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二郎宝卷第三十八章 想收徒弟,新二郎宝卷第38章 想收徒弟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新二郎宝卷 > 第三十八章 想收徒弟

第三十八章 想收徒弟


  迷迷糊糊的杨戬觉得脸上冰冷,再一睁眼发觉小黑正舔舐着自己的脸,伸手摸了摸小黑犬的头,杨戬摇晃着脑袋艰难的坐了起来。
  “嘶”
  痛苦的按了按脑袋,杨戬突然看向远方,那一块寸草不生的土地之上,一片焦黑的土地与旁边的黄沙形成鲜明对比,但是却看不到任何关于刘樵夫的尸骨。一股疼痛在杨戬的脑海中炸裂开来,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如潮水一样涌入了他的脑海里。
  “啊”
  杨戬仰头大啸,就在刚刚他把刘樵夫杀了。这是杨戬第一次杀人,尽管以前杀过不少的凶兽,还记得自己的父亲告诫过自己,会说话的都是同类是不能杀的。可是就在刚才,一条活生生的生命被自己给杀死了,而且这个人在前不久还救过自己的命。那种感觉杨戬清晰的记得。
  自从杨戬答应了脑海中那个沙哑的声音之后,全身上下充满的力量,好像要炸开了一样。眼里看到的世界一片通红,心中满是暴躁的情绪,自己只用了一个瞬间便到了正要杀狗的刘樵夫身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脚踢碎了他的胸膛.......
  种种的一切杨戬都看在眼里,记在脑海里,但是他却怎么都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特别是当自己要动手杀被踹倒在地的刘樵夫之时,杨戬大声怒吼,想要制止心中的魔鬼之时,可身体怎么也用不了劲。
  “这都是命吧,如果不是他见财起意,又如何会因此丢了性命?”
  杨戬叹了口气,自己要为父母兄长报仇,以后的路还长,杨戬还要杀多少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杨戬心里十分自责,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有妹妹没有找到,也是没有时间耽搁。于是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头,杨戬勉强站了起来,他惊奇的发觉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且浑身的筋骨看起来比起以前感觉更有力些,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额间的淡淡肉痕又加深了一些。
  “唉......也不知道杨婵被抓到哪里去了?”
  杨戬幽幽说着,尽管刘樵夫死的时候说了小妹被抓到了沇州城,可是这黄沙滚滚,杨戬如何知道沇州城在何方,妹妹又在沇州城里的那户人家。
  “汪汪......”杨戬怀里的小黑冲着西北某个方向大声叫了起来。
  “小黑,你是说......婵儿在那边?”杨戬喜笑颜开,亲昵的摸了摸受伤了伤的小黑犬,向着西北方向大步走去。
  沇州城内,一高一瘦的两个道士蹙着眉看着远方的道道乌云.........
  “这气息.......”
  背负长剑的胖道人开口说道。
  “大罗金仙!”
  蓝袍道人摇了摇羽扇,吃惊的说。
  “对,这滔天的神力,已经引起了这么恐怖的天地异象,论修为,恐怕是在我之上。”
  胖道人脸色凝重的看着自己的师弟。
  “想不到,这小小沇州还有如此厉害的散修,咱们去看看?”
  蓝袍道人提议道。
  “行,这就走。”
  胖道人朗声答应,腾上云就打算走。
  “等一会儿,我跟着小姑娘交代点事。”
  蓝袍道人回答着,走向杨婵的身边。
  此时的杨婵拿着自己的宝莲灯正在好好研究,自打上回这宝贝救过自己的命之后,杨婵就一直把宝莲灯带在身上,除了宝莲灯能给自己一种父母温柔的亲切感之外,每次自己陷入危机都是靠着宝莲灯自己才能化险为夷,并且顺利的找到自己的二哥。但是今天的宝莲灯很是奇怪,无论自己怎么召唤呼喊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殊不知,是她身后站立的两个深不可测的老头神力压制,害的宝莲灯不敢造次。
  “奇怪,怎么又是这样?一点反应都没有。”杨婵拿着宝莲灯左看看右瞧瞧。
  “这位小友。”蓝袍道人突然叫住小杨婵。
  小杨婵听到有人喊她,吓得一哆嗦,急忙把自己手中的宝莲灯收到身后。尽管杨婵动作已经很快了,但是还是被眼奸的蓝袍道人看到了。
  “嘶,看来这小姑娘来历不简单啊,这碧玉做的灯看起来破旧不堪,却是个不可多得的宝贝啊。”
  蓝袍道人看着那模样毫不起眼的灯盏暗暗说着,那破旧的灯身满是口子与磕碎了的缺口,落在地上就算是叫花子也不会多看一眼。但是蓝袍道人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宝莲灯的不同寻常的地方。
  “干什么?老爷爷。”杨婵大声朝着正在发呆的蓝袍道人说道。
  “那个.....小友,贫道看与小友十分有缘,不知小友是不是有兴趣学道,拜入我阐教门下呢?”
  “学道?那是干嘛?我没有兴趣欸,但是我的哥哥正在找老师,有机会了把给介绍给我哥哥,你问问他吧。”
  “咳咳咳......”蓝袍道人因为情绪太过激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我.........你........老夫在昆仑山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后生小子做了几辈子的想都拜入我的门下,我都没答应,今天老夫低声下气的来求你,你还说把老夫介绍给你哥哥?这个小丫头......”蓝袍道人当真是心里憋了一口闷气无处发泄。
  “哦,那.....不知道你的哥哥现如今身在何处呢?”
  蓝袍道人忍住了心中想吼人的冲动,开口询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和哥哥已经走散了两天了,我现在正在找他。”
  杨婵可怜巴巴的说道,丝毫不管脸已经涨成猪肝色的蓝袍道人,低头踢起了脚下的碎石子。
  “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样吧,我给你一个玉佩,到时候你找到了你哥哥话,捏碎了这个东西,我就马上来找你们。到时候顺便问问你哥哥想不想拜师,怎么样?”
  蓝袍道人轻声说道,然后递过去了一块做工精细的玉佩。为了收这个小女孩为徒,他已经何种办法都用尽了,就差直接把小女孩掳走了。“到时候就算小女孩的哥哥是个废柴,老夫也一并收了。只要能收到这个小女孩为徒也值了。”蓝袍道人暗想着,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但是蓝袍道人手就这么尴尬的伸着,对面的杨婵却是一点想接过玉佩的心思都没有。经过了刘樵夫出卖自己的事情以后,杨婵已经精明了不少,知道陌生人的人情不能白受。于是,那蓝袍道人就这么伸着手尴尬的伸在空中。
  “那个,小友,你先接住这玉佩啊。”
  蓝袍道人强忍住自己胸中的想要骂人怒火。
  “好吧.....”杨婵看着老道人十分期待的眼神,还是很不情愿的伸手接过了玉佩。
  云端站立着背长剑的胖道人,看着自己活了快数千岁的师弟屡屡在一个小孩子面前吃瘪,心中不忍升起一丝笑意。
  “快走吧你,一会儿那散修走了如何是好?”
  胖道人开口提醒道,然后出手拎起了自己的师弟。
  “那位小友,你要是想通了也可以去昆仑山找我,到时候报我玉......”
  最后两句话还没说完,蓝袍道人已经被胖道人一手拉住,身在重重白云当中,留着小杨婵呆呆看着突然之间升天的蓝袍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