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二郎宝卷第十章 天庭纷争,新二郎宝卷第10章 天庭纷争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新二郎宝卷 > 第十章 天庭纷争

第十章 天庭纷争


  待五人走后,那古树枝丫缓缓地伸展,又变回了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一直躲在树后的黑影慢慢地走出来:“土地吗?也算是个好去处,但愿王母可以就此收手,不再为难这几个孩子。”说完,黑袍一挥,消失不见。
  且说云台二仙上了天之后,刚到自己的行宫,玉帝诏令便来了,而召集的地点便是王母的行宫——瑶池天宫。听完仙奴传唤完,二仙苦笑的对视一眼,朝瑶池飞去。
  瑶池天宫内,中间一池子紫气弥漫,清凉的玉浆从池中流过,池中傲然生长些翠绿荷叶,还有含苞待放的荷花。池子旁边,一个金碧辉煌的天宫之中映着威武的凤凰,两边恭敬站着身着白衣的仙子,隐隐传来悠扬的仙曲。瑶池大殿上坐着甚有威严两人,自然是天庭之主,玉帝和王母了。
  等云台仙子到达之时,看到在凤凰阶下还立着两人,其中一个身穿白色铠甲,宽眉长鼻,八字胡方脸,一股久经沙场的战士气息。另一个佝偻着身子,额头突起,脑袋两侧的红发也参差不齐,像是被烧过一般,左臂衣袖空荡荡的,模样甚是狼狈。这二人正是刚刚上天来复命的赤凡仙翁和他的大弟子赵霄。看着赤凡这狼狈的样子,二仙忍不住嘴角上扬。
  “臣,云台。”
  “臣,云瑶。”
  “拜见玉帝王母。”二仙跪下恭敬地行礼。
  “免礼吧。刚刚让你们去下界协助赤凡仙翁,不知结果如何啊?”玉帝目光平静的看着阶下站立的二仙子。
  “启禀玉帝,先前老臣与云花仙子激战之间,由于老臣的疏忽,不小心跑了杨氏余孽三人,望玉帝责罚。”赤凡仙翁说道。
  “笑话,那云花仙子最多不过地仙修为,你堂堂大罗金仙还跟她激战?还让三个孩子从你眼皮子底下溜走啦?”玉帝眉毛一横,声音提高许多。吓得赤凡一哆嗦,急忙向王母投去求救的目光,奈何王母像没有看见一样,只好硬着头皮接着说。
  “云花仙子尽管是地仙实力,可是不知道她使用了什么样的秘法,燃耗三花作为神力,修为暴涨为大罗金仙,后期直逼大罗混元金仙的实力,饶是以老臣的实力…….若不是王母娘娘的救命符,老臣怕是再也见不到玉帝啦。“
  “砰”玉帝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一派胡言,大罗金仙捉拿一个小小的地仙,还让她有时间使用秘法?还差点被小小地仙杀了?我是不是说要捉活的云花仙子回来?现在她身消道陨,魂魄都不剩下。你是当我法旨是放屁吗?我要你何用?”听到后面一句话,吓得赤凡当时就站不稳跪了下去,心中暗自叫苦。这真是一门苦差事,断了一臂不说,还要承受玉帝的怒火。要不是王母撑腰,自己又怎么会当着出头鸟,现在玉帝把妹妹身亡的怒火全撒在自己身上,摆明了是要杀鸡给猴看啊。
  “话虽如此,可天庭正值用人之际。赤凡仙翁此次下凡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云花仙子燃三花自爆,就算当时我在场,恐怕也是阻止不了什么。何况赤凡呢,这次就算了,以后努力做好交给你的任务,争取代罪立功来回报玉帝圣恩。知道了没?”一个婉转的带有威严的女声缓缓传来,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魔力。
  “这……”玉帝面陋难色,转头看向身边的王母,只见王母一脸平静地说道:“赤凡已经很不容易了,手臂都断了一只,此次就算了。”
  “那…便依王母就是。”玉帝无奈的说着。
  下方跪着的赤凡听着玉帝王母之间的交谈,心里松了一口气,急忙磕了三个头,口中大喊:“叩谢玉帝圣恩,王母万福!”云台二仙看着卑躬屈膝的赤凡仙翁,心中自是厌恶,可是王母这般帮他,自己也是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没有事了就退下吧。”玉帝十分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说着朝下方挥了挥手,四人听后恭敬的往后退着。
  “慢着。”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赤凡因为疏忽之罪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那云台,云瑶二位仙子的包庇之罪也要拿出来提一提吧。”说话者正是王母。
  “哦?云台二仙犯了什么包庇之罪?”玉帝吃惊道。
  “启禀玉帝,在臣下与云花仙子斗法之时,派北极五虎前去捉拿杨氏余孽,可是半路上云台二仙却出来阻止,导致跑了杨绶杨戬杨婵三人。老臣的弟子赵霄可以作证。”赤凡仙翁急忙一步站出来强行道。
  “赤凡所言属实?”玉帝望着台下的云台二仙。
  “臣愿以性命担保,正是云台二仙出面阻挡,臣才没有抓到杨氏余孽。”赵霄向前走了一步抱拳拱手道。
  “朕问你了啦?你就接话?”玉帝怒目而视,盯着赵霄:“尽管那三个孩子是凡人,可还有一半的血液流有张家的血,你一口一个余孽叫的倒是挺顺口啊?”
  此话一出,吓得赵霄魂不附体,立马跪了下去。
  “臣说话不当,罪该万死。”脑袋重重地磕了下去。
  “算了,想你是无心之作,也是玉帝打算认下这门亲事和那杨家妹夫。”王母帮赵霄开脱道。玉帝听罢,气得胡子直抖,却又找不到话反驳。
  “云台云瑶啊,既然是领了法旨前去诛杀杨氏余孽,为何又出面阻拦北极五虎?莫非连你大哥的话都不听啦?”王母轻声说道,语气却如同万年玄冰一般寒冷。
  “禀王母,犯天条的是云花与杨天佑,两人都受了应有的惩罚,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臣….不忍看孩子受苦,将孩子送走了。”云台恭敬地跪下,身旁的云瑶一脸气愤的看着高高在上的玉帝王母但还是被云台拉着跪了下来。
  “若是如此,以后谁要是犯下思凡罪岂不是一句不忍其受苦,就可以放过啦?作为神仙既然要享受人间欢爱,就要承受生离死别的后果“
  王母声音都提高了一倍:
  ”这天地之间有什么是不用承受代价的?”
  “可是……孩子们有什么错?他们做了什么就要承受死亡的代价?”云瑶不服气地冲着王母大吼道。
  “呵,错吗?”王母冷酷一笑,空气中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错就错在他们生在了杨家,生在了云花仙子所嫁的杨家。”
  “来人啊,把云台云瑶二仙拉下去关三百年禁闭先,等她们想通了再放出来。”玉帝见云瑶与王母的争吵,头疼不已,又怕妹子吃亏,只好摆一摆手。门口立刻出现身着白色盔甲的天兵将二仙押了下去。
  “大哥!大哥!你不能这样啊…….”
  “玉帝….张百忍……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云台二仙被押送了下去,云瑶仙子还对着自己的大哥骂骂咧咧。其实关禁闭对神仙来说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是换一个地方修炼罢了,二位仙子只不过担心凡间的杨戬兄妹而已。赤凡见被关起来的二仙,嘴角微微上扬,看来这场博弈是王母赢了啊。
  “赤凡仙翁还不去办事?愣着干嘛?”王母问道。
  “王母所说何事?老臣不知。”赤凡拱手道。
  “当然是下凡去抓杨家余孽了,记住是。”王母冰冷得不带一点感情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