敢再移动了,这个时候爷爷也停止了动作,对着我的屋门喊两声。
  “应寒?应寒?”
  我不敢回答,让爷爷以为我是睡着了不小心碰到的水杯,将其打倒在地。
  但接下来的事,让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爷爷拿到东西后,路过我房间时,朝着屋里站在原地的我说了一句。
  “早点睡!别太晚了!”
  听了爷爷的话后,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回了声。
  “噢!好”
  接着心中猛地一紧,以为爷爷会训斥我。
  爷爷听到我的回话后,只在我的屋门口顿了一下,没有出口教训我,反而咧嘴笑了笑接着就大跨步地走开了。
  直到听见大门关上的声音后,才确定爷爷已经离开了家门,我拍了下自己的嘴巴。
  “多什么嘴呀,这下可好了,不想暴露也暴露了。”
  在听到爷爷因此没有对我发脾气,我将收紧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
  爷爷平日里可是最反感他人偷听别人讲话,包括我这个孙子在内,当然,他更不会去做偷听别人说话的事。
  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次爷爷在知道我偷听他和马文的对话后,为什么没有教训我,因为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爷爷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躲在门后偷听他们讲话,为的就是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仅有阴灵的存在,还有那些所谓鬼怪和僵尸,再后来爷爷还告诉我,这些并不可怕,比起这些,更可怕的是人心!
  …………
  爷爷随着马文一起到了他们家,刚到大门口,就看到大门是敞开着,先一步的马文知道是出事了,便冲进家门,首先看到了躺在院子里的大儿子马明,赶忙将大儿子马明的身体抱起,一边摇晃着一边叫着大儿子的名字,喊了几声,见没回应,转头看着爷爷。
  爷爷这时也已经到了马文的身旁,看到了马文大儿子脖子处的掐痕,接着伸出手将食指和中指在马文的大儿子马明的鼻子处探了探,又朝马明的脖子摸去,此时马明的动脉已经没了跳动。
  爷爷说:“死了!大概半个小时前。”
  马文学着爷爷的动作重复做了一遍,确定大儿子马明早已没了呼吸,看着大儿子马明脖子上的掐痕,他知道这是他小儿子马浩干的……不,准却的说,是背后操控他小儿子马浩的人干的。
  马文此时很是激愤,眼神中带着怨恨。
  “我他.妈.的招谁惹谁了,这是多大的怨恨,要将我断子绝孙,赶尽杀绝!”
  马文接着又咒骂了好一会,被爷爷此时的话声给打断了。
  “马文,你快过来!”
  马文听了爷爷的喊叫声,将大儿子马明的尸体轻轻的放在地上,接着朝爷爷所在的方向快步走去。
  待马文走到爷爷身边时,看到的却是蹲在角落里的妻子。
  此时,他的妻子将身体卷成一团,缩在墙角处,嘴里还不停碎念着。
  “我是你妈妈!小浩,不要杀妈妈,小浩!不要杀我!”
  马文看着自己的妻子语音错乱的样子,上前蹲下身子就要去抱自己的妻子,就在马文即将抱住时,他的妻子突发一声叫喊。
  “啊,你不要杀我,我是你妈妈,最疼爱你的妈妈!”
  “董萍,是我啊!董萍!我是马文!”。
  马文安慰了好一会,也没将其自己的妻子平静下,接着,爷爷伸出右手的手掌,直朝马文妻子的后脖处拍击去。
  只听闷响一声,马文的妻子董萍被爷爷敲昏了过去,被敲昏过去的董萍直接靠在了马文的怀里,爷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