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二郎宝卷第五十二章 阐教祖庭,新二郎宝卷第52章 阐教祖庭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新二郎宝卷 > 第五十二章 阐教祖庭

第五十二章 阐教祖庭


  当杨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自己躺在满是枯草与木柴的屋子里,浑身紫青的伤痛告诉自己下午的交锋自己应该是败了,彻彻底底的败了。抬起头来仔细打量杨戬才发觉自己在一家普通农户的柴房里,只是自己的身边并没有看见杨婵。“看来在玉泉山上自己被打晕了以后,就被送到这里了。”杨戬暗想。
  “吱呀——”
  杨戬扶着肩膀,艰难的推开柴门。
  看着眼前皎洁的月光,不远处薄雾茫茫的森林一片灰暗,看不清楚什么。在那灰暗的浓雾之后是一座万丈雄伟的高山……
  “也不知道是那句话得罪了那蓝袍的臭老道,这昆仑山的人脾气怎么个个生的如此古怪?三言两句就要把我赶下山来,却要把杨婵留在山上。”
  杨戬暗自说道。
  “想来那日在沇州城外,小妹给我的那个玉佩,还有她所说的那个想收她为徒的老头。想必就是昨日那个身穿蓝色道袍的老头了。”
  “想来小妹要是拜那臭老头为师的话,那老头在那高山之上地位之尊崇,应该不会再受欺负了。对小妹来说,这玉泉山未尝不是一个好去处。”
  杨戬摸了摸下巴想了一想。
  “既然小妹都已经找到师傅了,看来我也不能放弃啊,万一以后要是拜的师父不好的话,再打不赢这小妮子可如何是好?”
  “嗯,这昆仑山我是去不得了。世人皆说阐截二教师出同门,那截教不一定比你昆仑山差!”
  “行啦。那我就去截教试上一试!”
  杨戬拍定心中想法,迈起步子就打算向昆仑山的相反方向走去。
  “不对啊!杨婵都还没醒,我就这么走了。万一她不喜欢待在昆仑山呢?再说,那老头要是欺负杨婵怎么办呢?”
  杨戬突然停下了脚步,低声说道。
  “不行,这昆仑山就算不欢迎我,我也还是要上山去看看。一定要安顿好了杨婵再走!”
  杨戬打定了主意,硬着头皮走向那雾茫茫之后的昆仑山。
  …….
  “飒飒——”
  薄雾朦胧中的丛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树枝的摩擦声,衬得四周气氛更是阴沉的。
  杨戬竖起耳朵认真听丛林中的动静,顺手扯了一棵树枝紧握在手中,警惕的看着远处婆娑的丛林。
  “唰”
  一个白色身影猛地从丛林中跳了出来,扑向了杨戬。
  杨戬定睛一看,那巨大的白色熟悉身影,喜悦的开口大喊一声:
  “小黑!”
  然后就被扑倒在地。
  “刺溜刺溜”
  小黑伸出舌头对着杨戬的脸欢快的舔了起来。
  “哈哈!小黑别闹!”
  杨戬抱着小黑在地上翻滚起来。这草丛中扑出来的白色身影正是走丢了数天的小黑。杨戬亲昵的摸了摸小黑茂密的毛发,小黑也不停的摇着尾巴,围着杨戬转圈圈。
  杨戬仔细打量起来,几日不见的小黑的纯白色毛发越发茂盛蓬松,体格也越发的强壮起来。只是它的一条前腿凌空蛐缩着,看起来像是断了一般,只依靠着三条腿站立。
  “小黑……”
  杨戬轻拉起小黑已经断了的前腿,长出了一口气,声音颤抖的说:
  “总会…………有一天我会让伤害过我们的人付出代价的!!”
  小黑也十分懂事的把脑袋靠在杨戬的肩头亲昵的蹭了蹭。
  “走!咱们先上山找杨婵!”
  杨戬起身站立,摸了摸小黑的脑袋,小黑也摇着脑袋,也急忙跟了上去,只是靠三只腿走路的小黑跑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灵敏了。
  …………
  昆仑山上最高的一座高山之上,身穿蓝色道袍的玉鼎真人恭敬的站在那一扇威武庄严的大门之外。
  大门的里面瑞霭纷纭,祥光笼罩,蔚然的彩阁林立,整齐的方砖垒成高墙,不禁让人望而生畏。
  “轰——”
  那大门打开了一道口子,一个苍老的身影从里面慢慢站了出来,来人拄着一个青龙桃木杖,身着麻布粗衣,有着高高凸起的额头,一脸笑嘻嘻的模样,露出一口白净的牙齿,来人正是玉虚宫的看护,玉鼎的师兄--南极先翁。
  “师兄。”
  玉鼎真人看到从大门出来的老人恭敬的喊道。
  “玉鼎师弟来找师尊?”
  那老头微微躬身算是回礼,然后笑呵呵的说道。
  “正是,有些私事想请教师父,还望师兄通报一声。”
  玉鼎再拜。
  “嗯,那你就在此等候,待我通报师父,师父召见你,你再进去。”
  “遵命。”
  不一会儿,那大门又缓缓打开。
  “玉鼎师弟,师尊有请。”
  一个庄严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遵命。”
  玉鼎真人一抖,急忙走进了那瑞红色的大门。
  大门内,仙花仙草结成群,桃红李白,远处种着君子兰,木兰牡丹,花蝶飞燕。白石铺成小路,绵延着直通到远处耸立的高楼流丹彩阁,那高楼大殿之上赫然写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玉虚宫。
  “师叔,这边请。”
  走进这玉虚宫之后,就从南极仙翁变成了一个身穿金色道袍的小道童了。
  玉鼎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不多时,那小道童就领着玉鼎来到一个悬崖边上。
  在那悬崖之上,白色如练的瀑布倾泻而下,四周都只听见哗啦啦的水声。悬崖之外,却又是群山万座,仙云飘绕。
  在那瀑布身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身着朴素的白袍,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老者无二。那老人端坐在一个棋盘的旁边。自己下完了黑棋,又起身站立,来到另一边,举起白棋下了起来。好像并不知道有人来了,如此自娱自乐,不知疲倦。
  “老爷,玉鼎真人来了。”
  那金衣道童小声提醒之后,恭顺地退到一边。
  “弟子玉鼎,拜见师尊!”
  玉鼎真人拱起手,恭敬地朝那老头跪了下去。
  “啊,玉鼎来啦?起来吧。”
  那老头又坐到黑棋一边,举起了一枚棋子犹豫不决,“你来我玉虚宫所为何事?”
  “禀师尊,弟子那日在山下救了两个小孩子。那俩孩子天赋秉异,都是修仙的好苗子。那个女孩也是难得的天源木炁的拥有者,不知师尊是否……”
  “哦,天源木炁吗?那是个好苗子啊!得好好培养,师父我是老了,教不动了。你不是一直都没有一个好的传人吗?机会来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原始天尊幽幽的开口。
  “谨遵师命,只是那两个小孩子啊,是玉帝的侄子侄女,我……”
  玉鼎真人有些为难的说道。
  “哦?玉帝的侄子侄女吗?那还是有些棘手,你只管教便是,那王母那边就由老头子我去说道说道。”
  元始天尊微笑着说道。
  “弟子还有一事禀报。”
  玉鼎真人弯腰拱手。
  “你说。”
  元始天尊来到了白棋这边。
  “那两个小孩子里大的那一个,长有天眼。天生戾气重,杀伐之心难断,身上还有蚩尤的魔气,弟子怕他以后误入左道,现以将他逐出昆仑。只是又可惜他那不凡的修道之资………”
  “玉鼎啊~”
  元始天尊一颗棋子缓缓落下。
  “弟子在,师尊您说。”
  “一棵树会长成什么样子,取决于人怎么修剪。”
  元始天尊的声音娓娓道来………